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再度试水外卖,抖音终究要与美团来场“全面战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再度试水外卖,抖音终究要与美团来场“全面战争”

抖音有全面转型吃喝玩乐购买一条龙平台的勇气吗?

文|三易生活

此前在8月初,继美团与快手结盟后,饿了么和抖音方面也宣布达成合作,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场景升级,在视频化时代带来“即看、即点、即达”的本地生活服务新体验。在美团与抖音这一对宿敌开始合纵连横后,也就标志着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市场竞争已经走到了新的阶段。不过就在外界认为,抖音的外卖和团购配送业务会随着其与饿了么的合作而彻底被放弃时,此事似乎发生了新的变化。

日前有消息源透露,抖音本地生活在成都新建大本营,还成立了外卖业务和团购配送业务,已形成到家团购、到店团购、旅行等业务版图,并且餐饮外卖业务将在上海、北京、成都等地进行试点。据悉,其团购配送业务主要是探索抖音团购的到家方向,目前是由商家自配送,但接下来将接入有实力的外卖配送供应商、平台型外卖供应商,进一步丰富抖音的外卖配送体系。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抖音方面曾被传出灰度测试“心动外卖”,并打出了“心动外卖,吃你所爱”这一solgan。然而在短暂的测试后,心动外卖就没有了下文。甚至如今在抖音APP进行还会显示,“目前抖音暂无外卖相关业务计划,‘心动外卖’ 相关的招商、代理信息均不属实”。

那么在时隔一年后,如今抖音是对外卖和团购配送为代表的“到家”业务,又有了新的想法吗?

事实上,做好外卖并不容易,构建这一体系既要提升消费端的体验、还需打通商家,同时更是要建设配送体系,跑通从平台搭建、撮合并全流程参与交易链路,是一个运用互联网技术提高线下资源配置效率、以打造增量的业务场景,是此前字节跳动方面从未做过的。再加上外卖是典型的人力密集型业务,与其以往的轻资产模式可谓是背道而驰。

而本地生活服务则需要供应链与物流配送两方面的能力,确保供应链有货、物流送达,才能养成稳固的用户习惯,比如说,点个外卖如果要让消费者等上数小时才能送达,这服务相信大家肯定是不会再用了。而建设配送体系更是一项极为漫长的工作,无论京东、美团,还是饿了么,打造一支合格的骑手队伍也都经过了数年的积累和磨合。

如此种种,也阻碍了抖音此前发力外卖业务的决心,但如今的情况却有了一些变化。其实,外卖作为整个本地生活服务中“到家”业务的核心,重要性在美团的财报就可见一斑,通过外卖业务获取流量、酒旅业务完成变,也现是当下美团营收的典型结构。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外卖订单量已达201亿单,市场规模更是达到10035.53亿元,并且这两个指标依然还保持着高速的增长。

简而言之,外卖是一个每天要发生5500万次的超高频交易,且受众群体是消费意愿更强的年轻人,这无疑是一个超级流量富矿。

别看抖音已然占据了国内网民休闲娱乐时间的大头,在用户时长上已经成功威胁到了腾讯,但触碰到天花板的问题也已经出现在抖音上了,可外卖作为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则能够帮助抖音继续扩大用户规模。更何况,外卖也是尚未IPO的字节跳动,能够向资本市场“讲故事”的一个版图。

由于互联网经济的天性,就是占有一切、垄断一切、收割一切,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公司会不断将触角深入更多的领域,以构建业务闭环、乃至建设内部的自循环。外卖作为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业务,与现实生活的紧密结合是其一大特征,这会让字节跳动参与到线下的程度更深,涉及的社会分工链条更长,能够让用户的商业价值走高以及企业社会价值的增长。

目前,抖音的本地生活服务体系在到店层面,是以短视频带来的巨大流量为依托,探店达人概念在资源倾斜下为其带来了海量的餐饮、酒旅和休闲娱乐商家群体。同时通过引入SaaS服务提供商,以及开放抖音小程序,其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在到店场景的履约能力,基本上有了能够与美团分庭抗礼的水准。

而在到店业务层面,抖音的本地生活服务基本可以被视为是“兴趣电商”的变体,核心依旧是基于强大的算法推荐能力,根据用户画像让目标用户在刷抖音时发现感兴趣的商家,进而下单购买、最终在线下场景履约。但问题在于,这一逻辑显然无法完美移植在到家业务上。

作为一个短视平台,抖音主打的是分享生活,并鼓励用户进行模仿。那么问题就来了,目前抖音上围绕本地生活服务比较火的内容,往往是美食探店、吃播、露营野炊、厨艺教学,但这些内容几乎和到家业务的落地场景毫无关联。更准确的说,抖音上围绕本地生活服务的一切内容都是围绕吸引用户到店消费、是为了让用户出门。

其实这一情况很好理解,毕竟下馆子、唱K、旅游等到店服务总体而言是非刚需的,它们契合了抖音的娱乐化特质,而外卖乃至团购配送则与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所以抖音做外卖最为致命的缺陷,就是其当初在占领用户心智上做得过于出色,让用户打心底认为这是一个娱乐平台。简单来说,绝大多数用户刷抖音是为了找乐子。

大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在中午或傍晚,想要填饱肚子的你是会选择打开抖音同城刷一个感兴趣的餐厅来点外卖,还是去美团和饿了么解决吃饭问题,这个答案显然不言而喻。如果将本地生活模块强行独立成类似抖音商城一样的版块,则又有潜在的隐患,毕竟电商业务已经让抖音的短视频底色变得有些黯淡,如果再叠加上本地生活服务,抖音可能就需要与短视频这一概念脱钩,并使得用户对其定位更加迷茫。

如今,短视频俨然成为了整个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流量池,而抖音敢于四面出击的底气也正是源自于此。那么接下来,抖音有全面转型吃喝玩乐购买一条龙平台的勇气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6k
  • 抖音生活服务一季度销售额超1000亿,但未缩小与美团差距
  • 抖音电商:所谓“抖音购物卡”涉嫌诈骗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再度试水外卖,抖音终究要与美团来场“全面战争”

抖音有全面转型吃喝玩乐购买一条龙平台的勇气吗?

文|三易生活

此前在8月初,继美团与快手结盟后,饿了么和抖音方面也宣布达成合作,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场景升级,在视频化时代带来“即看、即点、即达”的本地生活服务新体验。在美团与抖音这一对宿敌开始合纵连横后,也就标志着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的市场竞争已经走到了新的阶段。不过就在外界认为,抖音的外卖和团购配送业务会随着其与饿了么的合作而彻底被放弃时,此事似乎发生了新的变化。

日前有消息源透露,抖音本地生活在成都新建大本营,还成立了外卖业务和团购配送业务,已形成到家团购、到店团购、旅行等业务版图,并且餐饮外卖业务将在上海、北京、成都等地进行试点。据悉,其团购配送业务主要是探索抖音团购的到家方向,目前是由商家自配送,但接下来将接入有实力的外卖配送供应商、平台型外卖供应商,进一步丰富抖音的外卖配送体系。

事实上,早在去年7月,抖音方面曾被传出灰度测试“心动外卖”,并打出了“心动外卖,吃你所爱”这一solgan。然而在短暂的测试后,心动外卖就没有了下文。甚至如今在抖音APP进行还会显示,“目前抖音暂无外卖相关业务计划,‘心动外卖’ 相关的招商、代理信息均不属实”。

那么在时隔一年后,如今抖音是对外卖和团购配送为代表的“到家”业务,又有了新的想法吗?

事实上,做好外卖并不容易,构建这一体系既要提升消费端的体验、还需打通商家,同时更是要建设配送体系,跑通从平台搭建、撮合并全流程参与交易链路,是一个运用互联网技术提高线下资源配置效率、以打造增量的业务场景,是此前字节跳动方面从未做过的。再加上外卖是典型的人力密集型业务,与其以往的轻资产模式可谓是背道而驰。

而本地生活服务则需要供应链与物流配送两方面的能力,确保供应链有货、物流送达,才能养成稳固的用户习惯,比如说,点个外卖如果要让消费者等上数小时才能送达,这服务相信大家肯定是不会再用了。而建设配送体系更是一项极为漫长的工作,无论京东、美团,还是饿了么,打造一支合格的骑手队伍也都经过了数年的积累和磨合。

如此种种,也阻碍了抖音此前发力外卖业务的决心,但如今的情况却有了一些变化。其实,外卖作为整个本地生活服务中“到家”业务的核心,重要性在美团的财报就可见一斑,通过外卖业务获取流量、酒旅业务完成变,也现是当下美团营收的典型结构。据相关数据显示,2021年外卖订单量已达201亿单,市场规模更是达到10035.53亿元,并且这两个指标依然还保持着高速的增长。

简而言之,外卖是一个每天要发生5500万次的超高频交易,且受众群体是消费意愿更强的年轻人,这无疑是一个超级流量富矿。

别看抖音已然占据了国内网民休闲娱乐时间的大头,在用户时长上已经成功威胁到了腾讯,但触碰到天花板的问题也已经出现在抖音上了,可外卖作为一个重要的流量入口,则能够帮助抖音继续扩大用户规模。更何况,外卖也是尚未IPO的字节跳动,能够向资本市场“讲故事”的一个版图。

由于互联网经济的天性,就是占有一切、垄断一切、收割一切,所以这也就意味着互联网公司会不断将触角深入更多的领域,以构建业务闭环、乃至建设内部的自循环。外卖作为一个典型的“互联网+”业务,与现实生活的紧密结合是其一大特征,这会让字节跳动参与到线下的程度更深,涉及的社会分工链条更长,能够让用户的商业价值走高以及企业社会价值的增长。

目前,抖音的本地生活服务体系在到店层面,是以短视频带来的巨大流量为依托,探店达人概念在资源倾斜下为其带来了海量的餐饮、酒旅和休闲娱乐商家群体。同时通过引入SaaS服务提供商,以及开放抖音小程序,其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在到店场景的履约能力,基本上有了能够与美团分庭抗礼的水准。

而在到店业务层面,抖音的本地生活服务基本可以被视为是“兴趣电商”的变体,核心依旧是基于强大的算法推荐能力,根据用户画像让目标用户在刷抖音时发现感兴趣的商家,进而下单购买、最终在线下场景履约。但问题在于,这一逻辑显然无法完美移植在到家业务上。

作为一个短视平台,抖音主打的是分享生活,并鼓励用户进行模仿。那么问题就来了,目前抖音上围绕本地生活服务比较火的内容,往往是美食探店、吃播、露营野炊、厨艺教学,但这些内容几乎和到家业务的落地场景毫无关联。更准确的说,抖音上围绕本地生活服务的一切内容都是围绕吸引用户到店消费、是为了让用户出门。

其实这一情况很好理解,毕竟下馆子、唱K、旅游等到店服务总体而言是非刚需的,它们契合了抖音的娱乐化特质,而外卖乃至团购配送则与消费者的日常生活息息相关。所以抖音做外卖最为致命的缺陷,就是其当初在占领用户心智上做得过于出色,让用户打心底认为这是一个娱乐平台。简单来说,绝大多数用户刷抖音是为了找乐子。

大家不妨试想一下,如果在中午或傍晚,想要填饱肚子的你是会选择打开抖音同城刷一个感兴趣的餐厅来点外卖,还是去美团和饿了么解决吃饭问题,这个答案显然不言而喻。如果将本地生活模块强行独立成类似抖音商城一样的版块,则又有潜在的隐患,毕竟电商业务已经让抖音的短视频底色变得有些黯淡,如果再叠加上本地生活服务,抖音可能就需要与短视频这一概念脱钩,并使得用户对其定位更加迷茫。

如今,短视频俨然成为了整个互联网行业最大的流量池,而抖音敢于四面出击的底气也正是源自于此。那么接下来,抖音有全面转型吃喝玩乐购买一条龙平台的勇气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