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专访图像小说作者克里斯·韦尔:当坏人很容易,成为好人要付出努力

在新书《拉斯蒂·布朗》中,克里斯·韦尔用自己的本名塑造了一个混蛋角色,在《卫报》的专访中,他谈了谈自己创作的动机以及用漫画讲故事的乐趣。

回看美苏同盟时刻:对话哈佛历史学家沙希利·浦洛基

哈佛大学历史学家沙希利·浦洛基为我们讲述了1944年美苏联合行动的故事,以及他对“愤怒一代”的看法。

布克奖作家希拉里·曼特尔:克伦威尔的故事告诫今天的政治家小心行事

当希拉里·曼特尔的小说《狼厅》被评为本世纪迄今为止最好的小说之一时,她回顾了与托马斯·克伦威尔一起走过的“漫漫长路”。

与凯文·巴里谈写作:“写小说是一种生存机制,没有它我就完了”

凯文·巴里谈了谈妻子、居住在田园的生活、考驾照的失败经历,以及自己的写作过程和新书。

小说家丽莎·艾比娜妮西:怒失我爱

丽莎·艾比娜妮西在访谈中谈到了失去伴侣时内心的悲愤,脱欧带来的悲哀以及阅读童书时带来的喜悦。

猫会吃掉我的眼珠吗?凯特琳·多蒂如何给孩子讲述死亡​

殡仪师、YouTube红人凯特琳·多蒂在新书中回答了孩子们关于死亡的种种问题,并解释了谈论死亡的必要性

《NO LOGO》作者娜奥米·克莱恩出新作:生育罢工不解决问题,重要的是如何对抗气候危机

在气候变化形式严峻、白人至上主义泛滥的今天,“我的危机比你们的危机更大,要首先我们拯救地球,然后再与贫困、种族主义、对妇女的暴力行为作斗争”这种想法是行不通的。

88岁爱尔兰作家艾德娜·奥布莱恩:只要还有一条能写字的骨头,我就会去探索她们的故事

从因书写女性性欲而被爱尔兰教区驱逐,到因写作与丈夫分开并成为社交名流,艾德娜·奥布莱恩笔耕不辍,88岁高龄的她依然在关注他人的故事与社会的不公。

《使女的故事》续作《遗嘱》今日全球首发,阿特伍德将如何续写莉迪亚嬷嬷?

如果在不剧透的情况下,可以说莉迪亚嬷嬷的视角主导了《遗嘱》一书,并提供了相当重要的关于基列共和国建立的细节和背景。

心理学家丹·麦克亚当斯:我们潜意识里是如何安排和讲述人生的?

丹·麦克亚当斯认为,我们从少年时期就开始发展自传性推论的能力,并随着年龄增长不断变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