正在阅读:

白云山再陷传销风波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白云山再陷传销风波

面对第三批集采出局和凉茶市场增速放缓,曾经一手金戈、一手王老吉的白云山做起了贴牌生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广药白云山又一产品被指涉及传销。

《时代周报》7月7日发布的报道称,今年4月以来,一款名叫“潘高寿透骨草膏”的产品陆续出现在社交平台,广招代理。这款产品的备案人和总经销均为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潘高寿药业”),生产企业为安和堂(广州)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前者为白云山的控股子公司,也是白云山旗下的12家中华老字号药企之一。

据《时代周报》的报道,该产品代理商介绍,一盒潘高寿透骨草膏2瓶,每瓶净含量50g,每盒零售价316元。个人一次性拿货24盒、72盒、240盒,分别将获得银卡、金卡、店主三个不同级别的代理资格。每级代理发展其他代理,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金。

以店主级别为例,店主A每发展一名店主B,可以获得2400元的一代平级奖励;若店主B再发展出店主C,店主B获得2400元的一代平级奖励的同时,店主A还可以获得720元的二代平级奖。而由店主发展出的代理,以及由后者进一步发展出的其他代理,均需经内部发货系统从店主手中拿货。银卡、金卡和店主的拿货价分别为每盒238元、198元和168元。换而言之,店主还可以在低级别代理向其拿货时赚取差价。

此外,据上述报道,成为店主的次月开始,还有机会获得分红收入。如拿货总额满1万元,即可获得200元分红。上限为拿货总额满1000万,获得230万元分红。而完成直推考核和29万元的团队业绩,店主还可以进一步晋级为省代,乃至总代、金鹰总代和钻石总代。

对此,潘高寿药业方面回应《时代周报》称,“潘高寿透骨草膏”目前属于招商阶段,产品还未全面投放市场。公司对前端销售市场有监督与管理,严格贯彻《广告法》,不夸大宣传、不虚假宣传,商业模式是正常的经销代理、批发零售方式,不层层返佣金和酬金、不存在传销行为。

不过,这并非白云山的贴牌产品首次被指涉及传销。

今年1月,济南日报旗下新媒体新黄河的报道称, 因广东思埠集团与王老吉品牌合作推出的“哔嗨啤”啤酒项目涉嫌传销,河南省获嘉县市场监管局向当地申请冻结了思埠集团等7家关联公司账户,经法院裁定冻结资金额度达2亿元。《新黄河》发稿时,该案件正在调查阶段。案件调查对象仅为思埠集团,广药集团并未涉案。

“哔嗨啤”同样采用OEM模式(贴牌代工模式)出品,合作方广州创赢广药白云山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为白云山的全资子公司。

2021年《财经》也曾报道,一款名为王老吉“吉宝清养益”的产品曾在微商圈兴起。这款固体饮料也是白云山子公司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授权的贴牌产品,全国总经销为吉宝科技(河北)有限公司,生产商为和宜佳(广东)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专注于OEM贴牌代加工的企业。

与“潘高寿透骨草膏”类似,“哔嗨啤”和“吉宝清养益”的代理商同样靠发展其他代理的平级奖和低级别代理拿货的差价等途径获利。

据《财经》的报道,“吉宝清养益”的出厂价只有14元/盒,经过VIP、县代、区代、市代、省代、大区业务部的六个层级,市场零售价被推至314元/盒。大区业务部经销商的月收入过万。《新黄河》的报道则提到,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曾公开表示,要在一个月内带出1000个百万富翁。

而在更早的2019年,一款名为王老吉“吉悠”的植物饮料也因涉嫌传销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当时回应称,广药集团与“吉悠”不存在任何关系,并表示“吉悠与王老吉的关系是假冒的,从未授权使用王老吉商标”。但在广药集团官网查询,广药白云山大健康品牌授权列表中依旧可见“吉悠”的名字,只不过授权日期截止到2018年3月6日。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白云山的业绩增速已然放缓。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收分别达到649.52亿元、616.74亿元和690.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89亿元、29.15亿元和37.20亿元。但近三年,毛利率超过40%的大南药、大健康版块的收入占比均收缩至15%,而占据七成收入的大商业板块毛利率不足7%。面对第三批集采出局和凉茶市场增速放缓,曾经一手金戈、一手王老吉的白云山做起了贴牌生意。

2018年12月,白云山宣布以13.89亿元的价格从控股股东广药集团手中收购“王老吉”系列商标,并与后者签订了业绩补偿协议。2019年至2021年,王老吉商标许可净收益需达到1.53亿元、1.63亿元和1.71亿元。

年报显示,2019年,该项净收益为1.62亿元,完成率为105.79%。而2020年受疫情影响,该项净收益为1.22亿元,仅完成75.03%。为此,双方将业绩承诺期延后一年至2022年。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该项净收益为1.68亿元,完成率为103.18%。

不过,贴牌生意风生水起的背后,白云山在产品筛选、质量管理、销售和宣传方式等方面有哪些监管措施?7月7日,界面新闻就上述问题向白云山方面发送采访邮件。截止发稿,对方暂未回复。

此外,记者以做减肥类保健品为由,向两家OEM公司咨询白云山的贴牌事宜。两位业务员均向记者表示,自己公司与白云山有品牌输出合作,白云山旗下有十几个品牌可贴牌。贴牌费用在20到30个点左右(以成本价为10元的产品为例,出厂价为12元至13元),合同一年一签。所有贴牌产品需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合法合规生产、经营,可由OEM公司生产,也可自己对接工厂生产。公司会来实地验厂,考察经营资质、生产线、机器品质、近三五年内是否有违法违规事宜等。

此外,白云山对贴牌产品的销售额有一定要求。一位业务员表示,一般要求每年达到50万到100万元,“任务量很好完成”。另一位介绍,年销售额需达到150万元,同时首批货款不少于10万到15万元。作为约束,被授权方每年需要缴纳约6万元的保证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白云山

3.7k
  • 白云山:分公司药品头孢丙烯颗粒通过仿制药一致性评价
  • 又一座三级医院选址落地 白云山医疗配套再升级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白云山再陷传销风波

面对第三批集采出局和凉茶市场增速放缓,曾经一手金戈、一手王老吉的白云山做起了贴牌生意。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陈杨

编辑 | 谢欣

广药白云山又一产品被指涉及传销。

《时代周报》7月7日发布的报道称,今年4月以来,一款名叫“潘高寿透骨草膏”的产品陆续出现在社交平台,广招代理。这款产品的备案人和总经销均为广州白云山潘高寿药业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潘高寿药业”),生产企业为安和堂(广州)医药生物科技有限公司。前者为白云山的控股子公司,也是白云山旗下的12家中华老字号药企之一。

据《时代周报》的报道,该产品代理商介绍,一盒潘高寿透骨草膏2瓶,每瓶净含量50g,每盒零售价316元。个人一次性拿货24盒、72盒、240盒,分别将获得银卡、金卡、店主三个不同级别的代理资格。每级代理发展其他代理,可以获得一定的奖励金。

以店主级别为例,店主A每发展一名店主B,可以获得2400元的一代平级奖励;若店主B再发展出店主C,店主B获得2400元的一代平级奖励的同时,店主A还可以获得720元的二代平级奖。而由店主发展出的代理,以及由后者进一步发展出的其他代理,均需经内部发货系统从店主手中拿货。银卡、金卡和店主的拿货价分别为每盒238元、198元和168元。换而言之,店主还可以在低级别代理向其拿货时赚取差价。

此外,据上述报道,成为店主的次月开始,还有机会获得分红收入。如拿货总额满1万元,即可获得200元分红。上限为拿货总额满1000万,获得230万元分红。而完成直推考核和29万元的团队业绩,店主还可以进一步晋级为省代,乃至总代、金鹰总代和钻石总代。

对此,潘高寿药业方面回应《时代周报》称,“潘高寿透骨草膏”目前属于招商阶段,产品还未全面投放市场。公司对前端销售市场有监督与管理,严格贯彻《广告法》,不夸大宣传、不虚假宣传,商业模式是正常的经销代理、批发零售方式,不层层返佣金和酬金、不存在传销行为。

不过,这并非白云山的贴牌产品首次被指涉及传销。

今年1月,济南日报旗下新媒体新黄河的报道称, 因广东思埠集团与王老吉品牌合作推出的“哔嗨啤”啤酒项目涉嫌传销,河南省获嘉县市场监管局向当地申请冻结了思埠集团等7家关联公司账户,经法院裁定冻结资金额度达2亿元。《新黄河》发稿时,该案件正在调查阶段。案件调查对象仅为思埠集团,广药集团并未涉案。

“哔嗨啤”同样采用OEM模式(贴牌代工模式)出品,合作方广州创赢广药白云山知识产权有限公司为白云山的全资子公司。

2021年《财经》也曾报道,一款名为王老吉“吉宝清养益”的产品曾在微商圈兴起。这款固体饮料也是白云山子公司广州王老吉药业股份有限公司授权的贴牌产品,全国总经销为吉宝科技(河北)有限公司,生产商为和宜佳(广东)健康科技有限公司——一家专注于OEM贴牌代加工的企业。

与“潘高寿透骨草膏”类似,“哔嗨啤”和“吉宝清养益”的代理商同样靠发展其他代理的平级奖和低级别代理拿货的差价等途径获利。

据《财经》的报道,“吉宝清养益”的出厂价只有14元/盒,经过VIP、县代、区代、市代、省代、大区业务部的六个层级,市场零售价被推至314元/盒。大区业务部经销商的月收入过万。《新黄河》的报道则提到,思埠集团董事长吴召国曾公开表示,要在一个月内带出1000个百万富翁。

而在更早的2019年,一款名为王老吉“吉悠”的植物饮料也因涉嫌传销站上舆论的风口浪尖。虽然广药集团相关负责人当时回应称,广药集团与“吉悠”不存在任何关系,并表示“吉悠与王老吉的关系是假冒的,从未授权使用王老吉商标”。但在广药集团官网查询,广药白云山大健康品牌授权列表中依旧可见“吉悠”的名字,只不过授权日期截止到2018年3月6日。

值得注意的是,近年白云山的业绩增速已然放缓。2019年至2021年,公司营收分别达到649.52亿元、616.74亿元和690.14亿元;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1.89亿元、29.15亿元和37.20亿元。但近三年,毛利率超过40%的大南药、大健康版块的收入占比均收缩至15%,而占据七成收入的大商业板块毛利率不足7%。面对第三批集采出局和凉茶市场增速放缓,曾经一手金戈、一手王老吉的白云山做起了贴牌生意。

2018年12月,白云山宣布以13.89亿元的价格从控股股东广药集团手中收购“王老吉”系列商标,并与后者签订了业绩补偿协议。2019年至2021年,王老吉商标许可净收益需达到1.53亿元、1.63亿元和1.71亿元。

年报显示,2019年,该项净收益为1.62亿元,完成率为105.79%。而2020年受疫情影响,该项净收益为1.22亿元,仅完成75.03%。为此,双方将业绩承诺期延后一年至2022年。最新数据显示,2021年该项净收益为1.68亿元,完成率为103.18%。

不过,贴牌生意风生水起的背后,白云山在产品筛选、质量管理、销售和宣传方式等方面有哪些监管措施?7月7日,界面新闻就上述问题向白云山方面发送采访邮件。截止发稿,对方暂未回复。

此外,记者以做减肥类保健品为由,向两家OEM公司咨询白云山的贴牌事宜。两位业务员均向记者表示,自己公司与白云山有品牌输出合作,白云山旗下有十几个品牌可贴牌。贴牌费用在20到30个点左右(以成本价为10元的产品为例,出厂价为12元至13元),合同一年一签。所有贴牌产品需要按照国家相关规定,合法合规生产、经营,可由OEM公司生产,也可自己对接工厂生产。公司会来实地验厂,考察经营资质、生产线、机器品质、近三五年内是否有违法违规事宜等。

此外,白云山对贴牌产品的销售额有一定要求。一位业务员表示,一般要求每年达到50万到100万元,“任务量很好完成”。另一位介绍,年销售额需达到150万元,同时首批货款不少于10万到15万元。作为约束,被授权方每年需要缴纳约6万元的保证金。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