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在费德勒30岁时为他运动生涯写讣告的人,都被证明过于草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在费德勒30岁时为他运动生涯写讣告的人,都被证明过于草率

在费德勒退役之际,让我们回顾他在35岁之后又迎来的职业生涯中辉煌的2017-2018赛季。

按:在小威廉姆斯宣布退役后不足半个月,男子网坛重量级人物——瑞士天王费德勒于昨日也公开了自己的退役决定。尽管41岁从网坛退役已经是一个非常“长寿”的职业年龄,但当这一消息真正来临时,还是让许多网球迷产生了“心脏漏一拍”的感受。确实,费德勒对于网球的意义太过特别。

曾几何时,对于热爱网球的人来说,不再奢求费德勒能够拿冠军,只是怀抱着他能继续还在赛场上哪怕多打一场也好的愿景。但费德勒却在2017-2018赛季带给了人们诸多惊喜,让以为他不再会增加冠军数量的球迷看着他的大满贯数量来到了20个。在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费德勒传》一书的最后一章,就详细记录了这两个赛季里发生在球王身上的“奇迹”。

如今,随着年轻的阿尔卡拉斯在2022美网上的优秀表现,我们知道网坛的更新换代终究已经到来,曾经“四大天王”和“三大天王”的时代也终将一去不复返。但费德勒之于网坛的意义,并不会随着他的退役而淡去。在他退役之际,让我们用下面这篇书摘,重温他职业生涯中特别且辉煌的2017-2018赛季。

在现代专业体育无情的竞争中,能够长时间保持在精英水平的人越来越稀少。但在2017年,紧接着又在2018年,费德勒证明了年龄和20年的ATP体育生涯从未磨灭他的传奇力量。

2012年,罗杰·费德勒赢得温布尔登冠军时已经30岁,这一年他追平了皮特·桑普拉斯的7个温网单打冠军纪录,当时很多人以为,这是伟大的瑞士人最后一次举起大满贯冠军奖杯了。在赢得最后一个大满贯冠军——2002年的美网冠军时,桑普拉斯已经31岁。但是随着拉法·纳达尔和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等新生力量的崛起,似乎瑞士明星将不可避免地暗淡下去。

在帮助瑞士队获得戴维斯杯的狂喜之后,费德勒在2015年的表现似乎让上述观点更有说服力。这一年在澳大利亚公开赛中,费德勒三轮之后被淘汰。接着在巴黎的法网,在半决赛中被击败,这与之前现象级的表现相比是让人失望的。尽管这一年费德勒来到了温网和美网的决赛,但两次都被年轻六岁的德约科维奇四盘击败。似乎,费德勒守护自己的胜利的能力正在改变,他将不得不满足于17个大满贯冠军纪录。

2016年,没有什么能消除瑞士人的职业生涯即将到终点的情绪,他仍旧在不费力气地、优雅地衰退,并且不再拥有往日的力量。在澳大利亚公开赛半决赛的四盘比赛中,德约科维奇再次证明,对费德勒来说,他太强大了。在温布尔登,在四强赛中,他又被世界排名第七的加拿大人米洛斯·拉奥尼奇击败。现在,即使是他最铁杆的粉丝,这一事实也越来越被接受:费德勒正在慢慢下滑。背部和膝盖的伤都对他的事业没什么帮助,背部的伤甚至让他无法参加法网——这结束了他连续65次出现在大满贯巡回赛中的纪录,这一纪录开始于17年前他在罗兰加洛斯的首秀。膝盖的伤让他职业生涯以来首次接受了手术,这迫使他错过了美网。残酷的事实是,他以世界第16位的低排名结束了这一个赛季,并且是自遥远的2000年以来,第一次在整个赛季没有拿到一个ATP冠军。

2017年1月,当费德勒来到墨尔本,职业生涯第18次参加澳大利亚公开赛并寻求第5个冠军时,人们对此的期望并不大。他以较低的17号种子排名来参加比赛。尽管在前面几轮他都没什么危险地轻松过关,但到了第四轮,他要面对排名较高的选手。根据他最近的状态和声望,在此轮他的比赛将要结束了。

费德勒用胜利嘲笑了这一理论。在32强比赛中,费德勒在五盘惊心动魄的大战中将五号种子、日本的锦织圭打发回家,然后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他又直落三盘击败了德国人米沙·兹维列夫。在四强赛中,在另一场史诗级别的五盘大战中,四号种子、同胞斯坦·瓦林卡成为他的下一个受害者,费德勒打破所有赔率进入了墨尔本的决赛。

这是费德勒第九次在大满贯决赛中与纳达尔相遇,这场比赛也是八年前他们在墨尔本的那次决战的重演。在先前的八次大满贯决赛交手中,西班牙人已经赢了六次,其中包括2009年他们在罗德·拉沃尔球场的那次相遇。鉴于瑞士人近期的艰难处境和身上的健康问题,以及澳大利亚公开赛是他去年夏天参加完温布尔登的比赛之后的第一项巡回赛事,所以纳达尔更被看好将突然终结费德勒的复兴之路。

也许是命中注定,这项运动中最伟大的两个对手将合力用魔法召唤出一场毋庸置疑的经典比赛。第一盘费德勒6-4获胜,在自己的发球局中,费德勒仅丢了四分。第二盘中纳达尔表现出了标志性的好斗性格,以6-3获胜。第三盘,费德勒遥遥领先,两次破发后舒服地以6-1取得胜利。但在第四盘,纳达尔完成了任务,再次成功地追平了比分。比赛进入了让人无法呼吸的决胜盘。开局的破发让纳达尔取得了3-1的领先,但费德勒像是回到了过去光荣的年代,连续赢了五局,并在3小时37分钟的轮番获胜之后,以6-3拿下了第五盘。

在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决赛中,费德勒面对着纳达尔,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第一次在墨尔本来到决赛。在戏剧性的五盘大战中,费德勒战胜了西班牙人,这带给他第18个大满贯冠军,也为8年前在澳网决赛中的失败复了仇。

“到现在为止,我参加澳网已经将近20年了,我一直很享受这里的比赛,现在我的家人也非常享受。”在时隔5年夺得第18个大满贯之后,费德勒如是说。“再次感谢所有这一切,所有人。我希望明年还能看到你们。这是一次非常棒的旅行,我非常高兴赢得了比赛。网球是一项艰难的运动。没有平局。如果有的话,我会很开心与拉法一起分享冠军。每个人都说他们非常努力,我也一样,但我尽量不声张。我想要感谢我的团队,过去六个月很不一样。我没想过我能拿到冠军,但现在我做到了。”

在35岁的年纪赢得大满贯的费德勒比1972年在家乡赢得大满贯冠军头衔的澳大利亚传奇肯·罗斯沃尔还年轻两岁。即使不是史上最年长的大满贯冠军得主,网球媒体仍在怀疑已处于职业生涯中晚期的网坛老兵这个胜利的意义。“当然,这场比赛就是冲着五盘去的。”BBC的汤姆·福代斯写道。“当然,它就是让你对这四个小时感到厌倦。当然,这就是其他决赛和其他选手无法取得的成功。就在本次费德勒与纳达尔的澳网决赛之前,人们感觉这就像是1979年的披头士为了一次公演而做出的改变。当费德勒用一记正手结束比赛时,就好像披头士刚刚发布了新款左手手枪,而此时墨尔本已经进入深夜了。费德勒不仅被认为已经过了全盛时期,并且已经过了后全盛时期,从逻辑上来看,他还遭受了年龄的惩罚,经历了不容置疑的时间的流逝。在刚刚过去的三大满贯中,他所获得的可能不仅仅是18个单打大满贯中最佳的那个,而且可能是所有大满贯胜利中最伟大的那个。”

随后,在这一年的法网上,对重新恢复活力的瑞士人来说,直奔第二个法网冠军头衔是非常有诱惑力的。但自动放弃更是一种勇气,他宣布不会前往罗兰加洛斯,同时放弃了整个红土赛季的比赛以保护自己的身体,并集中所有精力于温网。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

在全英俱乐部,瑞士人排名三号种子,这一排名是他在墨尔本的那场决赛中拉撒路式的重回巅峰的反映。他再次被大多数人看作是最可能夺冠的人选,而他已有五年没有赢过这项比赛的冠军了。很明显,费德勒沉醉于公众对自己的信心,以不失一盘的成绩第11次冲进温网决赛。在决赛中,他的对手是克罗地亚人马林·西里奇,这是他们的第8次交手、第4次大满贯交手。不幸的是,由于西里奇左脚上长了一个让他疼痛难忍的水疱,这场发生在中央球场上的重大比赛大打折扣。在第二盘当他挣扎着想要自由移动时,甚至忍不住落泪。但费德勒仍于己不利地对备受挫折的对手表示了同情,直到比赛结束。最后他在妻子米尔卡和四个孩子的见证下,以一边倒的6-3、6-1、6-4的比分赢得了比赛,用时仅1小时41分钟。

2017年夏天,费德勒的家人陪伴他一起来到温布尔登,见证了他破纪录地获得了第8个全英桂冠。

“赢得8个冠军头衔非常特别。”费德勒说。“温布尔登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巡回赛,并将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巡回赛。我的偶像们都曾走上这儿的球场。因为他们,我觉得我可以成为更好的球员。很明显,数字8对我意味着很多,因为成为温布尔登历史中的一部分真的很奇妙。我想,我的双胞胎儿子会觉得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是一个非常棒的球场——但愿有一天他们能理解这一点。他们都是为了决赛而来。对我的家人和团队来说,这是美妙的一刻。这就是我们的时刻。感谢温布尔登,感谢瑞士。”

在传统的冠军晚宴上,费德勒再次捧起了温布尔登冠军奖杯,旁边是2017年温网女单冠军得主、西班牙人加尔比妮·穆古拉扎。

这并非是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了,不可思议的瑞士人那天又创造了一系列新纪录。他以35岁11月的年纪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年纪最大的温网冠军得主。第8个温网桂冠也让他超越了皮特·桑普拉斯和19世纪的网球先锋威廉姆·伦肖,这两个人都握有7个温网单打冠军,都曾经是温网这项最古老的大满贯赛事漫长而卓越的历史中最成功的男子选手。他也成为1976年比约·博格以来第一位不失一盘拿下冠军奖杯的人。他11次来到温网决赛也是一项纪录,而70次出现在大满贯巡回赛中同样是一项纪录。第三轮中,他战胜了德国人米沙·兹维列夫,这一胜利是他在大满贯单打比赛中的第317个胜利,超越了塞蕾娜·威廉姆斯里程碑般的316次胜利。

在美网费德勒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胡安·马丁·德尔波特罗,年底在回到伦敦的ATP年终总决赛时,在半决赛中又遭大卫·戈芬逆转,这些意味着费德勒是以一种低调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年,但这并不会贬损这一点:2017年,瑞士人已经以令人惊讶的方式重生了。这一年是自2009年以来第一个赢得多个大满贯冠军的赛季,而全年赢得7个冠军头衔的纪录也是十年来的最佳战绩。全年52-5的赢输比也是11年中最好的纪录。

费德勒为2018年的比赛做好了准备,他对比赛的期待是显而易见的。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墨尔本和澳大利亚公开赛,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是否2017年已经成为充满荣耀的绝唱,他是否还能保持空前绝后的回归状态。

他很快就给出了一个毫不含糊的答案,在澳大利亚,他直落三盘地横扫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最后强势地来到了决赛。事实上,在四强赛第二盘最后,韩国选手郑泫的退赛对费德勒也有一定的帮助,但在对手被迫退赛时,比赛已经完全在费德勒的掌控中,最后费德勒直接第7次来到了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决赛。在决赛中等待费德勒的又是西里奇,但与7个月前他们在温网的相遇不同,现在29岁的克罗地亚人没有任何脚伤的困扰,他已经在身体上做好了迎接一项有可能成功的挑战。

然而,第一盘,费德勒开盘就连下四局,并用连续的aces球结束了这一盘。第二盘,没人能取得破发,在抢七中,西里奇以7-5赢下这一盘。但在第三盘中,费德勒再次发力,以6-3拿下。第四盘第四局中,费德勒浪费了两个破发点,而西里奇却在比赛中第一次破了费德勒的发球局,以6-3赢下这一盘。比赛要进入决胜盘了。费德勒在第二局中完成的破发看起来要让西里奇众所周知的复仇梦破碎了,最终卫冕冠军真的没遇什么麻烦地以6-1拿下这一盘,赢得了冠军头衔。

 “罗杰·费德勒从来不是一个会隐藏情感的人,周日,在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赢得20个大满贯冠军的人之后,36岁的瑞士人泪如涌泉。”保罗·纽曼在《独立报》上写道。“在颁奖典礼上,费德勒艰难地完成了他的致词,他以6-2、6-7、6-3、3-6、6-1击败了马林·西里奇,第6次获得了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继2009年在决赛中输给拉法·纳达尔——这是他7次进入决赛唯一一次输球——之后,费德勒著名的大哭又出现了,他再次被情感战胜了。整个体育场的观众都站了起来为费德勒鼓掌,继而又是令人注目的站立欢呼,同时大屏幕上,眼泪滚落费德勒的脸庞。全时代以来最伟大的网球选手被迫去为他最后的冠军而奋战,但假如还有人怀疑他是否还能重复去年的辉煌,当他因伤休息六个月回归之后赢得了两个大满贯冠军时,他们的疑问无疑已经被消除了。”

他在澳大利亚的英勇行为再次刷新了网球运动长期保持的一些纪录。作为第一位拿到20个大满贯冠军的男子球员,费德勒加入了伟大的女子网球运动员玛格丽特·考特、塞蕾娜·威廉姆斯和施特菲·格拉芙的行列,成为四位达到这一里程碑般的成就中唯一一位男子运动员。同时从2003年赢得温网开始,到2018年在墨尔本获得冠军,这之间跨越了14年6个月零23天,这一时间跨度是公开赛历史上跨度最长的大满贯胜利。在击败西里奇时,费德勒已经36岁173天了,他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第四位在30岁后还赢得了4个大满贯冠军的选手。他在罗德·拉沃尔球场的胜利也是他职业生涯第10次成功卫冕大满贯冠军头衔,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在2017年获得两项大满贯冠军之后,瑞士常青树于2018年1月来到了澳大利亚,史无前例地获得了第20个大满贯冠军。

也许,无法避免的是,这一问题将要追随到最后的胜利: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违反年龄规律的状态还能保持多久?“本质上,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费德勒回复道。“年龄只是个数字。在12个月里,我已经赢得了3个大满贯。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只是学习去保持一个良好的作息时间,并保持渴望,然后可能好事就会发生。但我对自己的计划非常谨慎,我会预先想好到底我的目标是什么,我优先考虑的是什么。我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说明我将能够非常成功地向前进。但我非常高兴,我现在就在那个状态里。”

2018年并没有产生第21个大满贯冠军——最接近这个目标的一次是在温布尔登,他来到了四分之一决赛。但在2月,仍有很好的理由来庆祝一下,在这个月他在鹿特丹赢得了第97个ATP巡回赛冠军,这一成绩让他在职业生涯中第4次回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在36岁的年纪,他成为了最年长的世界第一。到2018年底,在两次登顶世界第一之后,他已经创纪录地在世界第一的位置上待了310周,这是当之无愧的网球史上最佳球员。

对费德勒来说,未来究竟将会发生什么是很难预测的。显而易见的是,那些在他进入30岁时就开始为他的运动生涯撰写讣告的人都被证明过于草率,如果参照他在2017和2018年对年龄的对抗,那么打赌他不会再拿另一个大满贯冠军也是不明智的。那一天终究将不可以免地到来,瑞士传奇终究将会收起他的球拍,但看起来这一天并不在眼前。

对打破纪录的温网冠军数和20个大满贯冠军数,早在几年前,即使是费德勒自己也几乎不敢想象。

“罗杰·费德勒站在了温布尔登男子网球史上的最高点。带着不失一盘在全英俱乐部第8次夺冠以及第19个大满贯冠军的纪录,35岁的费德勒保持着领先的位置。这个胜利也意味着下个月就即将36岁的瑞士大师超越了号称‘火枪手’的大力发球手、美国人皮特·桑普拉斯以及维多利亚时代伟大的威廉姆·伦肖,他们都夺得过7个温网冠军。使这一胜利更加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由于去年的良好表现,似乎费德勒挥舞他的球拍就像挥舞一把史特拉第瓦里小提琴一样的时代又出现了。”

——西恩·英格莱,《卫报》

作者: [英] 伊恩·斯普拉格 译者: 萨米
版本: 金城出版社 2020-5

本文及图片节选自《费德勒传》一书第十章,有删节,经出版社授权发布。按语写作:姜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罗杰·费德勒

  • 道不同不相为谋,拆解运动“新贵” On昂跑的联名经
  • 费德勒完成职业生涯“最后一舞”,拉沃尔杯见证天王正式退役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在费德勒30岁时为他运动生涯写讣告的人,都被证明过于草率

在费德勒退役之际,让我们回顾他在35岁之后又迎来的职业生涯中辉煌的2017-2018赛季。

按:在小威廉姆斯宣布退役后不足半个月,男子网坛重量级人物——瑞士天王费德勒于昨日也公开了自己的退役决定。尽管41岁从网坛退役已经是一个非常“长寿”的职业年龄,但当这一消息真正来临时,还是让许多网球迷产生了“心脏漏一拍”的感受。确实,费德勒对于网球的意义太过特别。

曾几何时,对于热爱网球的人来说,不再奢求费德勒能够拿冠军,只是怀抱着他能继续还在赛场上哪怕多打一场也好的愿景。但费德勒却在2017-2018赛季带给了人们诸多惊喜,让以为他不再会增加冠军数量的球迷看着他的大满贯数量来到了20个。在金城出版社出版的《费德勒传》一书的最后一章,就详细记录了这两个赛季里发生在球王身上的“奇迹”。

如今,随着年轻的阿尔卡拉斯在2022美网上的优秀表现,我们知道网坛的更新换代终究已经到来,曾经“四大天王”和“三大天王”的时代也终将一去不复返。但费德勒之于网坛的意义,并不会随着他的退役而淡去。在他退役之际,让我们用下面这篇书摘,重温他职业生涯中特别且辉煌的2017-2018赛季。

在现代专业体育无情的竞争中,能够长时间保持在精英水平的人越来越稀少。但在2017年,紧接着又在2018年,费德勒证明了年龄和20年的ATP体育生涯从未磨灭他的传奇力量。

2012年,罗杰·费德勒赢得温布尔登冠军时已经30岁,这一年他追平了皮特·桑普拉斯的7个温网单打冠军纪录,当时很多人以为,这是伟大的瑞士人最后一次举起大满贯冠军奖杯了。在赢得最后一个大满贯冠军——2002年的美网冠军时,桑普拉斯已经31岁。但是随着拉法·纳达尔和诺瓦克·德约科维奇等新生力量的崛起,似乎瑞士明星将不可避免地暗淡下去。

在帮助瑞士队获得戴维斯杯的狂喜之后,费德勒在2015年的表现似乎让上述观点更有说服力。这一年在澳大利亚公开赛中,费德勒三轮之后被淘汰。接着在巴黎的法网,在半决赛中被击败,这与之前现象级的表现相比是让人失望的。尽管这一年费德勒来到了温网和美网的决赛,但两次都被年轻六岁的德约科维奇四盘击败。似乎,费德勒守护自己的胜利的能力正在改变,他将不得不满足于17个大满贯冠军纪录。

2016年,没有什么能消除瑞士人的职业生涯即将到终点的情绪,他仍旧在不费力气地、优雅地衰退,并且不再拥有往日的力量。在澳大利亚公开赛半决赛的四盘比赛中,德约科维奇再次证明,对费德勒来说,他太强大了。在温布尔登,在四强赛中,他又被世界排名第七的加拿大人米洛斯·拉奥尼奇击败。现在,即使是他最铁杆的粉丝,这一事实也越来越被接受:费德勒正在慢慢下滑。背部和膝盖的伤都对他的事业没什么帮助,背部的伤甚至让他无法参加法网——这结束了他连续65次出现在大满贯巡回赛中的纪录,这一纪录开始于17年前他在罗兰加洛斯的首秀。膝盖的伤让他职业生涯以来首次接受了手术,这迫使他错过了美网。残酷的事实是,他以世界第16位的低排名结束了这一个赛季,并且是自遥远的2000年以来,第一次在整个赛季没有拿到一个ATP冠军。

2017年1月,当费德勒来到墨尔本,职业生涯第18次参加澳大利亚公开赛并寻求第5个冠军时,人们对此的期望并不大。他以较低的17号种子排名来参加比赛。尽管在前面几轮他都没什么危险地轻松过关,但到了第四轮,他要面对排名较高的选手。根据他最近的状态和声望,在此轮他的比赛将要结束了。

费德勒用胜利嘲笑了这一理论。在32强比赛中,费德勒在五盘惊心动魄的大战中将五号种子、日本的锦织圭打发回家,然后在四分之一决赛中,他又直落三盘击败了德国人米沙·兹维列夫。在四强赛中,在另一场史诗级别的五盘大战中,四号种子、同胞斯坦·瓦林卡成为他的下一个受害者,费德勒打破所有赔率进入了墨尔本的决赛。

这是费德勒第九次在大满贯决赛中与纳达尔相遇,这场比赛也是八年前他们在墨尔本的那次决战的重演。在先前的八次大满贯决赛交手中,西班牙人已经赢了六次,其中包括2009年他们在罗德·拉沃尔球场的那次相遇。鉴于瑞士人近期的艰难处境和身上的健康问题,以及澳大利亚公开赛是他去年夏天参加完温布尔登的比赛之后的第一项巡回赛事,所以纳达尔更被看好将突然终结费德勒的复兴之路。

也许是命中注定,这项运动中最伟大的两个对手将合力用魔法召唤出一场毋庸置疑的经典比赛。第一盘费德勒6-4获胜,在自己的发球局中,费德勒仅丢了四分。第二盘中纳达尔表现出了标志性的好斗性格,以6-3获胜。第三盘,费德勒遥遥领先,两次破发后舒服地以6-1取得胜利。但在第四盘,纳达尔完成了任务,再次成功地追平了比分。比赛进入了让人无法呼吸的决胜盘。开局的破发让纳达尔取得了3-1的领先,但费德勒像是回到了过去光荣的年代,连续赢了五局,并在3小时37分钟的轮番获胜之后,以6-3拿下了第五盘。

在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决赛中,费德勒面对着纳达尔,这是他自2010年以来第一次在墨尔本来到决赛。在戏剧性的五盘大战中,费德勒战胜了西班牙人,这带给他第18个大满贯冠军,也为8年前在澳网决赛中的失败复了仇。

“到现在为止,我参加澳网已经将近20年了,我一直很享受这里的比赛,现在我的家人也非常享受。”在时隔5年夺得第18个大满贯之后,费德勒如是说。“再次感谢所有这一切,所有人。我希望明年还能看到你们。这是一次非常棒的旅行,我非常高兴赢得了比赛。网球是一项艰难的运动。没有平局。如果有的话,我会很开心与拉法一起分享冠军。每个人都说他们非常努力,我也一样,但我尽量不声张。我想要感谢我的团队,过去六个月很不一样。我没想过我能拿到冠军,但现在我做到了。”

在35岁的年纪赢得大满贯的费德勒比1972年在家乡赢得大满贯冠军头衔的澳大利亚传奇肯·罗斯沃尔还年轻两岁。即使不是史上最年长的大满贯冠军得主,网球媒体仍在怀疑已处于职业生涯中晚期的网坛老兵这个胜利的意义。“当然,这场比赛就是冲着五盘去的。”BBC的汤姆·福代斯写道。“当然,它就是让你对这四个小时感到厌倦。当然,这就是其他决赛和其他选手无法取得的成功。就在本次费德勒与纳达尔的澳网决赛之前,人们感觉这就像是1979年的披头士为了一次公演而做出的改变。当费德勒用一记正手结束比赛时,就好像披头士刚刚发布了新款左手手枪,而此时墨尔本已经进入深夜了。费德勒不仅被认为已经过了全盛时期,并且已经过了后全盛时期,从逻辑上来看,他还遭受了年龄的惩罚,经历了不容置疑的时间的流逝。在刚刚过去的三大满贯中,他所获得的可能不仅仅是18个单打大满贯中最佳的那个,而且可能是所有大满贯胜利中最伟大的那个。”

随后,在这一年的法网上,对重新恢复活力的瑞士人来说,直奔第二个法网冠军头衔是非常有诱惑力的。但自动放弃更是一种勇气,他宣布不会前往罗兰加洛斯,同时放弃了整个红土赛季的比赛以保护自己的身体,并集中所有精力于温网。事实证明这是一个聪明的决定。

在全英俱乐部,瑞士人排名三号种子,这一排名是他在墨尔本的那场决赛中拉撒路式的重回巅峰的反映。他再次被大多数人看作是最可能夺冠的人选,而他已有五年没有赢过这项比赛的冠军了。很明显,费德勒沉醉于公众对自己的信心,以不失一盘的成绩第11次冲进温网决赛。在决赛中,他的对手是克罗地亚人马林·西里奇,这是他们的第8次交手、第4次大满贯交手。不幸的是,由于西里奇左脚上长了一个让他疼痛难忍的水疱,这场发生在中央球场上的重大比赛大打折扣。在第二盘当他挣扎着想要自由移动时,甚至忍不住落泪。但费德勒仍于己不利地对备受挫折的对手表示了同情,直到比赛结束。最后他在妻子米尔卡和四个孩子的见证下,以一边倒的6-3、6-1、6-4的比分赢得了比赛,用时仅1小时41分钟。

2017年夏天,费德勒的家人陪伴他一起来到温布尔登,见证了他破纪录地获得了第8个全英桂冠。

“赢得8个冠军头衔非常特别。”费德勒说。“温布尔登一直是我最喜欢的巡回赛,并将永远是我最喜欢的巡回赛。我的偶像们都曾走上这儿的球场。因为他们,我觉得我可以成为更好的球员。很明显,数字8对我意味着很多,因为成为温布尔登历史中的一部分真的很奇妙。我想,我的双胞胎儿子会觉得这是一道美丽的风景,是一个非常棒的球场——但愿有一天他们能理解这一点。他们都是为了决赛而来。对我的家人和团队来说,这是美妙的一刻。这就是我们的时刻。感谢温布尔登,感谢瑞士。”

在传统的冠军晚宴上,费德勒再次捧起了温布尔登冠军奖杯,旁边是2017年温网女单冠军得主、西班牙人加尔比妮·穆古拉扎。

这并非是职业生涯中的第一次了,不可思议的瑞士人那天又创造了一系列新纪录。他以35岁11月的年纪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年纪最大的温网冠军得主。第8个温网桂冠也让他超越了皮特·桑普拉斯和19世纪的网球先锋威廉姆·伦肖,这两个人都握有7个温网单打冠军,都曾经是温网这项最古老的大满贯赛事漫长而卓越的历史中最成功的男子选手。他也成为1976年比约·博格以来第一位不失一盘拿下冠军奖杯的人。他11次来到温网决赛也是一项纪录,而70次出现在大满贯巡回赛中同样是一项纪录。第三轮中,他战胜了德国人米沙·兹维列夫,这一胜利是他在大满贯单打比赛中的第317个胜利,超越了塞蕾娜·威廉姆斯里程碑般的316次胜利。

在美网费德勒在四分之一决赛中输给了胡安·马丁·德尔波特罗,年底在回到伦敦的ATP年终总决赛时,在半决赛中又遭大卫·戈芬逆转,这些意味着费德勒是以一种低调的方式结束了这一年,但这并不会贬损这一点:2017年,瑞士人已经以令人惊讶的方式重生了。这一年是自2009年以来第一个赢得多个大满贯冠军的赛季,而全年赢得7个冠军头衔的纪录也是十年来的最佳战绩。全年52-5的赢输比也是11年中最好的纪录。

费德勒为2018年的比赛做好了准备,他对比赛的期待是显而易见的。所有的目光都转向了墨尔本和澳大利亚公开赛,人们最关心的问题是,是否2017年已经成为充满荣耀的绝唱,他是否还能保持空前绝后的回归状态。

他很快就给出了一个毫不含糊的答案,在澳大利亚,他直落三盘地横扫了一个又一个对手,最后强势地来到了决赛。事实上,在四强赛第二盘最后,韩国选手郑泫的退赛对费德勒也有一定的帮助,但在对手被迫退赛时,比赛已经完全在费德勒的掌控中,最后费德勒直接第7次来到了澳大利亚公开赛的决赛。在决赛中等待费德勒的又是西里奇,但与7个月前他们在温网的相遇不同,现在29岁的克罗地亚人没有任何脚伤的困扰,他已经在身体上做好了迎接一项有可能成功的挑战。

然而,第一盘,费德勒开盘就连下四局,并用连续的aces球结束了这一盘。第二盘,没人能取得破发,在抢七中,西里奇以7-5赢下这一盘。但在第三盘中,费德勒再次发力,以6-3拿下。第四盘第四局中,费德勒浪费了两个破发点,而西里奇却在比赛中第一次破了费德勒的发球局,以6-3赢下这一盘。比赛要进入决胜盘了。费德勒在第二局中完成的破发看起来要让西里奇众所周知的复仇梦破碎了,最终卫冕冠军真的没遇什么麻烦地以6-1拿下这一盘,赢得了冠军头衔。

 “罗杰·费德勒从来不是一个会隐藏情感的人,周日,在成为历史上第一个赢得20个大满贯冠军的人之后,36岁的瑞士人泪如涌泉。”保罗·纽曼在《独立报》上写道。“在颁奖典礼上,费德勒艰难地完成了他的致词,他以6-2、6-7、6-3、3-6、6-1击败了马林·西里奇,第6次获得了澳大利亚公开赛冠军。继2009年在决赛中输给拉法·纳达尔——这是他7次进入决赛唯一一次输球——之后,费德勒著名的大哭又出现了,他再次被情感战胜了。整个体育场的观众都站了起来为费德勒鼓掌,继而又是令人注目的站立欢呼,同时大屏幕上,眼泪滚落费德勒的脸庞。全时代以来最伟大的网球选手被迫去为他最后的冠军而奋战,但假如还有人怀疑他是否还能重复去年的辉煌,当他因伤休息六个月回归之后赢得了两个大满贯冠军时,他们的疑问无疑已经被消除了。”

他在澳大利亚的英勇行为再次刷新了网球运动长期保持的一些纪录。作为第一位拿到20个大满贯冠军的男子球员,费德勒加入了伟大的女子网球运动员玛格丽特·考特、塞蕾娜·威廉姆斯和施特菲·格拉芙的行列,成为四位达到这一里程碑般的成就中唯一一位男子运动员。同时从2003年赢得温网开始,到2018年在墨尔本获得冠军,这之间跨越了14年6个月零23天,这一时间跨度是公开赛历史上跨度最长的大满贯胜利。在击败西里奇时,费德勒已经36岁173天了,他成为公开赛时代以来第四位在30岁后还赢得了4个大满贯冠军的选手。他在罗德·拉沃尔球场的胜利也是他职业生涯第10次成功卫冕大满贯冠军头衔,这也是史无前例的。

在2017年获得两项大满贯冠军之后,瑞士常青树于2018年1月来到了澳大利亚,史无前例地获得了第20个大满贯冠军。

也许,无法避免的是,这一问题将要追随到最后的胜利:这种让人印象深刻的违反年龄规律的状态还能保持多久?“本质上,我不觉得年龄是个问题。”费德勒回复道。“年龄只是个数字。在12个月里,我已经赢得了3个大满贯。我自己都不能相信。我只是学习去保持一个良好的作息时间,并保持渴望,然后可能好事就会发生。但我对自己的计划非常谨慎,我会预先想好到底我的目标是什么,我优先考虑的是什么。我觉得,现在发生的一切说明我将能够非常成功地向前进。但我非常高兴,我现在就在那个状态里。”

2018年并没有产生第21个大满贯冠军——最接近这个目标的一次是在温布尔登,他来到了四分之一决赛。但在2月,仍有很好的理由来庆祝一下,在这个月他在鹿特丹赢得了第97个ATP巡回赛冠军,这一成绩让他在职业生涯中第4次回到了世界第一的位置。在36岁的年纪,他成为了最年长的世界第一。到2018年底,在两次登顶世界第一之后,他已经创纪录地在世界第一的位置上待了310周,这是当之无愧的网球史上最佳球员。

对费德勒来说,未来究竟将会发生什么是很难预测的。显而易见的是,那些在他进入30岁时就开始为他的运动生涯撰写讣告的人都被证明过于草率,如果参照他在2017和2018年对年龄的对抗,那么打赌他不会再拿另一个大满贯冠军也是不明智的。那一天终究将不可以免地到来,瑞士传奇终究将会收起他的球拍,但看起来这一天并不在眼前。

对打破纪录的温网冠军数和20个大满贯冠军数,早在几年前,即使是费德勒自己也几乎不敢想象。

“罗杰·费德勒站在了温布尔登男子网球史上的最高点。带着不失一盘在全英俱乐部第8次夺冠以及第19个大满贯冠军的纪录,35岁的费德勒保持着领先的位置。这个胜利也意味着下个月就即将36岁的瑞士大师超越了号称‘火枪手’的大力发球手、美国人皮特·桑普拉斯以及维多利亚时代伟大的威廉姆·伦肖,他们都夺得过7个温网冠军。使这一胜利更加让人印象深刻的是,由于去年的良好表现,似乎费德勒挥舞他的球拍就像挥舞一把史特拉第瓦里小提琴一样的时代又出现了。”

——西恩·英格莱,《卫报》

作者: [英] 伊恩·斯普拉格 译者: 萨米
版本: 金城出版社 2020-5

本文及图片节选自《费德勒传》一书第十章,有删节,经出版社授权发布。按语写作:姜妍。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