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惠普中国总裁称PC行业“很辛苦” 不惧小米华为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惠普中国总裁称PC行业“很辛苦” 不惧小米华为

惠普曾做过一份调查,在超过1000人规模的公司中,有近一半以上会购买惠普的PC产品;但在一些家用市场以及中小企业,惠普所占的份额明显偏低。问题出在与消费者的沟通上。

惠普公司中国区总裁庄正松。

惠普不再年轻,无论是创办时间,还是品牌形象。

成立于1939年的惠普,已经是77岁高龄的“老者”。其有过相当辉煌的历史,曾是全球最大的信息科技(IT)公司之一。即使是于1985年正式成立的中国惠普有限公司,也已进入而立之年。人们更愿意用“技术范儿”“商务精英”来描述这家公司。

但是现在,惠普想要在中国地区做些改变。这种改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惠普公司中国区(下称惠普中国)总裁庄正松的回归。

翻看这位已经54岁的惠普中国高管的简历,其在1990年便进入惠普工作,一做便是17年。期间,他在惠普公司最后担任的职位是个人信息系统集团副总裁兼内地及香港地区总经理,并实现了惠普在营业收入、市场份额以及利润率方面的增长。

“我一直非常感恩惠普,因为我既不是名校毕业,也没有特别的背景。在那个年代能进入惠普算相当不错,也一直顺风顺水。”庄正松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

但在45岁那年,也就是2007年,他开始意识到在这样一个成熟的年纪,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做一些不同的尝试。同时,庄正松觉得,需要把自己的位置让一让,让其他人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如果一个人离开,有很多人可以升职,这不是很好吗?”他笑道。

离开之后,他曾担任维登牙亚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也曾在昱晶能源科技集团及宏达国际(HTC)担任高管级别的全球销售岗位,后来也有投资创业。

惠普给他打电话邀请他重回惠普时,庄正松的生活正过得相当自在,所以很直接地回绝了。但在挂掉电话之后,他开始琢磨,“我为什么不回去呢?”在庄正松眼里,惠普一直是一家很靠谱的公司。他希望能在退休时,再多做一些值得回忆的事情。

从2007年到现在,刚好也是惠普中国从高峰走向低谷再爬坡的过程,市场份额也相应从中国区域的第二位,掉落至第四、第五名。“我离开这几年,惠普没有做好一些该做的事情。”他说道。

那个时候惠普做得顺风顺水,这会让公司内部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并会继续保持着“好日子”。但市场在变、用户的需求在变,对于品牌、产品的要求和购买习惯也在变。“如果你不去虚心听外面的声音,努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那是不靠谱的。”庄正松相信,这期间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发生。

惠普中国是国内第一家中美合资的高科技公司。尽管2007年惠普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不及联想,但在全球范围占据第一。

据庄正松介绍,那时惠普主要聚焦于三件事。一是一定要做对的产品,全球发布什么产品在中国也同样售卖,这对于当时的外资企业来说极为少见。惠普在中国还设立了中国设计中心,专门针对中国的市场和客户,研发更适合中国的产品。

二是人才,专注培养一批中国的本土人才,很多年轻人愿意到惠普这样的大型外资企业去工作学习,与现在更喜欢去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等不同。他认为需要肯定的是,惠普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将一些很扎实的基础工作方法分享给中国。

但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的发展在快速推进整个世界的变化,在中国的表现尤为明显。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1990年代惠普中国的员工和美国总部联系,处理每件事情大约需要花两三天的时间。但现在通过邮件、微信可以即时回应,科技在催促着人们快一点,再快一点。

在快速的变化过程中,很多像诺基亚、摩托罗拉、柯达一样的公司并没有跟上变化的节奏,最终被淘汰或并购。这给惠普带来很多警示。庄正松的体会是,牌子老,同样需要根据扎实的底蕴进行更好地创新,但同时不应放松对品质的要求。

“了解现状、承认现状是我们首先要做的。”2014年庄正松回归惠普后,在公司内部发起了上述讨论,在认清并接受惠普中国有些落后的现实之后,开始思考发展的方向,哪些地方可以做,哪些应该做好却没做好。只有在厘清这些之后,惠普中国才能重新取得亚太地区和全球地区的支持,并将更多资源重新投放到中国市场。

2015年,庄正松和整个惠普中国一起,经历了惠普历史上极为重要的分拆。惠普宣布将公司分拆为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分别名为惠普企业(现名“慧与”)和惠普公司。前者从事面向企业的服务器和数据储存设备、软件及服务业务,后者从事个人计算机和打印机业务,也就是庄正松所分管的业务。

从投资者的角度看,PC、打印业务和企业级业务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一个已经非常成熟,营收、净利、市场规模趋于稳定,用庄正松的话说,“已经没什么好故事可谈。”但另一个企业级业务,更具前瞻性。到底投一个稳定的惠普还是未来性很强的惠普,在没有分拆前投资者常常会犹豫不决。

而在内部资源划分上,分拆对于惠普而言也利大于弊。此前惠普每年都会有相当比例的研发费用投放在新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上,大部分可能会被分配到代表着未来发展的云业务上,而PC和打印业务却无法拿到该有的研发费用。一些事业群会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分拆。

分拆也意味着需要对原有的结构进行重新审视,以及不可避免地裁员。公开资料显示,自2012年起,惠普便开始了其裁员计划,从最初的2.7万人裁员目标至2015年的5.5万人。

“这不是单纯地裁员。我们将一些不适合或者说没有按预期发展的业务进行切割,同时在其他新领域去招更多的人。”庄正松说。例如惠普将一些软件卖掉,相关的人员也伴随着离开。此外,在优化一些复杂的内部程序后,一些事情不再需要那么多人集中去做。

惠普已经经历过多次类似的过程,也因此,整个拆分过程能够按照原来的预期执行。但在惠普内部,还希望这个过程能够更快速一点。

分拆后的效果正在逐渐显现。根据IDC发布的全球PC市场第二季度出货报告显示,惠普与联想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惠普第二季度PC出货量同比增长5.1%,达到1296万台,市场份额从去年同期的18.9%提升至20.8%。联想集团第二季度PC出货量同比下滑2.3%,降至1320万台,市场占有率提升至21.2%。

但庄正松承认,PC不再是一个高增长行业,出货量很难大幅增长,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在此过程中,惠普计划争取到更多的市场份额,这样在与英特尔谈判时才会有更大的空间。

惠普也注意到包括小米、华为在内的互联网厂商开始进军笔记本产业,但目前还没看到创新之处。

“PC行业前三名都过得很辛苦,对于新进入的厂商只有更辛苦而已。“庄正松说,传统PC厂商太习惯于被一两家公司所引导,所以大部分笔记本产品差别不大。但受制于一些固有的认知,比如只有苹果笔记本做得最薄,即使惠普同样可以做到甚至更薄,也很难得到认可。这是惠普亟待改进的地方。

为了在技术上领先于竞争对手,惠普正在研发可在屏幕上直接操作、打印3D产品的笔记本,可以改变图像的宽度、高度、捏合形状等等。短期内该产品还很难取代现有的模式,但在未来,将会是一种革命性的改进。

惠普另一个最大的变化还在于,这家公司开始尝试和年轻人进行沟通。今年5月,惠普启用了黄轩作为笔记本新品的代言人,希望借此向人们传递出惠普高端、时尚、轻薄的产品信息。如果放在以前,这一定不是惠普愿意做的事情。

这家公司曾做过一份调查,在超过1000人规模的公司中,有近一半以上会购买惠普的PC产品,但在一些家用市场以及中小企业,惠普所占的份额明显偏低。特别是注重外观设计的人,多不会选择惠普。但庄正松并不认为是惠普的设计不够好,主要的问题在于和消费者的沟通。

以惠普新推出的暗影精灵II游戏笔记本为例。在正式推出前,很多人告诉庄正松,游戏本用户不会喜欢惠普这种老品牌。但他相信,除了品牌方面的考虑,还需要产品本身靠谱,惠普可以做到这点。

据惠普方面的数据显示,京东6·18促销期间,其在游戏笔记本中一直排名第一,在整个笔记本品类位列第二。“这也说明我们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惠普的产品。我们是不怕比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说。

由于很多客观因素存在,惠普并没有设定在中国区超越联想这一目标。庄正松更看重实际可以做的事情,在一定时间内需要做哪三件重要的事情。

如果放到具体的业务管理层面,目前对这家公司而言首先要做好的是稳固现有的PC、激光打印、喷墨打印等核心业务。第二是3D打印,或与VR厂商进行合作开发产品。据庄正松透露,一年前惠普已经做出了3D打印机,但是没有选择上市,主要原因在于现有的应用环境无法满足多样化的打印需求。再者则是从现实到虚拟再到现实的创新,目标是成为领导者。

不过庄正松也强调,上述3D打印服务所选择的路径,一定从B2B再到B2C,这是惠普所擅长的方式。

与其他互联网公司相比,惠普的“改变”还是显得太过缓慢。但这家公司并不着急,而是相信改变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在半年或者一年后可能会表现出不一样的结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惠普

3.2k
  • 得润电子:公司的CPU Socket主要供应给Dell、联想、惠普等客户,并已拓展至通讯领域
  • 2022年第二季度全球PC出货量同比下降12.6%,为九年来最大降幅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惠普中国总裁称PC行业“很辛苦” 不惧小米华为

惠普曾做过一份调查,在超过1000人规模的公司中,有近一半以上会购买惠普的PC产品;但在一些家用市场以及中小企业,惠普所占的份额明显偏低。问题出在与消费者的沟通上。

惠普公司中国区总裁庄正松。

惠普不再年轻,无论是创办时间,还是品牌形象。

成立于1939年的惠普,已经是77岁高龄的“老者”。其有过相当辉煌的历史,曾是全球最大的信息科技(IT)公司之一。即使是于1985年正式成立的中国惠普有限公司,也已进入而立之年。人们更愿意用“技术范儿”“商务精英”来描述这家公司。

但是现在,惠普想要在中国地区做些改变。这种改变很大程度上来自于惠普公司中国区(下称惠普中国)总裁庄正松的回归。

翻看这位已经54岁的惠普中国高管的简历,其在1990年便进入惠普工作,一做便是17年。期间,他在惠普公司最后担任的职位是个人信息系统集团副总裁兼内地及香港地区总经理,并实现了惠普在营业收入、市场份额以及利润率方面的增长。

“我一直非常感恩惠普,因为我既不是名校毕业,也没有特别的背景。在那个年代能进入惠普算相当不错,也一直顺风顺水。”庄正松在接受界面新闻专访时表示。

但在45岁那年,也就是2007年,他开始意识到在这样一个成熟的年纪,应该去外面的世界看看,做一些不同的尝试。同时,庄正松觉得,需要把自己的位置让一让,让其他人有更多的发挥空间。“如果一个人离开,有很多人可以升职,这不是很好吗?”他笑道。

离开之后,他曾担任维登牙亚集团主席兼首席执行官,也曾在昱晶能源科技集团及宏达国际(HTC)担任高管级别的全球销售岗位,后来也有投资创业。

惠普给他打电话邀请他重回惠普时,庄正松的生活正过得相当自在,所以很直接地回绝了。但在挂掉电话之后,他开始琢磨,“我为什么不回去呢?”在庄正松眼里,惠普一直是一家很靠谱的公司。他希望能在退休时,再多做一些值得回忆的事情。

从2007年到现在,刚好也是惠普中国从高峰走向低谷再爬坡的过程,市场份额也相应从中国区域的第二位,掉落至第四、第五名。“我离开这几年,惠普没有做好一些该做的事情。”他说道。

那个时候惠普做得顺风顺水,这会让公司内部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并会继续保持着“好日子”。但市场在变、用户的需求在变,对于品牌、产品的要求和购买习惯也在变。“如果你不去虚心听外面的声音,努力把自己该做的事情做好,那是不靠谱的。”庄正松相信,这期间有很多类似的事情发生。

惠普中国是国内第一家中美合资的高科技公司。尽管2007年惠普在中国的市场份额不及联想,但在全球范围占据第一。

据庄正松介绍,那时惠普主要聚焦于三件事。一是一定要做对的产品,全球发布什么产品在中国也同样售卖,这对于当时的外资企业来说极为少见。惠普在中国还设立了中国设计中心,专门针对中国的市场和客户,研发更适合中国的产品。

二是人才,专注培养一批中国的本土人才,很多年轻人愿意到惠普这样的大型外资企业去工作学习,与现在更喜欢去互联网公司、创业公司等不同。他认为需要肯定的是,惠普在中国发展的过程中,将一些很扎实的基础工作方法分享给中国。

但互联网和移动通讯的发展在快速推进整个世界的变化,在中国的表现尤为明显。

据界面新闻记者了解,1990年代惠普中国的员工和美国总部联系,处理每件事情大约需要花两三天的时间。但现在通过邮件、微信可以即时回应,科技在催促着人们快一点,再快一点。

在快速的变化过程中,很多像诺基亚、摩托罗拉、柯达一样的公司并没有跟上变化的节奏,最终被淘汰或并购。这给惠普带来很多警示。庄正松的体会是,牌子老,同样需要根据扎实的底蕴进行更好地创新,但同时不应放松对品质的要求。

“了解现状、承认现状是我们首先要做的。”2014年庄正松回归惠普后,在公司内部发起了上述讨论,在认清并接受惠普中国有些落后的现实之后,开始思考发展的方向,哪些地方可以做,哪些应该做好却没做好。只有在厘清这些之后,惠普中国才能重新取得亚太地区和全球地区的支持,并将更多资源重新投放到中国市场。

2015年,庄正松和整个惠普中国一起,经历了惠普历史上极为重要的分拆。惠普宣布将公司分拆为两家独立的上市公司,分别名为惠普企业(现名“慧与”)和惠普公司。前者从事面向企业的服务器和数据储存设备、软件及服务业务,后者从事个人计算机和打印机业务,也就是庄正松所分管的业务。

从投资者的角度看,PC、打印业务和企业级业务呈现出两种不同的状态。一个已经非常成熟,营收、净利、市场规模趋于稳定,用庄正松的话说,“已经没什么好故事可谈。”但另一个企业级业务,更具前瞻性。到底投一个稳定的惠普还是未来性很强的惠普,在没有分拆前投资者常常会犹豫不决。

而在内部资源划分上,分拆对于惠普而言也利大于弊。此前惠普每年都会有相当比例的研发费用投放在新技术和产品的研发上,大部分可能会被分配到代表着未来发展的云业务上,而PC和打印业务却无法拿到该有的研发费用。一些事业群会觉得,与其这样不如分拆。

分拆也意味着需要对原有的结构进行重新审视,以及不可避免地裁员。公开资料显示,自2012年起,惠普便开始了其裁员计划,从最初的2.7万人裁员目标至2015年的5.5万人。

“这不是单纯地裁员。我们将一些不适合或者说没有按预期发展的业务进行切割,同时在其他新领域去招更多的人。”庄正松说。例如惠普将一些软件卖掉,相关的人员也伴随着离开。此外,在优化一些复杂的内部程序后,一些事情不再需要那么多人集中去做。

惠普已经经历过多次类似的过程,也因此,整个拆分过程能够按照原来的预期执行。但在惠普内部,还希望这个过程能够更快速一点。

分拆后的效果正在逐渐显现。根据IDC发布的全球PC市场第二季度出货报告显示,惠普与联想之间的差距正在缩小。惠普第二季度PC出货量同比增长5.1%,达到1296万台,市场份额从去年同期的18.9%提升至20.8%。联想集团第二季度PC出货量同比下滑2.3%,降至1320万台,市场占有率提升至21.2%。

但庄正松承认,PC不再是一个高增长行业,出货量很难大幅增长,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稳定。在此过程中,惠普计划争取到更多的市场份额,这样在与英特尔谈判时才会有更大的空间。

惠普也注意到包括小米、华为在内的互联网厂商开始进军笔记本产业,但目前还没看到创新之处。

“PC行业前三名都过得很辛苦,对于新进入的厂商只有更辛苦而已。“庄正松说,传统PC厂商太习惯于被一两家公司所引导,所以大部分笔记本产品差别不大。但受制于一些固有的认知,比如只有苹果笔记本做得最薄,即使惠普同样可以做到甚至更薄,也很难得到认可。这是惠普亟待改进的地方。

为了在技术上领先于竞争对手,惠普正在研发可在屏幕上直接操作、打印3D产品的笔记本,可以改变图像的宽度、高度、捏合形状等等。短期内该产品还很难取代现有的模式,但在未来,将会是一种革命性的改进。

惠普另一个最大的变化还在于,这家公司开始尝试和年轻人进行沟通。今年5月,惠普启用了黄轩作为笔记本新品的代言人,希望借此向人们传递出惠普高端、时尚、轻薄的产品信息。如果放在以前,这一定不是惠普愿意做的事情。

这家公司曾做过一份调查,在超过1000人规模的公司中,有近一半以上会购买惠普的PC产品,但在一些家用市场以及中小企业,惠普所占的份额明显偏低。特别是注重外观设计的人,多不会选择惠普。但庄正松并不认为是惠普的设计不够好,主要的问题在于和消费者的沟通。

以惠普新推出的暗影精灵II游戏笔记本为例。在正式推出前,很多人告诉庄正松,游戏本用户不会喜欢惠普这种老品牌。但他相信,除了品牌方面的考虑,还需要产品本身靠谱,惠普可以做到这点。

据惠普方面的数据显示,京东6·18促销期间,其在游戏笔记本中一直排名第一,在整个笔记本品类位列第二。“这也说明我们可以让更多人知道惠普的产品。我们是不怕比的,就怕别人不知道。“他说。

由于很多客观因素存在,惠普并没有设定在中国区超越联想这一目标。庄正松更看重实际可以做的事情,在一定时间内需要做哪三件重要的事情。

如果放到具体的业务管理层面,目前对这家公司而言首先要做好的是稳固现有的PC、激光打印、喷墨打印等核心业务。第二是3D打印,或与VR厂商进行合作开发产品。据庄正松透露,一年前惠普已经做出了3D打印机,但是没有选择上市,主要原因在于现有的应用环境无法满足多样化的打印需求。再者则是从现实到虚拟再到现实的创新,目标是成为领导者。

不过庄正松也强调,上述3D打印服务所选择的路径,一定从B2B再到B2C,这是惠普所擅长的方式。

与其他互联网公司相比,惠普的“改变”还是显得太过缓慢。但这家公司并不着急,而是相信改变是一个累积的过程,在半年或者一年后可能会表现出不一样的结果。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