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美国小说家贾米·阿滕贝格:人们早就应该停止责怪父母,开始自己负责

畅销小说作家贾米·阿滕贝格谈了谈对于原谅的看法,她最喜欢的机能不全家庭题材的小说,以及如何突破女性作家小说创作的套路。

《浪游之歌》作者丽贝卡·索尔尼:女性如何在恐惧中发声

即使某个女性不是最悲惨的直接受害者,她仍会受到制度和环境的深远影响,广受赞誉的美国随笔作家丽贝卡·索尔尼在书中探讨了这一话题。

《走向黑暗》:卧底极端组织是一种什么体验?

朱丽亚·艾伯纳曾以五种不同的身份卧底于意识形态各异的十几个极端组织,她在新作《走向黑暗》中向我们重现了极端主义分子最黑暗的想法和行动,同时也告诉了我们最佳的反击方法。

美国作家菲莉丝·罗斯:八卦是道德探索的开始,是女性更加敏感的原因

罗斯为什么长久着迷于探索维多利亚时期那些不幸福的婚姻?

托马斯·皮凯蒂:法国的“摇滚明星经济学家”何以还想打压富人?

宣传新书之际,托马斯·皮凯蒂颇有兴致地谈了谈马克思和财富,但谈到家暴指控时,他不愿意再进一步深入。

《黑质三部曲》作者菲利普·普尔曼谈“泛心论”:万事万物,皆有意识

菲利普·普尔曼谈了谈他的新作、灵感来源,以及为何我们不应该以“单一视角”看世界。

布克奖得主安妮·恩莱特:以小说重申女性对欲望的掌控

2016年,安妮·恩莱特开始写作一本关于好莱坞阴暗面的小说,而后爆发了前电影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的大量性丑闻。在下面这篇采访中,恩莱特谈及了关于母亲、婚姻和厌女症等话题。

法国作家蕾拉·斯利玛尼:不要为生活忧虑,把噩梦全都付诸于笔尖

《性与谎言》英文版面市,蕾拉·斯利玛尼谈了谈摩洛哥女性的性权利、自己的家庭,以及她对母亲这个身份的看法。

苏克图·迈耶塔:能与假故事相抗衡的,只有讲得更好的真故事

作家兼新闻记者苏克图·迈耶塔在这篇访谈中聊到了移民、民粹主义以及如何讲好一个故事。

《美国工厂》导演茱莉亚·莱切特论社会主义

在《美国工厂》联合导演茱莉亚·莱切特于奥斯卡颁奖礼引用马克思的前一日,《雅各宾》杂志和她聊了聊她的民主社会主义理念,及作为左翼人士的长久经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