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红打卡地成“夺命景区”,小红书、抖音等平台要担责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红打卡地成“夺命景区”,小红书、抖音等平台要担责吗?

游客违背警示标语擅自进入危险区域,就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平台前期未加强干预,一定程度上纵容了这些行为。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徐诗琪

一场发生于“网红打卡地”的山洪造成的人员伤亡事故,引发了网友关于平台方责任的探讨。

2022年8月13日下午,四川省彭州市龙门山镇龙漕沟发生山洪灾害,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据当地政府通报,事故已造成7人死亡、8人轻伤。

龙漕沟并非开放景区,近些年却成为一处网红打卡点,不少游客在夏季前往此处露营。界面新闻14日曾报道,彭州市在2012、2013年均发生过暴雨导致的山洪,此后有关部门在河沟两岸布上了铁丝网,并树有警示牌,但护栏常被游客破开,有村民表示“我们隔三差五都去修。”

就在13日龙漕沟事故发生之前,当地政府曾发文提醒游客,不要前往沟里游玩,而事故发生当日,当地村干部和村名也组织前往龙漕沟河道劝离游客。

后疫情时代,露营、溯溪、自驾游等旅行方式被小红书等平台带火,造就了不少网红打卡地。但游客们并不满足于此,许多用户开始探索未开发景点,在网络上发布相关内容时却并没有提及风险,甚至有无视景区警示标,划破铁丝网的“偷渡”行为。

作为承载内容的平台方,对此类内容是否有审查义务?事故发生后,平台是否应承担相关责任?

截至发稿,小红书、抖音等平台未对此事发表回应。但界面新闻在小红书和抖音搜索“彭州龙槽沟”发现,平台均已在搜索结果上方加入风险提示,小红书上已无法搜索到龙漕沟游记、景点推荐,抖音上仍有部分视频。

小红书上已无法搜索相关游记
抖音平台仍可搜到“龙漕沟游记”

而搜索“未开发景点”,上述平台仍有大量相关内容,并且没有风险提示。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对界面新闻分析,在类似的情况下,危险提醒、安全防护义务是针对景区所在地的管理方而言的,管理方需要在这些危险区域或者未开放景区向游客设置一些明显的警示语或者设置围栏,如果游客违背了这些警示标语擅自进入危险区域,就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短视频或者其他网络平台,显然不属于景区管理方,用户单纯上传视频的行为,一般而言也不会直接导致现实中的危险,而且即使一些游客受到视频内容吸引而进入到危险区域,他们遭遇灾害事件的根本原因也在于违反了景区的警告,而不能归责于网络平台,所以没有理由要求网络平台对此承担过重的责任。

“有些观点认为平台需要承担责任,但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理解,因为游玩内容本身并不属于违法或者违规的内容,平台没有责任也没有权利去干涉这些内容的上传和传播。即便有一些游客在进入这些区域之前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短视频的影响,但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不是真的要去,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自己的行为。如果你进入这些危险区域,只能说是你的安全意识太过淡薄,没有遵守景区的警告,后果还是要这些游客自己去承担。”夏海龙说。

但也有声音认为,平台任由用户发布“偷渡”、“穿过铁丝网”等内容,放任突破安全底线成为一种常态、一种值得打卡的生活方式,这是其遮蔽风险的体现。

界面新闻记者检索发现,小红书在其“规则百科”中提到,“笔记包含社会危害或违法违规内容”属于违规;抖音则在“自律公约”中提到,禁止发布“含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以及“违反公序良俗、传播社会不文明现象的内容”。

对此,夏海龙律师表示,“这种字眼的真实含义也要结合具体场景来看,在出事之前不能认定违规,但出事之后的含义也就变了,平台有理由加强干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小红书

4k
  • 快时尚品牌逃不过抄袭指控,想做中国ZARA的UR是最新一个
  • 小红书旗下物流公司法定代表人变更,张浩接替曾秀莲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红打卡地成“夺命景区”,小红书、抖音等平台要担责吗?

游客违背警示标语擅自进入危险区域,就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平台前期未加强干预,一定程度上纵容了这些行为。

图片来源:unsplash

记者 | 徐诗琪

一场发生于“网红打卡地”的山洪造成的人员伤亡事故,引发了网友关于平台方责任的探讨。

2022年8月13日下午,四川省彭州市龙门山镇龙漕沟发生山洪灾害,河道未撤离游客被卷入山洪。据当地政府通报,事故已造成7人死亡、8人轻伤。

龙漕沟并非开放景区,近些年却成为一处网红打卡点,不少游客在夏季前往此处露营。界面新闻14日曾报道,彭州市在2012、2013年均发生过暴雨导致的山洪,此后有关部门在河沟两岸布上了铁丝网,并树有警示牌,但护栏常被游客破开,有村民表示“我们隔三差五都去修。”

就在13日龙漕沟事故发生之前,当地政府曾发文提醒游客,不要前往沟里游玩,而事故发生当日,当地村干部和村名也组织前往龙漕沟河道劝离游客。

后疫情时代,露营、溯溪、自驾游等旅行方式被小红书等平台带火,造就了不少网红打卡地。但游客们并不满足于此,许多用户开始探索未开发景点,在网络上发布相关内容时却并没有提及风险,甚至有无视景区警示标,划破铁丝网的“偷渡”行为。

作为承载内容的平台方,对此类内容是否有审查义务?事故发生后,平台是否应承担相关责任?

截至发稿,小红书、抖音等平台未对此事发表回应。但界面新闻在小红书和抖音搜索“彭州龙槽沟”发现,平台均已在搜索结果上方加入风险提示,小红书上已无法搜索到龙漕沟游记、景点推荐,抖音上仍有部分视频。

小红书上已无法搜索相关游记
抖音平台仍可搜到“龙漕沟游记”

而搜索“未开发景点”,上述平台仍有大量相关内容,并且没有风险提示。

上海申伦律师事务所夏海龙律师对界面新闻分析,在类似的情况下,危险提醒、安全防护义务是针对景区所在地的管理方而言的,管理方需要在这些危险区域或者未开放景区向游客设置一些明显的警示语或者设置围栏,如果游客违背了这些警示标语擅自进入危险区域,就应当对自己的行为负责。

短视频或者其他网络平台,显然不属于景区管理方,用户单纯上传视频的行为,一般而言也不会直接导致现实中的危险,而且即使一些游客受到视频内容吸引而进入到危险区域,他们遭遇灾害事件的根本原因也在于违反了景区的警告,而不能归责于网络平台,所以没有理由要求网络平台对此承担过重的责任。

“有些观点认为平台需要承担责任,但我觉得不应该这么理解,因为游玩内容本身并不属于违法或者违规的内容,平台没有责任也没有权利去干涉这些内容的上传和传播。即便有一些游客在进入这些区域之前一定程度上受到了短视频的影响,但作为一个正常的成年人,是不是真的要去,归根结底还是取决于自己的行为。如果你进入这些危险区域,只能说是你的安全意识太过淡薄,没有遵守景区的警告,后果还是要这些游客自己去承担。”夏海龙说。

但也有声音认为,平台任由用户发布“偷渡”、“穿过铁丝网”等内容,放任突破安全底线成为一种常态、一种值得打卡的生活方式,这是其遮蔽风险的体现。

界面新闻记者检索发现,小红书在其“规则百科”中提到,“笔记包含社会危害或违法违规内容”属于违规;抖音则在“自律公约”中提到,禁止发布“含有法律、行政法规和国家规定禁止的其他内容”以及“违反公序良俗、传播社会不文明现象的内容”。

对此,夏海龙律师表示,“这种字眼的真实含义也要结合具体场景来看,在出事之前不能认定违规,但出事之后的含义也就变了,平台有理由加强干预。”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