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写】动力电池之都,这座城市吸引来了产业、生意和年轻人|新能源产业图志①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特写】动力电池之都,这座城市吸引来了产业、生意和年轻人|新能源产业图志①

动力电池产业的蓬勃发展正在为这座传统工业强市持续注入新鲜血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临近午夜,位于常州市区向西30公里外的金坛老城区开始逐渐归于宁静,商店饭馆纷纷打烊歇业,只有几家24小时营业的药房和银行ATM窗口还亮着灯牌,空旷的马路上几乎见不到行驶车辆,偶尔只有一两名送宵夜的外卖小哥经过。

然而,距离老城区仅有几公里的金坛华罗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则是一番截然不同的热闹景象。某个住宅区外的马路旁坐满了正在玩手机或是闲聊的年轻人,位于底层商铺的餐馆、网吧与奶茶店也都处于爆满状态。在这片住宅小区的正门,一座灯火通明的二层食堂正处于营业状态之中,透过落地玻璃可清晰的看见里面人头攒动的就餐景象。

这个在深夜依旧热闹非凡的小区叫做华科清香苑,是中创新航(原中航锂电)常州工厂配套的主要宿舍区之一。马路两旁密集的年轻人则几乎都是下工休息或是正在等待换班上工的技术人员与一线产业工人。

每到晚上,这样的场景在以动力电池为主要产业的金坛与溧阳比比皆是。在每个动力电池工厂外边,年轻人多,人气火爆,配套商铺扎堆是普遍现状。

表象之下暗藏的,是常州规模庞大的动力电池产业。近年来,常州的动力电池产业正在以金坛和溧阳为中心高速发展。

七月下旬,据常州官方公布的上半年动力电池产业产销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常州全市规模以上动力电池产业累计完成产值高达566.9亿元,同比增长91.8%,电池企业预计开票销售额约为600亿元,同比增长近120%,动力电池产业对全市规上工业产值增长贡献率更是达到了46.9%。仅在上半年,常州动力电池产能就占据了全国总产能的三分之一,高居全国首位。

名副其实的动力电池之都

“你要想看电池厂我就拉你到金坛或者是溧阳去。”一位居住在常州老城区的本地网约车司机向界面新闻表示,在常州生活的居民基本人人都知道,在城郊的几个开发区内遍布着大大小小无数家动力电池及其配套产业工厂。对于宁德时代、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这些落户常州的电池大厂,多数本地人也都表示耳熟能详,金坛与溧阳有着发达的动力电池产业在当地几乎人尽皆知。

随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爆发式增长,动力电池行业也迎来了一波高速增长期。江苏省常州市紧紧把握住了这一宝贵的发展窗口期,大力发展动力电池产业,逐步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座动力电池之都。

数据显示,目前常州共有动力电池企业超80家,产业规模高达700亿元。其中规模超200亿元企业就有1家,50至100亿元则有2家。截至2021年底,全常州动力电池已建、在建总产能超过260GWh,在全球范围处于领先地位。 

常州金坛区地处长三角腹地,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是常州最早引入动力电池产业的区县。

在金坛,仅在直线距离不超过12公里的范围内就聚集了两家动力电池领域企业,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的双驾马车构成了金坛动力电池产业的基石。

2015年12月,中航锂电的实控公司成飞集成与由常州市金坛区国资实控的金沙投资联手,共同成立了现如今中创新航的前身——中航锂电(江苏)公司。2021年11月,伴随着股份制改造的完成,中航锂电正式更名为中创新航。

界面新闻走访金坛当地了解到,中创新航在金坛规划建设厂区共计四期,其中一至三期都已建成投产,第四期仍在建设过程中。入夜后,厂房顶部亮的蓝色灯带与涌动的换班人流在当地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作为国内动力电池产业的龙头企业之一,中创新航拥有着目前国内最大的锂离子动力电池产业基地。今年上半年,中创新航装机量位列全球第七。

中创新航金坛生产基地厂房   摄影:张洺瑞

在不远处,另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蜂巢能源的厂房也在开足马力进行生产。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另一龙头企业蜂巢能源在近三年内年收入均保持了翻倍增长。

蜂巢能源同样在金坛规划建设了四期厂区,总产值超130亿元。2021年底,在完成了总额60亿元的B+轮股权融资后,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表明,将用此轮融资的部分资金投入到常州四期产业基地,常州研发中心与常州公司总部管理处的建设中去。

一二期厂区分别于2019年底与去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三期四期仍然处于建设当中。乘车路过蜂巢能源常州工厂不难发现,在已经完成建设的一二期厂房身后,大片空地已被划入园区,正在等待建设。

蜂巢能源金坛生产基地门前   摄影:张洺瑞

与金坛区两强并驾齐驱的格局不同,地处常州市区西南方向约90公里的溧阳则是宁德时代的天下。

2016年6月,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江苏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溧阳注册。同年9月,宁德时代规划的产能50GWh长三角动力电池基地项目在溧阳开工建设,这便是江苏时代溧阳生产基地。

在奠基仪式上,宁德时代曾毓群董事长曾提出,要把溧阳建设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制造基地。

在位于溧阳主城区西部的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江苏时代在园区内先后建设并投产了四期生产基地。

此外,宁德时代还携手上汽集团成立了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两家公司,进行动力电池与锂电池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就在江苏时代四期一街之隔的马路对面,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建立了规模庞大的生产基地。

近乎完整的产业链条

常州动力电池产业的另一大特点是产业链条完整。据悉,常州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完整程度高达94%,基本上可以做到整个产业链闭环。

动力电池生产的32个主要环节中,常州市集聚的动力电池企业就可以对其中的30个进行覆盖。从电池材料到电池单体,从电池系统到技术研发,常州几乎打通了动力电池生产的所有关键环节。

以溧阳为例,伴随着宁德时代的落户,2016年至2017年之间动力电池结构件龙头科达利,电池隔膜制造商紫宸负极,激光焊接与锂电自动化设备龙头联赢激光纷纷选择在溧阳建厂。

在江苏时代的带动下,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从材料到结构件再到设备都在溧阳完成了布局。

界面新闻从溧阳高新区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仅在高新区内,围绕着江苏时代、时代上汽、上汽时代这三家动力电池制造商的就有包括科达利、紫宸、卓高、范斯特在内的近60家相关配套企业,累计总投资超800亿元 涉及业务涵盖了包括正负极材料、电池隔膜、结构件、线束、电池芯、电池包、锂电设备等在内的产业链各个关键环节。2021年完成产值达430亿元,2022年1至6月份完成产值313亿元。

2017年,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与中关村科技产业园共同建立了天目湖先进储能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立泉出任名誉院长,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物理所研究员李泓任院长。此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有与溧阳再度联手,于2018年在溧阳合作建设中科院物理所长三角研究中心。

而在常州另一动力电池重镇金坛,动力电池链上企业也超过了100家,覆盖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芯、电池PACK箱体及配件以及电池管理系统等多个领域。

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产业的蓬勃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支持,常州动力电池产业的逐渐完善为两大动力电池产业中心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一位金坛当地居民向界面新闻表示,本地人口几乎很少选择从事动力电池行业,近些年来金坛涌入了不少外来人口。

深夜11点,中创新航金坛厂区外的马路上坐满了等待上工的一线工人,他们大部分人都紧握手机,抓紧享受工作开始前所剩不多的闲暇时光。

靠在电线杆下刷美妆视频的吴蕊便是茫茫众人中的一员,今年只有21岁的她在一个月前经由朋友介绍从河南老家来到了常州,通过面试后成为了中创新航化成环节的一名一线工人。对于一线岗位,中介和熟人介绍是最常见的入职方式。“朋友带朋友”“老乡带老乡”在金坛当地是再常见不过的进厂方式。

吴蕊的日常工作是负责向每个走下产线的半成品电池二次注入化学液体,在经历了几天的培训后,她便成功上岗。“我们的工作内容一天下来就能学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量时间都要跟同产线的老工人学习经验。”

面对每天近10个小时的重复工作吴蕊表现出了高度的不适应,“工作强度跟周期有关,有的时候会不那么累,但是忙的时候根本停不下手。很少有自己的时间,更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是我最受不了的地方。”

和吴蕊一样,多数年轻工人对于机械性的工作和较为严格的管理制度感到不适应,工作数月后就会选择离职,这使得一线岗位有着极强的流动性。一位动力电池产业的一线工人向界面新闻表示,“在我们这,一线干上超过三个月就能算得上是老员工了。”另一位一线工人则表示,在他所居住的宿舍楼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搬进搬出。

对于远道而来的一线工人来说,较高的薪资与福利待遇是吸引他们来到金坛的最主要原因。

界面新闻走访了解到,以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为例,绝大多数一线产线工作岗位的薪资在6000至7000元左右,如果算上加班,部分一线工人的月收入甚至可以超过8000元,技术岗位工资普遍都在1万元以上。

一位在江苏时代溧阳工厂工作的员工表示,在正式录用后一线工人也会根据其工作经验、学历水平与能力等要素参与级别划分,等级越高相应的薪资待遇也会越高。根据他的描述,一名拥有高中文化水平且有过流水线工作经验的适龄青年在录用后可以享受L3级待遇,算上加班费一个月的综合收入可以达到8000元左右。

他还表示,如果级别达到L5,每年的收入都可以稳定在十多万左右。“大多数刚刚进厂的技术人员和一年以上的老工人基本都在这个层级。”

据常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常州城镇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分别为120748元与73617元,月均收入分别在1万元与6000元出头。对比来看,动力电池从业人员尤其是一线工人的薪资水平在常州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多数动力电池制造厂商还为员工提供了免费的住宿。在中创新航常州生产基地旁边,闪烁着橘黄色灯带的就是刚刚落成并投入使用的员工宿舍,中创新航的员工将这座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新宿舍称作小塘头。就在厂房周边,还坐落着华科竹香苑与华科清香苑两座组专门建造的员工宿舍区。

刚刚投入使用的“小塘头“   摄影:张洺瑞

位于溧阳的宁德系工厂也在园区内外为员工建设了宿舍楼,根据不同的级别为员工配备了6人间,4人间,双人间与单人套房,员工经过刷卡识别后方可进出宿舍。

为了分担住宿压力,金坛政府也专门修建了青年公寓。位于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中间的社区建成后由当地多家动力电池企业承租用作员工宿舍使用,在其中居住的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创新航和蜂巢能源的一线工人,是当地有名的动力电池社区。

不错的薪资待遇与较高的薪资水平使得金坛与溧阳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的中转站。

23岁的蒋岩向界面新闻表示,“来金坛打工唯一吸引我的就是能赚更多钱。”今年,学习英语专业的他刚从河北一所高校毕业,在考研失败和就业压力激增的双重打击下,他选择进场打工,希望攒下一笔资金为考研二战做准备,常州动力电池工厂普遍较高的工资成为了吸引他前来的唯一动力。

同样被较高薪资吸引过来的还有来自宁夏的一对夫妇,此前他们曾在浙江一家LED灯厂的产线工作。受疫情影响,原先的工厂订单遭到了大幅削减,收入也随之大打折扣,宁夏老家的新房也面临着断供风险。在网络平台看到蜂巢的招工信息后,二人义无反顾地就奔赴了常州,较高的薪资水平很快就缓解了他们房贷到期的燃眉之急。

动力电池产业的发达也为常州吸引了一批高学历高技术人才。

据金坛政府发布的相关信息显示,仅在金坛,超100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与60家各类创新平台吸引了硕士以上专业人才近850人、各类专业工人近1.7万人。

其中,大部分人才都流向了动力电池材料和电池装备制造头部企业,还处于试用期的王涛便是其中一员。

今年6月,王涛刚从安徽某所高校取得了硕士学位,学习机械与自动化出身的他通过学校与中创新航的合作项目来到了金坛,从事设备检修运维工作。

不错的薪资待遇和与其专业高度匹配的工作让他十分满意现在的从业状态。王涛表示,他希望在中航稳定工作几年,“我现在就想在一线多学多干,在大平台多呆几年,给未来的职业道路增加一些经验和筹码。”

从在外跑到回到家乡

在被问及动力电池产业带给当地百姓最大的生活改观是什么的时候,一位居民表示:“电池厂能进来,对金坛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情”。

在动力电池进驻之前,金坛的工业产业支柱是低端制造业。此前,金坛当地分布有近500多家服装代工厂。由于不重视环保,这些代工厂给当地带来了较大的污染。服装厂喜欢吸纳当地女性进厂打工,但开出的薪资却普遍较低,对身体的损害也比较大。

一名当地居民向界面新闻表示,“之前在金坛这个地方,女人进厂干服装,男人外地打工,老人在家看孩子是是我们这里最普遍的家庭状况。”

服装产业衰败后,紧随而来的动力电池产业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金坛当地的餐饮、住宿以及配套服务需求明显增多。在厂区配套的宿舍附近,一家家餐厅、网吧和理发店如雨后春笋般开遍了街头。

中航与蜂巢进驻常州后,金坛人有了更多选择,为外来人口提供配套服务成为了金坛本地人谋生的新手段。大多数因服装厂倒闭而失业的女性进入了当地新开的超市,酒店工作,男性也从外地返回,干起了网约车或出租车。

一位金坛本地居民表示,动力电池企业的蓬勃发展让更多在外漂泊谋生的金坛人回到了故乡。

当地一位网约车司机表示,此前自己在奔波在外从事建筑行业,常年往返于北京、苏州与南京之间。“前年听说回家开车有赚头就回来干了网约车,现在一个月跑的勤了能有8000的净收入,离家也更近了。”

他还表示,每个月的收入基本都是由外来务工人员贡献的,“平时拉的本地人很少的,大部分单子都是工人拼车往返于工厂或者宿舍,或者是接送出差的人在酒店与厂区之间往返。”在几个大工厂之间转悠拉活已经成为当地网约车和出租车司机的共识。

半年前,在外漂泊了近10年的徐斌决定从北京返回家乡溧阳。靠着多年从事美容美发的经验,徐斌在江苏时代的宿舍楼旁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相较于大城市,这里的消费者群体构成更为简单,前来剪发的顾客几乎全都是住在宿舍楼里的江苏时代员工。

徐斌表示,顾客较为固定的工作时间与生活节奏使得自己的门店也拥有了独特的营业节奏。客流高峰时段一般都集中在工人换班期间,而在厂里发工资的日子前后则会有大量顾客前来选择单价较贵的烫发与染发项目。

便于预测和掌握的客流信息大大降低了经营难度,徐斌坦言,“在这里管理一家理发店的难度甚至要比在北京理发店打工的难度都要小很多。”

依托年轻人强悍的消费能力,徐斌的理发店很快就收回了成本。今年下半年,他还计划前往金坛,用理发店挣来的资金绕着中创新航宿舍再开几家理发店。

随着太阳升起,前来换班的工人纷纷涌入厂房,常州动力电池产业又将开启它的新一轮脉动。

从萌芽到发展再到井喷,动力电池这一新兴产业从多个维度上赋予了常州这座传统工业重镇全新的活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中创新航

2k
  • 泰国预计两家中国电池制造商年内将宣布在泰投资超过300亿泰铢
  • 零跑C16将搭载中创新航磷酸铁锂电池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特写】动力电池之都,这座城市吸引来了产业、生意和年轻人|新能源产业图志①

动力电池产业的蓬勃发展正在为这座传统工业强市持续注入新鲜血液。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临近午夜,位于常州市区向西30公里外的金坛老城区开始逐渐归于宁静,商店饭馆纷纷打烊歇业,只有几家24小时营业的药房和银行ATM窗口还亮着灯牌,空旷的马路上几乎见不到行驶车辆,偶尔只有一两名送宵夜的外卖小哥经过。

然而,距离老城区仅有几公里的金坛华罗庚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则是一番截然不同的热闹景象。某个住宅区外的马路旁坐满了正在玩手机或是闲聊的年轻人,位于底层商铺的餐馆、网吧与奶茶店也都处于爆满状态。在这片住宅小区的正门,一座灯火通明的二层食堂正处于营业状态之中,透过落地玻璃可清晰的看见里面人头攒动的就餐景象。

这个在深夜依旧热闹非凡的小区叫做华科清香苑,是中创新航(原中航锂电)常州工厂配套的主要宿舍区之一。马路两旁密集的年轻人则几乎都是下工休息或是正在等待换班上工的技术人员与一线产业工人。

每到晚上,这样的场景在以动力电池为主要产业的金坛与溧阳比比皆是。在每个动力电池工厂外边,年轻人多,人气火爆,配套商铺扎堆是普遍现状。

表象之下暗藏的,是常州规模庞大的动力电池产业。近年来,常州的动力电池产业正在以金坛和溧阳为中心高速发展。

七月下旬,据常州官方公布的上半年动力电池产业产销数据显示,今年1至6月,常州全市规模以上动力电池产业累计完成产值高达566.9亿元,同比增长91.8%,电池企业预计开票销售额约为600亿元,同比增长近120%,动力电池产业对全市规上工业产值增长贡献率更是达到了46.9%。仅在上半年,常州动力电池产能就占据了全国总产能的三分之一,高居全国首位。

名副其实的动力电池之都

“你要想看电池厂我就拉你到金坛或者是溧阳去。”一位居住在常州老城区的本地网约车司机向界面新闻表示,在常州生活的居民基本人人都知道,在城郊的几个开发区内遍布着大大小小无数家动力电池及其配套产业工厂。对于宁德时代、中创新航与宁德时代这些落户常州的电池大厂,多数本地人也都表示耳熟能详,金坛与溧阳有着发达的动力电池产业在当地几乎人尽皆知。

随着新能源汽车领域的爆发式增长,动力电池行业也迎来了一波高速增长期。江苏省常州市紧紧把握住了这一宝贵的发展窗口期,大力发展动力电池产业,逐步将自己打造成了一座动力电池之都。

数据显示,目前常州共有动力电池企业超80家,产业规模高达700亿元。其中规模超200亿元企业就有1家,50至100亿元则有2家。截至2021年底,全常州动力电池已建、在建总产能超过260GWh,在全球范围处于领先地位。 

常州金坛区地处长三角腹地,拥有得天独厚的地理区位优势,是常州最早引入动力电池产业的区县。

在金坛,仅在直线距离不超过12公里的范围内就聚集了两家动力电池领域企业,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的双驾马车构成了金坛动力电池产业的基石。

2015年12月,中航锂电的实控公司成飞集成与由常州市金坛区国资实控的金沙投资联手,共同成立了现如今中创新航的前身——中航锂电(江苏)公司。2021年11月,伴随着股份制改造的完成,中航锂电正式更名为中创新航。

界面新闻走访金坛当地了解到,中创新航在金坛规划建设厂区共计四期,其中一至三期都已建成投产,第四期仍在建设过程中。入夜后,厂房顶部亮的蓝色灯带与涌动的换班人流在当地构成了一道独特的风景线。

作为国内动力电池产业的龙头企业之一,中创新航拥有着目前国内最大的锂离子动力电池产业基地。今年上半年,中创新航装机量位列全球第七。

中创新航金坛生产基地厂房   摄影:张洺瑞

在不远处,另一家动力电池生产商蜂巢能源的厂房也在开足马力进行生产。国内动力电池领域的另一龙头企业蜂巢能源在近三年内年收入均保持了翻倍增长。

蜂巢能源同样在金坛规划建设了四期厂区,总产值超130亿元。2021年底,在完成了总额60亿元的B+轮股权融资后,蜂巢能源董事长兼CEO杨红新表明,将用此轮融资的部分资金投入到常州四期产业基地,常州研发中心与常州公司总部管理处的建设中去。

一二期厂区分别于2019年底与去年第三季度正式投产,三期四期仍然处于建设当中。乘车路过蜂巢能源常州工厂不难发现,在已经完成建设的一二期厂房身后,大片空地已被划入园区,正在等待建设。

蜂巢能源金坛生产基地门前   摄影:张洺瑞

与金坛区两强并驾齐驱的格局不同,地处常州市区西南方向约90公里的溧阳则是宁德时代的天下。

2016年6月,宁德时代的全资子公司江苏时代新能源科技有限公司在溧阳注册。同年9月,宁德时代规划的产能50GWh长三角动力电池基地项目在溧阳开工建设,这便是江苏时代溧阳生产基地。

在奠基仪式上,宁德时代曾毓群董事长曾提出,要把溧阳建设成为全国乃至全球最大的锂离子电池制造基地。

在位于溧阳主城区西部的中关村高新技术产业开发区内,江苏时代在园区内先后建设并投产了四期生产基地。

此外,宁德时代还携手上汽集团成立了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两家公司,进行动力电池与锂电池的研发、生产与销售。就在江苏时代四期一街之隔的马路对面,时代上汽与上汽时代建立了规模庞大的生产基地。

近乎完整的产业链条

常州动力电池产业的另一大特点是产业链条完整。据悉,常州动力电池产业链的完整程度高达94%,基本上可以做到整个产业链闭环。

动力电池生产的32个主要环节中,常州市集聚的动力电池企业就可以对其中的30个进行覆盖。从电池材料到电池单体,从电池系统到技术研发,常州几乎打通了动力电池生产的所有关键环节。

以溧阳为例,伴随着宁德时代的落户,2016年至2017年之间动力电池结构件龙头科达利,电池隔膜制造商紫宸负极,激光焊接与锂电自动化设备龙头联赢激光纷纷选择在溧阳建厂。

在江苏时代的带动下,动力电池产业生态圈从材料到结构件再到设备都在溧阳完成了布局。

界面新闻从溧阳高新区工作人员处了解到,目前仅在高新区内,围绕着江苏时代、时代上汽、上汽时代这三家动力电池制造商的就有包括科达利、紫宸、卓高、范斯特在内的近60家相关配套企业,累计总投资超800亿元 涉及业务涵盖了包括正负极材料、电池隔膜、结构件、线束、电池芯、电池包、锂电设备等在内的产业链各个关键环节。2021年完成产值达430亿元,2022年1至6月份完成产值313亿元。

2017年,中国科学院物理研究所与中关村科技产业园共同建立了天目湖先进储能技术研究院有限公司。由中国工程院院士陈立泉出任名誉院长,国家杰出青年基金获得者、物理所研究员李泓任院长。此后,中科院物理研究所有与溧阳再度联手,于2018年在溧阳合作建设中科院物理所长三角研究中心。

而在常州另一动力电池重镇金坛,动力电池链上企业也超过了100家,覆盖正负极材料、隔膜、电芯、电池PACK箱体及配件以及电池管理系统等多个领域。

源源不断的新鲜血液

产业的蓬勃发展需要大量的劳动力支持,常州动力电池产业的逐渐完善为两大动力电池产业中心创造了大量就业岗位。一位金坛当地居民向界面新闻表示,本地人口几乎很少选择从事动力电池行业,近些年来金坛涌入了不少外来人口。

深夜11点,中创新航金坛厂区外的马路上坐满了等待上工的一线工人,他们大部分人都紧握手机,抓紧享受工作开始前所剩不多的闲暇时光。

靠在电线杆下刷美妆视频的吴蕊便是茫茫众人中的一员,今年只有21岁的她在一个月前经由朋友介绍从河南老家来到了常州,通过面试后成为了中创新航化成环节的一名一线工人。对于一线岗位,中介和熟人介绍是最常见的入职方式。“朋友带朋友”“老乡带老乡”在金坛当地是再常见不过的进厂方式。

吴蕊的日常工作是负责向每个走下产线的半成品电池二次注入化学液体,在经历了几天的培训后,她便成功上岗。“我们的工作内容一天下来就能学得差不多了,剩下的大量时间都要跟同产线的老工人学习经验。”

面对每天近10个小时的重复工作吴蕊表现出了高度的不适应,“工作强度跟周期有关,有的时候会不那么累,但是忙的时候根本停不下手。很少有自己的时间,更没有时间去思考,这是我最受不了的地方。”

和吴蕊一样,多数年轻工人对于机械性的工作和较为严格的管理制度感到不适应,工作数月后就会选择离职,这使得一线岗位有着极强的流动性。一位动力电池产业的一线工人向界面新闻表示,“在我们这,一线干上超过三个月就能算得上是老员工了。”另一位一线工人则表示,在他所居住的宿舍楼中,几乎每天都有人搬进搬出。

对于远道而来的一线工人来说,较高的薪资与福利待遇是吸引他们来到金坛的最主要原因。

界面新闻走访了解到,以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为例,绝大多数一线产线工作岗位的薪资在6000至7000元左右,如果算上加班,部分一线工人的月收入甚至可以超过8000元,技术岗位工资普遍都在1万元以上。

一位在江苏时代溧阳工厂工作的员工表示,在正式录用后一线工人也会根据其工作经验、学历水平与能力等要素参与级别划分,等级越高相应的薪资待遇也会越高。根据他的描述,一名拥有高中文化水平且有过流水线工作经验的适龄青年在录用后可以享受L3级待遇,算上加班费一个月的综合收入可以达到8000元左右。

他还表示,如果级别达到L5,每年的收入都可以稳定在十多万左右。“大多数刚刚进厂的技术人员和一年以上的老工人基本都在这个层级。”

据常州市统计局数据显示,2021年常州城镇非私营单位与私营单位就业人员年平均工资分别为120748元与73617元,月均收入分别在1万元与6000元出头。对比来看,动力电池从业人员尤其是一线工人的薪资水平在常州处于中等偏上水平。

多数动力电池制造厂商还为员工提供了免费的住宿。在中创新航常州生产基地旁边,闪烁着橘黄色灯带的就是刚刚落成并投入使用的员工宿舍,中创新航的员工将这座还没来得及起名字的新宿舍称作小塘头。就在厂房周边,还坐落着华科竹香苑与华科清香苑两座组专门建造的员工宿舍区。

刚刚投入使用的“小塘头“   摄影:张洺瑞

位于溧阳的宁德系工厂也在园区内外为员工建设了宿舍楼,根据不同的级别为员工配备了6人间,4人间,双人间与单人套房,员工经过刷卡识别后方可进出宿舍。

为了分担住宿压力,金坛政府也专门修建了青年公寓。位于中创新航与蜂巢能源中间的社区建成后由当地多家动力电池企业承租用作员工宿舍使用,在其中居住的大部分都是来自中创新航和蜂巢能源的一线工人,是当地有名的动力电池社区。

不错的薪资待遇与较高的薪资水平使得金坛与溧阳成为了许多年轻人的中转站。

23岁的蒋岩向界面新闻表示,“来金坛打工唯一吸引我的就是能赚更多钱。”今年,学习英语专业的他刚从河北一所高校毕业,在考研失败和就业压力激增的双重打击下,他选择进场打工,希望攒下一笔资金为考研二战做准备,常州动力电池工厂普遍较高的工资成为了吸引他前来的唯一动力。

同样被较高薪资吸引过来的还有来自宁夏的一对夫妇,此前他们曾在浙江一家LED灯厂的产线工作。受疫情影响,原先的工厂订单遭到了大幅削减,收入也随之大打折扣,宁夏老家的新房也面临着断供风险。在网络平台看到蜂巢的招工信息后,二人义无反顾地就奔赴了常州,较高的薪资水平很快就缓解了他们房贷到期的燃眉之急。

动力电池产业的发达也为常州吸引了一批高学历高技术人才。

据金坛政府发布的相关信息显示,仅在金坛,超100家新能源汽车产业链企业与60家各类创新平台吸引了硕士以上专业人才近850人、各类专业工人近1.7万人。

其中,大部分人才都流向了动力电池材料和电池装备制造头部企业,还处于试用期的王涛便是其中一员。

今年6月,王涛刚从安徽某所高校取得了硕士学位,学习机械与自动化出身的他通过学校与中创新航的合作项目来到了金坛,从事设备检修运维工作。

不错的薪资待遇和与其专业高度匹配的工作让他十分满意现在的从业状态。王涛表示,他希望在中航稳定工作几年,“我现在就想在一线多学多干,在大平台多呆几年,给未来的职业道路增加一些经验和筹码。”

从在外跑到回到家乡

在被问及动力电池产业带给当地百姓最大的生活改观是什么的时候,一位居民表示:“电池厂能进来,对金坛人来说简直是天大的好事情”。

在动力电池进驻之前,金坛的工业产业支柱是低端制造业。此前,金坛当地分布有近500多家服装代工厂。由于不重视环保,这些代工厂给当地带来了较大的污染。服装厂喜欢吸纳当地女性进厂打工,但开出的薪资却普遍较低,对身体的损害也比较大。

一名当地居民向界面新闻表示,“之前在金坛这个地方,女人进厂干服装,男人外地打工,老人在家看孩子是是我们这里最普遍的家庭状况。”

服装产业衰败后,紧随而来的动力电池产业吸引了大量外来人口,金坛当地的餐饮、住宿以及配套服务需求明显增多。在厂区配套的宿舍附近,一家家餐厅、网吧和理发店如雨后春笋般开遍了街头。

中航与蜂巢进驻常州后,金坛人有了更多选择,为外来人口提供配套服务成为了金坛本地人谋生的新手段。大多数因服装厂倒闭而失业的女性进入了当地新开的超市,酒店工作,男性也从外地返回,干起了网约车或出租车。

一位金坛本地居民表示,动力电池企业的蓬勃发展让更多在外漂泊谋生的金坛人回到了故乡。

当地一位网约车司机表示,此前自己在奔波在外从事建筑行业,常年往返于北京、苏州与南京之间。“前年听说回家开车有赚头就回来干了网约车,现在一个月跑的勤了能有8000的净收入,离家也更近了。”

他还表示,每个月的收入基本都是由外来务工人员贡献的,“平时拉的本地人很少的,大部分单子都是工人拼车往返于工厂或者宿舍,或者是接送出差的人在酒店与厂区之间往返。”在几个大工厂之间转悠拉活已经成为当地网约车和出租车司机的共识。

半年前,在外漂泊了近10年的徐斌决定从北京返回家乡溧阳。靠着多年从事美容美发的经验,徐斌在江苏时代的宿舍楼旁开了一家属于自己的理发店。相较于大城市,这里的消费者群体构成更为简单,前来剪发的顾客几乎全都是住在宿舍楼里的江苏时代员工。

徐斌表示,顾客较为固定的工作时间与生活节奏使得自己的门店也拥有了独特的营业节奏。客流高峰时段一般都集中在工人换班期间,而在厂里发工资的日子前后则会有大量顾客前来选择单价较贵的烫发与染发项目。

便于预测和掌握的客流信息大大降低了经营难度,徐斌坦言,“在这里管理一家理发店的难度甚至要比在北京理发店打工的难度都要小很多。”

依托年轻人强悍的消费能力,徐斌的理发店很快就收回了成本。今年下半年,他还计划前往金坛,用理发店挣来的资金绕着中创新航宿舍再开几家理发店。

随着太阳升起,前来换班的工人纷纷涌入厂房,常州动力电池产业又将开启它的新一轮脉动。

从萌芽到发展再到井喷,动力电池这一新兴产业从多个维度上赋予了常州这座传统工业重镇全新的活力。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