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六零营收下滑首现亏损,追逐风口多年何时翻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三六零营收下滑首现亏损,追逐风口多年何时翻盘?

多次转型,这次会不一样吗?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借壳上市5年来,三六零首现亏损时刻。

据三六零近日发布的财报,2022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48.24 亿元, 同比下降 14.16%;归母净利润-3.98亿元, 同比下降 169.63%;扣非净利润-5.05 亿元, 同比下降 201.73%。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这是三六零2017年借壳江南嘉捷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其营收规模在2018年触顶后,此后三年连续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2日,江南嘉捷披的露重组预案显示,三六零的100%股权作为本次拟置入资产作价504.16亿元。此后三六零市值一度冲上4500亿元高峰,如今市值还剩大约510亿元上下,仅相当于高点时一个零头,和借壳时基本相当。

近些年,三六零一直在追逐风口,金融科技、语音聊天、种草电商、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和元宇宙等热门领域,几乎一个都没落下。遗憾的是,这些热门风口上三六零以失败居多,亮眼的少。

兜兜转转,三六零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安全领域。今年初,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发出内部全员信,宣布三六零全面转型数字安全公司,且将面向B端市场发力。

两大核心业务营收下滑

今年上半年,三六零营收延续了下滑势头,不同的是公司罕见的进入亏损状态。

8月25日, 三六零公布 2022 年半年度报告。2022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24 亿元, 同比下降 14.16%;归母净利润-3.98亿元, 同比下降 169.63%;扣非净利润-5.05 亿元, 同比下降 201.73%。

从细分业务来看,互联网(广告+游戏)、智能硬件、安全及其他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28.49、9.12、10.38 亿元,分别同比下降 21.96%、下降13%、增长13.78%。

其中,公司核心的互联网广告业务,分为互联网商业化和互联网增值两个部分。前者是通过360安全卫士、360 手机卫士、360 安全浏览器获取的用户和流量,以广告变现为主;后者以游戏为代表的互联网增值业务,同样是流量的商业化变现。

报告期内,公司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业务收入为 23.09 亿元,同比下降约 24.52%;以游戏为代表的互联网增值业务收入为 5.40 亿元,同比下降约 8.71%。

在互联网广告行业普遍承压的情况下,三六零很难独善其身。根据QuestMobile数据,今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2903亿元,不及去年同期的2972亿元,同比跌2.3%。去年投放积极的广告主,今年投放广告参与度骤减。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投放品牌数量同比下降38.3%。

智能硬件方面,2022 上半年,公司推出了360 可视门铃双摄 5 Max、360 儿童电话手表 10X等产品,但报告期内智能硬件业务整体实现收入只有9.12 亿元,仍同比下降约13%。

安全及其他业务,主要为政企安全及技术服务、托管服务、云/云盘服务等,上半年虽营收只有10.38亿元,但已是三六零唯一录得增长的业务板块。

2016年6月,在美股上市的奇虎360,完成私有化退市。2018年2月末,三六零作价504亿元完成借壳江南嘉捷登陆A股市场。

从股价走势看,三六零上市即巅峰,公司借壳完成后即开始跌跌不休,再也没有走出颓势。截至8月29日收市,公司股价7.22元/股,总市值516亿元,和5年前借壳时估值相当,不及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的私有化对价。

伴随着市值缩水,三六零收入增速放缓、核心业务市场容量缩小等问题早已出现。

回溯公司业绩,回归A股的2018年,三六零实现营收131.2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5.35亿元。到2021年,三六零营收下滑至108.86亿元,归母净利润缩减至9.02亿元。

究其原因,还在于PC时代崛起的三六零,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三六零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合计为51.79亿元,占公司同期总收入59.25亿元的87.4%。此时,三六零PC安全产品和PC浏览器的市场渗透率分别高达97.84%和86.13%,可提升空间已经很小。

但尴尬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的App,对三六零安全产品的需求很小,这构成了三六零在移动端获客的天然障碍。而即是用完即走的工具产品,也难使三六零占据多少用户时间,流量进一步缩水。

产品结构无法跟上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大势,叠加广告行业的不景气、PC软件弹窗乱象被监管等因素,让依赖于流量变现的三六零广告收入逐渐萎缩、业绩逐年下滑。

对比发现,到了今年上半年,合并广告及增值服务的互联网业务收入为 23.09 亿元,已不及2019年时的一半。

费用上涨,投资收益减值

对比第一、二季度业绩可知,三六零的亏损主要产生在第二季度。

根据一季报,Q1三六零实现营收25.26亿元,同比下降1.02%;归母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降17.90%;扣非归母净利润1.90亿元,同比下降17.32%。

以此计算,Q2公司营业收入22.98 亿元,同比下降25.09%;单季度归母净利润-6.2亿元,同比下降305.58%;单季度扣非净利润-6.95亿元,同比下降360.75%。

单季亏损高达6亿元,三六零亏在了哪里?梳理财报发现,净利润亏损除了营收下滑原因外,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也不同程度上升,投资收益却锐减。

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9.7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17亿元减少1.44亿元;管理费用3.4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8亿元增加0.55亿元;研发费用为16.1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7.45亿元减少1.32亿元。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从-3.74亿元来到-2.66亿元,主要是利息收入下降了约1.4亿元。

尽管单从费用金额而言,公司各项费用有增有减,但在营收下滑的背景下,实际上公司的费用率有所上涨。

据首创证券研报测算,2022年上半年,三六零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研发费用率、财务费用率分别为20.16%、7.10%、33.43%、-5.52%,分别同比增加 0.28、1.98、2.38、1.14个百分点。

此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在公司整体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相比持平的情况下,营业总收入下降还导致了营业利润出现一定下滑。另外,投资方面的失利,让三六零盈转亏。

报告期内,公司投资亏损3.51亿元,去年同期为收益1.35亿元,主要是因为三六零对联营与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减值。

从半年报来看,三六零有明显缩减投资的动作。报告期末,公司长期股权投资期末余额为53.28亿元,同比减少21.16%;其他权益工具投资余额为15.19亿元,减少18.43%。

今年6月末,三六零还放弃了对哪吒汽车的增资。6月26日晚,三六零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哪吒汽车”)尚有10亿元投资款未支付,对应哪吒汽车3.532%股权。

经研究决定,公司将转让该部分投资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0元,受让方有义务向哪吒补足10亿元投资款。此举意味着,三六零放弃了原本增资10亿元哪吒汽车的计划。

最新披露显示,转让完成后,公司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66%股权。

目前,哪吒汽车尚未上市,仍处于亏损阶段。彼时公告显示,哪吒汽车2021年的营收为57.35亿元,净亏损29.08亿元,扣非后净亏损为30.52亿元。

结合360更早的披露,2020年全年,哪吒的营收为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

多次转型,这次会不一样吗?

紧追风口多年的三六零,如今正处在新一轮转型当中。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6日,周鸿祎发出内部全员信,宣布360全面转型数字安全公司,2022年360开启数字安全元年,将全面转型为数字安全公司。

具体来看,三六零将面向B端市场发力,服务政府和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对此,周鸿祎认为要做好三点,分别是全面投身产业数字化,服务数字经济发展;跨越网络安全,做数字安全的引领者;立足未来,趟出一片新蓝海,360永远是一家创新驱动的公司。

不难看出,曾经的网络安全龙头,营收依靠广告支撑。如今广告业务每况愈下,公司又回到了安全领域寻找出路。

在聚焦数字化安全之前,三六零曾在多个风口上押注,但收效甚微。其中,在智能手机领域,三六零坚持多年。

早在2012年,宣布与华为合作推出首款360特供机华为闪耀。随后2014年底和酷派手机合作,共同成立手机品牌“奇酷”,打算自研手机。但因为入局太晚,这项业务在前两年还是被宣告暂停。

后来在短视频、互联网金融风口刮起来时,三六零又先后宣布布局直播、涉足金融等领域。其在直播领域投资的花房集团,4月29日在二次冲刺港交所IPO上市。

2016年,三六零入股互联网金融资产(西咸新区)交易中心,获金交所牌照,并孵化360金融,目前市值25亿美元左右。

最近两年,除了19亿元投资新能源汽车品牌哪吒汽车,还有就是在今年4月份推出了款元宇宙产品“N世界”。不过眼下,这些新尝试还未给三六零带来收益。

对于这次向政企安全转型,周鸿祎也报以较大期望。其在公开场合表示,互联网下半场的主角是各级政府和传统企业,新一代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将成为主要场景。

不过在政企安全这条赛道上,三六零前面还站着一位“大哥”。从三六零带走了政企安全板块的“二号人物”齐向东,创立了奇安信,主攻To B方面的网络安全业务。

2019年4月,三六零以37.31亿元出售所持奇安信全部22.5856%股份,收回360品牌、商标、商号等授权,发力政企安全。

2019年到2021年,奇安信收入分别为31.54亿元、41.61亿元、58.09亿元,同期三六零包含政企安全的安全及其他业务分别实现收入4.73亿元、8.08亿元、13.81亿元。

据IDC发布的《中国政府行业 IT 安全软件市场份额报告,2021》,2020年中国政府行业IT安全软件市场规模为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4%。其中排在行业前六位的为奇安信、启明星辰、吉大正元、格尔软件、数字认证和安恒信息,三六零并未出现在其中。

仅从目前的数字来看,政企市场暂未托起三六零的“新希望”。一次媒体采访中,周鸿祎坦言,看到的机会不等于就是你的。

这次转型政企安全,能否让三六零蹉跎多年后,抓住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周鸿祎

  • 撮合贷款累超1万亿,周鸿祎的隐秘“钱袋子”
  • 三六零巨亏之后,周鸿祎要把360数科推到港股上市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三六零营收下滑首现亏损,追逐风口多年何时翻盘?

多次转型,这次会不一样吗?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借壳上市5年来,三六零首现亏损时刻。

据三六零近日发布的财报,2022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 48.24 亿元, 同比下降 14.16%;归母净利润-3.98亿元, 同比下降 169.63%;扣非净利润-5.05 亿元, 同比下降 201.73%。

同花顺iFinD数据显示,这是三六零2017年借壳江南嘉捷上市以来首次亏损。其营收规模在2018年触顶后,此后三年连续下滑。

值得一提的是,2017年11月2日,江南嘉捷披的露重组预案显示,三六零的100%股权作为本次拟置入资产作价504.16亿元。此后三六零市值一度冲上4500亿元高峰,如今市值还剩大约510亿元上下,仅相当于高点时一个零头,和借壳时基本相当。

近些年,三六零一直在追逐风口,金融科技、语音聊天、种草电商、智能手机、新能源汽车和元宇宙等热门领域,几乎一个都没落下。遗憾的是,这些热门风口上三六零以失败居多,亮眼的少。

兜兜转转,三六零又回到了自己熟悉的安全领域。今年初,公司创始人周鸿祎发出内部全员信,宣布三六零全面转型数字安全公司,且将面向B端市场发力。

两大核心业务营收下滑

今年上半年,三六零营收延续了下滑势头,不同的是公司罕见的进入亏损状态。

8月25日, 三六零公布 2022 年半年度报告。2022 年上半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8.24 亿元, 同比下降 14.16%;归母净利润-3.98亿元, 同比下降 169.63%;扣非净利润-5.05 亿元, 同比下降 201.73%。

从细分业务来看,互联网(广告+游戏)、智能硬件、安全及其他上半年分别实现营业收入 28.49、9.12、10.38 亿元,分别同比下降 21.96%、下降13%、增长13.78%。

其中,公司核心的互联网广告业务,分为互联网商业化和互联网增值两个部分。前者是通过360安全卫士、360 手机卫士、360 安全浏览器获取的用户和流量,以广告变现为主;后者以游戏为代表的互联网增值业务,同样是流量的商业化变现。

报告期内,公司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业务收入为 23.09 亿元,同比下降约 24.52%;以游戏为代表的互联网增值业务收入为 5.40 亿元,同比下降约 8.71%。

在互联网广告行业普遍承压的情况下,三六零很难独善其身。根据QuestMobile数据,今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2903亿元,不及去年同期的2972亿元,同比跌2.3%。去年投放积极的广告主,今年投放广告参与度骤减。据QuestMobile数据显示,2022年上半年互联网广告投放品牌数量同比下降38.3%。

智能硬件方面,2022 上半年,公司推出了360 可视门铃双摄 5 Max、360 儿童电话手表 10X等产品,但报告期内智能硬件业务整体实现收入只有9.12 亿元,仍同比下降约13%。

安全及其他业务,主要为政企安全及技术服务、托管服务、云/云盘服务等,上半年虽营收只有10.38亿元,但已是三六零唯一录得增长的业务板块。

2016年6月,在美股上市的奇虎360,完成私有化退市。2018年2月末,三六零作价504亿元完成借壳江南嘉捷登陆A股市场。

从股价走势看,三六零上市即巅峰,公司借壳完成后即开始跌跌不休,再也没有走出颓势。截至8月29日收市,公司股价7.22元/股,总市值516亿元,和5年前借壳时估值相当,不及93亿美元(约合人民币600亿元)的私有化对价。

伴随着市值缩水,三六零收入增速放缓、核心业务市场容量缩小等问题早已出现。

回溯公司业绩,回归A股的2018年,三六零实现营收131.29亿元,归母净利润为35.35亿元。到2021年,三六零营收下滑至108.86亿元,归母净利润缩减至9.02亿元。

究其原因,还在于PC时代崛起的三六零,错失了移动互联网的船票。

财报显示,2019年上半年三六零互联网广告及服务、互联网增值服务收入合计为51.79亿元,占公司同期总收入59.25亿元的87.4%。此时,三六零PC安全产品和PC浏览器的市场渗透率分别高达97.84%和86.13%,可提升空间已经很小。

但尴尬的是,移动互联网时代诞生的App,对三六零安全产品的需求很小,这构成了三六零在移动端获客的天然障碍。而即是用完即走的工具产品,也难使三六零占据多少用户时间,流量进一步缩水。

产品结构无法跟上移动互联网转型的大势,叠加广告行业的不景气、PC软件弹窗乱象被监管等因素,让依赖于流量变现的三六零广告收入逐渐萎缩、业绩逐年下滑。

对比发现,到了今年上半年,合并广告及增值服务的互联网业务收入为 23.09 亿元,已不及2019年时的一半。

费用上涨,投资收益减值

对比第一、二季度业绩可知,三六零的亏损主要产生在第二季度。

根据一季报,Q1三六零实现营收25.26亿元,同比下降1.02%;归母净利润2.22亿元,同比下降17.90%;扣非归母净利润1.90亿元,同比下降17.32%。

以此计算,Q2公司营业收入22.98 亿元,同比下降25.09%;单季度归母净利润-6.2亿元,同比下降305.58%;单季度扣非净利润-6.95亿元,同比下降360.75%。

单季亏损高达6亿元,三六零亏在了哪里?梳理财报发现,净利润亏损除了营收下滑原因外,管理费用和财务费用也不同程度上升,投资收益却锐减。

财报显示,上半年,公司销售费用9.7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1.17亿元减少1.44亿元;管理费用3.4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88亿元增加0.55亿元;研发费用为16.13亿元,较去年同期的17.45亿元减少1.32亿元。

此外,报告期内公司财务费用从-3.74亿元来到-2.66亿元,主要是利息收入下降了约1.4亿元。

尽管单从费用金额而言,公司各项费用有增有减,但在营收下滑的背景下,实际上公司的费用率有所上涨。

据首创证券研报测算,2022年上半年,三六零销售费用率、管理费用率、研发费用率、财务费用率分别为20.16%、7.10%、33.43%、-5.52%,分别同比增加 0.28、1.98、2.38、1.14个百分点。

此前披露的业绩预告显示,在公司整体毛利率与上年同期相比持平的情况下,营业总收入下降还导致了营业利润出现一定下滑。另外,投资方面的失利,让三六零盈转亏。

报告期内,公司投资亏损3.51亿元,去年同期为收益1.35亿元,主要是因为三六零对联营与合营企业的投资收益减值。

从半年报来看,三六零有明显缩减投资的动作。报告期末,公司长期股权投资期末余额为53.28亿元,同比减少21.16%;其他权益工具投资余额为15.19亿元,减少18.43%。

今年6月末,三六零还放弃了对哪吒汽车的增资。6月26日晚,三六零发布公告称,公司对合众新能源汽车有限公司(下称“哪吒汽车”)尚有10亿元投资款未支付,对应哪吒汽车3.532%股权。

经研究决定,公司将转让该部分投资对应的股权,转让对价0元,受让方有义务向哪吒补足10亿元投资款。此举意味着,三六零放弃了原本增资10亿元哪吒汽车的计划。

最新披露显示,转让完成后,公司仍持有哪吒汽车11.4266%股权。

目前,哪吒汽车尚未上市,仍处于亏损阶段。彼时公告显示,哪吒汽车2021年的营收为57.35亿元,净亏损29.08亿元,扣非后净亏损为30.52亿元。

结合360更早的披露,2020年全年,哪吒的营收为12.97亿元,净亏损13.21亿元。

多次转型,这次会不一样吗?

紧追风口多年的三六零,如今正处在新一轮转型当中。

据媒体报道,今年1月26日,周鸿祎发出内部全员信,宣布360全面转型数字安全公司,2022年360开启数字安全元年,将全面转型为数字安全公司。

具体来看,三六零将面向B端市场发力,服务政府和传统企业数字化转型。对此,周鸿祎认为要做好三点,分别是全面投身产业数字化,服务数字经济发展;跨越网络安全,做数字安全的引领者;立足未来,趟出一片新蓝海,360永远是一家创新驱动的公司。

不难看出,曾经的网络安全龙头,营收依靠广告支撑。如今广告业务每况愈下,公司又回到了安全领域寻找出路。

在聚焦数字化安全之前,三六零曾在多个风口上押注,但收效甚微。其中,在智能手机领域,三六零坚持多年。

早在2012年,宣布与华为合作推出首款360特供机华为闪耀。随后2014年底和酷派手机合作,共同成立手机品牌“奇酷”,打算自研手机。但因为入局太晚,这项业务在前两年还是被宣告暂停。

后来在短视频、互联网金融风口刮起来时,三六零又先后宣布布局直播、涉足金融等领域。其在直播领域投资的花房集团,4月29日在二次冲刺港交所IPO上市。

2016年,三六零入股互联网金融资产(西咸新区)交易中心,获金交所牌照,并孵化360金融,目前市值25亿美元左右。

最近两年,除了19亿元投资新能源汽车品牌哪吒汽车,还有就是在今年4月份推出了款元宇宙产品“N世界”。不过眼下,这些新尝试还未给三六零带来收益。

对于这次向政企安全转型,周鸿祎也报以较大期望。其在公开场合表示,互联网下半场的主角是各级政府和传统企业,新一代智慧城市、工业互联网、车联网等将成为主要场景。

不过在政企安全这条赛道上,三六零前面还站着一位“大哥”。从三六零带走了政企安全板块的“二号人物”齐向东,创立了奇安信,主攻To B方面的网络安全业务。

2019年4月,三六零以37.31亿元出售所持奇安信全部22.5856%股份,收回360品牌、商标、商号等授权,发力政企安全。

2019年到2021年,奇安信收入分别为31.54亿元、41.61亿元、58.09亿元,同期三六零包含政企安全的安全及其他业务分别实现收入4.73亿元、8.08亿元、13.81亿元。

据IDC发布的《中国政府行业 IT 安全软件市场份额报告,2021》,2020年中国政府行业IT安全软件市场规模为23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4.4%。其中排在行业前六位的为奇安信、启明星辰、吉大正元、格尔软件、数字认证和安恒信息,三六零并未出现在其中。

仅从目前的数字来看,政企市场暂未托起三六零的“新希望”。一次媒体采访中,周鸿祎坦言,看到的机会不等于就是你的。

这次转型政企安全,能否让三六零蹉跎多年后,抓住真正属于自己的机会?雷达财经将继续关注。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