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业绩承压、股东减持,天下秀能靠“虹宇宙”翻身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业绩承压、股东减持,天下秀能靠“虹宇宙”翻身么?

天下秀未来面临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艰难态势。

图片来源:Unsplash-Gian Cescon

文|金融观察团

近来,互联网广告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以红人经济闻名的A股上市公司天下秀,也在最近的一份半年报中透露出不少焦虑与隐忧。此前曾因狂蹭“元宇宙”热点遭遇证监会点名警示,如今股价更是一泻千里惨遭腰斩。

8月26日,天下秀发布2022半年度财务报告。在这份财报中,我们也由点及面,了解到整个行业的兴衰变迁。对于天下秀而言,营收、净利双降、屡遭同行诉讼,仅仅是业绩下行的一个开端,未来面临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艰难态势。

01、告别高速增长神话,营收、净利双下滑

2009年,天下秀数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红人数据平台型企业之一,并依托于互联网粉丝经济快速发展壮大。简而言之,天下秀就是一家服务于不同平台和机构、商家以及红人的营销平台。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深入发展,广告业务也曾经迎来过高光时刻,从2015年开始,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始终处于增长态势,到2019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6464.3亿元,距离万亿规模已经愈发接近。然而随着互联网市场由增量转入存量周期、以及政策监管的日趋严格,广告业务规模增速也开始逐渐放缓,从行业巨头到独角兽,各家企业的发展都进入了下行通道。

根据最新的半年报数据,2022上半年,天下秀实现营收20.88亿元,同比下滑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9亿元,同比下滑20.1%。营收、净利双减,预示着企业发展态势不容乐观。

与近五年的财务数据对比会发现,天下秀营收的年复合增长率为57.7%;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43.2%。但进入2022年后,企业增速开始逐渐放缓,对比曾经高速发展的态势,业绩表现已经出现明显颓势。

对此,天下秀总结称,业绩下滑主要受到疫情影响和经济环境的变化,导致公司业务经营活动未能顺利开展。诚然,广告市场的兴衰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在疫情发生后这几年来,许多企业经营陷入下行阶段,广告业务首当其冲成为缩减开支的重要一环。

但对于天下秀而言,除了疫情带来的“无差别攻击”,公司的内部环境更是暗藏种种危机,正在对其未来发展形成“精准打击”。

02、热衷“元宇宙”概念,新增长点未成气候

从天下秀的主营业务构成来看,公司业务主要分为红人营销平台及红人经济生态链业务,其单一业务的支柱作用过于明显。2021年,公司红人营销平台业务实现营收42.9亿元,同比增长45%,占据总营收的95%左右;而红人经济生态链业务尽管营销同比大增123%至2.22亿元,但占据总营收的比例仅为5%。

过于依赖单一业务支柱,将会造成主营业务结构失衡,一旦比例较大的业务出现未预期风险,将会对公司整体业绩造成较大冲击。与此同时,随着广告市场的不断深入发展,新的业态也在不断革新,如果故步自封,很容易遭到潮流的抛弃。

天下秀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弊端,表示会在保证主业稳定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对于创新业务的探索,包括软件、硬件、生态等领域,保证在Web2.0到Web3.0时代中顺利转换,不断打开利润增长天花板。

然而从半年报表现来看,其创新业务的探索并未得到过多回馈。上半年创新业务收入1.26亿元,占比总营收的4.42%,与2021年5%的成绩相比,创新业务占比不增反降。

实际上,天下秀把热情都投向了追逐风口。

2021年,“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并顺利入选智库2021年度十大热词。许多互联网企业纷纷向“元宇宙”进发,依托既有优势来进行元宇宙领域布局。

为追赶风口,2021年11月18日,天下秀顺势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并与“元宇宙”攀上了亲戚,将其命名为“虹宇宙”。短短两天内,公司股价连续拉出两个涨停板,股价报收15.29元的历史最高点,市值更飙升超过50亿元。

有些企业追赶风口是为了技术布局,而有些企业则纯粹是为了“蹭热点”,这都躲不过监管的眼睛。天下秀此举迅速遭到了监管警示,去年11月19日晚间,上交所发函对天下秀及其相关负责人进行督促。

经公司自查,天下秀很快承认,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并未参与AR、VR、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随后,网上多家二手平台屏蔽了“虹宇宙”、“虚拟房产”等关键词,并对涉及交易的相关内容进行下架处理。然而截至目前,仍有许多中介在进行“虹宇宙”虚拟房产倒卖,只是如今泡沫破碎,有人割肉离场,有人仍抱有一丝幻想等待翻盘。在这一场“豪赌”中,没有赢家可言。

自此,天下秀的股价也一路急转直下,如今距离巅峰时期已经惨遭“腰斩”,截至2022年9月2日收盘,股价仅报收7.30元。然而秉持着“业务不行概念凑”的诀窍,天下秀始终没有放弃对于“虹宇宙”的探索,今年上半年研发费用达到9238万元,同比增长12.72%。官方表示,这部分费用增长主要系本年对WEIQ平台、虹宇宙等项目研发投入所致。对比惨淡的创新业务营收占比,天下秀想要真正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始终不是一件易事。

03、信息披露多次违规,大量股东减持超2亿元

除了妄言“虹宇宙”蹭热点,在发展过程中,天下秀因信息披露和规范运作出现重大违规情形,曾在2017年5月12日一天内受到证监会的四条行政处罚,所涉内容包括虚假信息披露、董事会严重越权、披露信息内容违反法律、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等问题,累计被罚240万元,并遭到证监会警告处理。

同年6月2日,天下秀又遭上交所纪律处分,被指严重扰乱信息纰漏秩序、未建立有效的信息披露管理制度、多次拒不落实监管要求等多达10项违规行为,被上交所给予公开谴责。

而这一切,都与天下秀借壳上市的慧球科技密不可分。其实际控制人顾国平在2021年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尽管天下秀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声称,天下秀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工作后,顾国平已不再担任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其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事不会对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构成影响。但在半年报中,天下秀截至期末仍有5632.33万元的银行账号冻结资金,这笔款项正是涉及到前实控人顾国平控制期间发生的违规担保纠纷及债权人撤销权纠纷。

与此同时,因公司在前市疾控人顾国平、鲜言控制期间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实,天下秀还曾收到投资者诉讼,涉及金额365.7万元。前后两期诉讼案件,也给公司的发展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在内部纠纷尚未完全解决之时,天下秀还面临着政策监管趋严以及市场竞争加剧带来的巨大冲击。2019-2021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三年下滑,由27.13%降至22.25%,累计下滑幅度达4.88个百分点。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在持续流出,2019-2021年,累计净流出额度高达8.91亿元。2022上半年,尽管净流出额有所回升,但仍未能顺利转正,公司资金链严重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流出的不仅仅是现金流量,还有天下秀的股东们。

2022年1月5日,因资金安排需要,厦门赛富及其一致行动人嘉兴腾元拟合计坚持天下秀股份不超过36154952股,不超过总股本的2%;

1月8日,又因资金安排需要,天下秀前十股东庥隆金实、澄迈新升拟分别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36154952股、9000000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不超过2%、0.5%。

根据最新进展,截至8月23日,厦门赛富、嘉兴腾元减持总金额累计1.75亿元,而庥隆金实、澄迈新升减持总金额累计4885.41万元,前后累计减持金额超2亿元。现阶段,减持进程仍在继续,8月26日、8月29日、8月31日和9月1日,天下秀先后遭沪股通减持累计超231万股,占公司A股总股本的2.26%。而天下秀的“大饼”究竟要画到何时,投资者心中应有明确的评估。

*声明:新经济观察团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构成任何建议。原创文章未获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业绩承压、股东减持,天下秀能靠“虹宇宙”翻身么?

天下秀未来面临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艰难态势。

图片来源:Unsplash-Gian Cescon

文|金融观察团

近来,互联网广告行业的日子并不好过,以红人经济闻名的A股上市公司天下秀,也在最近的一份半年报中透露出不少焦虑与隐忧。此前曾因狂蹭“元宇宙”热点遭遇证监会点名警示,如今股价更是一泻千里惨遭腰斩。

8月26日,天下秀发布2022半年度财务报告。在这份财报中,我们也由点及面,了解到整个行业的兴衰变迁。对于天下秀而言,营收、净利双降、屡遭同行诉讼,仅仅是业绩下行的一个开端,未来面临的,将会是更加严峻的艰难态势。

01、告别高速增长神话,营收、净利双下滑

2009年,天下秀数字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正式成立,成为国内红人数据平台型企业之一,并依托于互联网粉丝经济快速发展壮大。简而言之,天下秀就是一家服务于不同平台和机构、商家以及红人的营销平台。

随着互联网时代的深入发展,广告业务也曾经迎来过高光时刻,从2015年开始,互联网广告市场规模始终处于增长态势,到2019年,市场规模已经达到6464.3亿元,距离万亿规模已经愈发接近。然而随着互联网市场由增量转入存量周期、以及政策监管的日趋严格,广告业务规模增速也开始逐渐放缓,从行业巨头到独角兽,各家企业的发展都进入了下行通道。

根据最新的半年报数据,2022上半年,天下秀实现营收20.88亿元,同比下滑2.9%,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69亿元,同比下滑20.1%。营收、净利双减,预示着企业发展态势不容乐观。

与近五年的财务数据对比会发现,天下秀营收的年复合增长率为57.7%;扣非净利润复合增长率为43.2%。但进入2022年后,企业增速开始逐渐放缓,对比曾经高速发展的态势,业绩表现已经出现明显颓势。

对此,天下秀总结称,业绩下滑主要受到疫情影响和经济环境的变化,导致公司业务经营活动未能顺利开展。诚然,广告市场的兴衰与宏观经济密切相关。在疫情发生后这几年来,许多企业经营陷入下行阶段,广告业务首当其冲成为缩减开支的重要一环。

但对于天下秀而言,除了疫情带来的“无差别攻击”,公司的内部环境更是暗藏种种危机,正在对其未来发展形成“精准打击”。

02、热衷“元宇宙”概念,新增长点未成气候

从天下秀的主营业务构成来看,公司业务主要分为红人营销平台及红人经济生态链业务,其单一业务的支柱作用过于明显。2021年,公司红人营销平台业务实现营收42.9亿元,同比增长45%,占据总营收的95%左右;而红人经济生态链业务尽管营销同比大增123%至2.22亿元,但占据总营收的比例仅为5%。

过于依赖单一业务支柱,将会造成主营业务结构失衡,一旦比例较大的业务出现未预期风险,将会对公司整体业绩造成较大冲击。与此同时,随着广告市场的不断深入发展,新的业态也在不断革新,如果故步自封,很容易遭到潮流的抛弃。

天下秀显然也意识到了这一弊端,表示会在保证主业稳定的基础上,继续保持对于创新业务的探索,包括软件、硬件、生态等领域,保证在Web2.0到Web3.0时代中顺利转换,不断打开利润增长天花板。

然而从半年报表现来看,其创新业务的探索并未得到过多回馈。上半年创新业务收入1.26亿元,占比总营收的4.42%,与2021年5%的成绩相比,创新业务占比不增反降。

实际上,天下秀把热情都投向了追逐风口。

2021年,“元宇宙”概念横空出世,并顺利入选智库2021年度十大热词。许多互联网企业纷纷向“元宇宙”进发,依托既有优势来进行元宇宙领域布局。

为追赶风口,2021年11月18日,天下秀顺势推出了基于区块链技术的3D虚拟社交产品,并与“元宇宙”攀上了亲戚,将其命名为“虹宇宙”。短短两天内,公司股价连续拉出两个涨停板,股价报收15.29元的历史最高点,市值更飙升超过50亿元。

有些企业追赶风口是为了技术布局,而有些企业则纯粹是为了“蹭热点”,这都躲不过监管的眼睛。天下秀此举迅速遭到了监管警示,去年11月19日晚间,上交所发函对天下秀及其相关负责人进行督促。

经公司自查,天下秀很快承认,公司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变化,公司并未参与AR、VR、MR及相关硬件技术研发,亦无相关硬件技术储备或专利,目前“虹宇宙”产品也尚未接入前述硬件技术。“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随后,网上多家二手平台屏蔽了“虹宇宙”、“虚拟房产”等关键词,并对涉及交易的相关内容进行下架处理。然而截至目前,仍有许多中介在进行“虹宇宙”虚拟房产倒卖,只是如今泡沫破碎,有人割肉离场,有人仍抱有一丝幻想等待翻盘。在这一场“豪赌”中,没有赢家可言。

自此,天下秀的股价也一路急转直下,如今距离巅峰时期已经惨遭“腰斩”,截至2022年9月2日收盘,股价仅报收7.30元。然而秉持着“业务不行概念凑”的诀窍,天下秀始终没有放弃对于“虹宇宙”的探索,今年上半年研发费用达到9238万元,同比增长12.72%。官方表示,这部分费用增长主要系本年对WEIQ平台、虹宇宙等项目研发投入所致。对比惨淡的创新业务营收占比,天下秀想要真正寻找到新的利润增长点,始终不是一件易事。

03、信息披露多次违规,大量股东减持超2亿元

除了妄言“虹宇宙”蹭热点,在发展过程中,天下秀因信息披露和规范运作出现重大违规情形,曾在2017年5月12日一天内受到证监会的四条行政处罚,所涉内容包括虚假信息披露、董事会严重越权、披露信息内容违反法律、存在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及重大遗漏等问题,累计被罚240万元,并遭到证监会警告处理。

同年6月2日,天下秀又遭上交所纪律处分,被指严重扰乱信息纰漏秩序、未建立有效的信息披露管理制度、多次拒不落实监管要求等多达10项违规行为,被上交所给予公开谴责。

而这一切,都与天下秀借壳上市的慧球科技密不可分。其实际控制人顾国平在2021年以集资诈骗罪被判处无期徒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并处没收个人全部财产。

尽管天下秀在回答投资者提问时声称,天下秀完成重大资产重组工作后,顾国平已不再担任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其被判处无期徒刑一事不会对公司目前生产经营活动构成影响。但在半年报中,天下秀截至期末仍有5632.33万元的银行账号冻结资金,这笔款项正是涉及到前实控人顾国平控制期间发生的违规担保纠纷及债权人撤销权纠纷。

与此同时,因公司在前市疾控人顾国平、鲜言控制期间存在信息披露违法违规事实,天下秀还曾收到投资者诉讼,涉及金额365.7万元。前后两期诉讼案件,也给公司的发展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在内部纠纷尚未完全解决之时,天下秀还面临着政策监管趋严以及市场竞争加剧带来的巨大冲击。2019-2021年,公司主营业务毛利率连续三年下滑,由27.13%降至22.25%,累计下滑幅度达4.88个百分点。同时,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也在持续流出,2019-2021年,累计净流出额度高达8.91亿元。2022上半年,尽管净流出额有所回升,但仍未能顺利转正,公司资金链严重承压。

值得注意的是,流出的不仅仅是现金流量,还有天下秀的股东们。

2022年1月5日,因资金安排需要,厦门赛富及其一致行动人嘉兴腾元拟合计坚持天下秀股份不超过36154952股,不超过总股本的2%;

1月8日,又因资金安排需要,天下秀前十股东庥隆金实、澄迈新升拟分别减持公司股份数量不超过36154952股、9000000股,占总股本的比例分别不超过2%、0.5%。

根据最新进展,截至8月23日,厦门赛富、嘉兴腾元减持总金额累计1.75亿元,而庥隆金实、澄迈新升减持总金额累计4885.41万元,前后累计减持金额超2亿元。现阶段,减持进程仍在继续,8月26日、8月29日、8月31日和9月1日,天下秀先后遭沪股通减持累计超231万股,占公司A股总股本的2.26%。而天下秀的“大饼”究竟要画到何时,投资者心中应有明确的评估。

*声明:新经济观察团登载此文出于传递更多信息之目的,不构成任何建议。原创文章未获授权不得转载。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