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索赔额升至6.4亿,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将走向何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索赔额升至6.4亿,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将走向何方?

双方的专利战已历时逾一年,宁德时代的索赔额提升了两倍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庄键

宁德时代在8月1日官宣,将追加一项对于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诉讼。同时,宁德时代还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中创新航。

至此,“宁王”针对竞争对手中创新航的索赔总额,提高至6.4亿元。

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的主营业务均为新能源汽车使用的动力电池。前者已连续五年排名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的首位,后者则是冉冉升起的行业新星,排名全球第七,已成为宁德时代潜在的强劲对手。

两家国内锂电池龙头的专利战再度升级后,最终将走向何方?

打响专利战

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纠纷始于一年多前。

2021年7月,宁德时代对外宣布,其已就中航锂电(中创新航的原名)专利侵权案递交起诉书,并且获得法院受理。该公司称,涉案专利包括发明与实用新型两类专利,涉嫌专利侵权的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新能源汽车上。

针对宁德时代提起的诉讼,中创新航回应称,其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全面风险调查,确信其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该公司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涉诉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

围绕专利权是否有效的审查,被视为专利侵权诉讼的前哨战。

智慧芽专利咨询专家缪恩生曾向界面新闻分析称,专利权是否应该被授权以及具体的授权范围,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责审查,法院则根据专利权所明确的权利范围,界定产品是否侵犯了相关专利。

“专利侵权的被告方如果申请专利无效成功,原有的专利权诉讼就失去了基础,相当于变相打赢了官司。”他补充称。

在与中创新航交手前,宁德时代曾向另一家电池同行提出专利侵权索赔。2020年,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新能源侵犯了其动力电池防爆技术专利,要求对方赔偿经济损失1.2亿元。

宣布起诉中创新航时,宁德时代已赢下与塔菲尔新能源的专利诉讼。去年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21年6月作出判决,塔菲尔新能源侵犯了宁德时代的电池“防爆装置”实用新型专利,判决其向宁德时代赔偿2330余万元。

除了上述官方回应外,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在专利战正式打响后,双方保持了四个月的沉默。直到当年11月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中创新航高层才对此事作了进一步回应。

“中创新航不存在恶意侵犯宁德时代专利权的动机。”该公司董事长刘静瑜告诉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

她还向宁德时代掌门人隔空喊话称,“曾毓群董事长能够把宁德时代做成行业龙头,他的格局也不会小。电池行业的生态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才能使得行业真正健康,曾毓群董事长也应该是明白的。”

中创新航此时已完成股份制改造,正在筹划登陆资本市场。与宁德时代的知识产权纠纷,不再是一桩普通的专利案件,已上升为可能左右中创新航上市进程的不确定因素。

今年3月,中创新航正式对外披露招股书。其与宁德时代专利纠纷的诸多细节首次对外公布。

招股书披露,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的电池相关专利共计四项,涉及电池“防爆装置”、“正极极片及电池”等技术。

宁德时代要求中创新航停止制造和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向其索赔1.8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涉诉专利“防爆装置”,曾是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新能源侵权的一项电池专利。

同时,宁德时代还起诉中航锂电(洛阳)有限公司涉嫌侵犯其另一项专利,该公司原为中创新航子公司,目前与中创新航已无股权关系。中创新航在招股书中称,宁德时代针对该公司的诸项侵权指控缺乏依据,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两度升级

专利战打响后的第10个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首次就此事对外发声。

今年5月举行的公司业绩发布会上,曾毓群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他提及,宁德时代与塔菲尔新能源也有过类似诉讼,并取得胜诉。此后塔菲尔新能源向公司提出了技术授权需求,这样既能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也能共同推进行业发展。

曾毓群做出这番表态后不久,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首次升级。

5月下旬,宁德时代对外确认,已向法院申请提升专利侵权赔偿金额,要求中创新航赔偿超过5.1亿元,相较于此前1.85亿元的索赔金额大幅提高。

此时,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两项专利无效审查结果已出炉。国家知识产权局判定,宁德时代拥有的“防爆装置”专利维持全部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专利则维持部分有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宁德时代

6.6k
  • 打新早报| A股首家电池连接系统厂商西典新能今日申购,宁德时代是最大客户
  • 金股挖掘| 宁德时代抢先入股,有望成为全球第一钴矿供应商,这家公司手握核心资产

中创新航

2.1k
  • 中创新航与中城大有达成战略合作
  • 双碳晚报|新能源汽车与电网融合互动实施意见发布 2023年德国新装太阳能系统创历史新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索赔额升至6.4亿,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将走向何方?

双方的专利战已历时逾一年,宁德时代的索赔额提升了两倍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庄键

宁德时代在8月1日官宣,将追加一项对于中创新航的专利侵权诉讼。同时,宁德时代还以不正当竞争为由,起诉了中创新航。

至此,“宁王”针对竞争对手中创新航的索赔总额,提高至6.4亿元。

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的主营业务均为新能源汽车使用的动力电池。前者已连续五年排名全球动力电池装车量的首位,后者则是冉冉升起的行业新星,排名全球第七,已成为宁德时代潜在的强劲对手。

两家国内锂电池龙头的专利战再度升级后,最终将走向何方?

打响专利战

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纠纷始于一年多前。

2021年7月,宁德时代对外宣布,其已就中航锂电(中创新航的原名)专利侵权案递交起诉书,并且获得法院受理。该公司称,涉案专利包括发明与实用新型两类专利,涉嫌专利侵权的电池已搭载在数万辆新能源汽车上。

针对宁德时代提起的诉讼,中创新航回应称,其坚持自主研发,提供给客户的产品都经过专业知识产权团队全面风险调查,确信其产品不侵犯他人的知识产权。该公司还向国家知识产权局提交了涉诉专利的无效宣告请求。

围绕专利权是否有效的审查,被视为专利侵权诉讼的前哨战。

智慧芽专利咨询专家缪恩生曾向界面新闻分析称,专利权是否应该被授权以及具体的授权范围,由国家知识产权局负责审查,法院则根据专利权所明确的权利范围,界定产品是否侵犯了相关专利。

“专利侵权的被告方如果申请专利无效成功,原有的专利权诉讼就失去了基础,相当于变相打赢了官司。”他补充称。

在与中创新航交手前,宁德时代曾向另一家电池同行提出专利侵权索赔。2020年,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新能源侵犯了其动力电池防爆技术专利,要求对方赔偿经济损失1.2亿元。

宣布起诉中创新航时,宁德时代已赢下与塔菲尔新能源的专利诉讼。去年披露的一份判决书显示,福建省高级人民法院在2021年6月作出判决,塔菲尔新能源侵犯了宁德时代的电池“防爆装置”实用新型专利,判决其向宁德时代赔偿2330余万元。

除了上述官方回应外,宁德时代和中创新航在专利战正式打响后,双方保持了四个月的沉默。直到当年11月的一次媒体采访中,中创新航高层才对此事作了进一步回应。

“中创新航不存在恶意侵犯宁德时代专利权的动机。”该公司董事长刘静瑜告诉界面新闻在内的媒体。

她还向宁德时代掌门人隔空喊话称,“曾毓群董事长能够把宁德时代做成行业龙头,他的格局也不会小。电池行业的生态需要大家一起来维护,才能使得行业真正健康,曾毓群董事长也应该是明白的。”

中创新航此时已完成股份制改造,正在筹划登陆资本市场。与宁德时代的知识产权纠纷,不再是一桩普通的专利案件,已上升为可能左右中创新航上市进程的不确定因素。

今年3月,中创新航正式对外披露招股书。其与宁德时代专利纠纷的诸多细节首次对外公布。

招股书披露,宁德时代起诉中创新航侵权的电池相关专利共计四项,涉及电池“防爆装置”、“正极极片及电池”等技术。

宁德时代要求中创新航停止制造和销售上述侵权产品,并向其索赔1.88亿元。值得一提的是,涉诉专利“防爆装置”,曾是宁德时代起诉塔菲尔新能源侵权的一项电池专利。

同时,宁德时代还起诉中航锂电(洛阳)有限公司涉嫌侵犯其另一项专利,该公司原为中创新航子公司,目前与中创新航已无股权关系。中创新航在招股书中称,宁德时代针对该公司的诸项侵权指控缺乏依据,不会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两度升级

专利战打响后的第10个月,宁德时代董事长曾毓群首次就此事对外发声。

今年5月举行的公司业绩发布会上,曾毓群称,“创新是引领发展的第一动力,保护知识产权就是保护创新。”他提及,宁德时代与塔菲尔新能源也有过类似诉讼,并取得胜诉。此后塔菲尔新能源向公司提出了技术授权需求,这样既能保护知识产权、保护创新,也能共同推进行业发展。

曾毓群做出这番表态后不久,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专利战首次升级。

5月下旬,宁德时代对外确认,已向法院申请提升专利侵权赔偿金额,要求中创新航赔偿超过5.1亿元,相较于此前1.85亿元的索赔金额大幅提高。

此时,宁德时代与中创新航的两项专利无效审查结果已出炉。国家知识产权局判定,宁德时代拥有的“防爆装置”专利维持全部有效,“集流构件和电池”专利则维持部分有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