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收集癖和改造家,闲鱼对年轻人的兴趣洞察“上瘾”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收集癖和改造家,闲鱼对年轻人的兴趣洞察“上瘾”

和天猫比起来,闲鱼的这类营销活动,很难让你看出有什么直接的商业目的——并非大促的节点,也没有强销售和导流的属性,看起来零散而琐碎,更多是为了凸显脑洞和趣味性的品牌营销。

迷之改造

记者 | 马越

编辑 | 牙韩翔

二手平台闲鱼发起了一些看起来脑洞很大的活动。最近它在主页入口的显著位置开了一间“真上头发廊”——主营改盲盒、改潮鞋、改手机、改手办、改家具、改废品之类,邀请了不少在某个领域有丰富改造爱好和技能的闲鱼玩家来展示。

比如有专门改造废品的,几百件废品用废土风改造成了艺术品;有人专门“改娃”,即对盲盒潮玩重新设计改造;有人改造潮鞋;有人改造旧家具,让老物件重新焕发光彩;还有人改造头盔,用涂鸦制造独一无二的设计,等等。

迷之改造
迷之改造

配合这个主题活动的还有线下玩法,为此闲鱼和上海Bathe Coffee合作,联名推出一款用咖啡渣和咖啡豆组合的手工皂。整个主视觉以发廊元素为创意,并使用极具风格感的“New Ugly风”。

迷之改造

“真上头发廊”算是今年6月1日的“野性收集”活动的延续,二者的共同主题是“闲鱼经营图鉴”。

野性收集聚集的闲鱼玩家,则多数与收藏这一爱好相关,比如有人收集200多件发簪和发冠;有人收集10000多张奥特曼卡牌;有人专门收集限定主题的奶茶袋;有人收集1000多张胶片;还有人收集了2000多双稀缺球鞋;以及拥有好几个房间Molly和积木熊的重度潮玩玩家……

野性收集

为此闲鱼还在江南古村举办了一场“野路子收集展”,把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环保袋作为这场展览的核心看点。传播文案中“我们这一袋”使用了谐音梗来表达“这一代”,强调了一类年轻人的共同属性。

看起来,闲鱼的这两场活动的指向性很明确——对年轻人的兴趣做出洞察。从定位上来说,也有把“闲鱼经营实录”这个IP与年轻人的圈层爱好与经营闲鱼进行关联的尝试,即让大众感知到,闲鱼不只是一个二手交易平台,还是一个兴趣生态,各类小众的兴趣圈层,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同好。

事实上,自从2021年闲鱼把Slogan改成“闲不住,上闲鱼”后,平台就开始在营销活动上动作频频。

比如推出包含双头鸡、木板犬、柴蛙、长颈猫、花袄狗在内的“闲鱼神兽盲盒”;与网易云音乐联合,开出一家“云村杂货店”,产品包括歌单定制、网易云音乐热评交换、音乐盲盒,以及一款闲鱼专供的网抑云热水瓶周边;以及举办“闲鱼耳机相亲节”等等。

网易云音乐X闲鱼

和同为阿里旗下的天猫比起来,闲鱼的这类营销活动,很难让你看出有什么直接的商业目的——并非大促的节点,也没有强销售和导流的属性,看起来零散而琐碎,更多是为了凸显脑洞和趣味性的品牌营销。

这或许也是由于它复杂的定位和商业路径所致。

从2014年“淘宝二手”正式更名“闲鱼”算起,闲鱼现已走过8年。从体量上看,闲鱼已经是中国第一大二手平台。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闲鱼月活1.15亿,在闲置交易行业APP月活榜单中高居首位;位列第二和第三名的“转转”和“找靓机”同期月活分别仅为2828万和537万。

用它创始人谌伟业的话说,“闲鱼就是金庸世界里的风陵渡口,一个人人都可以敞开心扉,没有拘束,自由自在交易自己的一切的集市。”

因为用户无需注册店铺、交押金或是被平台抽佣金,就可以在平台上发布闲置物品,平台上的卖家,也从出售闲置的个人,衍生出了直销厂家、零售商、个人代销等鱼龙混杂的角色。

另一方面,闲鱼的交易范畴也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二手物品,不少深度用户也把闲鱼当成副业平台或社交窗口,有画手、撰稿人、设计师、音乐人在线接稿,也有用户挂出各类收藏,商品标题写着“只展示,不卖”。

因此从商业模式上看,闲鱼已经从C2C转向了所谓的“C2X”。时任闲鱼CEO的陈镭在2020年6月表示,C(消费者)、B(商家)、S(服务商)这三个角色正在闲鱼逐步生长,闲鱼会盯住第一个C,确保更多闲置流动起来,这是初衷;但流动到哪里则不拘泥,从C到B、到S、到C都可以,这就是C2X。X代表的是一种多元的交易路径。

但整体来说,无论战略方向和业务重点有什么变化,闲鱼对拉拢年轻人做兴趣圈层交易社区的目标没变,这也是为什么它的各种营销活动,都在围绕“脑洞”和“兴趣”而展开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闲鱼

3.9k
  • 闲鱼日均GMV破10亿,去年卖家数超1亿人
  • 开屏弹窗“乱跳转”,闲鱼、高德地图等应用被工信部通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收集癖和改造家,闲鱼对年轻人的兴趣洞察“上瘾”

和天猫比起来,闲鱼的这类营销活动,很难让你看出有什么直接的商业目的——并非大促的节点,也没有强销售和导流的属性,看起来零散而琐碎,更多是为了凸显脑洞和趣味性的品牌营销。

迷之改造

记者 | 马越

编辑 | 牙韩翔

二手平台闲鱼发起了一些看起来脑洞很大的活动。最近它在主页入口的显著位置开了一间“真上头发廊”——主营改盲盒、改潮鞋、改手机、改手办、改家具、改废品之类,邀请了不少在某个领域有丰富改造爱好和技能的闲鱼玩家来展示。

比如有专门改造废品的,几百件废品用废土风改造成了艺术品;有人专门“改娃”,即对盲盒潮玩重新设计改造;有人改造潮鞋;有人改造旧家具,让老物件重新焕发光彩;还有人改造头盔,用涂鸦制造独一无二的设计,等等。

迷之改造
迷之改造

配合这个主题活动的还有线下玩法,为此闲鱼和上海Bathe Coffee合作,联名推出一款用咖啡渣和咖啡豆组合的手工皂。整个主视觉以发廊元素为创意,并使用极具风格感的“New Ugly风”。

迷之改造

“真上头发廊”算是今年6月1日的“野性收集”活动的延续,二者的共同主题是“闲鱼经营图鉴”。

野性收集聚集的闲鱼玩家,则多数与收藏这一爱好相关,比如有人收集200多件发簪和发冠;有人收集10000多张奥特曼卡牌;有人专门收集限定主题的奶茶袋;有人收集1000多张胶片;还有人收集了2000多双稀缺球鞋;以及拥有好几个房间Molly和积木熊的重度潮玩玩家……

野性收集

为此闲鱼还在江南古村举办了一场“野路子收集展”,把日常生活中常见的环保袋作为这场展览的核心看点。传播文案中“我们这一袋”使用了谐音梗来表达“这一代”,强调了一类年轻人的共同属性。

看起来,闲鱼的这两场活动的指向性很明确——对年轻人的兴趣做出洞察。从定位上来说,也有把“闲鱼经营实录”这个IP与年轻人的圈层爱好与经营闲鱼进行关联的尝试,即让大众感知到,闲鱼不只是一个二手交易平台,还是一个兴趣生态,各类小众的兴趣圈层,都可以在这里找到同好。

事实上,自从2021年闲鱼把Slogan改成“闲不住,上闲鱼”后,平台就开始在营销活动上动作频频。

比如推出包含双头鸡、木板犬、柴蛙、长颈猫、花袄狗在内的“闲鱼神兽盲盒”;与网易云音乐联合,开出一家“云村杂货店”,产品包括歌单定制、网易云音乐热评交换、音乐盲盒,以及一款闲鱼专供的网抑云热水瓶周边;以及举办“闲鱼耳机相亲节”等等。

网易云音乐X闲鱼

和同为阿里旗下的天猫比起来,闲鱼的这类营销活动,很难让你看出有什么直接的商业目的——并非大促的节点,也没有强销售和导流的属性,看起来零散而琐碎,更多是为了凸显脑洞和趣味性的品牌营销。

这或许也是由于它复杂的定位和商业路径所致。

从2014年“淘宝二手”正式更名“闲鱼”算起,闲鱼现已走过8年。从体量上看,闲鱼已经是中国第一大二手平台。QuestMobile数据显示,截至2021年12月,闲鱼月活1.15亿,在闲置交易行业APP月活榜单中高居首位;位列第二和第三名的“转转”和“找靓机”同期月活分别仅为2828万和537万。

用它创始人谌伟业的话说,“闲鱼就是金庸世界里的风陵渡口,一个人人都可以敞开心扉,没有拘束,自由自在交易自己的一切的集市。”

因为用户无需注册店铺、交押金或是被平台抽佣金,就可以在平台上发布闲置物品,平台上的卖家,也从出售闲置的个人,衍生出了直销厂家、零售商、个人代销等鱼龙混杂的角色。

另一方面,闲鱼的交易范畴也不只是一般意义上的二手物品,不少深度用户也把闲鱼当成副业平台或社交窗口,有画手、撰稿人、设计师、音乐人在线接稿,也有用户挂出各类收藏,商品标题写着“只展示,不卖”。

因此从商业模式上看,闲鱼已经从C2C转向了所谓的“C2X”。时任闲鱼CEO的陈镭在2020年6月表示,C(消费者)、B(商家)、S(服务商)这三个角色正在闲鱼逐步生长,闲鱼会盯住第一个C,确保更多闲置流动起来,这是初衷;但流动到哪里则不拘泥,从C到B、到S、到C都可以,这就是C2X。X代表的是一种多元的交易路径。

但整体来说,无论战略方向和业务重点有什么变化,闲鱼对拉拢年轻人做兴趣圈层交易社区的目标没变,这也是为什么它的各种营销活动,都在围绕“脑洞”和“兴趣”而展开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