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鸿祎怀念“周鸿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周鸿祎怀念“周鸿祎”

曾经的“红衣大炮”,变成了“红衣大叔”。

文|一刻商业 庆山

编辑|周烨

沉寂许久的360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又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周鸿祎当年因3Q大战得名红衣大炮,骨子里渗透好斗基因的他,曾剑指腾讯、百度、小米等商业巨头。

如今,改名为红衣大叔的周鸿祎发言比红衣大炮收敛许多。7月底周鸿祎怒斥微软抄袭360。随后不久就在微博上解释,自己并非炮轰微软,本质上是惺惺相惜。颇有碰瓷微软为360造势宣传的嫌疑。

不久前,360官宣放弃10亿元增资哪吒汽车也引起了一阵讨论。去年底,360宣布投资哪吒汽车入局新能源汽车,今年5月份周鸿祎刚宣布自己为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按照常理此时360应该继续支持哪吒汽车,巩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地位,但突然停止增资令外界疑惑不解,毕竟这是360为数不多追上的风口。

这些年周鸿祎带领360频繁入局新风口,360手机、花椒直播、奶糖App,或因为战略布局的偏差或因为时机的延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周鸿祎多次与风口擦肩而过。

作为一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产品经理,周鸿祎已经太久没有推出颠覆市场的产品了。

一直在追逐新风口的周鸿祎难造当年的辉煌,多年身处行业边缘,但是如今即使想当主角,或许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周鸿祎曾以免费杀毒颠覆安全行业,360奇虎公司更是一度与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和雷军系平齐的互联网公司。然而,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后,PC端的流量见顶,接连丧失移动端和内容端的先机,360的声量逐渐式微。

如今,拯救360新增长的希望或许在元宇宙和新能源汽车中。

周鸿祎迫切希望打造一个新产品破此困局,他或许也不甘只作配角。在屡败屡战的同时,周鸿祎可能也有怀念曾经前途未卜,但是面对同行竞对的打压,从不惧战的红衣大炮。

1、斗士沉默,“红衣大叔”会怀念“红衣大炮”吗?

“微软现在做安全就完全抄袭了360的模式,所以他很快就发展成美国最大的安全公司。”7月底的ISC2022第十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身着红衣的周鸿祎再度“开炮”,怒斥微软抄袭360。

随后不久,周鸿祎在微博上澄清自己并非炮轰微软,本质上是惺惺相惜,言语中多有以微软的成功反证360的战略正确的指向,“今天360和微软在安全能力和安全市场上的成功都证明,数字时代是有C端出身的公司才能做好安全。”

周鸿祎澄清炮轰微软,图/周鸿祎微博

曾经的红衣大炮,也开始为自己的言语澄清了。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周鸿祎骨子里是好斗的。

周鸿祎曾为了地址栏插件的卸载和反卸载,与百度CEO李彦宏闹得不可开交;360安全卫士查杀前公司雅虎的上网助手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反击雅虎的痛斥;免费杀毒推出的早期,动了一干收费杀毒软件厂商的蛋糕,他更是舌战群儒,丝毫不惧战。

真正让周鸿祎成为“红衣大炮”的,还当属那场震动互联网江湖,至今还赫赫有名的3Q大战。

依托于360的海量用户基础,2008年推出的“360安全浏览器”势如破竹,市场用户活跃一度高达2.55亿,仅此于微软。势头正好的360正在步入平稳轨道,却不知暴雨将至。

2010年初,腾讯推出软件“QQ医生”,显然,这是腾讯想要复制并取代360安全卫士。第一代软件进攻失败后,腾讯紧接着推出加强版软件“QQ电脑管家”给了360当头一棒。

此时的周鸿祎也坐不住了,联系马化腾试图劝阻的路也走不通,眼看拥有QQ软件庞大用户基数的腾讯开始蚕食360江山。周鸿祎决定以“360隐私保护器”作为反击,3Q大战就此打响。

马化腾在后续的一次采访中透露,彼时360装机量有一亿多,与QQ的重合率高达60%左右。也就意味着当时可能有一亿多的网民可以在电脑界面上目睹腾讯和360掐架,双方强制安装、弹窗、卸载等招数层出不穷。

不过,战争的高潮还在“360扣扣保镖”的推出,这是周鸿祎针对QQ的盈利模式专门研发的“核武器”,以他的说法是想以战求和,但是马化腾并不这么认为。兵临城下的危机促使他做出让网民二选一的最终通牒。

一时间,各种言论争议甚嚣尘上,360的装机量直线下降,周鸿祎愤慨不已:“腾讯这个横行的霸权即使要倾轧过360的身躯,360也一定要让这个恶霸付出代价,这就是腾讯必须要把知情权和选择权交还给亿万用户。”

最终这场“生死战”在政府介入后逐渐消停。

这场商战在周鸿祎自传《颠覆者》中用了一整个章节详细描写,周鸿祎对其迎战腾讯的评价却是“即便在外界看来非常好斗的我,既不想主动发起一场战争,也不愿意被动地经历一场浩劫,这意味着对精神的折损。”

自诩被动的他在后来多次与巨头公开对决。

2012年,360高调推出360搜索争夺搜索引擎市场,不可避免地与百度狭路相逢,3B大战帷幕拉开,周鸿祎一度在微博上开炮抨击百度做流氓软件。同年又因为入局手机市场,周鸿祎与雷军围绕360特供机和小米手机青春版爆发口水战。

彼时的微博几乎沦为战场,骁勇好战的红衣大炮,为达目的不遗余力地开炮,一度成为大家口诛笔伐的行业搅局者,此时的周鸿祎也从来没有澄清或者道歉过。

但在2016年360的手机发布会上,他表示““请大家见证我2016年要做很多改变:第一,不讲段子了;第二,不骂人了,特别是不骂友商了”。

自此之后,江湖上已经许久没有当初那个红衣大炮的身影,广为流传文章的《人民想念周鸿祎》也缘由于此。

“互联网公司要调整心态,要甘当配角,去赋能传统行业。”面对最近的一次《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专访,他多次提及配角的概念。在社交平台上改名成“红衣大叔周鸿祎”的他在镜头面前发言收敛许多,判若两人。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周鸿祎想当主角也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

移动互联网时代,360公司的势头远不及从前。由于缺乏在移动端和内容端的布局,同时主营广告业务的PC端流量见顶,整体的广告业务在下降。反映到到财报数据上,360的营收总收入从2019年开始就一直呈现下降曲线。

聚焦安全的同时,360尝试的新业务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入局手机、直播、元宇宙、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屡战屡败,360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声量也逐渐式微。曾经在TABLE(即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雷军系、周鸿祎系)中占据一方的E逐渐淡出舞台。

“其实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而如今“红衣大叔”或许也在想念当初的“红衣大炮”。

2、怀念360的高光时刻

曾经高调借壳回归A股的360,如今颓势明显。

根据360在4月21日发布的2021年财报数据,2021年360营业总收入为108.86亿元,同比降低6.28%,营业总收入从2019年开始下降至今。归母净利润从2020年开始同比下降,2021年9.02亿元,同比2020年下降的幅度高达69.02%。

2018-2021年三六零各项收入及占比和数据,数据来源Wind,一刻商业制图

据360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主要分类为4大模块:互联网广告业务、智能硬件、互联网增值服务和安全及其他。

其中,广告业务带来的利润常年占据总营收的第一位。这也印证了周鸿祎在2021互联网安全大会上所说的,“360的商业模式比较奇葩,是挣最庸俗的广告钱”。

360的商业模式的确比较传统,主要是通过免费的杀毒安全软件积攒用户流量,再通过引流的形式经营广告业务。这就意味着,360的广告营收与流量规模息息相关。

但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后,移动端、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开始崛起,用户流量被稀释的同时,原先的PC端客户也有更多的选择。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中国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从PC端持续向移动端转移。同时,《2021&2022上半年TOP5媒介行业互联网广告收入占比变化》研究表明,短视频的收入占据2021&2022Q1互联网收入的第一,并且还在上涨。

《中国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图/QuestMobile

《2021&2022年上半年TOP5媒介行业互联网广告收入占比变化》,图/QuestMobile

360的广告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变得不再牢靠。回顾以往,周鸿祎多次主导360进攻C端市场失利,在移动互联网并未占据一席之地。

在360今年2月份接受122家机构单位调研回答中,对其互联网业务数据有相关解答:“我们(360)PC端的流量基本上占到整体的互联网流量的70%以上。PC端数字广告流量占全部终端比例由2020年的12%下降至2021年的8%,同比下降约33%。”

2021年7月,被央视和江苏消保委点名批评弹窗乱象后,360操刀整改,主动推出无弹窗广告的360安全卫士极速版,广告业务雪上加霜。

众多不利因素下,被周鸿祎调侃庸俗的广告费节节败退。根据财报数据,占据360主要营收的互联网广告服务自上市以来每况愈下,每年的营收收入从2018年的106.58亿元跌至2021年的63.06亿元,收缩将近41%。

360的营收结构也在发生改变,除了互联网广告服务的其他三个板块,智能硬件业务、互联网增值服务以及安全及其他业务在2021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8.95%,10.14%和12.69,较去年均有上涨。然而,这些涨势还无法支撑360的整体营收反亏为盈。

旧业务流量见顶,新业务裹足不前,360缺乏内在活力。那个曾经的行业颠覆者再没拿出足以撼动市场的国民级产品,360陷入了增长的困境。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截止2022年4月,360公司PC全产品的市场渗透率为97.7%,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平稳保持在4.74亿以上,安全市场持续排名第一;PC浏览器市场渗透率为86.01%,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4.18亿。对比2018年数据,全产品和PC浏览器平均月活跃用户数(5亿和4.3亿),均呈现下降趋势。

伴随着业务增速的降低,360的市值也一落千丈。截止2022年8月17日收盘,360市值仅为544.48亿元,较其最高值蒸发了将近87.8%。

360或再难回到从前的高光时刻了。

3、这些年,周鸿祎错过了多少?

作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周鸿祎对市场有独到的敏锐嗅觉。

在《颠覆者》中提到,风险投资人王功权曾经口述表示,无论在3721还是360的董事会上,周鸿祎的决定基本没有被否决过。其中一点是他认为周鸿祎对行业的理解有前瞻性,对自己的决策富有激情并且坚定顽强。

这些年他做特供机,携手酷派入局手机,入资花椒直播,开发元宇宙软件、投资哪吒汽车。追逐了一个又一个风口,但大多数无疾而终。

2012年正好是国内智能手机开始崛起的一年,360在这黄金时期第一次尝试手机。不同于雷军领队小米Allin手机,周鸿祎只是联合华为、海尔等厂商推出特供机。采用合作模式导致的结果就是产品的质量没法把控,参差不齐,用户用脚投票,手机销量始终低迷,特供机的尝试也宣告失败。

“即使我有一个很看好的方向,有一个很好的注意,但是做了产品出来后,我都不是很满意。我写了本书,在外面给人讲怎么追求极致,怎么从用户出发。结果我们自己都违背了我说的原则。”周鸿祎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时,曾透露过自己对产品的焦虑。同时他提及对乔布斯访谈的观点深感认同,“好想法想要变成好产品,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彼时的他,已然从特供机的失败案例中汲取经验,整装待发。

2014年的平安夜,360发布了一封内部公开信,不甘于做旁观者的周鸿祎再次入局手机,这次他花费4亿美元与酷派合资做手机,决定自己亲自带队全力以赴。他希望联合供应商共同打造一款操作系统层面都极致安全的手机。

然而,2015年6月,同样在做手机的乐视入股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扰乱了他的计划。360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应对与酷派、乐视的纠纷。

时间一晃就到了2016年,在360宣布独立发展手机的时候,市场早已被瓜分殆尽,华为小米OV稳坐国内手机第一梯队,此时若想再分一杯羹,难上加难。

曾经放话“360要做一款秒杀雷军的手机”的红衣大炮也“哑火”了。

或许是看到了手机业务难以起来。在2016年,互联网直播兴起时,360又投资了花椒直播,那段时间,周鸿祎经常为其宣传。但是直播行业同质化严重,斗鱼、映客、虎牙等强敌明争暗斗,后期更是经历了千播大战。风口的滤镜渐退,泛娱乐直播热度下降,2018年与六间房合并的花椒直播没有什么新故事。

在短视频火热的时候,360还投资过短视频App奶糖,这是一款定位与功能与抖音都十分相似的软件。虽然周鸿祎有在给奶糖做宣发,但是身兼多项产品运营的360没法聚焦在这一个产品上。最终的结局就是抖音成为现象级的产品,而奶糖随之黯然退场。

在后续的回忆中,这成为周鸿祎最遗憾的一个产品,“很多机会你看到了,悟到了,不等于是你的机会。”

遗憾的是,过往的风口都失之交臂,欣慰的是,总会有新的风口接着兴起,元宇宙和新能源汽车就是当前周鸿祎手握唯二的牌。

2022年初,元宇宙被资本市场炒的火热,周鸿祎再次看中了这个新风口。360推出元宇宙社交软件“N世界”。360计划以网络安全作为差异化元素入局元宇宙,但是前有已经小有名声的原神社交软件Discord,同期还有腾讯推出的NokNok等对标产品。元宇宙社交平台的蛋糕将如何分配还尚未可知。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风生水起,周鸿祎也将目光瞄准了汽车赛道。2021年10月19日,360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将拟投资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29万元,以16.5940%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22年的5月11日,在360举办的六零集团智能汽车战略媒体沟通会上,周鸿祎正式以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新身份亮相。

本次360的合作重点依然在网络安全,周鸿祎在微博上也曾说明。“我们希望将哪吒汽车作为智能网联汽车安全的试验田,未来把在哪吒汽车上研究成熟的安全技术输出给其他车企。”

那段时间,周鸿祎开始频繁为哪吒汽车站台,比如,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期间,他特地现身为哪吒汽车做宣传、携手哪吒新车共同参加2021世界互联网大会。与哪吒汽车处于“热恋期”时,周鸿祎说过与哪吒不只是谈恋爱,还要结婚、生孩子。

定位在下沉市场的哪吒汽车以价换量,效果显著。在最新的7月份新势力销量中,哪吒汽车交付了14037辆,反超了蔚小理。如果单从销量维度上看,这已经是周鸿祎现阶段比较成功的投资项目了,不过,亏损的战略打法并不长久。

短暂的蜜月期或许也已经过去,如今哪吒汽车与360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6月26日晚间,360集团公告宣布放弃10亿元增资哪吒汽车,哪吒汽车的部分股权将会0元转让。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周鸿祎称股权转让的原因是,不想让哪吒汽车由资本来主导,360在造车中的定位只是配角和辅助,哪吒汽车创始人团队股份还太少,所以做出此次的股权变更是为了让创始人团队带领公司前行。

同时,哪吒汽车发布公告表示,“与管理团队形成一致行动人,有利于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经营团队的控制权,对哪吒汽车的各项业务的长期可持续经营更有利。”

与之相对应的,周鸿祎在哪吒汽车中的话语权也在降低。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与周鸿祎一直宣传哪吒坚持为人民造车,是平价智能汽车定位的说法不同。持续亏损的哪吒汽车开始进军高端市场,今年6月,哪吒汽车推出了预售价33.88万元的哪吒S耀世版。

真正让360放弃增资的,或许还是哪吒汽车持续扩大的亏损。

根据360两次公告中披露的哪吒汽车部分财务数据,2021年哪吒汽车的营业收入为57.3亿元,2020年度的营业收入12.9亿元。营收增长的同时,亏损也在加剧,2021年哪吒汽车亏损金额高达29亿元,是2020年13.2亿元的两倍还多。

哪吒汽车2020-2021年度财务指标,图/360公告

一面是360正在缩减的营业收入,一面是持续烧钱的汽车项目,周鸿祎不得不谨慎对待。

360曾在公告中憧憬过与哪吒汽车的未来,这背后或多或少有周鸿祎本人的想法。“三六零计划与其它哪吒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分别发挥各自在车联网安全、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等方面的核心优势,共同协助哪吒汽车不断进行产品打磨升级,使网联汽车在智能化进程中兼顾OTA信息安全、数据安全、功能安全、运营安全,打造智能网联汽车全生命周期安全解决方案的行业标杆。”

一边是下定决心冲击高端的创业团队,一边是表态“甘当配角”的周鸿祎,哪吒汽车未来能否背负360的车联网安全生态发扬光大,还是个问题。

在极客公园举办的创新大会2021上,周鸿祎曾说,“我突然明白,真正的战斗精神,其实是跟自己作战。”在真正做出新的国民级产品之前,他的脚步不会停止。

“我的梦想不是成为巨头,而是做出用户认可的产品。”,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周鸿祎曾如此说过。如今,周鸿祎还在追逐风口的路上,但他或许也想开了,不再强求回到舞台中央做主角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周鸿祎

  • 一招免费,360干掉了病毒,但在汽车行业行不通
  • 周鸿祎,用数科对冲360?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周鸿祎怀念“周鸿祎”

曾经的“红衣大炮”,变成了“红衣大叔”。

文|一刻商业 庆山

编辑|周烨

沉寂许久的360创始人、董事长兼CEO周鸿祎又开始频繁出现在公众视野中。

周鸿祎当年因3Q大战得名红衣大炮,骨子里渗透好斗基因的他,曾剑指腾讯、百度、小米等商业巨头。

如今,改名为红衣大叔的周鸿祎发言比红衣大炮收敛许多。7月底周鸿祎怒斥微软抄袭360。随后不久就在微博上解释,自己并非炮轰微软,本质上是惺惺相惜。颇有碰瓷微软为360造势宣传的嫌疑。

不久前,360官宣放弃10亿元增资哪吒汽车也引起了一阵讨论。去年底,360宣布投资哪吒汽车入局新能源汽车,今年5月份周鸿祎刚宣布自己为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按照常理此时360应该继续支持哪吒汽车,巩固在新能源汽车领域的地位,但突然停止增资令外界疑惑不解,毕竟这是360为数不多追上的风口。

这些年周鸿祎带领360频繁入局新风口,360手机、花椒直播、奶糖App,或因为战略布局的偏差或因为时机的延误,失之毫厘谬以千里,周鸿祎多次与风口擦肩而过。

作为一贯以骁勇善战著称的产品经理,周鸿祎已经太久没有推出颠覆市场的产品了。

一直在追逐新风口的周鸿祎难造当年的辉煌,多年身处行业边缘,但是如今即使想当主角,或许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周鸿祎曾以免费杀毒颠覆安全行业,360奇虎公司更是一度与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和雷军系平齐的互联网公司。然而,进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后,PC端的流量见顶,接连丧失移动端和内容端的先机,360的声量逐渐式微。

如今,拯救360新增长的希望或许在元宇宙和新能源汽车中。

周鸿祎迫切希望打造一个新产品破此困局,他或许也不甘只作配角。在屡败屡战的同时,周鸿祎可能也有怀念曾经前途未卜,但是面对同行竞对的打压,从不惧战的红衣大炮。

1、斗士沉默,“红衣大叔”会怀念“红衣大炮”吗?

“微软现在做安全就完全抄袭了360的模式,所以他很快就发展成美国最大的安全公司。”7月底的ISC2022第十届互联网安全大会上,身着红衣的周鸿祎再度“开炮”,怒斥微软抄袭360。

随后不久,周鸿祎在微博上澄清自己并非炮轰微软,本质上是惺惺相惜,言语中多有以微软的成功反证360的战略正确的指向,“今天360和微软在安全能力和安全市场上的成功都证明,数字时代是有C端出身的公司才能做好安全。”

周鸿祎澄清炮轰微软,图/周鸿祎微博

曾经的红衣大炮,也开始为自己的言语澄清了。

作为第一代互联网创业者,周鸿祎骨子里是好斗的。

周鸿祎曾为了地址栏插件的卸载和反卸载,与百度CEO李彦宏闹得不可开交;360安全卫士查杀前公司雅虎的上网助手时,他也毫不犹豫地反击雅虎的痛斥;免费杀毒推出的早期,动了一干收费杀毒软件厂商的蛋糕,他更是舌战群儒,丝毫不惧战。

真正让周鸿祎成为“红衣大炮”的,还当属那场震动互联网江湖,至今还赫赫有名的3Q大战。

依托于360的海量用户基础,2008年推出的“360安全浏览器”势如破竹,市场用户活跃一度高达2.55亿,仅此于微软。势头正好的360正在步入平稳轨道,却不知暴雨将至。

2010年初,腾讯推出软件“QQ医生”,显然,这是腾讯想要复制并取代360安全卫士。第一代软件进攻失败后,腾讯紧接着推出加强版软件“QQ电脑管家”给了360当头一棒。

此时的周鸿祎也坐不住了,联系马化腾试图劝阻的路也走不通,眼看拥有QQ软件庞大用户基数的腾讯开始蚕食360江山。周鸿祎决定以“360隐私保护器”作为反击,3Q大战就此打响。

马化腾在后续的一次采访中透露,彼时360装机量有一亿多,与QQ的重合率高达60%左右。也就意味着当时可能有一亿多的网民可以在电脑界面上目睹腾讯和360掐架,双方强制安装、弹窗、卸载等招数层出不穷。

不过,战争的高潮还在“360扣扣保镖”的推出,这是周鸿祎针对QQ的盈利模式专门研发的“核武器”,以他的说法是想以战求和,但是马化腾并不这么认为。兵临城下的危机促使他做出让网民二选一的最终通牒。

一时间,各种言论争议甚嚣尘上,360的装机量直线下降,周鸿祎愤慨不已:“腾讯这个横行的霸权即使要倾轧过360的身躯,360也一定要让这个恶霸付出代价,这就是腾讯必须要把知情权和选择权交还给亿万用户。”

最终这场“生死战”在政府介入后逐渐消停。

这场商战在周鸿祎自传《颠覆者》中用了一整个章节详细描写,周鸿祎对其迎战腾讯的评价却是“即便在外界看来非常好斗的我,既不想主动发起一场战争,也不愿意被动地经历一场浩劫,这意味着对精神的折损。”

自诩被动的他在后来多次与巨头公开对决。

2012年,360高调推出360搜索争夺搜索引擎市场,不可避免地与百度狭路相逢,3B大战帷幕拉开,周鸿祎一度在微博上开炮抨击百度做流氓软件。同年又因为入局手机市场,周鸿祎与雷军围绕360特供机和小米手机青春版爆发口水战。

彼时的微博几乎沦为战场,骁勇好战的红衣大炮,为达目的不遗余力地开炮,一度成为大家口诛笔伐的行业搅局者,此时的周鸿祎也从来没有澄清或者道歉过。

但在2016年360的手机发布会上,他表示““请大家见证我2016年要做很多改变:第一,不讲段子了;第二,不骂人了,特别是不骂友商了”。

自此之后,江湖上已经许久没有当初那个红衣大炮的身影,广为流传文章的《人民想念周鸿祎》也缘由于此。

“互联网公司要调整心态,要甘当配角,去赋能传统行业。”面对最近的一次《中国企业家杂志》的专访,他多次提及配角的概念。在社交平台上改名成“红衣大叔周鸿祎”的他在镜头面前发言收敛许多,判若两人。

今时不同往日,如今的周鸿祎想当主角也是心有余力而力不足。

移动互联网时代,360公司的势头远不及从前。由于缺乏在移动端和内容端的布局,同时主营广告业务的PC端流量见顶,整体的广告业务在下降。反映到到财报数据上,360的营收总收入从2019年开始就一直呈现下降曲线。

聚焦安全的同时,360尝试的新业务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入局手机、直播、元宇宙、新能源汽车等领域,屡战屡败,360在移动互联网上的声量也逐渐式微。曾经在TABLE(即腾讯系、阿里系、百度系、雷军系、周鸿祎系)中占据一方的E逐渐淡出舞台。

“其实我知道,大家也不是想念我,是想念讲真话的人,是想念挑战者,也是想念互联网的炮火声。”而如今“红衣大叔”或许也在想念当初的“红衣大炮”。

2、怀念360的高光时刻

曾经高调借壳回归A股的360,如今颓势明显。

根据360在4月21日发布的2021年财报数据,2021年360营业总收入为108.86亿元,同比降低6.28%,营业总收入从2019年开始下降至今。归母净利润从2020年开始同比下降,2021年9.02亿元,同比2020年下降的幅度高达69.02%。

2018-2021年三六零各项收入及占比和数据,数据来源Wind,一刻商业制图

据360的财报显示,营业收入主要分类为4大模块:互联网广告业务、智能硬件、互联网增值服务和安全及其他。

其中,广告业务带来的利润常年占据总营收的第一位。这也印证了周鸿祎在2021互联网安全大会上所说的,“360的商业模式比较奇葩,是挣最庸俗的广告钱”。

360的商业模式的确比较传统,主要是通过免费的杀毒安全软件积攒用户流量,再通过引流的形式经营广告业务。这就意味着,360的广告营收与流量规模息息相关。

但步入移动互联网时代以后,移动端、电商平台和短视频平台开始崛起,用户流量被稀释的同时,原先的PC端客户也有更多的选择。根据QuestMobile的数据,中国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从PC端持续向移动端转移。同时,《2021&2022上半年TOP5媒介行业互联网广告收入占比变化》研究表明,短视频的收入占据2021&2022Q1互联网收入的第一,并且还在上涨。

《中国互联网月活跃用户规模》,图/QuestMobile

《2021&2022年上半年TOP5媒介行业互联网广告收入占比变化》,图/QuestMobile

360的广告模式在移动互联网浪潮的冲击下,变得不再牢靠。回顾以往,周鸿祎多次主导360进攻C端市场失利,在移动互联网并未占据一席之地。

在360今年2月份接受122家机构单位调研回答中,对其互联网业务数据有相关解答:“我们(360)PC端的流量基本上占到整体的互联网流量的70%以上。PC端数字广告流量占全部终端比例由2020年的12%下降至2021年的8%,同比下降约33%。”

2021年7月,被央视和江苏消保委点名批评弹窗乱象后,360操刀整改,主动推出无弹窗广告的360安全卫士极速版,广告业务雪上加霜。

众多不利因素下,被周鸿祎调侃庸俗的广告费节节败退。根据财报数据,占据360主要营收的互联网广告服务自上市以来每况愈下,每年的营收收入从2018年的106.58亿元跌至2021年的63.06亿元,收缩将近41%。

360的营收结构也在发生改变,除了互联网广告服务的其他三个板块,智能硬件业务、互联网增值服务以及安全及其他业务在2021年的营收占比分别为18.95%,10.14%和12.69,较去年均有上涨。然而,这些涨势还无法支撑360的整体营收反亏为盈。

旧业务流量见顶,新业务裹足不前,360缺乏内在活力。那个曾经的行业颠覆者再没拿出足以撼动市场的国民级产品,360陷入了增长的困境。

根据艾瑞咨询的数据,截止2022年4月,360公司PC全产品的市场渗透率为97.7%,平均月活跃用户数平稳保持在4.74亿以上,安全市场持续排名第一;PC浏览器市场渗透率为86.01%,平均月活跃用户数达4.18亿。对比2018年数据,全产品和PC浏览器平均月活跃用户数(5亿和4.3亿),均呈现下降趋势。

伴随着业务增速的降低,360的市值也一落千丈。截止2022年8月17日收盘,360市值仅为544.48亿元,较其最高值蒸发了将近87.8%。

360或再难回到从前的高光时刻了。

3、这些年,周鸿祎错过了多少?

作为一名优秀的产品经理,周鸿祎对市场有独到的敏锐嗅觉。

在《颠覆者》中提到,风险投资人王功权曾经口述表示,无论在3721还是360的董事会上,周鸿祎的决定基本没有被否决过。其中一点是他认为周鸿祎对行业的理解有前瞻性,对自己的决策富有激情并且坚定顽强。

这些年他做特供机,携手酷派入局手机,入资花椒直播,开发元宇宙软件、投资哪吒汽车。追逐了一个又一个风口,但大多数无疾而终。

2012年正好是国内智能手机开始崛起的一年,360在这黄金时期第一次尝试手机。不同于雷军领队小米Allin手机,周鸿祎只是联合华为、海尔等厂商推出特供机。采用合作模式导致的结果就是产品的质量没法把控,参差不齐,用户用脚投票,手机销量始终低迷,特供机的尝试也宣告失败。

“即使我有一个很看好的方向,有一个很好的注意,但是做了产品出来后,我都不是很满意。我写了本书,在外面给人讲怎么追求极致,怎么从用户出发。结果我们自己都违背了我说的原则。”周鸿祎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的采访时,曾透露过自己对产品的焦虑。同时他提及对乔布斯访谈的观点深感认同,“好想法想要变成好产品,需要做大量的工作。”

彼时的他,已然从特供机的失败案例中汲取经验,整装待发。

2014年的平安夜,360发布了一封内部公开信,不甘于做旁观者的周鸿祎再次入局手机,这次他花费4亿美元与酷派合资做手机,决定自己亲自带队全力以赴。他希望联合供应商共同打造一款操作系统层面都极致安全的手机。

然而,2015年6月,同样在做手机的乐视入股成为酷派第二大股东,扰乱了他的计划。360不得不分出精力来应对与酷派、乐视的纠纷。

时间一晃就到了2016年,在360宣布独立发展手机的时候,市场早已被瓜分殆尽,华为小米OV稳坐国内手机第一梯队,此时若想再分一杯羹,难上加难。

曾经放话“360要做一款秒杀雷军的手机”的红衣大炮也“哑火”了。

或许是看到了手机业务难以起来。在2016年,互联网直播兴起时,360又投资了花椒直播,那段时间,周鸿祎经常为其宣传。但是直播行业同质化严重,斗鱼、映客、虎牙等强敌明争暗斗,后期更是经历了千播大战。风口的滤镜渐退,泛娱乐直播热度下降,2018年与六间房合并的花椒直播没有什么新故事。

在短视频火热的时候,360还投资过短视频App奶糖,这是一款定位与功能与抖音都十分相似的软件。虽然周鸿祎有在给奶糖做宣发,但是身兼多项产品运营的360没法聚焦在这一个产品上。最终的结局就是抖音成为现象级的产品,而奶糖随之黯然退场。

在后续的回忆中,这成为周鸿祎最遗憾的一个产品,“很多机会你看到了,悟到了,不等于是你的机会。”

遗憾的是,过往的风口都失之交臂,欣慰的是,总会有新的风口接着兴起,元宇宙和新能源汽车就是当前周鸿祎手握唯二的牌。

2022年初,元宇宙被资本市场炒的火热,周鸿祎再次看中了这个新风口。360推出元宇宙社交软件“N世界”。360计划以网络安全作为差异化元素入局元宇宙,但是前有已经小有名声的原神社交软件Discord,同期还有腾讯推出的NokNok等对标产品。元宇宙社交平台的蛋糕将如何分配还尚未可知。

伴随着新能源汽车的风生水起,周鸿祎也将目光瞄准了汽车赛道。2021年10月19日,360公司发布公告,宣布将拟投资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29万元,以16.5940%股权成为其第二大股东。

2022年的5月11日,在360举办的六零集团智能汽车战略媒体沟通会上,周鸿祎正式以哪吒汽车的产品经理新身份亮相。

本次360的合作重点依然在网络安全,周鸿祎在微博上也曾说明。“我们希望将哪吒汽车作为智能网联汽车安全的试验田,未来把在哪吒汽车上研究成熟的安全技术输出给其他车企。”

那段时间,周鸿祎开始频繁为哪吒汽车站台,比如,2021年上海国际车展期间,他特地现身为哪吒汽车做宣传、携手哪吒新车共同参加2021世界互联网大会。与哪吒汽车处于“热恋期”时,周鸿祎说过与哪吒不只是谈恋爱,还要结婚、生孩子。

定位在下沉市场的哪吒汽车以价换量,效果显著。在最新的7月份新势力销量中,哪吒汽车交付了14037辆,反超了蔚小理。如果单从销量维度上看,这已经是周鸿祎现阶段比较成功的投资项目了,不过,亏损的战略打法并不长久。

短暂的蜜月期或许也已经过去,如今哪吒汽车与360的关系变得有些微妙。6月26日晚间,360集团公告宣布放弃10亿元增资哪吒汽车,哪吒汽车的部分股权将会0元转让。

在接受中国企业家杂志采访时,周鸿祎称股权转让的原因是,不想让哪吒汽车由资本来主导,360在造车中的定位只是配角和辅助,哪吒汽车创始人团队股份还太少,所以做出此次的股权变更是为了让创始人团队带领公司前行。

同时,哪吒汽车发布公告表示,“与管理团队形成一致行动人,有利于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提高经营团队的控制权,对哪吒汽车的各项业务的长期可持续经营更有利。”

与之相对应的,周鸿祎在哪吒汽车中的话语权也在降低。一个明显的例子是,与周鸿祎一直宣传哪吒坚持为人民造车,是平价智能汽车定位的说法不同。持续亏损的哪吒汽车开始进军高端市场,今年6月,哪吒汽车推出了预售价33.88万元的哪吒S耀世版。

真正让360放弃增资的,或许还是哪吒汽车持续扩大的亏损。

根据360两次公告中披露的哪吒汽车部分财务数据,2021年哪吒汽车的营业收入为57.3亿元,2020年度的营业收入12.9亿元。营收增长的同时,亏损也在加剧,2021年哪吒汽车亏损金额高达29亿元,是2020年13.2亿元的两倍还多。

哪吒汽车2020-2021年度财务指标,图/360公告

一面是360正在缩减的营业收入,一面是持续烧钱的汽车项目,周鸿祎不得不谨慎对待。

360曾在公告中憧憬过与哪吒汽车的未来,这背后或多或少有周鸿祎本人的想法。“三六零计划与其它哪吒汽车战略合作伙伴分别发挥各自在车联网安全、智能驾驶、智能座舱等方面的核心优势,共同协助哪吒汽车不断进行产品打磨升级,使网联汽车在智能化进程中兼顾OTA信息安全、数据安全、功能安全、运营安全,打造智能网联汽车全生命周期安全解决方案的行业标杆。”

一边是下定决心冲击高端的创业团队,一边是表态“甘当配角”的周鸿祎,哪吒汽车未来能否背负360的车联网安全生态发扬光大,还是个问题。

在极客公园举办的创新大会2021上,周鸿祎曾说,“我突然明白,真正的战斗精神,其实是跟自己作战。”在真正做出新的国民级产品之前,他的脚步不会停止。

“我的梦想不是成为巨头,而是做出用户认可的产品。”,在接受财经天下周刊采访时,周鸿祎曾如此说过。如今,周鸿祎还在追逐风口的路上,但他或许也想开了,不再强求回到舞台中央做主角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