访谈
社交隔离历史考:在这次疫情之前,美国人没思考过大规模隔离要如何运作

《直到已证安全》一书指出,经历多次瘟疫的美国社会并没有在隔离上取得什么进步。作者说,“希望新冠肺炎能让我们花点时间思考隔离问题,争取下一次做得更好。”

小说家莉迪亚·戴维斯:气候危机之下,我把部分注意力从写作转向土地和花园

莉迪亚·戴维斯谈了谈袖珍小说、翻译作为获得创造性的途径,以及为什么我们需要优先考虑气候危机而不是“日常写作”。

为什么肯定异类小说如此重要?

娜塔莎·布朗谈到了她首次入围金史密斯奖短名单的处女作、公共健康中的不平等现象以及贝尔·胡克斯、简·奥斯汀对她的影响。

我们如何谈论疾病:残障歧视比残障本身更残酷

艾利斯·哈特里克谈了谈她的新作《不适感》,以及为何女性常常在就医时受到不正当的对待。

2021布克奖得主达蒙·加尔格特:放弃特权是解决南非问题的方案吗?

在《承诺》中,加尔格特通过40年来的四场葬礼记录了种族隔离后南非的衰落。

诺奖得主索因卡半世纪后出新作,“既献给剥削者,也献给被剥削者”

在睽违近半世纪后,尼日利亚作家、历史上第一位黑人诺奖得主沃莱·索因卡出版了新小说。他谈了为何会在这个节点推出新作、对尼日利亚的看法,以及为何赢得诺奖不会给他带来写作上的压力。

继《4321》之后再写大部头,保罗·奥斯特新作致敬斯蒂芬·克莱恩

保罗·奥斯特讲述了他的最新作品——一部向美国作家斯蒂芬·克莱恩致敬的800页作品,以及为什么最伟大的作家都是偏执狂。

普利策得主科尔森·怀特黑德:在后特朗普时代写第三部小说是什么感受?

科尔森·怀特黑德谈了谈他以20世纪60年代哈林区的骗子为背景的新书,讲述了改变的乐趣,以及他为什么崇拜斯坦利·库布里克。

与克伦威尔告别:访希拉里·曼特尔

曼特尔谈了谈母亲的过世、如何杀死书中的主角、退欧,以及为何鲍里斯·约翰逊不是一位称职的首相。

美国小说家劳伦·格罗夫:你不知道中世纪的人有多么幽默

《命运与复仇》的作者回应了奥巴马的支持、气候危机以及在其新书创作过程中解锁的中世纪幽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