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赢了销量,哪吒汽车却不想“再为人民造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赢了销量,哪吒汽车却不想“再为人民造车”

如果仅看哪吒 S一款新车型的表现,这个新故事看来是不成功的。

文|深潜atom

今年以来,哪吒汽车的销量呈现一路上涨态势。随着7月新势力销量出炉,哪吒汽车以14037台的成绩登顶销冠,外界熟知的“蔚小理”被抛在身后,而今年前七个月,哪吒销量合计77168辆,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二名,仅次于小鹏。

如果以销量计算,哪吒已经稳坐新势力第一阵营。但是在产品和品牌层面,不少人认为,相比于蔚小理,哪吒产品的外观、配置和续航都没有太多亮点;此外,能覆盖核心消费人群的渠道过少,使得在一二线城市,消费者对其品牌认知能力偏弱,存在感整体偏低。

言外之意,在下沉市场起量的哪吒,虽然看似红红火火,其未来发展并不是高枕无忧。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盘和林就指出,“哪吒汽车的定位偏向低端,缺乏品牌调性,在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红海’面临着诸多其他品牌的竞争”。

品牌向上脱困,将是决定哪吒如何发展以及向何处发展的关键。在哪吒从低端向高端跨越的过程中,往往会面临着性能品质、品牌营销、客户服务跟不上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哪吒一一解决。

成于下沉,困于低端

2014年堪称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元年,这一年蔚来、小鹏、威马等一众造车新势力成立,同期还有一家名为合众新能源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哪吒汽车。

不同的是,背景薄弱的合众新能源一开始未能吸引到多少商业资本的支持,一度出现资金困境差点破产,幸好后来得到了浙江桐乡、江西宜春等地方政府的“相救”才得以续命。

2018年,曾任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的张勇加入合众,并推出了旗下首个电动车品牌——哪吒。面对当时的市场环境,张勇的思路是,沿用北汽新能源擅长的打法,主要面向对公市场,大部分产品销往共享出行、网约车、企事业单位等大客户。

选择To B路线与哪吒的投资方背景也有一定关联。在2019年哪吒30亿元的B轮融资,参与方是江西宜春和广西南宁政府下属的投资平台。彼时,资金到位后宜春金合、南宁民生将分列哪吒第一、二大股东。有了这些地方政府的支持,哪吒汽车在桐乡、南宁、宜春等地收获了大量的政府订单。到2020年,哪吒汽车已在上海、浙江、广西、江西、江苏、湖北、山西等全国十多个省份以及国税系统等22个政府采购名单中。

同时,哪吒将产品定位在性价比,放低定价区间,杀向了厮杀并不激烈却空间最为广阔的低端下沉市场,这里不仅需求庞大,而且并不需要过高的技术要求。只要价格便宜,产品够硬,就足够打开市场,进而获得销量的节节攀升。

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对于当时的哪吒来说是正确的。2018年之后的哪吒不仅活下来了,而且隐隐有起飞之势。但是以低价换取市场并非长久之计,哪吒被贴上了廉价、低端的形象。并且哪吒目前的销量优势也未能形成规模效应,进而实现盈利。

2021年,哪吒汽车实现营收57.35亿元,净利润亏损29.08亿元,较上一年度亏损扩大15.8亿元,两年亏损达42.3亿元。作为对比,“蔚小理”三家在2021年全年,分别实现了361.36亿元、209.88亿元和270.10亿元的营收,几乎都是哪吒同期营收的4倍之多。

不只是营收上的差距,在盈利能力上,哪吒距离“蔚小理”也有一定差距。根据媒体报道,哪吒汽车的毛利率只有5%左右。而“蔚小理”2021年全年毛利率分别达到了20.1%、11.5%、20.6%。

这些刺眼的数字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哪吒品牌向上的重要性。哪吒自己也意识到依靠To B和低价走量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将不再是优势,CEO张勇明确表示,2022年,哪吒汽车的关键词是“向上”,实现产品向上、品牌向上、目标市场向上。

哪吒 S能否一代追平

新近上市的哪吒 S是哪吒首台30万级别的电动汽车,寄托了哪吒汽车向上的希望。 作为哪吒冲击中高端市场的力作,这款新车不仅刷新了哪吒汽车的价格高点,同时拥有了“100万以内最好轿跑”、以及自动驾驶“一代追平”的两个极致称号。

但高端市场,不是价高就行。技术这个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仅从配置而言,哪吒 S在纸面上的确具备了“一代追平”的能力。

智能化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哪吒 S在智能座舱上采用了骁龙第三代座舱平台,配备当下最顶级的8155车机芯片。

而智能驾驶方面,哪吒 S全系标配了自研的NETA Pilot3.0智能辅助驾驶系统,具备了包括高速领航辅助、车道保持等功能的L2级别驾驶辅助能力。

而更高级的NETA PILOT 4.0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则搭载在顶配车型上,增加了城区领航辅助等功能,在传感器硬件上将配备双激光雷达,以及算力达到200TOPS的华为MDC 610计算平台。

但是这都是纸面实力,2021年7月才宣布自研自动驾驶功能的哪吒,仅仅一年时间,其实车智能化能否达到预期,还有待考验。

在市场终端,哪吒 S也难言爆款。开启预售后,有内部人士爆料称,哪吒汽车的订单存在造假嫌疑,采用“先订再退、内部刷单”的方式提升订单数量,而这一任务被压在了哪吒内部员工的头上。

线下门店的反馈也同样泼了一盆不小的冷水,据知名博主“孙少军”统计,截止1号下午,哪吒门店均店不到1个订单,部分省份仅有小两位数订单。且大量自然进店依然是网约车客户,对于价格,大部分进店客户认为没有惊喜。

从售价10万到售价30万,哪吒的品牌力并没有随着售价的提升而产生明显改变。中间的20万差价如何填补,还需要哪吒做出更多尝试。

IPO还差几脚

品牌向上不能急于一时,也不能一蹴而就,但眼下对于哪吒来说,最急迫的事情莫过于IPO,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高云鹏表示,“对于哪吒汽车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实现IPO,像‘蔚小理’那样拿到下一阶段赛程门票,进入资本运营和产品发展的正向循环中。”

我们一直认为IPO将会是下一阶段新势力造车分化的关键点。对于车企来说,IPO是造车新势力企业获得持续造血能力的重要手段,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哪吒汽车在2020年7月份,哪吒汽车就对外宣称,将启动科创板上市申报工作,并计划在2021年完成上市。早早推动上市,与张勇对于资本的看法有密切关系,他认为,“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的钱,要说我们不缺钱那是假的,就是现在已经上市融到钱的(企业),也需要再融资,对于企业来说,钱越多越好。”

不过,在科创板的新政策要求下,强化了对上市企业“科技含量”的审查,导致包括哪吒汽车在内的多家企业终止了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直到今年2月,哪吒汽车再度被曝出IPO的消息。有媒体报道称哪吒汽车正准备赴港上市,已开启目标估值约45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此前高调入局哪吒汽车不到一年的360,公开转让哪吒汽车部分股权,虽然这一做法引发了外界的质疑和不同解读,但是在公告里,360明确表示此举是为支持哪吒汽车进行股份制改造。

7月21日,哪吒汽车官方发布消息称,哪吒汽车D3轮融资已关闭,后续将加快完成股份制改制工作。而股改也被看作公司上市前的必要程序,以使得公司产权明晰,股权结构合理。哪吒汽车D3轮融资完成似乎更加说明了哪吒正在IPO的快行道上。

但此前多次IPO受阻的哪吒汽车,虽然看似激进渴望,但实际步伐却落后于人。目前“蔚小理”均已实现多地上市,零跑、威马汽车也相继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并且注册了境外离岸公司。只有哪吒汽车还未对上市时间表做出回应,几经波折的IPO之旅能否顺利推进,恐怕只有哪吒汽车自己才清楚。

新能源之争已进入下半场,智能化是核心,但支撑智能化的无疑是长期的资金投入。依靠下沉市场的打法,哪吒汽车完成了销量上的逆袭超越,但光鲜背后也存在品牌力不强,盈利能力弱,技术壁垒低的问题,如何适应新的竞争,销量之外讲好技术、品牌新故事,将是哪吒汽车破局的关键,只是眼下,如果仅看哪吒 S一款新车型的表现,这个新故事看来是不成功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哪吒汽车

3.7k
  • 英搏尔:目前是哪吒汽车的合格供应商,相关产品已进入量产
  • 哪吒汽车将于11月开始启动哪吒S交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赢了销量,哪吒汽车却不想“再为人民造车”

如果仅看哪吒 S一款新车型的表现,这个新故事看来是不成功的。

文|深潜atom

今年以来,哪吒汽车的销量呈现一路上涨态势。随着7月新势力销量出炉,哪吒汽车以14037台的成绩登顶销冠,外界熟知的“蔚小理”被抛在身后,而今年前七个月,哪吒销量合计77168辆,位列造车新势力第二名,仅次于小鹏。

如果以销量计算,哪吒已经稳坐新势力第一阵营。但是在产品和品牌层面,不少人认为,相比于蔚小理,哪吒产品的外观、配置和续航都没有太多亮点;此外,能覆盖核心消费人群的渠道过少,使得在一二线城市,消费者对其品牌认知能力偏弱,存在感整体偏低。

言外之意,在下沉市场起量的哪吒,虽然看似红红火火,其未来发展并不是高枕无忧。工信部信息通信经济专家委员会委员盘和林就指出,“哪吒汽车的定位偏向低端,缺乏品牌调性,在低端新能源汽车市场‘红海’面临着诸多其他品牌的竞争”。

品牌向上脱困,将是决定哪吒如何发展以及向何处发展的关键。在哪吒从低端向高端跨越的过程中,往往会面临着性能品质、品牌营销、客户服务跟不上等诸多问题,这些问题都需要哪吒一一解决。

成于下沉,困于低端

2014年堪称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元年,这一年蔚来、小鹏、威马等一众造车新势力成立,同期还有一家名为合众新能源的公司,也就是后来的哪吒汽车。

不同的是,背景薄弱的合众新能源一开始未能吸引到多少商业资本的支持,一度出现资金困境差点破产,幸好后来得到了浙江桐乡、江西宜春等地方政府的“相救”才得以续命。

2018年,曾任北汽新能源副总经理的张勇加入合众,并推出了旗下首个电动车品牌——哪吒。面对当时的市场环境,张勇的思路是,沿用北汽新能源擅长的打法,主要面向对公市场,大部分产品销往共享出行、网约车、企事业单位等大客户。

选择To B路线与哪吒的投资方背景也有一定关联。在2019年哪吒30亿元的B轮融资,参与方是江西宜春和广西南宁政府下属的投资平台。彼时,资金到位后宜春金合、南宁民生将分列哪吒第一、二大股东。有了这些地方政府的支持,哪吒汽车在桐乡、南宁、宜春等地收获了大量的政府订单。到2020年,哪吒汽车已在上海、浙江、广西、江西、江苏、湖北、山西等全国十多个省份以及国税系统等22个政府采购名单中。

同时,哪吒将产品定位在性价比,放低定价区间,杀向了厮杀并不激烈却空间最为广阔的低端下沉市场,这里不仅需求庞大,而且并不需要过高的技术要求。只要价格便宜,产品够硬,就足够打开市场,进而获得销量的节节攀升。

事实证明,这样的策略对于当时的哪吒来说是正确的。2018年之后的哪吒不仅活下来了,而且隐隐有起飞之势。但是以低价换取市场并非长久之计,哪吒被贴上了廉价、低端的形象。并且哪吒目前的销量优势也未能形成规模效应,进而实现盈利。

2021年,哪吒汽车实现营收57.35亿元,净利润亏损29.08亿元,较上一年度亏损扩大15.8亿元,两年亏损达42.3亿元。作为对比,“蔚小理”三家在2021年全年,分别实现了361.36亿元、209.88亿元和270.10亿元的营收,几乎都是哪吒同期营收的4倍之多。

不只是营收上的差距,在盈利能力上,哪吒距离“蔚小理”也有一定差距。根据媒体报道,哪吒汽车的毛利率只有5%左右。而“蔚小理”2021年全年毛利率分别达到了20.1%、11.5%、20.6%。

这些刺眼的数字无时无刻不再提醒哪吒品牌向上的重要性。哪吒自己也意识到依靠To B和低价走量在未来的市场竞争中将不再是优势,CEO张勇明确表示,2022年,哪吒汽车的关键词是“向上”,实现产品向上、品牌向上、目标市场向上。

哪吒 S能否一代追平

新近上市的哪吒 S是哪吒首台30万级别的电动汽车,寄托了哪吒汽车向上的希望。 作为哪吒冲击中高端市场的力作,这款新车不仅刷新了哪吒汽车的价格高点,同时拥有了“100万以内最好轿跑”、以及自动驾驶“一代追平”的两个极致称号。

但高端市场,不是价高就行。技术这个事,也不可能一蹴而就。如果仅从配置而言,哪吒 S在纸面上的确具备了“一代追平”的能力。

智能化最重要的两个方面,哪吒 S在智能座舱上采用了骁龙第三代座舱平台,配备当下最顶级的8155车机芯片。

而智能驾驶方面,哪吒 S全系标配了自研的NETA Pilot3.0智能辅助驾驶系统,具备了包括高速领航辅助、车道保持等功能的L2级别驾驶辅助能力。

而更高级的NETA PILOT 4.0智能驾驶辅助系统则搭载在顶配车型上,增加了城区领航辅助等功能,在传感器硬件上将配备双激光雷达,以及算力达到200TOPS的华为MDC 610计算平台。

但是这都是纸面实力,2021年7月才宣布自研自动驾驶功能的哪吒,仅仅一年时间,其实车智能化能否达到预期,还有待考验。

在市场终端,哪吒 S也难言爆款。开启预售后,有内部人士爆料称,哪吒汽车的订单存在造假嫌疑,采用“先订再退、内部刷单”的方式提升订单数量,而这一任务被压在了哪吒内部员工的头上。

线下门店的反馈也同样泼了一盆不小的冷水,据知名博主“孙少军”统计,截止1号下午,哪吒门店均店不到1个订单,部分省份仅有小两位数订单。且大量自然进店依然是网约车客户,对于价格,大部分进店客户认为没有惊喜。

从售价10万到售价30万,哪吒的品牌力并没有随着售价的提升而产生明显改变。中间的20万差价如何填补,还需要哪吒做出更多尝试。

IPO还差几脚

品牌向上不能急于一时,也不能一蹴而就,但眼下对于哪吒来说,最急迫的事情莫过于IPO,中国新能源汽车产业创新联盟理事高云鹏表示,“对于哪吒汽车来说,当务之急是尽快实现IPO,像‘蔚小理’那样拿到下一阶段赛程门票,进入资本运营和产品发展的正向循环中。”

我们一直认为IPO将会是下一阶段新势力造车分化的关键点。对于车企来说,IPO是造车新势力企业获得持续造血能力的重要手段,才有活下去的可能。

哪吒汽车在2020年7月份,哪吒汽车就对外宣称,将启动科创板上市申报工作,并计划在2021年完成上市。早早推动上市,与张勇对于资本的看法有密切关系,他认为,“企业发展需要大量的钱,要说我们不缺钱那是假的,就是现在已经上市融到钱的(企业),也需要再融资,对于企业来说,钱越多越好。”

不过,在科创板的新政策要求下,强化了对上市企业“科技含量”的审查,导致包括哪吒汽车在内的多家企业终止了在科创板上市的计划。直到今年2月,哪吒汽车再度被曝出IPO的消息。有媒体报道称哪吒汽车正准备赴港上市,已开启目标估值约450亿元的Pre-IPO轮融资。

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此前高调入局哪吒汽车不到一年的360,公开转让哪吒汽车部分股权,虽然这一做法引发了外界的质疑和不同解读,但是在公告里,360明确表示此举是为支持哪吒汽车进行股份制改造。

7月21日,哪吒汽车官方发布消息称,哪吒汽车D3轮融资已关闭,后续将加快完成股份制改制工作。而股改也被看作公司上市前的必要程序,以使得公司产权明晰,股权结构合理。哪吒汽车D3轮融资完成似乎更加说明了哪吒正在IPO的快行道上。

但此前多次IPO受阻的哪吒汽车,虽然看似激进渴望,但实际步伐却落后于人。目前“蔚小理”均已实现多地上市,零跑、威马汽车也相继向港交所递交了招股书,并且注册了境外离岸公司。只有哪吒汽车还未对上市时间表做出回应,几经波折的IPO之旅能否顺利推进,恐怕只有哪吒汽车自己才清楚。

新能源之争已进入下半场,智能化是核心,但支撑智能化的无疑是长期的资金投入。依靠下沉市场的打法,哪吒汽车完成了销量上的逆袭超越,但光鲜背后也存在品牌力不强,盈利能力弱,技术壁垒低的问题,如何适应新的竞争,销量之外讲好技术、品牌新故事,将是哪吒汽车破局的关键,只是眼下,如果仅看哪吒 S一款新车型的表现,这个新故事看来是不成功的。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