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IPO雷达|深度绑定宁德时代的壹连科技,还有独立性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IPO雷达|深度绑定宁德时代的壹连科技,还有独立性吗?

宁德时代不仅是公司的大客户,还主导部分公司的原材料供应。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张乔遇

创业板排队公司深圳壹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壹连科技)已进入问询阶段公司一轮问询遭24问目前正待回复监管二轮问询,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

壹连科技是一家集电连接组件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产品及解决方案提供商。根据Bishop&Associate的统计,2021年全球连接器市场规模达780亿美元,较2020年大幅增长24.30%。

处在百亿美金的连接器市场的壹连科技患有“大客户依赖症”,公司被宁德时代纳入上游供应商体系中,报告期(2019年至2022年1-6月)平均超六成收入均系宁德时代贡献。

在宁德时代庞大的订单下公司拥有了闯关资本市场的底气却也在逐渐丧失话语权

部分上游供应商由宁德时代主导定价

壹连科技的主要产品包括电芯连接组件、动力传输组件和低压信号传输组件等各类电连接组件。2019年至2022年1-6月(报告期),壹连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35亿元、6.99亿元、14.34亿元和10.5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89.77万元、5360.65万元、1.39亿元和8796.37万元。

公司产品以新能源发展为主轴,报告期平均80%的收入来自新能源产品销售收入。需要指出的是,宁德时代是公司大客户,壹连科技报告期各期对其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4.39亿元、4.36亿元、9.28亿元和6.65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9.71%、62.38%、64.72%和63.00%,公司超六成收入均来自宁德时代。

据招股书披露,壹连科技系2014年进入宁德时代产品验证程序,目前已在广东深圳、福建宁德、江苏溧阳、四川宜宾、浙江乐清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其中子公司宁德壹连靠近宁德时代总部,2016年6月开始向宁德时代批量供应电芯连接器组件和动力传输组件,2018年至2021年壹连科技子公司溧阳壹连和宜宾壹连相继成立,配套宁德时代在溧阳于宜宾的市场,公司的业务与宁德时代的捆绑加深。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绑定宁德时代后,壹连科技部分项目原材料供应商为宁德时代指定

招股书显示,公司上游主要原材料包括连接器、FPC组件、电线和铜铝巴等。由宁德时代指定的原材料供应商几乎与公司前五名供应商重合,并涉及上述所有原材料的相关内容

流程为:宁德时代根据项目需求选择对应料号原材料供应商,并与供应商协商该料号的价格,供应商向壹连科技报价,协商一致后通过订单确定价格。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指定供应商均由宁德时代来主导定价,虽然是壹连科技的上游但公司显然话语权较弱。

不仅如此,对于指定供应商带来的供应优势,壹连科技还通过销售折扣方式给宁德时代返利。2019年、2020年的返利金额分别为890.27万元、622.21万元。

2021年6月,长江晨道以现金方式认缴公司注册资本441.14万元(增资价为18元/注册资本),合计投资7997.87万元,截至发行前持有公司9.01%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长江晨道背后有宁德时代身影。

图片来源:招股书

收现率低于行业

报告期,壹连科技以内销为主,公司的内销结算通过转账或支付承兑汇票的形式。

其中通过承兑汇票结算较多,占公司销售回款的比例在70%以上。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壹连科技应收票据(含分类到应收款项融资中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合计分别为6.57亿元、5.77亿元、9.39亿元和9.43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壹连科技几乎60%的应收票据均背书给上游供应商。

一般而言,公司拿到票据后可选择到期贴现、背书转让或质押等,公司票据贴现后终止确认对应的票据,在现金流量表中列示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列示金额为贴现净额),贴现后未终止确认对应的票据,在现金流量表中列示为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列示金额为票面金额)和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列示金额为票据贴现利息)。

大量背书转让票据也导致壹连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收现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报告期公司收现率分别为57.00%、60.43%、50.62%和61.91%。瑞可达688800.SH、得润电子002055.SZ、徕木股份603633.SH等五家同行业公司同期收现率的平均值分别对应86.09%、87.05%、90.01%和90.28%。

壹连科技表示,同为宁德时代供应商且宁德时代收入占比较高的容百科技和湖北万润,其收现率与公司差别不大。

图片来源:招股书

根据《票据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背书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这意味着汇票到期后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向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

实际上,壹连科技与宁德时代的深度绑定也与宁德时代发展战略有关。

早在2020年8月,宁德时代就发布通过了《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议案》,提出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67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币种。

投资范围具体包括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可转换债券以及其他权益类投资品种;投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新股申购、二级市场证券买入、集合竞价、协议转让、大宗交易、参与定向增发等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之后,宁德时代频繁通过进入供应商股东名单的形式绑定上下游。

图片来源:东吴证券
图片来源:东吴证券

由于宁德时代基本通过承兑汇票进行结算,其应付票据也大幅上涨。报告期,宁德时代的应付票据分别为174.20亿元、156.37亿元、584.06亿元和1077.02亿元。

可以看到,宁德时代应付票据规模在2020年下滑后于2021年出现爆发式增长,2022年仅上半年应付票据规模就达到了1077.02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338.50亿元的应付票据金额同比激增218.17%。

2019年、2020年宁德时代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37%55.82%随着应付票据的提升,宁德时代的资产负债率也有所攀升,2021年达到69.90%

曾存用工瑕疵

报告期内,壹连科技在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2021年7月至2022年2月期间存在使用学生工情形,用工方式为基础性岗位实习工作,即学生辅助或相对独立参与实际工作的活动。

据问询函的回复,壹连科技学生来源为河池市技工学校桂林技师学院于都科技学院安徽池州中等职业学校等职业学校学生用工岗位为总装/检验员费的单价为16.15元/小时,而使用正式员工的平均工费为24.46元/小时。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公司表示:使用实习学生主要目的在于为合作学校学生提供实习平台,为学生毕业后增加择业机会。但壹连科技及子公司个别月份存在未与职业学校学生签订三方实习协议的情形,不符合《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2021修订)》相关规定。

此外,2019年、2020年,壹连科技及其子公司存在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分别为70人、250人,其中2020年公司劳务派遣用工比例超过10%,不符合《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

公司表示:系日常生产经营所需用工人数较多,由于某些订单较为紧急,部分时期面临工人不足的情况。同时由于疫情期间自招工困难,公司采取劳务派遣的方式作为补充用工形式,以保证日常生产经营活动正常进行。

就上述用工瑕疵,公司表示:实际控制人田王星、田奔已出具规范用工和合法合规使用实习生的书面承诺,上述情形已消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宁德时代

6.5k
  • 锂电产业链周记 | 宁德时代计划2027年小批量生产全固态电池 搭载中创新航电池的全球最大电船首航
  • 调研早知道| 宁德时代2024年一季报业绩会透露哪些关键信息?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IPO雷达|深度绑定宁德时代的壹连科技,还有独立性吗?

宁德时代不仅是公司的大客户,还主导部分公司的原材料供应。

图片来源:图虫

记者|张乔遇

创业板排队公司深圳壹连科技股份有限公司(简称:壹连科技)已进入问询阶段公司一轮问询遭24问目前正待回复监管二轮问询,保荐机构为招商证券。

壹连科技是一家集电连接组件研发、设计、生产、销售、服务于一体的产品及解决方案提供商。根据Bishop&Associate的统计,2021年全球连接器市场规模达780亿美元,较2020年大幅增长24.30%。

处在百亿美金的连接器市场的壹连科技患有“大客户依赖症”,公司被宁德时代纳入上游供应商体系中,报告期(2019年至2022年1-6月)平均超六成收入均系宁德时代贡献。

在宁德时代庞大的订单下公司拥有了闯关资本市场的底气却也在逐渐丧失话语权

部分上游供应商由宁德时代主导定价

壹连科技的主要产品包括电芯连接组件、动力传输组件和低压信号传输组件等各类电连接组件。2019年至2022年1-6月(报告期),壹连科技的营业收入分别为7.35亿元、6.99亿元、14.34亿元和10.56亿元;扣非后归母净利润分别为5289.77万元、5360.65万元、1.39亿元和8796.37万元。

公司产品以新能源发展为主轴,报告期平均80%的收入来自新能源产品销售收入。需要指出的是,宁德时代是公司大客户,壹连科技报告期各期对其销售收入金额分别为4.39亿元、4.36亿元、9.28亿元和6.65亿元,占营收的比重分别为59.71%、62.38%、64.72%和63.00%,公司超六成收入均来自宁德时代。

据招股书披露,壹连科技系2014年进入宁德时代产品验证程序,目前已在广东深圳、福建宁德、江苏溧阳、四川宜宾、浙江乐清等地建立了生产基地。其中子公司宁德壹连靠近宁德时代总部,2016年6月开始向宁德时代批量供应电芯连接器组件和动力传输组件,2018年至2021年壹连科技子公司溧阳壹连和宜宾壹连相继成立,配套宁德时代在溧阳于宜宾的市场,公司的业务与宁德时代的捆绑加深。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绑定宁德时代后,壹连科技部分项目原材料供应商为宁德时代指定

招股书显示,公司上游主要原材料包括连接器、FPC组件、电线和铜铝巴等。由宁德时代指定的原材料供应商几乎与公司前五名供应商重合,并涉及上述所有原材料的相关内容

流程为:宁德时代根据项目需求选择对应料号原材料供应商,并与供应商协商该料号的价格,供应商向壹连科技报价,协商一致后通过订单确定价格。值得注意的是,宁德时代指定供应商均由宁德时代来主导定价,虽然是壹连科技的上游但公司显然话语权较弱。

不仅如此,对于指定供应商带来的供应优势,壹连科技还通过销售折扣方式给宁德时代返利。2019年、2020年的返利金额分别为890.27万元、622.21万元。

2021年6月,长江晨道以现金方式认缴公司注册资本441.14万元(增资价为18元/注册资本),合计投资7997.87万元,截至发行前持有公司9.01%的股份位列第四大股东,长江晨道背后有宁德时代身影。

图片来源:招股书

收现率低于行业

报告期,壹连科技以内销为主,公司的内销结算通过转账或支付承兑汇票的形式。

其中通过承兑汇票结算较多,占公司销售回款的比例在70%以上。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各期壹连科技应收票据(含分类到应收款项融资中的银行承兑汇票)金额合计分别为6.57亿元、5.77亿元、9.39亿元和9.43亿元。

界面新闻记者注意到,壹连科技几乎60%的应收票据均背书给上游供应商。

一般而言,公司拿到票据后可选择到期贴现、背书转让或质押等,公司票据贴现后终止确认对应的票据,在现金流量表中列示为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列示金额为贴现净额),贴现后未终止确认对应的票据,在现金流量表中列示为收到其他与筹资活动有关的现金(列示金额为票面金额)和分配股利、利润或偿付利息支付的现金(列示金额为票据贴现利息)。

大量背书转让票据也导致壹连科技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占营业收入的比重(收现率)远低于同行业可比公司。报告期公司收现率分别为57.00%、60.43%、50.62%和61.91%。瑞可达688800.SH、得润电子002055.SZ、徕木股份603633.SH等五家同行业公司同期收现率的平均值分别对应86.09%、87.05%、90.01%和90.28%。

壹连科技表示,同为宁德时代供应商且宁德时代收入占比较高的容百科技和湖北万润,其收现率与公司差别不大。

图片来源:招股书

根据《票据法》第六十八条的规定,背书人对持票人承担连带责任,这意味着汇票到期后被拒绝付款的,持票人可以向背书人、出票人以及汇票的其他债务人行使追索权。

实际上,壹连科技与宁德时代的深度绑定也与宁德时代发展战略有关。

早在2020年8月,宁德时代就发布通过了《关于开展境内外产业链相关投资的议案》,提出围绕主业,以证券投资方式对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优质上市企业进行投资,投资总额不超过190.67亿元人民币或等值币种。

投资范围具体包括境内外产业链上下游相关上市公司的股票、可转换债券以及其他权益类投资品种;投资方式包括但不限于新股申购、二级市场证券买入、集合竞价、协议转让、大宗交易、参与定向增发等法律法规允许的方式。之后,宁德时代频繁通过进入供应商股东名单的形式绑定上下游。

图片来源:东吴证券
图片来源:东吴证券

由于宁德时代基本通过承兑汇票进行结算,其应付票据也大幅上涨。报告期,宁德时代的应付票据分别为174.20亿元、156.37亿元、584.06亿元和1077.02亿元。

可以看到,宁德时代应付票据规模在2020年下滑后于2021年出现爆发式增长,2022年仅上半年应付票据规模就达到了1077.02亿元,较2021年上半年338.50亿元的应付票据金额同比激增218.17%。

2019年、2020年宁德时代资产负债率分别为58.37%55.82%随着应付票据的提升,宁德时代的资产负债率也有所攀升,2021年达到69.90%

曾存用工瑕疵

报告期内,壹连科技在2020年9月至2021年1月、2021年7月至2022年2月期间存在使用学生工情形,用工方式为基础性岗位实习工作,即学生辅助或相对独立参与实际工作的活动。

据问询函的回复,壹连科技学生来源为河池市技工学校桂林技师学院于都科技学院安徽池州中等职业学校等职业学校学生用工岗位为总装/检验员费的单价为16.15元/小时,而使用正式员工的平均工费为24.46元/小时。

图片来源:招股书

公司表示:使用实习学生主要目的在于为合作学校学生提供实习平台,为学生毕业后增加择业机会。但壹连科技及子公司个别月份存在未与职业学校学生签订三方实习协议的情形,不符合《职业学校学生实习管理规定(2021修订)》相关规定。

此外,2019年、2020年,壹连科技及其子公司存在劳务派遣用工人数分别为70人、250人,其中2020年公司劳务派遣用工比例超过10%,不符合《劳务派遣暂行规定》的相关规定。

公司表示:系日常生产经营所需用工人数较多,由于某些订单较为紧急,部分时期面临工人不足的情况。同时由于疫情期间自招工困难,公司采取劳务派遣的方式作为补充用工形式,以保证日常生产经营活动正常进行。

就上述用工瑕疵,公司表示:实际控制人田王星、田奔已出具规范用工和合法合规使用实习生的书面承诺,上述情形已消除。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