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梁汝波卸任,字节跳动在布怎样一盘大棋?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梁汝波卸任,字节跳动在布怎样一盘大棋?

张一鸣没找到的答案,他能找到?

文|投资人说 王晓坤

经历了两年财务亏损后,今日头条的投资人们很想知道,这家借助移动互联网势能一跃而起的小巨头,增长是否见顶?

下面这一线索,有助于给他们暂时派上一枚定心丸:

2022年一季度,得益于有力的成本控制措施,字节跳动的利润扭亏为盈。

对于接替张一鸣成为一号位的继任者而言,收缩成本,是梁汝波上台后烧的第一把火。

他向外界初步证明了,自己有着带领公司跳出亏损泥潭的意愿和能力。

但字节再变大的路径在哪里?

还未有一条清晰的路径。

10月17日,据天眼查App显示,梁汝波卸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之前,梁汝波在字节跳动的14家子公司任职。

今年3月开始,梁汝波相继退出包括天津寰宇序列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星耀之源置业有限公司、厦门向量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地产以及科技公司。

这意味着,他要集中全部精力,带着字节打下一场更难的硬战。

01 字节跳动科技接任者白光是谁?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梁汝波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后由白光接任。

白光是谁?

他在字节跳动中担任什么职务,承担什么角色?

天眼查显示,白光不仅接替梁汝波担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星耀之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且还是三亚星系纪元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且担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三亚星系纪元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管。

此外,去年4月,原北京普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为北京新港商贸有限公司;

原股东白光、刘钰章退出,新增股东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持股100%。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的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与人员职责分工表中,维犀财经找到了白光的名字。

在华巍手下团队中,白光的职位写的是合伙人(Parnerships)。

华巍的团队除了负责人力资源业务外,还负责总裁办公室的相关事务。

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卸任前,直接领导的14名公司高管中,华巍担任今日头条副总经理,主要负责人力资源等事务。

华巍此前曾在凤凰网负责投资工作,被张一鸣挖到字节跳动。

此外,天眼查显示,白光担任七家公司法定代表人,2家公司股东。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其与上海复亚智能科技创始人兼CEO曹亚兵共同合作三次,并在与曹亚兵共同成立的宁波乐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中持有31%的股份。

复亚智能是一个无人机DaaS运营服务平台,专注于工业无人机自动巡逻、巡检领域的无人机自动机场与全自主飞行系统研发。

2018年成立以来已获得五次融资。

维犀财经与字节跳动工作人员确认两者是否为同一人。

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字节跳动相关人员的确认及回复。

除了高层职位情况变动,近期字节跳动旗下公司“换装”同样引起广泛关注。

继今年5月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之后,10月12日,字节跳动被爆旗下多家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并且更换了新LOGO。

字节跳动上市计划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动静,引发各种猜测。

在投资圈中,甚至前段时间出现了字节跳动股东卖老股的信息。

今年8月字节跳动举办的新一期员工面对面会议上。

梁汝波明确表示:

“字节在过去一年有很多业务未达预期,接下来公司会加大对重点项目的投入,减少对非核心项目的投入”。

此外,梁汝波还重点强调了组织的臃肿,(业务)通过加人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问题更糟糕。

不过梁汝波同时表态,字节暂时没有规模化裁员计划。

对于不讲究长情的投资人来说,“去肥增瘦”、“精简瘦身”是所有互联网公司过冬的标准动作,梁汝波能否在抖音以外,给头条探寻出新的业务触手,才是头条保持扩张、重拾估值的关键。

02 腼腆而富有的“继位者”

没人会想到,张一鸣会选择梁汝波来治理今日头条。

直到2021年,今日头条的二号人物还不是他。

张利东、张楠是那时的佼佼者,他们一个做起了今日头条,为字节跳动贡献了近80%的收入,一起带队将抖音从0到1做起来。

某种程度,他们代表着一家初创企业最初构建时,所需要的掌控感和执行力。

在今日头条的8位核心高管中,梁汝波最早加入,2001年就和张一鸣相识于南开大学,见证了字节跳动从籍籍无名,转变成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的历程。

在创业初期,他担任技术总监,对外展现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技术工程师”的形象。

2019年,在媒体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他甚至都不在公司的十四位核心高管之列,还要向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汇报,并无多少存在感。

这位继任者的关键词是:温和。

不像陪着马云创业,多次委以重任又多次被贬的十八罗汉,梁汝波从来没有显示出“野心”。

他性格腼腆,没有多少豪言壮语,有字节的员工在脉脉上这样吐槽他,“语言表达能力一般,只是张一鸣身边的倾听者”。

有人甚至觉得他温吞。

在一次“双月CEO面对面”的全员会上,有员工提出关于双倍工资到底怎么算,梁没有正面回答,给人留下了“有些躲闪,语气卑微”的印象。

最后,还是张一鸣出面解了围,“会改的,事情比较复杂”。

还有一点妨碍梁汝波的,是他身上背负的身家。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梁汝波以23亿美元财富位列“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1341位。

2016年,这位元老的工作重心是开发“飞书”和组建效率工程部门。

在字节跳动,效率工程部门最初的班底多是一些有着丰厚股权回报的老员工们,这让该部门一度被外界调侃为“养老部门”。

有人感慨,“哪有亿万元老还会拼命,有钱了,只剩退休了”。

显然,不是所有人都倾心于梁汝波。

与性格很刚的“二张”相比,陪伴创业者的公司元老,一般象征着富有、保守。

在头条的快速增长期,张一鸣需要的是能开疆扩土的将才,像张利东、张楠那些,在业务上高明的管理者往往都是这样的职业经理人。

但当前期红利用尽,小巨头继续变大的路径在哪?——这显然已不能够再套用“二张”过去方法论继续运作。

与强势的封疆大吏不同,说话轻声细语的梁汝波,看似身处“二张”的阴影之下,却在多年里发展出更全面的能力。

自2012年以来,他做产品研发,负责头条早期多个产品的业务和用户增长,随后又做技术总监、公司人力资源负责人。

这些在字节所有关键部门的历练,帮助他更全局地把握公司的发展方向。这也为他的上台奠定了基础。

当然,权杖相交和服众始终是两回事。

张一鸣、梁汝波两人固然交情匪浅,但能带领企业走向下一个阶段,却不一定是跟张一鸣类似的人。

梁汝波的上台,也被某些人看作头条“无风险试错”的考虑。

03 张一鸣没找到的答案,他能找到?

根据梁汝波上任后的邮件,头条最新的架构调整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部门。

尽管信里没有提到外界关心的人事变动,如字节的第二、三号人物张利东、张楠,但所有人都须向梁汝波汇报的描述,已经把这场权利之争的结果,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与过去不同的地方在于,在公司层面,To B 业务的地位明显提升。

如飞书、火山引擎。显然,梁汝波不想把头条的未来,押住在流量生意上。

2019年以后,头条的日活已经见顶了,将头条、西瓜、搜索这些一众性质相同的现金业务合并,既减少了内耗,又在份量上只占据公司业务的六分之一,不仅淡化了头条社会价值不高的形象,而且为抖音的独立上市做准备。

在头条最新的企业文化中,梁汝波还将“始终创业”、“关注社会价值”调整到第一位。

而最具“社会价值”的创新业务,可视为两块——ToB的企业服务和国际化。

飞书就是梁汝波一手带出来的,它做的业务是企业协作与管理,可以把它对标阿里钉钉和企业微信。

尽管疫情给企业服务行业带来了红利,但战略上的犹豫,没有让飞书吃到好处,想必这是梁汝波心里的一块痛。

同样错失时机的还有火山引擎。

它是字节在云计算上的布局。

头条曾经担心IaaS 市场难有字节的位置,却在2021年春节后,又决定进军 IaaS 市场。

可此时,国内 IaaS 市场的前五名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

之前一直做技术的梁汝波,看起来要重新在这里发力。

在今年5月的一次演讲中,他罕见的为“飞书”站台。

称“飞书”为字节跳动全球化管理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飞书总裁张楠也表态,头条会持续投入To B业务,表示“企业客户更需要的是承诺,不是玩票”。

听到这些话,有媒体评价,头条差的从来不是投入,而是思路。

“飞书更像是在复制抖音C端的成功来影响B端,但做B端,并不是做出一个对个人使用非常爽的工具就可以”。

公开资料显示,飞书最早是字节内部管理中使用的工具,后来,张一鸣觉得它有推广价值才独立出来,但这款适合理工科管理者口味的产品,并非可以粘贴到文化不同的企业身上。

企业关心的,从来不是这个软件有多么能提升员工个人的效率。

显然,飞书的商业模式,还停留在张一鸣“技术可以解决一切”的思路。

一位来自头条的人士透露,梁汝波的技术背景,有利于提升字节的全球品牌形象,但他和张一鸣的风格太类似,飞书使用数据的停滞不前,表面是产品不匹配中国中小企业的胃口,背后却是头条在再创业时,没有走出以往“技术至上”的舒适区。

这些问题,张一鸣没有弄清楚,梁汝波好像也没有。

人们常说,创业是“边开汽车边换轮胎”,而此时的字节,确是需要“边开航母边换引擎”。

故伎重演是不行的,创始人要不要按照自己的样子去找接班人,如何激发企业从管理到商业模式上的真创新,这些问题都很棘手。

知易行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字节跳动

4.2k
  • 字节跳动否认暴雪前CEO洽购TikTok:相关报道不实
  • TikTok弹窗没能阻止危机,美众议院下属委员会全票通过剥离法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梁汝波卸任,字节跳动在布怎样一盘大棋?

张一鸣没找到的答案,他能找到?

文|投资人说 王晓坤

经历了两年财务亏损后,今日头条的投资人们很想知道,这家借助移动互联网势能一跃而起的小巨头,增长是否见顶?

下面这一线索,有助于给他们暂时派上一枚定心丸:

2022年一季度,得益于有力的成本控制措施,字节跳动的利润扭亏为盈。

对于接替张一鸣成为一号位的继任者而言,收缩成本,是梁汝波上台后烧的第一把火。

他向外界初步证明了,自己有着带领公司跳出亏损泥潭的意愿和能力。

但字节再变大的路径在哪里?

还未有一条清晰的路径。

10月17日,据天眼查App显示,梁汝波卸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

之前,梁汝波在字节跳动的14家子公司任职。

今年3月开始,梁汝波相继退出包括天津寰宇序列置业有限公司、北京星耀之源置业有限公司、厦门向量空间科技有限公司在内的多家地产以及科技公司。

这意味着,他要集中全部精力,带着字节打下一场更难的硬战。

01 字节跳动科技接任者白光是谁?

工商变更信息显示,梁汝波卸任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总经理,后由白光接任。

白光是谁?

他在字节跳动中担任什么职务,承担什么角色?

天眼查显示,白光不仅接替梁汝波担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北京星耀之源置业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而且还是三亚星系纪元科技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并且担任杭州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三亚星系纪元科技有限公司等公司高管。

此外,去年4月,原北京普微管理咨询有限公司发生多项工商变更,企业名称变更为北京新港商贸有限公司;

原股东白光、刘钰章退出,新增股东为字节跳动有限公司,持股100%。

根据The Information报道的字节跳动的组织架构与人员职责分工表中,维犀财经找到了白光的名字。

在华巍手下团队中,白光的职位写的是合伙人(Parnerships)。

华巍的团队除了负责人力资源业务外,还负责总裁办公室的相关事务。

字节跳动CEO张一鸣卸任前,直接领导的14名公司高管中,华巍担任今日头条副总经理,主要负责人力资源等事务。

华巍此前曾在凤凰网负责投资工作,被张一鸣挖到字节跳动。

此外,天眼查显示,白光担任七家公司法定代表人,2家公司股东。

其中最引人关注的是其与上海复亚智能科技创始人兼CEO曹亚兵共同合作三次,并在与曹亚兵共同成立的宁波乐亚电子科技有限公司中持有31%的股份。

复亚智能是一个无人机DaaS运营服务平台,专注于工业无人机自动巡逻、巡检领域的无人机自动机场与全自主飞行系统研发。

2018年成立以来已获得五次融资。

维犀财经与字节跳动工作人员确认两者是否为同一人。

截止发稿前,尚未得到字节跳动相关人员的确认及回复。

除了高层职位情况变动,近期字节跳动旗下公司“换装”同样引起广泛关注。

继今年5月字节跳动(香港)有限公司更名为抖音集团(香港)有限公司之后,10月12日,字节跳动被爆旗下多家公司也陆续更名为抖音,并且更换了新LOGO。

字节跳动上市计划一拖再拖,迟迟没有动静,引发各种猜测。

在投资圈中,甚至前段时间出现了字节跳动股东卖老股的信息。

今年8月字节跳动举办的新一期员工面对面会议上。

梁汝波明确表示:

“字节在过去一年有很多业务未达预期,接下来公司会加大对重点项目的投入,减少对非核心项目的投入”。

此外,梁汝波还重点强调了组织的臃肿,(业务)通过加人可能解决不了问题,反而会让问题更糟糕。

不过梁汝波同时表态,字节暂时没有规模化裁员计划。

对于不讲究长情的投资人来说,“去肥增瘦”、“精简瘦身”是所有互联网公司过冬的标准动作,梁汝波能否在抖音以外,给头条探寻出新的业务触手,才是头条保持扩张、重拾估值的关键。

02 腼腆而富有的“继位者”

没人会想到,张一鸣会选择梁汝波来治理今日头条。

直到2021年,今日头条的二号人物还不是他。

张利东、张楠是那时的佼佼者,他们一个做起了今日头条,为字节跳动贡献了近80%的收入,一起带队将抖音从0到1做起来。

某种程度,他们代表着一家初创企业最初构建时,所需要的掌控感和执行力。

在今日头条的8位核心高管中,梁汝波最早加入,2001年就和张一鸣相识于南开大学,见证了字节跳动从籍籍无名,转变成全球估值最高的非上市公司的历程。

在创业初期,他担任技术总监,对外展现的是一个默默无闻的“技术工程师”的形象。

2019年,在媒体The Information的报道中,他甚至都不在公司的十四位核心高管之列,还要向字节跳动副总裁谢欣汇报,并无多少存在感。

这位继任者的关键词是:温和。

不像陪着马云创业,多次委以重任又多次被贬的十八罗汉,梁汝波从来没有显示出“野心”。

他性格腼腆,没有多少豪言壮语,有字节的员工在脉脉上这样吐槽他,“语言表达能力一般,只是张一鸣身边的倾听者”。

有人甚至觉得他温吞。

在一次“双月CEO面对面”的全员会上,有员工提出关于双倍工资到底怎么算,梁没有正面回答,给人留下了“有些躲闪,语气卑微”的印象。

最后,还是张一鸣出面解了围,“会改的,事情比较复杂”。

还有一点妨碍梁汝波的,是他身上背负的身家。

公开资料显示,2022年,梁汝波以23亿美元财富位列“2022年福布斯全球亿万富豪榜”1341位。

2016年,这位元老的工作重心是开发“飞书”和组建效率工程部门。

在字节跳动,效率工程部门最初的班底多是一些有着丰厚股权回报的老员工们,这让该部门一度被外界调侃为“养老部门”。

有人感慨,“哪有亿万元老还会拼命,有钱了,只剩退休了”。

显然,不是所有人都倾心于梁汝波。

与性格很刚的“二张”相比,陪伴创业者的公司元老,一般象征着富有、保守。

在头条的快速增长期,张一鸣需要的是能开疆扩土的将才,像张利东、张楠那些,在业务上高明的管理者往往都是这样的职业经理人。

但当前期红利用尽,小巨头继续变大的路径在哪?——这显然已不能够再套用“二张”过去方法论继续运作。

与强势的封疆大吏不同,说话轻声细语的梁汝波,看似身处“二张”的阴影之下,却在多年里发展出更全面的能力。

自2012年以来,他做产品研发,负责头条早期多个产品的业务和用户增长,随后又做技术总监、公司人力资源负责人。

这些在字节所有关键部门的历练,帮助他更全局地把握公司的发展方向。这也为他的上台奠定了基础。

当然,权杖相交和服众始终是两回事。

张一鸣、梁汝波两人固然交情匪浅,但能带领企业走向下一个阶段,却不一定是跟张一鸣类似的人。

梁汝波的上台,也被某些人看作头条“无风险试错”的考虑。

03 张一鸣没找到的答案,他能找到?

根据梁汝波上任后的邮件,头条最新的架构调整为抖音、大力教育、飞书、火山引擎、朝夕光年和TikTok六大部门。

尽管信里没有提到外界关心的人事变动,如字节的第二、三号人物张利东、张楠,但所有人都须向梁汝波汇报的描述,已经把这场权利之争的结果,一切都尽在不言中了。

与过去不同的地方在于,在公司层面,To B 业务的地位明显提升。

如飞书、火山引擎。显然,梁汝波不想把头条的未来,押住在流量生意上。

2019年以后,头条的日活已经见顶了,将头条、西瓜、搜索这些一众性质相同的现金业务合并,既减少了内耗,又在份量上只占据公司业务的六分之一,不仅淡化了头条社会价值不高的形象,而且为抖音的独立上市做准备。

在头条最新的企业文化中,梁汝波还将“始终创业”、“关注社会价值”调整到第一位。

而最具“社会价值”的创新业务,可视为两块——ToB的企业服务和国际化。

飞书就是梁汝波一手带出来的,它做的业务是企业协作与管理,可以把它对标阿里钉钉和企业微信。

尽管疫情给企业服务行业带来了红利,但战略上的犹豫,没有让飞书吃到好处,想必这是梁汝波心里的一块痛。

同样错失时机的还有火山引擎。

它是字节在云计算上的布局。

头条曾经担心IaaS 市场难有字节的位置,却在2021年春节后,又决定进军 IaaS 市场。

可此时,国内 IaaS 市场的前五名占据了近80%的市场份额。

之前一直做技术的梁汝波,看起来要重新在这里发力。

在今年5月的一次演讲中,他罕见的为“飞书”站台。

称“飞书”为字节跳动全球化管理提供了很好的基础。

飞书总裁张楠也表态,头条会持续投入To B业务,表示“企业客户更需要的是承诺,不是玩票”。

听到这些话,有媒体评价,头条差的从来不是投入,而是思路。

“飞书更像是在复制抖音C端的成功来影响B端,但做B端,并不是做出一个对个人使用非常爽的工具就可以”。

公开资料显示,飞书最早是字节内部管理中使用的工具,后来,张一鸣觉得它有推广价值才独立出来,但这款适合理工科管理者口味的产品,并非可以粘贴到文化不同的企业身上。

企业关心的,从来不是这个软件有多么能提升员工个人的效率。

显然,飞书的商业模式,还停留在张一鸣“技术可以解决一切”的思路。

一位来自头条的人士透露,梁汝波的技术背景,有利于提升字节的全球品牌形象,但他和张一鸣的风格太类似,飞书使用数据的停滞不前,表面是产品不匹配中国中小企业的胃口,背后却是头条在再创业时,没有走出以往“技术至上”的舒适区。

这些问题,张一鸣没有弄清楚,梁汝波好像也没有。

人们常说,创业是“边开汽车边换轮胎”,而此时的字节,确是需要“边开航母边换引擎”。

故伎重演是不行的,创始人要不要按照自己的样子去找接班人,如何激发企业从管理到商业模式上的真创新,这些问题都很棘手。

知易行难。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