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腾讯起诉抖音侵权获判赔3200万,长短视频“大战”进行到哪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腾讯起诉抖音侵权获判赔3200万,长短视频“大战”进行到哪了?

未来,长短视频“大战”虽然中间会有和解,但围绕版权的争夺会长期进行下去。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日前,抖音因侵权《云南虫谷》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赔腾讯3200余万的消息引发热议。

雷达财经了解到,此前腾讯就曾因抖音涉嫌侵权《斗罗大陆》、《你是我的荣耀》等腾讯视频的自制项目,数次将抖音起诉,最高更是喊出高达8亿元左右的索赔金额。

事实上,不只是腾讯与抖音兵戈相见,其实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的版权“大战”已持续了很久,并在去年一度发展到白热化的阶段。

然而,就在外界以为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版权“大战”将愈演愈烈之际,双方近段时间以来却陆续传出合作的消息。抖音先后和搜狐、爱奇艺达成合作,快手也与乐视建立了合作关系,各方就长视频平台上自制内容的二创合作开放了更多可能。

“这并非意味着长短视频之争结束了,每家平台的利益点并不同。”有行业人士认为,长视频平台“讨伐”短视频平台,一方面是源于自身的流量焦虑,另一方面则是不想将斥巨资采购的版权内容让利于他人,从而给平台带来损失。未来,长短视频“大战”虽然中间会有和解,但围绕版权的争夺会长期进行下去。

抖音侵权《云南虫谷》,被判赔腾讯3200余万

去年8月底,由《鬼吹灯》小说改编的网剧《云南虫谷》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剧集上线后,抖音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由用户剪辑的《云南虫谷》的影视片段,腾讯公司随后便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运营主体)告上法庭。日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抖音平台上有大量用户对涉案作品实施了侵权行为,虽然抖音采取措施减少了侵权作品的数量,但侵权行为仍未得到有效遏制。抖音因此属于帮助侵权,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相关视频。

最终,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知名程度、可能承受损失、预期收益、维权行为、被告侵权行为实施规模、持续时间、主观恶意、可能获益等方面因素,法院认定微播视界的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给《云南虫谷》著作权人带来的经济利益损失为200万元/集,最终被判赔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200余万元。

对此,抖音相关法务负责人表示,将对本案提起上诉。

据了解,影视版权侵权类的案件时有发生,侵权方被判赔偿也不是稀罕事,但赔偿金额达到3200余万在国内却是首次,如爱奇艺起诉快手侵权《琅琊榜》、《老九门》合计获赔218万余元,优酷诉快手侵权《冰糖炖雪梨》获赔46万元。

此次腾讯诉抖音侵权《云南虫谷》一案的判赔金额,打破了同类型案件的纪录,最终的判赔金额不仅是腾讯最初索赔金额的三倍,也刷新了腾讯获得的影视版权侵权案的赔偿纪录。

事实上,这并非腾讯首次向抖音“宣战”。去年8月,因抖音平台上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搬运剪切的腾讯视频热播网剧《扫黑风暴》的相关内容,腾讯一纸诉状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抖音送上法庭,腾讯方面更是喊出高达1亿元的天价索赔。

腾讯方面认为,抖音在没有付出版权费用的情况下,依附于腾讯视频通过巨大投入享有合法权益的热播剧内容,不正当地获得用户关注,提升用户数量以及平台流量,增加广告曝光和获取非法商业收益,该行为是典型的“不劳而获”、“搭便车”行为,明显有违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

彼时,抖音方面对此回应称,腾讯工作人员此前曾主动联系抖音,就《扫黑风暴》在抖音平台的宣发事宜展开沟通,最终抖音同与腾讯合作承制《扫黑风暴》的第三方达成合作。抖音在收到腾讯公司的投诉后,及时下线超过8000个被投诉的视频。

除了前述提及的两起案例外,腾讯起诉抖音侵权的影视作品还包括其自制动画《斗罗大陆》等,彼时腾讯就《斗罗大陆》提出的索赔金额超6000万元,后续腾讯提出的索赔金额飙升至8亿元。

另据接近字节跳动人士透露,在去年6月至12月10日这段时间,腾讯以侵害著作权为由起诉抖音的次数多达168 次,标的总额超过29.43亿元。除《斗罗大陆》外,还有3起标的金额超过亿元的案件,其中腾讯视频的另外一部自制剧《你是我的荣耀》索赔金额达到7.55亿元,仅次于《斗罗大陆》的8亿。

不过,抖音所属的字节跳动并非是一直坐在被告席上的那位,字节跳动也曾因腾讯视频长期存有侵害《亮剑》版权的短视频,向其索赔1000万元。

长短视频平台从“大战”到“牵手”

雷达财经注意到,长视频、短视频之间的“大战”由来已久,随着平台和公众版权意识的提升,这场“大战”在去年迎来集中爆发。

去年4月,包含爱优腾等在内的5家视频平台,连同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并喊来杨幂、赵丽颖、李冰冰、迪丽热巴等500位艺人共同发起倡议,倡导短视频平台积极参与版权内容合规治理,即日起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此次声势浩大的倡议,将长短视频之间的“大战”推至新的高潮。

一个月后,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同时向B站开炮,指责B站在三家平台上线《老友记重聚特辑》几小时后,便出现了大量的侵权盗版视频。

去年6月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长视频平台的高管也在双方的交手中亲自下场。爱奇艺CEO龚宇直斥短视频侵权破坏了知识产权,给长视频平台造成非常大的损失;优酷总裁樊路远提出,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更是抛出引发外界热议的“猪食论”,直言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当前平台的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全都是猪食”。

此外,天眼查显示,抖音、快手的主体运营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卷入的司法纠纷案件中,与侵权相关的纠纷数量更是居高不下。

不过,就在各方剑拔弩张之时,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较量却出现转机,双方频频传出达成合作的消息。

今年3月,抖音率先与搜狐“联姻”。牵手搜狐后,抖音及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将获得前者全部自制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相关授权,这意味着字节系视频平台的用户将可以放心大胆地对搜狐自制影视作品进行二创。此外,双方后续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等方面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彼时,搜狐平台热播剧集《法医秦明》的原著作者还在微博发表了对抖音、搜狐双方达成二创版权合作的看法。他认为,好的二创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可以给创作者、版权方及平台都带来共赢。他同时希望平台在二创的过程中能够起到把关作用,同版权方一起保护作品的立意,避免魔改。

6月末,快手紧追抖音的步伐,与乐视视频就乐视平台上的独家自制内容达成二创相关授权合作。据快手透露,春节期间快手平台就已免费向用户提供了大量乐视视频平台上的经典影视作品,这些影视作品的日播放量最高实现3倍至5倍的增长。

对于双方的合作,快手表示将借助小程序平台持续探索长视频短视频的双赢之路。乐视视频通过接入快手小程序,可以接触到更多更海量的用户,还能借此实现会员拉升及内容变现。

有声音认为,目前搜狐视频、乐视视频的影响力在长视频平台中相对较弱,掉队也越来越明显,因此二者选择与短视频平台合作总体来说利大于弊,前者可以借助短视频平台上的切片给平台上的影视内容带来更多的播放量,并刺激用户拉新。

7月,抖音在和搜狐“热恋”四个月后,又与爱奇艺“交个朋友”。

彼时,抖音宣布爱奇艺向其开放了内容资产中所有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双方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换言之,抖音集团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平台上的二创作者拥有了官方下发的爱奇艺二创“通行证”。

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

事实上,长视频平台对短视频平台充满“敌意”,一定程度上源自自身的流量焦虑。随着短视频App的发展,用户大量的碎片化时间被这类软件收割,用户不再苦苦盯着长达数十集的影视作品观看,转而选择了看似观看效率更高的二创内容。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8月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App的月活分别为7.26亿、5.13亿,将几大长视频App甩在身后,同期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哔哩哔哩、优酷视频的月活分别为4.98亿、4.52亿、2.94亿、2.04亿、1.65亿。

9月,抖音仍旧以7.08亿的月活一骑绝尘。该月,爱奇艺的月活达到4.88亿,虽然实现了对快手的反超,但爱奇艺和快手两者间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仅相差29万。其余几家长视频App位列三者之后,排名基本保持不变,腾讯视频、芒果TV、哔哩哔哩、优酷视频9月的月活分别为4.15亿、2.75亿、1.88亿、1.54亿。

而在使用时长趋势上的表现,抖音、快手同样在前述App中长期霸占着冠亚军的位置,几家长视频平台不敌两个短视频行业的巨头。

另据QuestMobile公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0 年,在线视频每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为13.81小时,短视频每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则为42.61 小时,是长视频的近3倍。

而让长视频向短视频平台开炮的另一个原因,便是长视频平台每年花在内容成本上的资金占据了其运营成本的大头支出,因此长视频平台不愿将其花高价采购的影视版权内容用于给他人做嫁衣。

据媒体报道,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长视频平台,近十年间已经烧光1000多亿元。巨额的版权投入让长视频平台负重前行,久久未能盈利的现状便成为了其肩上的重担。

以爱奇艺为例,即便其月活在长视频平台中一马当先,但“老大”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上线以来,爱奇艺已经连续亏损十余年。今年第一季度,爱奇艺十二年来首次实现盈利。

不过,爱奇艺的盈利与其“降本增效”的努力有很大关系,其第一季度的营收成本同比下降16%至60亿元,其中作为大头支出的内容成本同比下降19%至44亿元。

与此同时,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还在努力探索着属于自己的盈利之路。在此前公布的财报中,腾讯和阿里虽然未公布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的具体经营数据,但均透露了这两家视频平台尚未盈利的信息,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这对“难兄难弟”仍身陷在亏损的泥潭之中。

业内人士指出,短视频与长视频平台之间存在一种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随着短视频在近几年间越来越流行,短视频平台已成为当前影视宣发的重要渠道,用户对于影视作品的二创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给作品宣传推广的作用,还能为版权方节省一定的宣发费用。从这个角度出发,一刀切式的切断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并不利于长视频的利益最大化。

不过,该行业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因为除了被短视频吸引去长视频平台观看原片的观众外,还有部分观众在观看了二创内容后便不再选择去看原作品,尤其是剧情解说类的短视频,流量并未回流至长视频平台,这对于长视频平台无疑是一种损失。长视频平台要如何权衡好与短视频平台之间的关系,仍需要双方不断探索,以求寻找到一个平衡点达成多方共赢的效果。

*雷达Finance(ID:leizhuba)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3k
  • 抖音集团组织架构调整:韩尚佑成抖音负责人
  • 抖音集团调整组织架构,韩尚佑成抖音负责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腾讯起诉抖音侵权获判赔3200万,长短视频“大战”进行到哪了?

未来,长短视频“大战”虽然中间会有和解,但围绕版权的争夺会长期进行下去。

文|雷达财经  孟帅

编辑|深海

日前,抖音因侵权《云南虫谷》被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判赔腾讯3200余万的消息引发热议。

雷达财经了解到,此前腾讯就曾因抖音涉嫌侵权《斗罗大陆》、《你是我的荣耀》等腾讯视频的自制项目,数次将抖音起诉,最高更是喊出高达8亿元左右的索赔金额。

事实上,不只是腾讯与抖音兵戈相见,其实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的版权“大战”已持续了很久,并在去年一度发展到白热化的阶段。

然而,就在外界以为长视频和短视频的版权“大战”将愈演愈烈之际,双方近段时间以来却陆续传出合作的消息。抖音先后和搜狐、爱奇艺达成合作,快手也与乐视建立了合作关系,各方就长视频平台上自制内容的二创合作开放了更多可能。

“这并非意味着长短视频之争结束了,每家平台的利益点并不同。”有行业人士认为,长视频平台“讨伐”短视频平台,一方面是源于自身的流量焦虑,另一方面则是不想将斥巨资采购的版权内容让利于他人,从而给平台带来损失。未来,长短视频“大战”虽然中间会有和解,但围绕版权的争夺会长期进行下去。

抖音侵权《云南虫谷》,被判赔腾讯3200余万

去年8月底,由《鬼吹灯》小说改编的网剧《云南虫谷》在腾讯视频独家上线。剧集上线后,抖音平台上出现了大量由用户剪辑的《云南虫谷》的影视片段,腾讯公司随后便将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抖音运营主体)告上法庭。日前,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该案做出一审判决。

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认为,抖音平台上有大量用户对涉案作品实施了侵权行为,虽然抖音采取措施减少了侵权作品的数量,但侵权行为仍未得到有效遏制。抖音因此属于帮助侵权,应立即采取有效措施删除、过滤、拦截相关视频。

最终,综合考虑涉案作品类型、知名程度、可能承受损失、预期收益、维权行为、被告侵权行为实施规模、持续时间、主观恶意、可能获益等方面因素,法院认定微播视界的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给《云南虫谷》著作权人带来的经济利益损失为200万元/集,最终被判赔经济损失及合理费用共计3200余万元。

对此,抖音相关法务负责人表示,将对本案提起上诉。

据了解,影视版权侵权类的案件时有发生,侵权方被判赔偿也不是稀罕事,但赔偿金额达到3200余万在国内却是首次,如爱奇艺起诉快手侵权《琅琊榜》、《老九门》合计获赔218万余元,优酷诉快手侵权《冰糖炖雪梨》获赔46万元。

此次腾讯诉抖音侵权《云南虫谷》一案的判赔金额,打破了同类型案件的纪录,最终的判赔金额不仅是腾讯最初索赔金额的三倍,也刷新了腾讯获得的影视版权侵权案的赔偿纪录。

事实上,这并非腾讯首次向抖音“宣战”。去年8月,因抖音平台上存在大量未经授权搬运剪切的腾讯视频热播网剧《扫黑风暴》的相关内容,腾讯一纸诉状以侵犯著作权及不正当竞争为由将抖音送上法庭,腾讯方面更是喊出高达1亿元的天价索赔。

腾讯方面认为,抖音在没有付出版权费用的情况下,依附于腾讯视频通过巨大投入享有合法权益的热播剧内容,不正当地获得用户关注,提升用户数量以及平台流量,增加广告曝光和获取非法商业收益,该行为是典型的“不劳而获”、“搭便车”行为,明显有违诚信原则和商业道德,扰乱了市场竞争秩序,构成不正当竞争。

彼时,抖音方面对此回应称,腾讯工作人员此前曾主动联系抖音,就《扫黑风暴》在抖音平台的宣发事宜展开沟通,最终抖音同与腾讯合作承制《扫黑风暴》的第三方达成合作。抖音在收到腾讯公司的投诉后,及时下线超过8000个被投诉的视频。

除了前述提及的两起案例外,腾讯起诉抖音侵权的影视作品还包括其自制动画《斗罗大陆》等,彼时腾讯就《斗罗大陆》提出的索赔金额超6000万元,后续腾讯提出的索赔金额飙升至8亿元。

另据接近字节跳动人士透露,在去年6月至12月10日这段时间,腾讯以侵害著作权为由起诉抖音的次数多达168 次,标的总额超过29.43亿元。除《斗罗大陆》外,还有3起标的金额超过亿元的案件,其中腾讯视频的另外一部自制剧《你是我的荣耀》索赔金额达到7.55亿元,仅次于《斗罗大陆》的8亿。

不过,抖音所属的字节跳动并非是一直坐在被告席上的那位,字节跳动也曾因腾讯视频长期存有侵害《亮剑》版权的短视频,向其索赔1000万元。

长短视频平台从“大战”到“牵手”

雷达财经注意到,长视频、短视频之间的“大战”由来已久,随着平台和公众版权意识的提升,这场“大战”在去年迎来集中爆发。

去年4月,包含爱优腾等在内的5家视频平台,连同17家影视行业协会、54家影视公司,并喊来杨幂、赵丽颖、李冰冰、迪丽热巴等500位艺人共同发起倡议,倡导短视频平台积极参与版权内容合规治理,即日起清理未经授权的切条、搬运、速看和合辑等影视作品内容。此次声势浩大的倡议,将长短视频之间的“大战”推至新的高潮。

一个月后,爱奇艺、腾讯视频、优酷视频同时向B站开炮,指责B站在三家平台上线《老友记重聚特辑》几小时后,便出现了大量的侵权盗版视频。

去年6月举办的第九届中国网络视听大会,长视频平台的高管也在双方的交手中亲自下场。爱奇艺CEO龚宇直斥短视频侵权破坏了知识产权,给长视频平台造成非常大的损失;优酷总裁樊路远提出,希望全社会像打击酒驾一样打击侵权。

腾讯在线视频CEO孙忠怀更是抛出引发外界热议的“猪食论”,直言部分低智低俗短视频内容长期影响用户心智,“当前平台的个性化分发太厉害了,你喜欢猪食,看到的全都是猪食”。

此外,天眼查显示,抖音、快手的主体运营公司北京微播视界科技有限公司、北京快手科技有限公司卷入的司法纠纷案件中,与侵权相关的纠纷数量更是居高不下。

不过,就在各方剑拔弩张之时,长视频平台和短视频平台之间的较量却出现转机,双方频频传出达成合作的消息。

今年3月,抖音率先与搜狐“联姻”。牵手搜狐后,抖音及西瓜视频、今日头条将获得前者全部自制影视作品的二次创作相关授权,这意味着字节系视频平台的用户将可以放心大胆地对搜狐自制影视作品进行二创。此外,双方后续还将在新剧宣传推广等方面开展创意营销或视频征集等合作。

彼时,搜狐平台热播剧集《法医秦明》的原著作者还在微博发表了对抖音、搜狐双方达成二创版权合作的看法。他认为,好的二创和作品是相辅相成的,长视频平台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可以给创作者、版权方及平台都带来共赢。他同时希望平台在二创的过程中能够起到把关作用,同版权方一起保护作品的立意,避免魔改。

6月末,快手紧追抖音的步伐,与乐视视频就乐视平台上的独家自制内容达成二创相关授权合作。据快手透露,春节期间快手平台就已免费向用户提供了大量乐视视频平台上的经典影视作品,这些影视作品的日播放量最高实现3倍至5倍的增长。

对于双方的合作,快手表示将借助小程序平台持续探索长视频短视频的双赢之路。乐视视频通过接入快手小程序,可以接触到更多更海量的用户,还能借此实现会员拉升及内容变现。

有声音认为,目前搜狐视频、乐视视频的影响力在长视频平台中相对较弱,掉队也越来越明显,因此二者选择与短视频平台合作总体来说利大于弊,前者可以借助短视频平台上的切片给平台上的影视内容带来更多的播放量,并刺激用户拉新。

7月,抖音在和搜狐“热恋”四个月后,又与爱奇艺“交个朋友”。

彼时,抖音宣布爱奇艺向其开放了内容资产中所有拥有信息网络传播权及转授权的长视频内容,双方将围绕长视频内容的二次创作与推广等方面展开探索。换言之,抖音集团旗下的抖音、西瓜视频和今日头条平台上的二创作者拥有了官方下发的爱奇艺二创“通行证”。

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

事实上,长视频平台对短视频平台充满“敌意”,一定程度上源自自身的流量焦虑。随着短视频App的发展,用户大量的碎片化时间被这类软件收割,用户不再苦苦盯着长达数十集的影视作品观看,转而选择了看似观看效率更高的二创内容。

易观千帆数据显示,8月抖音、快手两大短视频App的月活分别为7.26亿、5.13亿,将几大长视频App甩在身后,同期爱奇艺、腾讯视频、芒果TV、哔哩哔哩、优酷视频的月活分别为4.98亿、4.52亿、2.94亿、2.04亿、1.65亿。

9月,抖音仍旧以7.08亿的月活一骑绝尘。该月,爱奇艺的月活达到4.88亿,虽然实现了对快手的反超,但爱奇艺和快手两者间的差距并不是很大,仅相差29万。其余几家长视频App位列三者之后,排名基本保持不变,腾讯视频、芒果TV、哔哩哔哩、优酷视频9月的月活分别为4.15亿、2.75亿、1.88亿、1.54亿。

而在使用时长趋势上的表现,抖音、快手同样在前述App中长期霸占着冠亚军的位置,几家长视频平台不敌两个短视频行业的巨头。

另据QuestMobile公布的报告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0 年,在线视频每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为13.81小时,短视频每用户的月均使用时长则为42.61 小时,是长视频的近3倍。

而让长视频向短视频平台开炮的另一个原因,便是长视频平台每年花在内容成本上的资金占据了其运营成本的大头支出,因此长视频平台不愿将其花高价采购的影视版权内容用于给他人做嫁衣。

据媒体报道,爱奇艺、优酷、腾讯视频三家长视频平台,近十年间已经烧光1000多亿元。巨额的版权投入让长视频平台负重前行,久久未能盈利的现状便成为了其肩上的重担。

以爱奇艺为例,即便其月活在长视频平台中一马当先,但“老大”的日子并不好过。自上线以来,爱奇艺已经连续亏损十余年。今年第一季度,爱奇艺十二年来首次实现盈利。

不过,爱奇艺的盈利与其“降本增效”的努力有很大关系,其第一季度的营收成本同比下降16%至60亿元,其中作为大头支出的内容成本同比下降19%至44亿元。

与此同时,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还在努力探索着属于自己的盈利之路。在此前公布的财报中,腾讯和阿里虽然未公布腾讯视频、优酷视频的具体经营数据,但均透露了这两家视频平台尚未盈利的信息,腾讯视频、优酷视频这对“难兄难弟”仍身陷在亏损的泥潭之中。

业内人士指出,短视频与长视频平台之间存在一种亦敌亦友的微妙关系。随着短视频在近几年间越来越流行,短视频平台已成为当前影视宣发的重要渠道,用户对于影视作品的二创一定程度上起到了给作品宣传推广的作用,还能为版权方节省一定的宣发费用。从这个角度出发,一刀切式的切断与短视频平台的合作,并不利于长视频的利益最大化。

不过,该行业人士也表达了自己的担忧。因为除了被短视频吸引去长视频平台观看原片的观众外,还有部分观众在观看了二创内容后便不再选择去看原作品,尤其是剧情解说类的短视频,流量并未回流至长视频平台,这对于长视频平台无疑是一种损失。长视频平台要如何权衡好与短视频平台之间的关系,仍需要双方不断探索,以求寻找到一个平衡点达成多方共赢的效果。

*雷达Finance(ID:leizhuba)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