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进军元宇宙的天下秀,“天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进军元宇宙的天下秀,“天秀”

天下秀的元宇宙,仅可远观?

文|摩根频道

元宇宙作为连理论都尚未跑通的新科技概念,自其诞生之初就已经宣告了,在发展初期元宇宙只能且只会是大厂赚取声量、掩盖增长受挫的工具,中小“投机者”要想通过短线操作达到改变企业内核的目的,在当前阶段几乎很难实现。

对此,Meta(原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也曾为大众打过预防针:元宇宙不是一处地方,而是一个“奇点时刻”。

这一说法脱胎于人工智能的奇点理论,意思是在未来的一个时刻,人工智能会比人类更智能、更聪明。扎克伯格的言外之意是元宇宙不在当下,而是在未来,要想迎接这一时刻,需要我们(Meta)在软硬件层面上做铺垫。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如果我们在短时间内没有作出成就,并不是我们失败了,而是元宇宙真正爆发的“奇点”还未到来,我们的潜力在未来可能是无限的。

这就是元宇宙只能且只会是大厂工具的原因所在。无论是Meta还是腾讯、字节跳动,其旗下业务覆盖面广,哪怕各个业务都未在元宇宙上作出成绩,大厂们还可以讲业务协同,串联起来才是元宇宙的故事。而且包容性本就是元宇宙的基础要素,同时也映照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史。

而中小“投机者”们则没有这样的资本与故事可说,纵观一众投身到元宇宙的中小企业,大都将主营业务All in,一旦做不出成绩,就将面临股价暴跌的境遇,比如天下秀。

一、红人经济迈入存量博弈,天下秀陷入增量焦虑

天下秀成立于2009年,彼时正处于文字社交时代当行的年代,也是微博正式推出、网红经济冒头的时间点。

背靠微博的天下秀逐渐发展成了以红人营销和红人经济生态链创新为主营业务的红人经济公司。其核心任务是帮助红人与有推广需求的商家搭线架桥,撮合交易后收取一定的佣金提成。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发展,天下秀逐渐成为了行业头部企业,并于2020年8月在A股借壳上市,成为了“红人经济第一股”。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天下秀实现营收45.1亿元,同比增长47.4%;扣非净利润为4.2亿元,同比增长12.7%。

仅从营收和净利这两项数据来看,天下秀不愧为“红人经济第一股”,业绩可圈可点。但熟知互联网发展历程的或许会发现,天下秀上市的时间或许晚了一点。移动互联网在2020年左右已经在走下坡路,天下秀面临着获客愈加困难,增量不再的危机。

事实也确实如此,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天下秀的营收81.2%来自老客户,新增客户占比较少,且天下秀WEIQ平台上的品牌客户仅为799个,占注册商家的0.4%。绝大部分营收来自老客户既可以说天下秀的留存率和客户满意度高,但或许也能暴露出天下秀已经迈入了获客焦虑期。

而且细观天下秀的历年财报可以发现,2019-2021年期间,天下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在扩大,分别为-1.37亿元、-3.16亿元、-4.38亿元;同期间天下秀的应收款项周转天数也在拉长,分别为64.66天、128.28天、155.95天;此外,天下秀的销售净利率也在逐年下降,同期间分别为13.05%、9.59%、7.44%,累计下滑了5.61个百分点。

这一系列数据或许可以说明,天下秀的话语权正在下降,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还要归咎于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不景气。

红人经济在本质上就是流量经济,为了获得增量天下秀不得已作出了部分妥协,如果不能找到新的增量,天下秀或许会陷入在妥协中逐渐失去市场的恶性循环中。

值得庆幸的是,天下秀上市不久后的2021年,元宇宙概念爆火,天下秀的新增量有了来源。

二、天下秀的元宇宙,仅可远观?

且先不论天下秀怎么切入元宇宙,一个最大的前置问题是,天下秀的业务与元宇宙是否具有匹配度?

答案是肯定的。无论是Web发展到了第几代,都是以用户为核心。Web3.0更是进一步突出了人的价值,个人用户不仅可以通过读写参与到这个大时代,还将进一步拥有数据价值的所有权。

通常情况下,数据要想体现最大的价值首先要获得大众的关注,红人经济可以说与元宇宙极度匹配。如果元宇宙搭建完成,天下秀不仅可以通过连接红人与商家做中间商抽成的生意,还可以单方面的挖掘红人的价值,后者所产生的价值或许会远高于前者。

但问题在于,天下秀能等到奇点的到来吗?或者说,天下秀能搭建出这样的元宇宙吗?答案或许是否定的,这一点从天下秀过山车式的股价波动就可以看出。

2021年11月18日,趁着Facebook正式改名Meta以及元宇宙大火的东风,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了《面向下一个十年,让连接更有价值》的公开信表示要进军元宇宙。自此天下秀的股价开始疯涨,次日收盘股价报15.31元。然而后续无力以及上交所的监管警告导致天下秀的股价随之下跌,股价甚至一度下降至比进军元宇宙之前还低。

这也映照了上文所说,中小“投机者”要想通过短线操作达到改变企业内核的目的,在当前阶段几乎很难实现,甚至还会激发投资者的不信任感。

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对天下秀的监管提示中,先是指责天下秀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发布了可能对投资者形成误导的重要信息。然后指出,天下秀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改变,其提出的虹宇宙在当时并未接入与元宇宙相关的硬件技术,也并未参与相关硬件的技术研发,而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上交所说的很委婉,用通俗的话翻译就是:天下秀要硬件没硬件,只是提了一个比较空的概念。这或许不禁让投资人产生了一种被割韭菜的感觉。

天下秀后续也确实通过多种业务的开展试图“打造”出一个元宇宙雏形,比如与新浪联手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Topholder(头号藏家)。

之所以会切入数字藏品这一领域,天下秀和其他试图打造元宇宙的玩家或许有着相似的理由:在元宇宙硬件尚未突破、逻辑尚未讲清之前,元宇宙本就没有太多的切入点可供选择,而数字藏品是为数不多可以在当下做文章的风口,且包容性极强。

故此,数字藏品赛道涌进了一众不同背景的玩家,阿里、京东、腾讯、小红书、哔哩哔哩都在布局数字藏品平台。然而数字藏品的包容性虽然很强,但作为元宇宙的一部分,数字藏品也遵循着“大厂逻辑”,中小“投机者”很难玩得转。原因有二:

首先,相对Web2.0让用户有更高的参与感是元宇宙的内核,这也意味着数字藏品的展示空间必须是多边界的,不能仅局限于一个自嗨型的平台。

Web2.0的没落原因有很多种,其中可玩性较差(相对)是较为关键的一个要素。

Web2.0的核心是用户可以创造和传播自己的内容,其可玩性体现在自身的作品能够被更多的人观看、欣赏,以此达到少部分人或商家为其买单的目的。传播后才能创造价值,这也导致一旦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到了增长瓶颈,整个Web2.0的可玩性也就随之下降。

而Web3.0作为Web2.0的升级,最大的不同在于用户创作了就可以体现价值,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传播。因为Web3.0不是对Web2.0的颠覆性改革,而是对Web2.0的延伸。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某人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创造了一个作品,其传播路径先是临近的几个村,然后再到乡镇乃至全国。而Web3.0时代则指的是,某人直接在全国性平台上创作了一个作品,识货的人自然更多,不需要过度强调传播的价值。

故此,虽然每个企业都可以创作一个数字藏品平台,但自身的体量决定了整个平台的潜力。而天下秀的核心是红人经济,其体量并不大,而其推出的虹宇宙截至到2022年4月,用户注册数也仅为40万。

天下秀当下的业务布局是让用户在头号藏家上消费后,再到虹宇宙上展示,最终形成一个闭环。然而天下秀在这两个环节的体量都不大,既不能建立一个优良的创造环境,也无法让创作者体现出作品的最大价值,其结果或许不言而喻。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行业内尚未证实数字藏品一定是打开元宇宙大门的一个切入口。本应是最适合发展数字藏品的腾讯,也在近期透露正在计划裁撤“幻核”业务。

其次,数字藏品的创作门槛较低,也就意味着在未成体系之前将是内容治理的重灾区,需要遵循长期主义。

创作既能体现价值,这必然会导致部分用户为了利益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比如最常见的侵权问题。

尽管当下数字藏品平台仍未全面开放二级市场,但已经有大量用户转空子,比如在闲鱼上,发售价59元的数字藏品已经可以卖到280元。更值得揣摩的是,如果以数字藏品平台的角度出发,对于此类现象可能是乐见其成的,因为每成交一单,平台都会收取一定手续费。更何况,创作者越赚钱,为平台赚取的声量越大。

因此,从监管角度上来看,如果平台们如不能解决数字藏品行业存在的一系列乱象,二级市场恐难开放。数字藏品要想发展成熟,必须坚守长期发展的路线,亟需盈利的中小企业可能等不起。

综合来看,元宇宙给予了天下秀向上发展的希望,但一切的前提是天下秀要等到元宇宙奇点的到来。从当下来看,天下秀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有意思的是,在天下秀爆火不久之后,其股东就走上了多次减持的道路。7月以来,天下秀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已经减持套现了近3.16亿元。在此之前,其多名股东也已经套现了近10亿元。天下秀的元宇宙究竟有没有想象力,市场自然心里有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天下秀

2.6k
  • Hims & Hers Health称其减肥产品收入有望在2025年底突破1亿美元
  • 天下秀(600556.SH):2024年一季度净利润为1462万元,同比下降23.18%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进军元宇宙的天下秀,“天秀”

天下秀的元宇宙,仅可远观?

文|摩根频道

元宇宙作为连理论都尚未跑通的新科技概念,自其诞生之初就已经宣告了,在发展初期元宇宙只能且只会是大厂赚取声量、掩盖增长受挫的工具,中小“投机者”要想通过短线操作达到改变企业内核的目的,在当前阶段几乎很难实现。

对此,Meta(原Facebook)的创始人扎克伯格也曾为大众打过预防针:元宇宙不是一处地方,而是一个“奇点时刻”。

这一说法脱胎于人工智能的奇点理论,意思是在未来的一个时刻,人工智能会比人类更智能、更聪明。扎克伯格的言外之意是元宇宙不在当下,而是在未来,要想迎接这一时刻,需要我们(Meta)在软硬件层面上做铺垫。

这句话也可以理解为:如果我们在短时间内没有作出成就,并不是我们失败了,而是元宇宙真正爆发的“奇点”还未到来,我们的潜力在未来可能是无限的。

这就是元宇宙只能且只会是大厂工具的原因所在。无论是Meta还是腾讯、字节跳动,其旗下业务覆盖面广,哪怕各个业务都未在元宇宙上作出成绩,大厂们还可以讲业务协同,串联起来才是元宇宙的故事。而且包容性本就是元宇宙的基础要素,同时也映照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的发展史。

而中小“投机者”们则没有这样的资本与故事可说,纵观一众投身到元宇宙的中小企业,大都将主营业务All in,一旦做不出成绩,就将面临股价暴跌的境遇,比如天下秀。

一、红人经济迈入存量博弈,天下秀陷入增量焦虑

天下秀成立于2009年,彼时正处于文字社交时代当行的年代,也是微博正式推出、网红经济冒头的时间点。

背靠微博的天下秀逐渐发展成了以红人营销和红人经济生态链创新为主营业务的红人经济公司。其核心任务是帮助红人与有推广需求的商家搭线架桥,撮合交易后收取一定的佣金提成。

随着互联网的日益发展,天下秀逐渐成为了行业头部企业,并于2020年8月在A股借壳上市,成为了“红人经济第一股”。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天下秀实现营收45.1亿元,同比增长47.4%;扣非净利润为4.2亿元,同比增长12.7%。

仅从营收和净利这两项数据来看,天下秀不愧为“红人经济第一股”,业绩可圈可点。但熟知互联网发展历程的或许会发现,天下秀上市的时间或许晚了一点。移动互联网在2020年左右已经在走下坡路,天下秀面临着获客愈加困难,增量不再的危机。

事实也确实如此,根据财报显示,2021年天下秀的营收81.2%来自老客户,新增客户占比较少,且天下秀WEIQ平台上的品牌客户仅为799个,占注册商家的0.4%。绝大部分营收来自老客户既可以说天下秀的留存率和客户满意度高,但或许也能暴露出天下秀已经迈入了获客焦虑期。

而且细观天下秀的历年财报可以发现,2019-2021年期间,天下秀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一直在扩大,分别为-1.37亿元、-3.16亿元、-4.38亿元;同期间天下秀的应收款项周转天数也在拉长,分别为64.66天、128.28天、155.95天;此外,天下秀的销售净利率也在逐年下降,同期间分别为13.05%、9.59%、7.44%,累计下滑了5.61个百分点。

这一系列数据或许可以说明,天下秀的话语权正在下降,更深层次的原因可能还要归咎于整个移动互联网行业的不景气。

红人经济在本质上就是流量经济,为了获得增量天下秀不得已作出了部分妥协,如果不能找到新的增量,天下秀或许会陷入在妥协中逐渐失去市场的恶性循环中。

值得庆幸的是,天下秀上市不久后的2021年,元宇宙概念爆火,天下秀的新增量有了来源。

二、天下秀的元宇宙,仅可远观?

且先不论天下秀怎么切入元宇宙,一个最大的前置问题是,天下秀的业务与元宇宙是否具有匹配度?

答案是肯定的。无论是Web发展到了第几代,都是以用户为核心。Web3.0更是进一步突出了人的价值,个人用户不仅可以通过读写参与到这个大时代,还将进一步拥有数据价值的所有权。

通常情况下,数据要想体现最大的价值首先要获得大众的关注,红人经济可以说与元宇宙极度匹配。如果元宇宙搭建完成,天下秀不仅可以通过连接红人与商家做中间商抽成的生意,还可以单方面的挖掘红人的价值,后者所产生的价值或许会远高于前者。

但问题在于,天下秀能等到奇点的到来吗?或者说,天下秀能搭建出这样的元宇宙吗?答案或许是否定的,这一点从天下秀过山车式的股价波动就可以看出。

2021年11月18日,趁着Facebook正式改名Meta以及元宇宙大火的东风,天下秀董事长李檬发布了《面向下一个十年,让连接更有价值》的公开信表示要进军元宇宙。自此天下秀的股价开始疯涨,次日收盘股价报15.31元。然而后续无力以及上交所的监管警告导致天下秀的股价随之下跌,股价甚至一度下降至比进军元宇宙之前还低。

这也映照了上文所说,中小“投机者”要想通过短线操作达到改变企业内核的目的,在当前阶段几乎很难实现,甚至还会激发投资者的不信任感。

值得注意的是,上交所对天下秀的监管提示中,先是指责天下秀通过非法定信息披露渠道,发布了可能对投资者形成误导的重要信息。然后指出,天下秀主营业务未发生重大改变,其提出的虹宇宙在当时并未接入与元宇宙相关的硬件技术,也并未参与相关硬件的技术研发,而虹宇宙作为实验阶段产品有较大的风险和不确定性。

上交所说的很委婉,用通俗的话翻译就是:天下秀要硬件没硬件,只是提了一个比较空的概念。这或许不禁让投资人产生了一种被割韭菜的感觉。

天下秀后续也确实通过多种业务的开展试图“打造”出一个元宇宙雏形,比如与新浪联手推出了数字藏品平台Topholder(头号藏家)。

之所以会切入数字藏品这一领域,天下秀和其他试图打造元宇宙的玩家或许有着相似的理由:在元宇宙硬件尚未突破、逻辑尚未讲清之前,元宇宙本就没有太多的切入点可供选择,而数字藏品是为数不多可以在当下做文章的风口,且包容性极强。

故此,数字藏品赛道涌进了一众不同背景的玩家,阿里、京东、腾讯、小红书、哔哩哔哩都在布局数字藏品平台。然而数字藏品的包容性虽然很强,但作为元宇宙的一部分,数字藏品也遵循着“大厂逻辑”,中小“投机者”很难玩得转。原因有二:

首先,相对Web2.0让用户有更高的参与感是元宇宙的内核,这也意味着数字藏品的展示空间必须是多边界的,不能仅局限于一个自嗨型的平台。

Web2.0的没落原因有很多种,其中可玩性较差(相对)是较为关键的一个要素。

Web2.0的核心是用户可以创造和传播自己的内容,其可玩性体现在自身的作品能够被更多的人观看、欣赏,以此达到少部分人或商家为其买单的目的。传播后才能创造价值,这也导致一旦移动互联网的流量到了增长瓶颈,整个Web2.0的可玩性也就随之下降。

而Web3.0作为Web2.0的升级,最大的不同在于用户创作了就可以体现价值,但这并不意味着不需要传播。因为Web3.0不是对Web2.0的颠覆性改革,而是对Web2.0的延伸。

举个不恰当的例子,某人在信息闭塞的环境里创造了一个作品,其传播路径先是临近的几个村,然后再到乡镇乃至全国。而Web3.0时代则指的是,某人直接在全国性平台上创作了一个作品,识货的人自然更多,不需要过度强调传播的价值。

故此,虽然每个企业都可以创作一个数字藏品平台,但自身的体量决定了整个平台的潜力。而天下秀的核心是红人经济,其体量并不大,而其推出的虹宇宙截至到2022年4月,用户注册数也仅为40万。

天下秀当下的业务布局是让用户在头号藏家上消费后,再到虹宇宙上展示,最终形成一个闭环。然而天下秀在这两个环节的体量都不大,既不能建立一个优良的创造环境,也无法让创作者体现出作品的最大价值,其结果或许不言而喻。

值得注意的是,目前行业内尚未证实数字藏品一定是打开元宇宙大门的一个切入口。本应是最适合发展数字藏品的腾讯,也在近期透露正在计划裁撤“幻核”业务。

其次,数字藏品的创作门槛较低,也就意味着在未成体系之前将是内容治理的重灾区,需要遵循长期主义。

创作既能体现价值,这必然会导致部分用户为了利益做违法乱纪的事情,比如最常见的侵权问题。

尽管当下数字藏品平台仍未全面开放二级市场,但已经有大量用户转空子,比如在闲鱼上,发售价59元的数字藏品已经可以卖到280元。更值得揣摩的是,如果以数字藏品平台的角度出发,对于此类现象可能是乐见其成的,因为每成交一单,平台都会收取一定手续费。更何况,创作者越赚钱,为平台赚取的声量越大。

因此,从监管角度上来看,如果平台们如不能解决数字藏品行业存在的一系列乱象,二级市场恐难开放。数字藏品要想发展成熟,必须坚守长期发展的路线,亟需盈利的中小企业可能等不起。

综合来看,元宇宙给予了天下秀向上发展的希望,但一切的前提是天下秀要等到元宇宙奇点的到来。从当下来看,天下秀似乎并不具备这样的实力。

有意思的是,在天下秀爆火不久之后,其股东就走上了多次减持的道路。7月以来,天下秀股东及一致行动人已经减持套现了近3.16亿元。在此之前,其多名股东也已经套现了近10亿元。天下秀的元宇宙究竟有没有想象力,市场自然心里有数。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