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华润啤酒以攻为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华润啤酒以攻为守

存量时代,中国市场还需要那么多酒水品牌吗?

图片来源:Unsplash-Josh Olalde

文|斑马消费 杨伟

华润啤酒斥资123亿元控股酱酒大厂金沙酒业,开启了酒业联合体的先河。

上一轮酒业调整期结束后,白酒、啤酒这两大赛道都逐步进入存量博弈的关键时期,资源共享、抱团取暖,成为它们在行业分化期的最佳选择。

华润啤酒虽然早已成为中国啤酒老大,但前有百威在高端化领域的全面压制,后有曾经的市场老大青岛啤酒积极追赶。当啤酒市场给不了华润啤酒想要的增长,转向白酒,以进攻为防守,便是这家公司深挖护城河的关键。

123亿元收购金沙

早前市场传出金沙酒业股改的消息时,高瓴资本、华润等绯闻对象争相浮出水面,直到10月25日,一切尘埃落定。

华润啤酒旗下华润酒业控股,斥资123亿元,通过增资和购股的形式,取得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55.19%的股份。湖北宜昌国资回收百亿现金,退居二股东。这可能是近几年酒业最大的收购案之一。

金沙酒业位于贵州省金沙县,与茅台所在的仁怀市相邻,地处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集聚区-金沙产区,是贵州最早的国营白酒生产企业之一,出品“摘要”和“金沙回沙”两大品牌的酱香白酒。

截至2021年及2022年6月,金沙酒业的净资产分别为3.27亿元及9.97亿元。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公司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3.15亿元、6.70亿元。这个业绩,能在白酒上市公司榜单中排进前十。

此前多年,关于“酱酒老二”的归属,行业内争论多年,候选者包括郎酒、国台、金沙、贵州醇和珍酒。现在来看,郎酒和金沙,最具备冲击实力。

华润啤酒控股金沙酒业的逻辑非常清晰:互补。

淡旺季互补。啤酒的销售旺季在夏季,而其他季节就是白酒的销售旺季,啤酒与白酒结合,能让公司在全年都保持业务积极性。

渠道互补。早年,啤酒和白酒的销售渠道差异较大,近年,随着互联网渠道的崛起,即饮和夜场渠道走弱,啤酒渠道对白酒的利用空间,正在逐步加大。

应对增长压力

当然,在这场百亿大交易中,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背景,这其实是华润啤酒的一次防守战略——另辟战场发起进攻,对于身处啤酒持久战中的华润啤酒而言,就是最好的防守。

从1993年收购辽宁沈阳的雪花啤酒起步,华润啤酒以资本为先锋,借助产业运营、品牌管理、渠道推进等能力,到2006年,便成为中国啤酒销量王。

华润啤酒刚起步的那一年,青岛啤酒已经在港股和A股同步上市,成为当时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消费白马股。

通过20年左右的奋力追赶,华润啤酒终于在规模上超越了青岛啤酒。但是,相对百年青岛在高端化产品上的底蕴,华润啤酒的盈利能力始终差强人意。

此前多年,华润啤酒在规模上压过青岛啤酒一头,但净利润还不到后者的一半。直到近年,华润收购喜力啤酒的中国业务,并推出自己的高端产品,这一情况才得到扭转。

啤酒行业在经历了2014年-2016年的调整期之后,经过短暂的恢复与蓄力,2019年开始进入顺周期,最近3年呈现了整体的业绩回暖。

但是,在青岛啤酒稳定增长的时候,华润啤酒2019年-2021年的规模原地踏步。如果这一倒追趋势不能得到扭转,要不了几年,华润啤酒花费30年积累的相对优势,可能就要被抹平了。

在当下五大巨头混战的啤酒市场中,华润啤酒最擅长的并购模式,面对各大地方和外资豪强时,无法施展。

所以,在地方保护普遍存在的啤酒行业,2021年出现了一个奇观,华润啤酒和青岛啤酒共同选择在贵州龙里县建厂,前者拿1.4亿进行产能扩建,后者投10个亿建设新厂。这个县城没什么特别的资源,无非就是离贵阳不远,而贵州本地没什么大型啤酒产能,市场竞争相对弱一点。

啤酒市场五大巨头鼎立的区域割据状况,还要持续数年,需要等到下一个周期,看谁先败下阵来,才有松动的可能性。

于是,家底深厚的华润啤酒,拿着自己最称手的资本利器,来到白酒市场,复制自己引以为傲的管理能力。

只要收购金沙酒业,上市公司华润啤酒的规模和盈利能力,马上就能将青岛啤酒甩开,甚至毫不逊色于百威中国。

在华润啤酒的历史中,资产的辗转腾挪早已是轻车熟路。早年,这家公司还叫“华润创业”,旗下业务包括零售(华润万家)、食品、饮品(怡宝、雪花)等。后来,零售业务亏损,怡宝和雪花发展迅速,才置出其他资产,仅保留华润雪花。

实际上,啤酒市场的几大巨头,几乎都在尝试多元化。华润啤酒+白酒,青岛啤酒+饮料,燕京啤酒+白酒,百威啤酒+洋酒和饮料,珠江啤酒+白酒。

这是因为,啤酒销量已经连续多年几无增长,存量时代或已无法扭转,玩家都感受到了和华润啤酒一样的压力。

华润白酒版图

在中国四大央企中,华润算是在消费领域投入最大的,雪花啤酒、怡宝饮料、华润万家、五丰食品,都是行业内的顶级品牌。

前30年,华润在啤酒市场培育出了中国啤酒之王华润雪花。现在,它将重心转移到了白酒市场。

在控股金沙酒业之前,华润啤酒旗下的华润酒业控股,已经在2021年8月投资了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与该公司创始团队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最值得一提的是,华润系还是两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战略股东。

2018年2月,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创业,受让山西汾酒11.45%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山西汾酒近年业绩增长迅猛,成为最有实力冲击原茅五洋泸阵营的准一线酒企。

2022年2月,金种子酒战投落定,华润集团旗下华润战略投资,受让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49%的股份,安徽阜阳国资保留控制权。

金种子酒疲弱多年,在皖酒四朵金花中长期垫底,甚至成为A股白酒板块为数不多的亏损企业。与对山西汾酒的锦上添花相比,投资金种子酒,更像是雪中送炭。

之后,华润系向金种子酒输送多名高管,其中一部分就来自于华润啤酒,不知能否复制其在啤酒领域的成功。

近几年,白酒圈刮起了一阵资本旋风,有三大势力参与其中:除了华润,还有郭广昌的复星系,高举高打,曾拿下两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以及稳扎稳打的综艺系,南通首富昝圣达连续拿下贵州醇、湖北枝江酒业、贵州青酒、四川永乐酒业、贵州都匀酒厂等多家中型酒企,请了洋河前副总裁朱伟来操盘。

白酒内部抱团,甚至与啤酒、洋酒、饮料等合纵连横,恰恰也说明了,白酒的焦虑与啤酒如出一辙。

白酒分化发展持续多年,到今年继续深化。头部酒企如贵州茅台、山西汾酒等,继续高歌猛进,而二线及以下的腰尾部酒企们,则只能硬扛行业出清。

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之下,白酒行业的故事,可能与前些年的啤酒行业,并无二致。毕竟,存量时代,中国市场还需要那么多白酒品牌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华润啤酒

2.8k
  • 港股啤酒股走高,百威亚太涨近7%
  • 华润啤酒尾盘拉升,股价涨超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华润啤酒以攻为守

存量时代,中国市场还需要那么多酒水品牌吗?

图片来源:Unsplash-Josh Olalde

文|斑马消费 杨伟

华润啤酒斥资123亿元控股酱酒大厂金沙酒业,开启了酒业联合体的先河。

上一轮酒业调整期结束后,白酒、啤酒这两大赛道都逐步进入存量博弈的关键时期,资源共享、抱团取暖,成为它们在行业分化期的最佳选择。

华润啤酒虽然早已成为中国啤酒老大,但前有百威在高端化领域的全面压制,后有曾经的市场老大青岛啤酒积极追赶。当啤酒市场给不了华润啤酒想要的增长,转向白酒,以进攻为防守,便是这家公司深挖护城河的关键。

123亿元收购金沙

早前市场传出金沙酒业股改的消息时,高瓴资本、华润等绯闻对象争相浮出水面,直到10月25日,一切尘埃落定。

华润啤酒旗下华润酒业控股,斥资123亿元,通过增资和购股的形式,取得贵州金沙窖酒酒业有限公司55.19%的股份。湖北宜昌国资回收百亿现金,退居二股东。这可能是近几年酒业最大的收购案之一。

金沙酒业位于贵州省金沙县,与茅台所在的仁怀市相邻,地处赤水河流域酱香白酒集聚区-金沙产区,是贵州最早的国营白酒生产企业之一,出品“摘要”和“金沙回沙”两大品牌的酱香白酒。

截至2021年及2022年6月,金沙酒业的净资产分别为3.27亿元及9.97亿元。去年和今年上半年,公司税后净利润分别为13.15亿元、6.70亿元。这个业绩,能在白酒上市公司榜单中排进前十。

此前多年,关于“酱酒老二”的归属,行业内争论多年,候选者包括郎酒、国台、金沙、贵州醇和珍酒。现在来看,郎酒和金沙,最具备冲击实力。

华润啤酒控股金沙酒业的逻辑非常清晰:互补。

淡旺季互补。啤酒的销售旺季在夏季,而其他季节就是白酒的销售旺季,啤酒与白酒结合,能让公司在全年都保持业务积极性。

渠道互补。早年,啤酒和白酒的销售渠道差异较大,近年,随着互联网渠道的崛起,即饮和夜场渠道走弱,啤酒渠道对白酒的利用空间,正在逐步加大。

应对增长压力

当然,在这场百亿大交易中,所有人都忽略了一个背景,这其实是华润啤酒的一次防守战略——另辟战场发起进攻,对于身处啤酒持久战中的华润啤酒而言,就是最好的防守。

从1993年收购辽宁沈阳的雪花啤酒起步,华润啤酒以资本为先锋,借助产业运营、品牌管理、渠道推进等能力,到2006年,便成为中国啤酒销量王。

华润啤酒刚起步的那一年,青岛啤酒已经在港股和A股同步上市,成为当时资本市场上炙手可热的消费白马股。

通过20年左右的奋力追赶,华润啤酒终于在规模上超越了青岛啤酒。但是,相对百年青岛在高端化产品上的底蕴,华润啤酒的盈利能力始终差强人意。

此前多年,华润啤酒在规模上压过青岛啤酒一头,但净利润还不到后者的一半。直到近年,华润收购喜力啤酒的中国业务,并推出自己的高端产品,这一情况才得到扭转。

啤酒行业在经历了2014年-2016年的调整期之后,经过短暂的恢复与蓄力,2019年开始进入顺周期,最近3年呈现了整体的业绩回暖。

但是,在青岛啤酒稳定增长的时候,华润啤酒2019年-2021年的规模原地踏步。如果这一倒追趋势不能得到扭转,要不了几年,华润啤酒花费30年积累的相对优势,可能就要被抹平了。

在当下五大巨头混战的啤酒市场中,华润啤酒最擅长的并购模式,面对各大地方和外资豪强时,无法施展。

所以,在地方保护普遍存在的啤酒行业,2021年出现了一个奇观,华润啤酒和青岛啤酒共同选择在贵州龙里县建厂,前者拿1.4亿进行产能扩建,后者投10个亿建设新厂。这个县城没什么特别的资源,无非就是离贵阳不远,而贵州本地没什么大型啤酒产能,市场竞争相对弱一点。

啤酒市场五大巨头鼎立的区域割据状况,还要持续数年,需要等到下一个周期,看谁先败下阵来,才有松动的可能性。

于是,家底深厚的华润啤酒,拿着自己最称手的资本利器,来到白酒市场,复制自己引以为傲的管理能力。

只要收购金沙酒业,上市公司华润啤酒的规模和盈利能力,马上就能将青岛啤酒甩开,甚至毫不逊色于百威中国。

在华润啤酒的历史中,资产的辗转腾挪早已是轻车熟路。早年,这家公司还叫“华润创业”,旗下业务包括零售(华润万家)、食品、饮品(怡宝、雪花)等。后来,零售业务亏损,怡宝和雪花发展迅速,才置出其他资产,仅保留华润雪花。

实际上,啤酒市场的几大巨头,几乎都在尝试多元化。华润啤酒+白酒,青岛啤酒+饮料,燕京啤酒+白酒,百威啤酒+洋酒和饮料,珠江啤酒+白酒。

这是因为,啤酒销量已经连续多年几无增长,存量时代或已无法扭转,玩家都感受到了和华润啤酒一样的压力。

华润白酒版图

在中国四大央企中,华润算是在消费领域投入最大的,雪花啤酒、怡宝饮料、华润万家、五丰食品,都是行业内的顶级品牌。

前30年,华润在啤酒市场培育出了中国啤酒之王华润雪花。现在,它将重心转移到了白酒市场。

在控股金沙酒业之前,华润啤酒旗下的华润酒业控股,已经在2021年8月投资了山东景芝白酒有限公司,与该公司创始团队并列为第一大股东。

最值得一提的是,华润系还是两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战略股东。

2018年2月,华润集团旗下的华润创业,受让山西汾酒11.45%的股份,成为该公司第二大股东。山西汾酒近年业绩增长迅猛,成为最有实力冲击原茅五洋泸阵营的准一线酒企。

2022年2月,金种子酒战投落定,华润集团旗下华润战略投资,受让控股股东金种子集团49%的股份,安徽阜阳国资保留控制权。

金种子酒疲弱多年,在皖酒四朵金花中长期垫底,甚至成为A股白酒板块为数不多的亏损企业。与对山西汾酒的锦上添花相比,投资金种子酒,更像是雪中送炭。

之后,华润系向金种子酒输送多名高管,其中一部分就来自于华润啤酒,不知能否复制其在啤酒领域的成功。

近几年,白酒圈刮起了一阵资本旋风,有三大势力参与其中:除了华润,还有郭广昌的复星系,高举高打,曾拿下两家白酒上市公司的控制权;以及稳扎稳打的综艺系,南通首富昝圣达连续拿下贵州醇、湖北枝江酒业、贵州青酒、四川永乐酒业、贵州都匀酒厂等多家中型酒企,请了洋河前副总裁朱伟来操盘。

白酒内部抱团,甚至与啤酒、洋酒、饮料等合纵连横,恰恰也说明了,白酒的焦虑与啤酒如出一辙。

白酒分化发展持续多年,到今年继续深化。头部酒企如贵州茅台、山西汾酒等,继续高歌猛进,而二线及以下的腰尾部酒企们,则只能硬扛行业出清。

优胜劣汰的丛林法则之下,白酒行业的故事,可能与前些年的啤酒行业,并无二致。毕竟,存量时代,中国市场还需要那么多白酒品牌吗?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