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达达生变,京东“上位”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达达生变,京东“上位”

有行业人士认为,达达离不开京东的流量,京东则需要达达来赢得同城业务。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一直被诟病患有“京东依赖症”的达达,与京东关系更紧密了。

8月23日,达达集团宣布,董事会已确认蒯佳祺荣休并辞任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会主席。蒯佳祺离开后,原达达集团副总裁何辉剑升任达达集团总裁,董事会主席一职将由京东零售CEO辛利军担任。

资料显示,蒯佳祺于2014年创立了达达,此后一直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有消息称,本次卸任是蒯佳祺主动提出,未来他会考虑转型投资,同时可能担任创业导师。

同一日,达达集团发布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22财年第二季度业绩。第二季度中,达达集团总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55%;净亏损为5.79亿元,而2021年同期为6.4亿元,同比收窄9.6%。

早在今年一季度已并表达达的京东,在二季度营收却放缓了。和达达同期披露的财报显示,京东二季度净收入为2676亿元,同比增长5.4%。尽管营收规模略超市场预期,但增速相较今年一季度的18%明显放缓。

在财报后业绩交流会上,京东CEO徐雷表示,今年第二季度是上市以来挑战最大的一个季度。但是京东也有收获,在“营销开支”及“一般和行政开支”缩减之下,其非美国通用会记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去年同期为46亿元。

关于与达达的合作深化,徐雷表示用户在同城零售中的消费需求出现快速增长,整个行业都在杀入这个赛道。京东集团CFO许冉则直言,达达在京东执行全渠道或同城零售计划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行业人士认为,达达离不开京东的流量,京东则需要达达来赢得同城业务。

达达创始人卸任,京东系“上位”

根据达达集团公告,董事会已确认达达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蒯佳祺离职,自2022年8月31日起生效。京东零售CEO辛利军将担任达达集团董事会主席,原达达集团副总裁何辉剑升任达达集团总裁并获任董事,全面主持公司日常工作,向董事会汇报。

履历显示,何辉剑从2014年3月起,曾在京东到家担任多个领导职务,包括研发和产品开发主管、平台运营主管和总经理,自2018年4月起担任达达副总裁。更早之前,何辉剑于2006年至2014年在IBM担任高级研发经理。

据悉,本次卸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是蒯佳祺主动提出。未来他或将转向投资领域,同时可能担任创业导师,为创业者提供指导服务。

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蒯佳祺直接持有达达集团7%的股份,以最新市值16.3亿美元计算,蒯佳祺的身家约为1.14亿美元,约合7.83亿人民币。

达达集团在更换高层之后,仍为独立上市企业,CTO杨骏和CFO陈兆明等核心管理团队保持稳定,中层管理者、基层团队的梯队搭建完整,业务均正常推进中。

不过,本次调整后达达组建了新的董事会,董事数量由原来的7个调整为6个。除辛利军出任董事会主席,还新增何辉剑、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为董事,长江商学院教授孙宝红、Laura Marie Butler和韩践为独董。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接过达达“一把手”之位前,京东数次增持达达,目前已将达达业绩并表。

资料显示,蒯佳祺于2014年创立了达达,主要做物流众包生意,提供同城即时配送服务。最开始,达达的服务对象为外卖平台,在外卖行业的野蛮生长期靠承接这些外卖订单迅速建立了规模。

但随着美团、饿了么获得数亿美元融资,外卖平台开始自建物流。2015年中,美团、饿了么分别上线了美团专送、蜂鸟配送。

2016年,达达旗下管理的配送员已达130多万名,日均配送量超百万单,但此时外卖配送市场留给达达这类配送平台的空间已经急剧收窄。

好在京东伸来了橄榄枝。2016年4月,京东集团以京东到家的资产、京东集团的业务资源以及2亿美元现金换取新达达,即达达-京东到家约47.4%的股份,成为单一最大股东。

在谈到选择京东的原因,蒯佳祺曾表示是希望达达能独立发展。在他看来,美团太强势,阿里则太庞大。

2020年6月,达达更名“达达集团”,并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去年3月,京东宣布将斥资8亿美元增持达达,增持后持股比例达51%。今年2月,京东又以5.46亿美元现金及若干战略资源作为对价增持达达,持股比例上升至约52%,成为达达集团最大股东。

据36氪,今年3月1日,京东正式并表达达集团,但由此给京东一季度带来2亿元亏损。

京东增长放缓,达达依旧亏损

在达达宣布管理层调整的同时,两家公司分别公布了二季报业绩。

财报显示,京东第二季度营收2676亿元,同比增长5.4%;经营利润38亿,同比大涨45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8亿元,增加约450%。

个位数营收增速相较前今年一季度的18%、去年二季度的26.23%有明显回落。

在财报后业绩交流会上,徐雷直言今年第二季度是上市以来挑战最大的一个季度。他表示,酒类销售、手机行业、服装销售受到很大的挑战,增速较好的是民生类的用品。而京东凭借着供应链能力和较好的用户质量,跟行业公司相比受到的影响更小。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月、5月的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为同比下滑状态,电商行业因此承压,阿里二季度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唯品会二季度营收则同比下滑17%。

另外京东的用户增长也放缓了。根据财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为5.808亿,这个数据相较去年同期的12个月年度活跃用户数5.319亿,约增加4900万。

但是,如果和Q1披露的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12个月度活跃用户数5.805亿比较,2022年Q2期间京东仅增加了30万个年活跃用户数。

业内分析,用户增长糟糕或与京东在下沉市场的战略收缩有关。今年6月8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京东旗下社区团购平台京喜拼拼进一步收缩业务线,可能仅保留北京、郑州两地业务。

一方面这一举措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京东的用户增长停止。徐雷指出,京喜业务的调整会带来短期的用户流失,未来会通过同城零售业务,把这部分流失的用户再重新抓回来。

另一方面,正是放弃下沉市场和推进控费措施,让京东二季度实现经营利润38亿元,超过市场预期。

其中在费用端,2022年Q2京东营销开支为94.77亿元,同比下滑10.4%;一般及行政开支也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1.5%,为23亿元;而研发开支增加9.0%至40亿元。

除此之外,2022年Q2京东物流经调整后的Non-IFRS实现盈利2.13亿元,去年同期则为亏损3.6亿,同比实现扭亏为盈。

相比京东的减亏策略见效,达达还处在亏损的泥潭。

根据达达二季报,公司2022年Q2总营收达22.81亿元,同比增长55%;净亏损5.79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40亿元,同比收窄。

分业务板块来看,第二季度达达快送的净营收为8.1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94亿元同比增长 37.4%;京东到家的净营收为14.66亿元,较上年同期为8.81亿元同比增长 66.3%,已成为达达集团的支柱性业务。

达达集团自成立及上市以来一直没有盈利,2022年Q2的净利润依旧处在亏损状态,但亏损额有所收窄。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达达非公认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利润率同比优化20个百分点;其中,京东到家业务的利润率转正。

究其原因,成本与费用太高是导致亏损的主因。例如,由于订单量的增加导致骑手成本上升,达达集团第二季度运营和支持成本为14.31亿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1.37亿元。

另外,本季度达达的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1.9亿元,同比增长44.4%,主要是由于京东到家的消费者激励费用上升及其广告和营销费用增加。

截至期末,达达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等总额为43.50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底这一数据为17.65亿元。

深化合作,意在抢滩即时零售?

除了眼下聚焦主业、优化运营效率这些行业共识外,面对零售低谷期,京东如何寻求新的增长?

分析师抛出类似问题后,徐雷回应称,京东在战术层面将布局下沉市场、同城零售和打造供应链能力。

尤其在同城零售方面,他表示,京东以前在线上只是提供商品的供给,而缺乏服务的供给,比如像宠物、汽车后市场,线上只能完成商品的供给,同城零售可以更全面地服务消费者。

“整个行业都在杀入这个赛道,但京东仍然要做出理性判断,设计出平台与品牌商、线下企业三方都受益的模式是前提。”徐雷强调,京东会把同城零售作为重要业务,包含很多产品和系统,目前仍在整合的过程中。

随着将拥有即时配送能力的达达揽入怀中,同城零售这方面京东已有动作。

去年9月份,京东发布了同城零售品牌“小时购”,整合了京东到家的商家资源,并在主站APP首页开辟出专属的“附近”入口,所产生的订单则由达达快送完成履约配送。

当前,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已接入全国超15万家线下实体门店,覆盖1700多个县区市。

事实上,放眼这个行业,同城零售、即时零售已成为巨头们继社区团购之后的另一场战争。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CCFA)发布的《即时零售开放平台模式研究白皮书》,即时零售的定义是:消费者通过线上交易平台下单,线下实体零售商通过第三方(或零售商自有)物流执行配送上门的服务,提供的商品包括食品饮料、蔬果生鲜、医药健康、数码3C等商品,配送时效通常在30-60分钟。

白皮书指出,即时零售进入高速发展期,成为推动零售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而除了京东,美团、阿里也在布局即时零售。

同城零售业务在美团的名称是“闪购”。去年9月份的“2021美团闪购数字零售大会”上,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互联网零售市场将从“Everything Store(万货商店)”变迁至“Everything Now(万物到家)。

业内推测,达达旗下的京东到家上半年完成300亿左右的GMV,对比之下美团闪购的GMV则在500亿上下。

近期饿了么与抖音联手,被认为重心就放在了即时零售,而不是外卖。再加上阿里旗下淘鲜达、盒马、天猫超市等即时零售力量,赛道已略显拥挤。

反观京东,原本与本地生活业务关系不大,现在能通过京东到家、京东小时购切入到即时零售领域,达达的作用至关重要。而达达的末端配送能力,不仅是巨头关注的焦点,更是京东所需要的。

对达达而言,随着与京东在各个层面上融合渐深,全方位打上了京东的烙印。

不过,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根基深厚,从升级后的“零售+科技”战略,可见其对零售的野心。如今京东抱团达达在同城零售领域与美团对抗,胜算如何仍需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京东

5.6k
  • 德邦股份:将向京东提供综合物流服务及咨询服务,京东物流向公司提供一体化供应链解决方案及其他物流服务
  • 恒生科技指数跌超1%,科技股普跌,京东集团跌超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达达生变,京东“上位”

有行业人士认为,达达离不开京东的流量,京东则需要达达来赢得同城业务。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一直被诟病患有“京东依赖症”的达达,与京东关系更紧密了。

8月23日,达达集团宣布,董事会已确认蒯佳祺荣休并辞任首席执行官和公司董事会主席。蒯佳祺离开后,原达达集团副总裁何辉剑升任达达集团总裁,董事会主席一职将由京东零售CEO辛利军担任。

资料显示,蒯佳祺于2014年创立了达达,此后一直担任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有消息称,本次卸任是蒯佳祺主动提出,未来他会考虑转型投资,同时可能担任创业导师。

同一日,达达集团发布了截至2022年6月30日未经审计的2022财年第二季度业绩。第二季度中,达达集团总营收22.81亿元,同比增长55%;净亏损为5.79亿元,而2021年同期为6.4亿元,同比收窄9.6%。

早在今年一季度已并表达达的京东,在二季度营收却放缓了。和达达同期披露的财报显示,京东二季度净收入为2676亿元,同比增长5.4%。尽管营收规模略超市场预期,但增速相较今年一季度的18%明显放缓。

在财报后业绩交流会上,京东CEO徐雷表示,今年第二季度是上市以来挑战最大的一个季度。但是京东也有收获,在“营销开支”及“一般和行政开支”缩减之下,其非美国通用会记准则下(Non-GAAP)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65亿元,去年同期为46亿元。

关于与达达的合作深化,徐雷表示用户在同城零售中的消费需求出现快速增长,整个行业都在杀入这个赛道。京东集团CFO许冉则直言,达达在京东执行全渠道或同城零售计划方面发挥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有行业人士认为,达达离不开京东的流量,京东则需要达达来赢得同城业务。

达达创始人卸任,京东系“上位”

根据达达集团公告,董事会已确认达达创始人、董事会主席兼CEO蒯佳祺离职,自2022年8月31日起生效。京东零售CEO辛利军将担任达达集团董事会主席,原达达集团副总裁何辉剑升任达达集团总裁并获任董事,全面主持公司日常工作,向董事会汇报。

履历显示,何辉剑从2014年3月起,曾在京东到家担任多个领导职务,包括研发和产品开发主管、平台运营主管和总经理,自2018年4月起担任达达副总裁。更早之前,何辉剑于2006年至2014年在IBM担任高级研发经理。

据悉,本次卸任公司董事会主席和首席执行官是蒯佳祺主动提出。未来他或将转向投资领域,同时可能担任创业导师,为创业者提供指导服务。

同花顺iFinD显示,截至2022年3月31日,蒯佳祺直接持有达达集团7%的股份,以最新市值16.3亿美元计算,蒯佳祺的身家约为1.14亿美元,约合7.83亿人民币。

达达集团在更换高层之后,仍为独立上市企业,CTO杨骏和CFO陈兆明等核心管理团队保持稳定,中层管理者、基层团队的梯队搭建完整,业务均正常推进中。

不过,本次调整后达达组建了新的董事会,董事数量由原来的7个调整为6个。除辛利军出任董事会主席,还新增何辉剑、沃尔玛中国总裁及首席执行官朱晓静为董事,长江商学院教授孙宝红、Laura Marie Butler和韩践为独董。

雷达财经注意到,在接过达达“一把手”之位前,京东数次增持达达,目前已将达达业绩并表。

资料显示,蒯佳祺于2014年创立了达达,主要做物流众包生意,提供同城即时配送服务。最开始,达达的服务对象为外卖平台,在外卖行业的野蛮生长期靠承接这些外卖订单迅速建立了规模。

但随着美团、饿了么获得数亿美元融资,外卖平台开始自建物流。2015年中,美团、饿了么分别上线了美团专送、蜂鸟配送。

2016年,达达旗下管理的配送员已达130多万名,日均配送量超百万单,但此时外卖配送市场留给达达这类配送平台的空间已经急剧收窄。

好在京东伸来了橄榄枝。2016年4月,京东集团以京东到家的资产、京东集团的业务资源以及2亿美元现金换取新达达,即达达-京东到家约47.4%的股份,成为单一最大股东。

在谈到选择京东的原因,蒯佳祺曾表示是希望达达能独立发展。在他看来,美团太强势,阿里则太庞大。

2020年6月,达达更名“达达集团”,并在纳斯达克挂牌上市。去年3月,京东宣布将斥资8亿美元增持达达,增持后持股比例达51%。今年2月,京东又以5.46亿美元现金及若干战略资源作为对价增持达达,持股比例上升至约52%,成为达达集团最大股东。

据36氪,今年3月1日,京东正式并表达达集团,但由此给京东一季度带来2亿元亏损。

京东增长放缓,达达依旧亏损

在达达宣布管理层调整的同时,两家公司分别公布了二季报业绩。

财报显示,京东第二季度营收2676亿元,同比增长5.4%;经营利润38亿,同比大涨450%;归属于普通股股东的净利润为44亿元,而去年同期为8亿元,增加约450%。

个位数营收增速相较前今年一季度的18%、去年二季度的26.23%有明显回落。

在财报后业绩交流会上,徐雷直言今年第二季度是上市以来挑战最大的一个季度。他表示,酒类销售、手机行业、服装销售受到很大的挑战,增速较好的是民生类的用品。而京东凭借着供应链能力和较好的用户质量,跟行业公司相比受到的影响更小。

公开资料显示,今年4月、5月的全国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均为同比下滑状态,电商行业因此承压,阿里二季度收入首次出现负增长,唯品会二季度营收则同比下滑17%。

另外京东的用户增长也放缓了。根据财报,截至2022年6月30日止的12个月,京东年度活跃用户数为5.808亿,这个数据相较去年同期的12个月年度活跃用户数5.319亿,约增加4900万。

但是,如果和Q1披露的截至2022年3月31日止12个月度活跃用户数5.805亿比较,2022年Q2期间京东仅增加了30万个年活跃用户数。

业内分析,用户增长糟糕或与京东在下沉市场的战略收缩有关。今年6月8日,据《科创板日报》报道,京东旗下社区团购平台京喜拼拼进一步收缩业务线,可能仅保留北京、郑州两地业务。

一方面这一举措带来的负面影响是,京东的用户增长停止。徐雷指出,京喜业务的调整会带来短期的用户流失,未来会通过同城零售业务,把这部分流失的用户再重新抓回来。

另一方面,正是放弃下沉市场和推进控费措施,让京东二季度实现经营利润38亿元,超过市场预期。

其中在费用端,2022年Q2京东营销开支为94.77亿元,同比下滑10.4%;一般及行政开支也较去年同期下降了11.5%,为23亿元;而研发开支增加9.0%至40亿元。

除此之外,2022年Q2京东物流经调整后的Non-IFRS实现盈利2.13亿元,去年同期则为亏损3.6亿,同比实现扭亏为盈。

相比京东的减亏策略见效,达达还处在亏损的泥潭。

根据达达二季报,公司2022年Q2总营收达22.81亿元,同比增长55%;净亏损5.79亿元,去年同期净亏损为6.40亿元,同比收窄。

分业务板块来看,第二季度达达快送的净营收为8.16亿元,较上年同期的5.94亿元同比增长 37.4%;京东到家的净营收为14.66亿元,较上年同期为8.81亿元同比增长 66.3%,已成为达达集团的支柱性业务。

达达集团自成立及上市以来一直没有盈利,2022年Q2的净利润依旧处在亏损状态,但亏损额有所收窄。财报显示,第二季度达达非公认会计准则下(Non-GAAP)净利润率同比优化20个百分点;其中,京东到家业务的利润率转正。

究其原因,成本与费用太高是导致亏损的主因。例如,由于订单量的增加导致骑手成本上升,达达集团第二季度运营和支持成本为14.31亿元,高于上年同期的11.37亿元。

另外,本季度达达的销售和营销支出为11.9亿元,同比增长44.4%,主要是由于京东到家的消费者激励费用上升及其广告和营销费用增加。

截至期末,达达集团持有的现金、现金等价物等总额为43.50亿元,相比之下去年底这一数据为17.65亿元。

深化合作,意在抢滩即时零售?

除了眼下聚焦主业、优化运营效率这些行业共识外,面对零售低谷期,京东如何寻求新的增长?

分析师抛出类似问题后,徐雷回应称,京东在战术层面将布局下沉市场、同城零售和打造供应链能力。

尤其在同城零售方面,他表示,京东以前在线上只是提供商品的供给,而缺乏服务的供给,比如像宠物、汽车后市场,线上只能完成商品的供给,同城零售可以更全面地服务消费者。

“整个行业都在杀入这个赛道,但京东仍然要做出理性判断,设计出平台与品牌商、线下企业三方都受益的模式是前提。”徐雷强调,京东会把同城零售作为重要业务,包含很多产品和系统,目前仍在整合的过程中。

随着将拥有即时配送能力的达达揽入怀中,同城零售这方面京东已有动作。

去年9月份,京东发布了同城零售品牌“小时购”,整合了京东到家的商家资源,并在主站APP首页开辟出专属的“附近”入口,所产生的订单则由达达快送完成履约配送。

当前,京东小时购、京东到家已接入全国超15万家线下实体门店,覆盖1700多个县区市。

事实上,放眼这个行业,同城零售、即时零售已成为巨头们继社区团购之后的另一场战争。

据中国连锁经营协会(CCFA)发布的《即时零售开放平台模式研究白皮书》,即时零售的定义是:消费者通过线上交易平台下单,线下实体零售商通过第三方(或零售商自有)物流执行配送上门的服务,提供的商品包括食品饮料、蔬果生鲜、医药健康、数码3C等商品,配送时效通常在30-60分钟。

白皮书指出,即时零售进入高速发展期,成为推动零售业转型发展的重要推动力。

而除了京东,美团、阿里也在布局即时零售。

同城零售业务在美团的名称是“闪购”。去年9月份的“2021美团闪购数字零售大会”上,美团高级副总裁、到家事业群总裁王莆中表示,互联网零售市场将从“Everything Store(万货商店)”变迁至“Everything Now(万物到家)。

业内推测,达达旗下的京东到家上半年完成300亿左右的GMV,对比之下美团闪购的GMV则在500亿上下。

近期饿了么与抖音联手,被认为重心就放在了即时零售,而不是外卖。再加上阿里旗下淘鲜达、盒马、天猫超市等即时零售力量,赛道已略显拥挤。

反观京东,原本与本地生活业务关系不大,现在能通过京东到家、京东小时购切入到即时零售领域,达达的作用至关重要。而达达的末端配送能力,不仅是巨头关注的焦点,更是京东所需要的。

对达达而言,随着与京东在各个层面上融合渐深,全方位打上了京东的烙印。

不过,美团在本地生活领域根基深厚,从升级后的“零售+科技”战略,可见其对零售的野心。如今京东抱团达达在同城零售领域与美团对抗,胜算如何仍需观察。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