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挖矿时代”的结束、市值“腰斩”,英伟达路在何方?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挖矿时代”的结束、市值“腰斩”,英伟达路在何方?

以太坊影响的余波正扩散至英伟达。

文|IT时报记者 崔鹏志

编辑|郝俊慧 挨踢妹

区块链的“web3.0”还未到来,“芯片第一股”英伟达却先遭劫难。

9月15日,以太坊执行层、权益证明共识层完成合并(The Merge),区块链领域迎来近期最大新闻——以太坊区块链网络机制由PoW(工作量证明机制)转变为PoS(权益证明机制),前者曾催生以大量矿机“挖矿”为主业的众多公司,而新机制则暗示着,以太坊乃至整个区块链领域的“挖矿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挖矿热潮中,GPU巨头英伟达是一个绕不过的企业。正如美国“罐头大王”亚默尔在淘金热中靠卖水发家,出售显卡的英伟达在矿潮中扮演着同样的角色。《律动BlockBeats》指出,2016年至2018年,英伟达市值由140亿美元增长至1750亿美元,而营业收入环比增长40.58%的2017年正是区块链投资者们难忘的“加密牛市”。

如今好景不再。英伟达在二级市场表现持续下滑,今年以来市值缩减超55%至3090亿美元,距离去年的最高市值8600亿美元已经“腰斩”。

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英伟达首席财务官 Colette Kress提到,价格下跌、验证交易方式变化等加密货币市场波动性,过去曾影响英伟达产品需求,带来财务计算中的不确定性,而这在未来仍将持续。

9月20日,英伟达推出DRIVE Thor自动驾驶芯片、RTX 40 系列显卡等新产品,这些产品的性能在横向对比中均展现出领先性能。但资本市场对发布会反应冷淡,当天英伟达股价下跌超1.5%。

以太坊影响的余波正扩散至英伟达,“挖矿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大量未来需求将消失,众多二手显卡涌向市场,这无疑会给英伟达带来一场“无法预计”的影响。

1.“卖水人”遭反噬

两年间,英伟达的市场主打产品RTX系列显卡呈现出不小的反噬余波。

“RTX系列去年炒作很厉害,不过今年一直在跌。”装机爱好者陆陆(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作为最主流的独立显卡之一,RTX系列新品显卡不仅受到游戏玩家追捧,还吸引了不少黄牛,装机市场却相对小众,“更大的需求可能来自区块链挖矿”。

公开资料显示,RTX3090显卡上市于2020年9月,定价为11999元,但在2021年加密货币“牛市重现”的呼声下,曾经一路飙至20000元。去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英伟达首席财务官Colette Kress曾透露,英伟达加密芯片销售额高达1.55亿美元,用于“挖矿”的显卡占据第一季度总体销量的四分之一。

如今在主流电商网站上,RTX3090显卡的价格大多在10000元上下,半年多来下跌的趋势恰好与因“Luna币闪崩”等因素引发的币圈震荡同期——加密货币价值下跌,入不敷出的“矿工”不再需求高性能显卡。

在英伟达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加密货币的“反噬”体现在方方面面。最为明显的是,包含挖矿芯片CMP的“OEM和其他”业务由4.09亿美元下滑至1.4亿美元,同比降幅近66%。此外,英伟达第一大业务游戏收入下滑33%,从30.61亿美元降至20.42亿美元—高性能的RTX30系列游戏显卡也被用作挖矿。

更大的影响来自暗处。随着挖矿对显卡销售的影响愈发明显,英伟达CEO黄仁勋在2018年提出,公司必须留意用户买显卡来挖矿的存在,并保证充足的库存来应对。

加密货币圈极大的不稳定性正左右着这一判断,演变成英伟达的一块“心病”。

2.库存“雪崩”

近几个月来,关于英伟达的市场传言沸沸扬扬。传闻称,英伟达为RTX30系列显卡库存头疼不已,而上半年加密货币震荡使得矿潮褪去,大量矿卡流入市场,因而砍单台积电。

7月,据媒体报道,在半导体行业低迷的背景下,台积电遭到AMD、苹果砍单。上个月,黄仁勋证实外界猜想,承认“制造了过多显卡”,将被迫降价销售。

或许,库存“雪崩”并未结束,RTX40系列注定要伴随大量RTX30系列,相关机构预测,全球用于挖矿的显卡超2000万张。在以太坊合并的影响下,英伟达对市场需求的预计失误可能还会出现。

以太坊是当前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开发网络。在挖矿方面,比特币的 SHA-256 加密算法使得专注算力的ASIC矿机占领市场,大厂商形成中心化的垄断地位,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在以太坊白皮书曾反思这一点:“比特币挖矿不再是高度去中心化和追求平等主义的。”

因此以太坊在挖矿上,采用了不同于比特币的Ethash 加密算法,通过限制挖矿效率,遏制挖矿生态中心化趋势。从市场层面,《律动BlockBeats》认为,以太坊未被垄断的挖矿市场,恰好为售卖独立显卡的英伟达提供了一个巨大市场。

当以太坊告别挖矿,针对英伟达的余波或许比加密货币整体波动来得更为剧烈。事实上,这份担忧在最新财报中被反复提起:“加密货币标准和流程的变化,包括但不限于以太坊2.0合并,可能会减少GPU用于以太坊挖矿使用,增加转售行为,对零售价格产生负面影响。”

此前,为将挖矿需求的销售引导至CMP产品,英伟达推出了限制以太坊挖掘能力的诸多显卡,但也承认无法预测能否达成预期效果。这些策略的影响确实相当有限,今年5月,曾有报道指出,英伟达显卡LHR已被破解并恢复到100%以太坊算力。

英伟达总结,公司产品依赖于第三方制造、组装,生产周期很长,受到产能、组件因素影响,需要提前对需求作出预计,供需错配导致的产品短缺或库存过剩都将影响财务业绩。而加密货币挖矿或许是其第一大业务“游戏”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们很难合理量化加密货币挖掘减少导致游戏需求下降的程度”。

全球经济下行,币圈震荡,当“算力即权力”的表征逝去,遗留的不确定性让英伟达至今仍留在“过山车”上。

3.靠元宇宙能“自救”吗?

回顾一年以来英伟达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以看到“过山车”的顶点是去年11月。彼时,英伟达股价达到346.47美元的最高点,市值突破8600亿美元。而今截至发稿,英伟达市值只剩下3090亿美元。

在近一年的整体下滑中,今年二季度财报的发布日也是一个下坠节点,这份财报成绩远不及5月份给出的81亿美元业绩指引,二季度收入仅有67亿美元,其中游戏业务收入的大幅下滑让人忧心。

在财报中,另一项数据则更能直接联系到其在库存上的困境。今年二季度,英伟达净利润为6.56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3.74亿美元暴跌72%。抛去经营费用和支出不谈,毛利润仅有29.15亿美元,同比降幅超30%,毛利率4年来首次跌破50%到43.5%,体现出市场终端销售的压力。唯一的惊喜来自游戏业务外的第二大业务“数据中心”,38.06亿美元的营收实现近38%的同比增长。

当前,全球消费电子处于下行周期,而美国芯片法案也带来更多市场外因素影响。低谷之中,英伟达如何自救?

人们仍然记得去年8月,黄仁勋公布,此前他在GTC线上峰会上的全程演讲中,14秒为RTX渲染制造的“数字假人”替身,成功引爆人们对方兴未艾的元宇宙的想象。彼时,其团队曾揭露“造假全过程”,英伟达Omniverse平台是搭载所需各项技术的重要平台。

在9月20日的GTC上,英伟达又一次升级了Omniverse,宣布推出“元宇宙”云平台Omniverse Cloud,意在创立开源的元宇宙世界。而据《第一财经》报道,黄仁勋将UGC视为下一代游戏核心,并认为Omniverse可以成为未来的游戏、工业平台。在黄仁勋眼中,元宇宙是一个“物理世界的模拟引擎”。此外,发布会上最受追捧的,是可用于数据中心的人工智能芯片H100,这款被称为“英伟达最强显卡”的芯片预计将于10 月上市。

这或许代表着,在不确定的游戏业务端,英伟达正试着将目光放长远,着手于软件技术建设,而产品端则抓住迅猛增长的数据中心业务。巧合的是,这些正是人们眼中“元宇宙”的基石。

排版/ 季嘉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英伟达

8.6k
  • 英伟达美股盘前涨近2%,市值再度升至2.3万亿美元上方
  • CPI靴子落地美股齐升,纳斯达克100ETF(159659)收涨0.72%,英伟达GTC开幕在即,影响几何?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挖矿时代”的结束、市值“腰斩”,英伟达路在何方?

以太坊影响的余波正扩散至英伟达。

文|IT时报记者 崔鹏志

编辑|郝俊慧 挨踢妹

区块链的“web3.0”还未到来,“芯片第一股”英伟达却先遭劫难。

9月15日,以太坊执行层、权益证明共识层完成合并(The Merge),区块链领域迎来近期最大新闻——以太坊区块链网络机制由PoW(工作量证明机制)转变为PoS(权益证明机制),前者曾催生以大量矿机“挖矿”为主业的众多公司,而新机制则暗示着,以太坊乃至整个区块链领域的“挖矿时代”正在走向终结。

挖矿热潮中,GPU巨头英伟达是一个绕不过的企业。正如美国“罐头大王”亚默尔在淘金热中靠卖水发家,出售显卡的英伟达在矿潮中扮演着同样的角色。《律动BlockBeats》指出,2016年至2018年,英伟达市值由140亿美元增长至1750亿美元,而营业收入环比增长40.58%的2017年正是区块链投资者们难忘的“加密牛市”。

如今好景不再。英伟达在二级市场表现持续下滑,今年以来市值缩减超55%至3090亿美元,距离去年的最高市值8600亿美元已经“腰斩”。

今年第二季度财报发布后,英伟达首席财务官 Colette Kress提到,价格下跌、验证交易方式变化等加密货币市场波动性,过去曾影响英伟达产品需求,带来财务计算中的不确定性,而这在未来仍将持续。

9月20日,英伟达推出DRIVE Thor自动驾驶芯片、RTX 40 系列显卡等新产品,这些产品的性能在横向对比中均展现出领先性能。但资本市场对发布会反应冷淡,当天英伟达股价下跌超1.5%。

以太坊影响的余波正扩散至英伟达,“挖矿时代”的结束,意味着大量未来需求将消失,众多二手显卡涌向市场,这无疑会给英伟达带来一场“无法预计”的影响。

1.“卖水人”遭反噬

两年间,英伟达的市场主打产品RTX系列显卡呈现出不小的反噬余波。

“RTX系列去年炒作很厉害,不过今年一直在跌。”装机爱好者陆陆(化名)告诉《IT时报》记者,作为最主流的独立显卡之一,RTX系列新品显卡不仅受到游戏玩家追捧,还吸引了不少黄牛,装机市场却相对小众,“更大的需求可能来自区块链挖矿”。

公开资料显示,RTX3090显卡上市于2020年9月,定价为11999元,但在2021年加密货币“牛市重现”的呼声下,曾经一路飙至20000元。去年第一季度财报发布后,英伟达首席财务官Colette Kress曾透露,英伟达加密芯片销售额高达1.55亿美元,用于“挖矿”的显卡占据第一季度总体销量的四分之一。

如今在主流电商网站上,RTX3090显卡的价格大多在10000元上下,半年多来下跌的趋势恰好与因“Luna币闪崩”等因素引发的币圈震荡同期——加密货币价值下跌,入不敷出的“矿工”不再需求高性能显卡。

在英伟达今年第二季度财报中,加密货币的“反噬”体现在方方面面。最为明显的是,包含挖矿芯片CMP的“OEM和其他”业务由4.09亿美元下滑至1.4亿美元,同比降幅近66%。此外,英伟达第一大业务游戏收入下滑33%,从30.61亿美元降至20.42亿美元—高性能的RTX30系列游戏显卡也被用作挖矿。

更大的影响来自暗处。随着挖矿对显卡销售的影响愈发明显,英伟达CEO黄仁勋在2018年提出,公司必须留意用户买显卡来挖矿的存在,并保证充足的库存来应对。

加密货币圈极大的不稳定性正左右着这一判断,演变成英伟达的一块“心病”。

2.库存“雪崩”

近几个月来,关于英伟达的市场传言沸沸扬扬。传闻称,英伟达为RTX30系列显卡库存头疼不已,而上半年加密货币震荡使得矿潮褪去,大量矿卡流入市场,因而砍单台积电。

7月,据媒体报道,在半导体行业低迷的背景下,台积电遭到AMD、苹果砍单。上个月,黄仁勋证实外界猜想,承认“制造了过多显卡”,将被迫降价销售。

或许,库存“雪崩”并未结束,RTX40系列注定要伴随大量RTX30系列,相关机构预测,全球用于挖矿的显卡超2000万张。在以太坊合并的影响下,英伟达对市场需求的预计失误可能还会出现。

以太坊是当前全球最大的去中心化开发网络。在挖矿方面,比特币的 SHA-256 加密算法使得专注算力的ASIC矿机占领市场,大厂商形成中心化的垄断地位,以太坊创始人Vitalik在以太坊白皮书曾反思这一点:“比特币挖矿不再是高度去中心化和追求平等主义的。”

因此以太坊在挖矿上,采用了不同于比特币的Ethash 加密算法,通过限制挖矿效率,遏制挖矿生态中心化趋势。从市场层面,《律动BlockBeats》认为,以太坊未被垄断的挖矿市场,恰好为售卖独立显卡的英伟达提供了一个巨大市场。

当以太坊告别挖矿,针对英伟达的余波或许比加密货币整体波动来得更为剧烈。事实上,这份担忧在最新财报中被反复提起:“加密货币标准和流程的变化,包括但不限于以太坊2.0合并,可能会减少GPU用于以太坊挖矿使用,增加转售行为,对零售价格产生负面影响。”

此前,为将挖矿需求的销售引导至CMP产品,英伟达推出了限制以太坊挖掘能力的诸多显卡,但也承认无法预测能否达成预期效果。这些策略的影响确实相当有限,今年5月,曾有报道指出,英伟达显卡LHR已被破解并恢复到100%以太坊算力。

英伟达总结,公司产品依赖于第三方制造、组装,生产周期很长,受到产能、组件因素影响,需要提前对需求作出预计,供需错配导致的产品短缺或库存过剩都将影响财务业绩。而加密货币挖矿或许是其第一大业务“游戏”中最大的不确定因素:“我们很难合理量化加密货币挖掘减少导致游戏需求下降的程度”。

全球经济下行,币圈震荡,当“算力即权力”的表征逝去,遗留的不确定性让英伟达至今仍留在“过山车”上。

3.靠元宇宙能“自救”吗?

回顾一年以来英伟达在二级市场的表现,可以看到“过山车”的顶点是去年11月。彼时,英伟达股价达到346.47美元的最高点,市值突破8600亿美元。而今截至发稿,英伟达市值只剩下3090亿美元。

在近一年的整体下滑中,今年二季度财报的发布日也是一个下坠节点,这份财报成绩远不及5月份给出的81亿美元业绩指引,二季度收入仅有67亿美元,其中游戏业务收入的大幅下滑让人忧心。

在财报中,另一项数据则更能直接联系到其在库存上的困境。今年二季度,英伟达净利润为6.56亿美元,相比去年同期的23.74亿美元暴跌72%。抛去经营费用和支出不谈,毛利润仅有29.15亿美元,同比降幅超30%,毛利率4年来首次跌破50%到43.5%,体现出市场终端销售的压力。唯一的惊喜来自游戏业务外的第二大业务“数据中心”,38.06亿美元的营收实现近38%的同比增长。

当前,全球消费电子处于下行周期,而美国芯片法案也带来更多市场外因素影响。低谷之中,英伟达如何自救?

人们仍然记得去年8月,黄仁勋公布,此前他在GTC线上峰会上的全程演讲中,14秒为RTX渲染制造的“数字假人”替身,成功引爆人们对方兴未艾的元宇宙的想象。彼时,其团队曾揭露“造假全过程”,英伟达Omniverse平台是搭载所需各项技术的重要平台。

在9月20日的GTC上,英伟达又一次升级了Omniverse,宣布推出“元宇宙”云平台Omniverse Cloud,意在创立开源的元宇宙世界。而据《第一财经》报道,黄仁勋将UGC视为下一代游戏核心,并认为Omniverse可以成为未来的游戏、工业平台。在黄仁勋眼中,元宇宙是一个“物理世界的模拟引擎”。此外,发布会上最受追捧的,是可用于数据中心的人工智能芯片H100,这款被称为“英伟达最强显卡”的芯片预计将于10 月上市。

这或许代表着,在不确定的游戏业务端,英伟达正试着将目光放长远,着手于软件技术建设,而产品端则抓住迅猛增长的数据中心业务。巧合的是,这些正是人们眼中“元宇宙”的基石。

排版/ 季嘉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