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广汽菲克申请破产,合资公司双方不和是症结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广汽菲克申请破产,合资公司双方不和是症结

一名广汽菲克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中外双方各自都不想承担责任,又都想做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10月31日,Stellantis集团官网发布公告称,广汽菲克、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的股东已批准一项决议,同意广汽菲克在处于亏损的情况下向法院申请破产。

Stellantis集团在其2022年上半年财务业绩中对全额减值了其对广汽菲克的长期投资以及其他相关资产。Stellantis集团向界面新闻表示,将继续为中国市场现有的和未来的Jeep品牌客户提供优质服务。

Stellantis集团公告。图片来源:Stellantis集团

今年7月18日,广汽集团官方宣布,鉴于其与Stellantis集团携手成立的合资企业广汽菲克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从今年2月以来一直无法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双方共同决定终止该合资公司。

Stellantis集团方面发表声明称,未来将在中国采用轻资产方式运营Jeep品牌,今后公司将只在中国地区保留Jeep品牌的进口业务,并将增强旗下新能源产品阵容。

2010年3月9日,广汽菲克由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集团以50:50的股比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约170亿元。

自成立以来,广汽菲克的命运呈现高开低走的态势。2015年Jeep国产化落地,2016年便借助指南者、自由光以及自由侠三款SUV车型一炮而红,这一年广汽菲克销量同比增长260%,达17.99万辆。

但两年后,广汽菲克因产品出现“烧机油”问题,Jeep被“315晚会”点名,广汽菲克由此进入下坡路。2018至2021年广汽菲克销量四连跌,从12.52万辆下降到2.01万辆。今年上半年,Jeep则几乎陷入停摆状态,3月、5月产销均为1辆,4月、6月产销直接挂0。

据广汽集团公告,今年上半年广汽菲克营业收入5.88亿元,净亏损6.49亿元;2021年全年营收为38.61亿元,净亏损31.69亿元。

截至2022年9月30日,广汽菲克(未经审计)总资产为 73.22 亿元、总负债为 81.13 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10.80% ,这意味着广汽菲克已资不抵债。

广汽菲克走向没落的关键症结在于合资公司双方的话语权争夺,导致公司决策效率低下,产品未能推陈出新。

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的不合已经摆在明面上。今年1月27日,Stellantis集团单方面宣布,计划将集团在广汽菲克中的持股比例由50%提升至75%。随后,广汽集团发布公告否认,并称“此行为未经我方认可,广汽集团对此深表遗憾。”

今年8月,Stellantis集团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在财报发布会上透露,广汽集团不想遵守两家公司签署的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宁愿违约也不愿执行,最终双方信任破裂。

广汽集团“反击”表示,该言论“令人难以置信”。广汽集团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广汽集团与Stellantis集团的合作破裂,主要问题在于Stellantis集团缺乏对中国汽车市场客户的尊重。

“合资企业未能建立适应中国竞争激烈的环境以及相互信任的运营机制,以扭转近年来持续亏损的不利局面。”

一名广汽菲克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中外双方各自都不想承担责任,又都想做主,在很多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方案争论许久也通不过,导致决策效率低下。

“外方是想要更多股权拿下工厂,但中方想转为新能源生产,把工厂资源利用起来,彼此都不同意。”

前毕马威分析师、北京虹娘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曹飞接受界面新闻采访表示,在经营理念上,广汽菲克没有跟上时代的变化。

“自从2018年以来,在电动汽车的的创新模式和新车型的冲击下,SUV车型层出不求,消费者的选择急速增多。与此同时,广汽菲克在新车型创新和消费者的运行模式中,略显不足,已经不太适合我国汽车业高速发展的节奏了。”

在广汽菲克资产处理上,目前广汽菲克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全球先进工厂已经正式转交广汽埃安,并将改造为广汽埃安的第二工厂;有消息称,广汽菲克湖南长沙工厂将被比亚迪接收,但尚未有官方确认。

上述广汽菲克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有调研方案是集团会安置部分工厂的需求岗位去其他集团内的公司,作为一部分人员的消化。

“现在一线工厂工人去向还未确定,其他员工都已经被遣散了。前期遣散的员工被公司以可能拿不到补偿为理由,签了协议拿的补偿N,最后一波员工闹了后,拿到了N+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广汽集团

5.3k
  • 广汽埃安:“裁员”“密集与应届生解约”等信息不实,已报案
  • 广汽埃安回应应届生解约:已录用118名,仅个别人受到调整

Jeep

3.5k
  • 克莱斯勒在美召回超21万辆汽车
  • 克莱斯勒(中国)汽车销售有限公司再次召回部分进口自由光汽车,共计16585辆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广汽菲克申请破产,合资公司双方不和是症结

一名广汽菲克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中外双方各自都不想承担责任,又都想做主。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记者 | 周姝祺

10月31日,Stellantis集团官网发布公告称,广汽菲克、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的股东已批准一项决议,同意广汽菲克在处于亏损的情况下向法院申请破产。

Stellantis集团在其2022年上半年财务业绩中对全额减值了其对广汽菲克的长期投资以及其他相关资产。Stellantis集团向界面新闻表示,将继续为中国市场现有的和未来的Jeep品牌客户提供优质服务。

Stellantis集团公告。图片来源:Stellantis集团

今年7月18日,广汽集团官方宣布,鉴于其与Stellantis集团携手成立的合资企业广汽菲克一直处于亏损状态,且从今年2月以来一直无法恢复正常生产经营,双方共同决定终止该合资公司。

Stellantis集团方面发表声明称,未来将在中国采用轻资产方式运营Jeep品牌,今后公司将只在中国地区保留Jeep品牌的进口业务,并将增强旗下新能源产品阵容。

2010年3月9日,广汽菲克由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集团以50:50的股比共同投资建设,总投资约170亿元。

自成立以来,广汽菲克的命运呈现高开低走的态势。2015年Jeep国产化落地,2016年便借助指南者、自由光以及自由侠三款SUV车型一炮而红,这一年广汽菲克销量同比增长260%,达17.99万辆。

但两年后,广汽菲克因产品出现“烧机油”问题,Jeep被“315晚会”点名,广汽菲克由此进入下坡路。2018至2021年广汽菲克销量四连跌,从12.52万辆下降到2.01万辆。今年上半年,Jeep则几乎陷入停摆状态,3月、5月产销均为1辆,4月、6月产销直接挂0。

据广汽集团公告,今年上半年广汽菲克营业收入5.88亿元,净亏损6.49亿元;2021年全年营收为38.61亿元,净亏损31.69亿元。

截至2022年9月30日,广汽菲克(未经审计)总资产为 73.22 亿元、总负债为 81.13 亿元,资产负债率达110.80% ,这意味着广汽菲克已资不抵债。

广汽菲克走向没落的关键症结在于合资公司双方的话语权争夺,导致公司决策效率低下,产品未能推陈出新。

广汽集团和Stellantis的不合已经摆在明面上。今年1月27日,Stellantis集团单方面宣布,计划将集团在广汽菲克中的持股比例由50%提升至75%。随后,广汽集团发布公告否认,并称“此行为未经我方认可,广汽集团对此深表遗憾。”

今年8月,Stellantis集团CEO唐唯实(Carlos Tavares)在财报发布会上透露,广汽集团不想遵守两家公司签署的具有约束力的谅解备忘录,宁愿违约也不愿执行,最终双方信任破裂。

广汽集团“反击”表示,该言论“令人难以置信”。广汽集团在一份声明中指出,广汽集团与Stellantis集团的合作破裂,主要问题在于Stellantis集团缺乏对中国汽车市场客户的尊重。

“合资企业未能建立适应中国竞争激烈的环境以及相互信任的运营机制,以扭转近年来持续亏损的不利局面。”

一名广汽菲克员工告诉界面新闻,中外双方各自都不想承担责任,又都想做主,在很多问题上无法达成一致,方案争论许久也通不过,导致决策效率低下。

“外方是想要更多股权拿下工厂,但中方想转为新能源生产,把工厂资源利用起来,彼此都不同意。”

前毕马威分析师、北京虹娘科技有限公司合伙人曹飞接受界面新闻采访表示,在经营理念上,广汽菲克没有跟上时代的变化。

“自从2018年以来,在电动汽车的的创新模式和新车型的冲击下,SUV车型层出不求,消费者的选择急速增多。与此同时,广汽菲克在新车型创新和消费者的运行模式中,略显不足,已经不太适合我国汽车业高速发展的节奏了。”

在广汽菲克资产处理上,目前广汽菲克位于广州市番禺区的全球先进工厂已经正式转交广汽埃安,并将改造为广汽埃安的第二工厂;有消息称,广汽菲克湖南长沙工厂将被比亚迪接收,但尚未有官方确认。

上述广汽菲克员工向界面新闻表示,有调研方案是集团会安置部分工厂的需求岗位去其他集团内的公司,作为一部分人员的消化。

“现在一线工厂工人去向还未确定,其他员工都已经被遣散了。前期遣散的员工被公司以可能拿不到补偿为理由,签了协议拿的补偿N,最后一波员工闹了后,拿到了N+3。”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