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法拉第未来又再获融资,贾跃亭重获控制权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法拉第未来又再获融资,贾跃亭重获控制权

受此消息刺激,FF股价当日涨幅一度逼近47%,截至收盘,该股上涨约9.52%。

文|易简财经

9月26日,FF(法拉第未来)发布公告,宣布与公司大股东FF Top(FF全球合伙人公司)就融资和董事会重组达成最终协议。

协议重点有三:

第一,FF Top与FF正式达成了包括重组董事会在内的一揽子治理架构调整协议,FF创始人贾跃亭率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组公司董事会;

第二,公司现任执行董事长苏·斯文森(Sue Swenson)、原董事长布莱恩·克罗利茨基(Brian Krolicki)将引咎辞职;

第三,FF将顺利融资高达1亿美元。

这些都意味着,贾老板与其合伙人团队重新赢得了FF公司的控制权。

受此消息刺激,FF股价当日涨幅一度逼近47%,截至收盘,该股上涨约9.52%。

今日午间,贾跃亭在微博回应称,“这是 FF 又一个重大拐点”,将“全力冲刺 FF 91 Futurist 的量产交付”。

两名董事被踢出局,贾老板重获公司控制权

这场夺权之战,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便已现出端倪。

8月18日,FF Top曾宣布,已就FF召集的特别股东大会提交了一份初步委托书声明,该特别会议是针对从FF董事会罢免董事和前董事长布莱恩·克罗利茨基进行股东投票。

在初步委托书中,FF Top表示,在过去一年中,FF的经营业绩一直未能达到公司在公开文件中设定的目标,而且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善。

FF Top指出,这种业绩不佳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曾任FF董事长的独立董事布莱恩·克罗利茨基以及与他保持一致行动的董事会成员苏·斯文森、斯科特·沃格尔(Scott Vogel)等的失职。

随后,8月25日,一份罢免执行董事长、董事会主席苏·斯文森的请愿书在网上流传开,请愿者是FF的6名员工和他们代表的全球140多名员工。

而在共同的利益面前,即便贾跃亭和许家印的不睦曾闹得众人皆知,也能摒弃前嫌,重回同一战线。

9月15日,FF第二大股东Sean Smart Limited(以下简称时颖公司,即恒大汽车全资子公司)向美国SEC提交13D公告。

时颖公司表示,已向FF董事会连续发出两封信函,督促尽快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和年度股东大会,并重申FF Top作为FF大股东,完全拥有根据股东协议罢免包括独立董事布莱恩·克罗利茨基和董事长苏·斯文森的相关权利。

最终,贾老板如愿将两名董事踢出局,重获FF的控制权,结束了自FF上市一年来的董事会管理乱象。

获得超1亿元融资,FF91能量产了?

但贾老板的手段却不止于此,他还忽悠回来了Daguan和美国ATW Partners投资机构超1亿美金的融资。

不过,这点钱其实并不能支撑FF91的量产。

此前,FF在中报中表示,与2021年7月业务合并之前的预测相比,FF的成本一直在增加,其中包括建筑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半导体芯片短缺、关税、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成本增加,以及相关供应链限制带来的成本上升。

FF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重大的经营亏损。

FF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9月21日,FF在美国的现金为3350万美元,其中包括210万美元的受限现金。

根据其最新预测,2022年9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的经营现金消耗约为2.93亿美元,2022年全年约为7.080亿美元。

为推进FF91的顺利量产交付,目前FF依然在尝试与潜在的投资者为到2022年底及以后运营所需的额外资金进行融资进行讨论

此外,作为正在进行的节约现金和减少开支工作的一部分,FF已进行裁员和其他开支减少以及延迟付款措施。

而根据财务状况和市场状况,FF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包括进一步裁员。

显而易见,对缺钱的FF来说,1亿美金还是太少了,真想要实现FF91的量产,这点融资远远不够。

“真诚”的贾跃亭

人们仍旧不解,在“下周回国贾跃亭”的名声传千里之下,这1亿美元的融资又是怎么来的?

查阅资料,发现这次投资的私募机构ATW Partners位于纽约,在美股IPO孵化项目方面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早在FF上市前夜,便对其提供了资金支持。

这家投资机构似乎对这种颇具争议的公司颇为青睐,比如其投资的SpinLaunch,该公司计划造一个巨大的真空离心机,据说,该机器可以把卫星弹射到太空。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或许这些投资机构确实对贾跃亭还抱有期待。如FF的CEO毕福康所说,“我不管他过去传出了多少负面的消息,但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有担当、可靠的人。”

而贾跃亭靠着自己“真诚”的话术,也为FF拉来了不少融资,比如2018年恒大许老板就投了FF 8亿美元、2021年吉利也和FF签订了合作协议。

据公开资料显示,FF的融资次数为14次,总融资金额已经超过50亿美元,其中甚至不乏有国资。可见贾跃亭的融资能力有多强。

但目前融的这1亿美元,对于已经烧了30亿美元的FF来说,就是杯水车薪,远不足以支撑量产FF91。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贾跃亭

  • 贾跃亭笑了,法拉第未来再融资3.5亿美元
  • 老板状告自家公司?贾跃亭花式整活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法拉第未来又再获融资,贾跃亭重获控制权

受此消息刺激,FF股价当日涨幅一度逼近47%,截至收盘,该股上涨约9.52%。

文|易简财经

9月26日,FF(法拉第未来)发布公告,宣布与公司大股东FF Top(FF全球合伙人公司)就融资和董事会重组达成最终协议。

协议重点有三:

第一,FF Top与FF正式达成了包括重组董事会在内的一揽子治理架构调整协议,FF创始人贾跃亭率合伙人公司成功重组公司董事会;

第二,公司现任执行董事长苏·斯文森(Sue Swenson)、原董事长布莱恩·克罗利茨基(Brian Krolicki)将引咎辞职;

第三,FF将顺利融资高达1亿美元。

这些都意味着,贾老板与其合伙人团队重新赢得了FF公司的控制权。

受此消息刺激,FF股价当日涨幅一度逼近47%,截至收盘,该股上涨约9.52%。

今日午间,贾跃亭在微博回应称,“这是 FF 又一个重大拐点”,将“全力冲刺 FF 91 Futurist 的量产交付”。

两名董事被踢出局,贾老板重获公司控制权

这场夺权之战,其实早在一个月之前便已现出端倪。

8月18日,FF Top曾宣布,已就FF召集的特别股东大会提交了一份初步委托书声明,该特别会议是针对从FF董事会罢免董事和前董事长布莱恩·克罗利茨基进行股东投票。

在初步委托书中,FF Top表示,在过去一年中,FF的经营业绩一直未能达到公司在公开文件中设定的目标,而且这种情况并没有改善。

FF Top指出,这种业绩不佳的表现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曾任FF董事长的独立董事布莱恩·克罗利茨基以及与他保持一致行动的董事会成员苏·斯文森、斯科特·沃格尔(Scott Vogel)等的失职。

随后,8月25日,一份罢免执行董事长、董事会主席苏·斯文森的请愿书在网上流传开,请愿者是FF的6名员工和他们代表的全球140多名员工。

而在共同的利益面前,即便贾跃亭和许家印的不睦曾闹得众人皆知,也能摒弃前嫌,重回同一战线。

9月15日,FF第二大股东Sean Smart Limited(以下简称时颖公司,即恒大汽车全资子公司)向美国SEC提交13D公告。

时颖公司表示,已向FF董事会连续发出两封信函,督促尽快召开特别股东大会和年度股东大会,并重申FF Top作为FF大股东,完全拥有根据股东协议罢免包括独立董事布莱恩·克罗利茨基和董事长苏·斯文森的相关权利。

最终,贾老板如愿将两名董事踢出局,重获FF的控制权,结束了自FF上市一年来的董事会管理乱象。

获得超1亿元融资,FF91能量产了?

但贾老板的手段却不止于此,他还忽悠回来了Daguan和美国ATW Partners投资机构超1亿美金的融资。

不过,这点钱其实并不能支撑FF91的量产。

此前,FF在中报中表示,与2021年7月业务合并之前的预测相比,FF的成本一直在增加,其中包括建筑和劳动力成本增加、原材料价格上涨,半导体芯片短缺、关税、与全球新冠肺炎疫情相关的成本增加,以及相关供应链限制带来的成本上升。

FF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将继续产生重大的经营亏损。

FF公告显示,截至2022年9月21日,FF在美国的现金为3350万美元,其中包括210万美元的受限现金。

根据其最新预测,2022年9月1日至2022年12月31日期间的经营现金消耗约为2.93亿美元,2022年全年约为7.080亿美元。

为推进FF91的顺利量产交付,目前FF依然在尝试与潜在的投资者为到2022年底及以后运营所需的额外资金进行融资进行讨论

此外,作为正在进行的节约现金和减少开支工作的一部分,FF已进行裁员和其他开支减少以及延迟付款措施。

而根据财务状况和市场状况,FF可能会采取进一步的措施,包括进一步裁员。

显而易见,对缺钱的FF来说,1亿美金还是太少了,真想要实现FF91的量产,这点融资远远不够。

“真诚”的贾跃亭

人们仍旧不解,在“下周回国贾跃亭”的名声传千里之下,这1亿美元的融资又是怎么来的?

查阅资料,发现这次投资的私募机构ATW Partners位于纽约,在美股IPO孵化项目方面有着十分丰富的经验,早在FF上市前夜,便对其提供了资金支持。

这家投资机构似乎对这种颇具争议的公司颇为青睐,比如其投资的SpinLaunch,该公司计划造一个巨大的真空离心机,据说,该机器可以把卫星弹射到太空。

此外,业内人士表示,或许这些投资机构确实对贾跃亭还抱有期待。如FF的CEO毕福康所说,“我不管他过去传出了多少负面的消息,但他给我的印象是一个有担当、可靠的人。”

而贾跃亭靠着自己“真诚”的话术,也为FF拉来了不少融资,比如2018年恒大许老板就投了FF 8亿美元、2021年吉利也和FF签订了合作协议。

据公开资料显示,FF的融资次数为14次,总融资金额已经超过50亿美元,其中甚至不乏有国资。可见贾跃亭的融资能力有多强。

但目前融的这1亿美元,对于已经烧了30亿美元的FF来说,就是杯水车薪,远不足以支撑量产FF91。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