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侵犯专利权?乖宝上市遭中宠“发难”,宠食巨头明争暗斗闹上公堂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侵犯专利权?乖宝上市遭中宠“发难”,宠食巨头明争暗斗闹上公堂

是正当维权还是“狙击”上市?

文|财富质点 卡樱

正在上市途中的乖宝宠物,被证监会问询了。

证监会要求,乖宝宠物对公司的两起诉讼进行补充披露。其中一个诉讼是乖宝宠物与爱丽丝中宠的诉讼纠纷。爱丽思中宠正是中宠旗下公司。

事实上,乖宝宠物去年底刚发布完招股书,爱丽丝中宠随后对其进行起诉,而该时间正值乖宝宠物上市阶段。即使乖宝宠物在后续发布的相关公告中多次对案件进行详述,但依旧引来相关部门不止一次的关注,更遑论市场。

同为宠物食品龙头企业,乖宝宠物直言与中宠为竞争关系。上市阶段起诉竞争对手,中宠、乖宝硝烟弥漫。是否狙击上市?截至发稿前,中宠股份尚未回复。

01 刚发招股书就起诉

时间回溯至2021年12月29日,乖宝宠物第一次披露招股书(申报稿)。不久,爱丽思中宠便以外观设计专利权侵权为由起诉乖宝宠物。

在2022年3月31日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中,乖宝宠物详细披露了此事称:1月27日,发行人及其子公司山东鸿发收到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济南中院”)于1月6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记载申请人爱丽丝中宠向济南中院申请就发行人、山东鸿发涉嫌侵害其拥有的名称为“宠物食品(肉串)”(专利号为 ZL201530150238.8)的外观设计专利的相关证据采取保全措施,济南中院据此裁定对发行人、山东鸿发采取以下保全措施:

向济南海关调取发行人、山东鸿发自2018年11月30日至2021年11月30 日期间,商品编码为23091090的肉串产品(以下简称“涉案产品”)出口数据(含货主单位、出口时间、出口数量、规格型号、金额及销往地区等信息),并对上述出口产品进行取样。

该《民事裁定书》一并载明,申请人在人民法院依法采取保全措施后30日内不依法提起诉讼的,济南中院将依法解除保全。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山东鸿发未收到济南中院关于解除以上证据保全的裁定,也未收到济南中院关于爱丽丝中宠起诉发行人或山东鸿发的起诉状或应诉通知书。

乖宝招股书进一步表示,公司目前已积极应诉。

2022年6月21日,乖宝宠物在其发布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披露了“专利侵权案件”的最新进展,爱丽思中宠作为原告起诉发行人及山东鸿发(以下简称“两被告”), 声称两被告未经许可生产、销售、许诺销售、出口侵犯原告涉案专利的产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权,提出诉讼请求,

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济南中院经审查认为,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效力处于不稳定状态,本案有必要中止诉讼,因此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乖宝在招股书中称,上述外观专利侵权纠纷并未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然而,尽管乖宝宠物对该案件进行了多次说明,但还是受到了相关部门的关注。7月15日,乖宝宠物发布《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相关部门要求发行人补充说明NPIC、爱丽思中宠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是否对发行人存在不利影响。

乖宝再次强调,公司对外观专利诉讼中的涉案专利不存在侵权行为。

2022年7月,乖宝发布招股书(上会稿)再次提及上述案件。11月18日,乖宝发布的招股书(注册稿)中亦提起上述案件,但也无最新进展。

11月30日,乖宝宠物收到证监会问询。证监会要求乖宝宠物补充披露:涉案专利无效申请及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及对发行人收入贡献情况,该专利侵权纠纷是否会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02 乖宝VS中宠

虽然乖宝多次强调上述纠纷并未对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连带影响仍需谨慎看待。先例已不少。

多年前,拥有共享单车第一股美誉的永安行,因专利问题被同行起诉,导致其IPO发行计划暂停。

2017年5月,永安行发布公告称,因发行人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发行人与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协商,出于保护投资者权益的考虑,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将认真核查媒体质疑所涉事项。

公告中的“媒体质疑事项”,正是同行起诉永安行侵权相关内容。

此次冲突双方的中宠和乖宝,同样为竞争对手。

中宠股份成立于2002年1月,早前主要从事海外宠物食品代加工,后通过收购、自建等方式拥有自主品牌“Wanpy”、“Zeal”、“Dr.Hao”、“Happy 100”、“King Kitty”、 “Jerky Time”等,产品线覆盖全面,涵盖干粮、湿粮、零食、洁齿骨、饼干等品类。

乖宝宠物成立于2006年,成立初期也为境外宠物食品代加工,后创建自有品牌“麦富迪”,持续布局高端宠物食品市场。

乖宝宠物就在其招股书中,直接将中宠股份列为竞争对手。

代工方面,乖宝在招股书中表示,相对于主要竞争对手,公司OEM/ODM 业务进入部分海外市场的时间较晚,市场占有率较低,面临市场开拓不利的风险。

2021年,中宠境外销售额为2,190,871,906.79元,乖宝为122,567.46万元。

近年来,两家公司都试图从OEM/ODM业务中转型,通过打造自主品牌的方式,发力国内市场。

中宠股份走的是多品牌策略,目前打造了以"Wanpy顽皮"、"Zeal真致"、"Toptrees领先"为主的品牌矩阵。乖宝宠物则一直专注于2013年推出的“麦富迪”品牌,即便后续推出了定位更高端的“弗列加特”系列,仍归属于同一品牌旗下。两者均定位于中高端市场。

两家的宠粮品牌,经常出现在同一个排行榜上。

今年7月,京东宠物发布《2022京东宠物十大狗粮排行榜》和《2022京东宠物十大猫粮排行榜》,其中在“狗粮排行榜”中麦富迪和顽皮亦在其中。

不久前,天猫发布了双11宠物品牌销售战报,麦富迪和顽皮名列成交总额位列前20位的宠物品牌。

网络上随处可见的宠粮测评,也经常将乖宝旗下品牌与中宠旗下品牌做对比。

03 谁更胜一筹?

互为竞品的中宠和乖宝,“厮杀”相当激烈。

在销售费用上的投入上,2021年,中宠与乖宝分别投放了243,294,256.97元、355,833,827.34元的销售费用,而同期佩蒂股份仅为54,683,516.59元。

2022年上半年,双方销售费用持续加大。中宠股份销售费用为126,002,959.89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9.73%。乖宝宠物更甚,销售费为30,460.2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1,622.40万元,增长率为61.70%。

乖宝宠物表示,主要原因是随着销售收入的增长,业务宣传费、销售服务费以及运费和快递费的金额有所增加。

《宠业光年》发现,乖宝宠物30%以上的销售费用是用于业务宣传。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乖宝宠物业务宣传费分别为7,901.57万元、12,426.88万元、17,324.54万元及10,868.66万元,呈上升趋势。

乖宝宠物介绍,公司业务宣传费主要来源于国内业务拓展,包括综艺节目赞助费、电视剧广告费、明星代言费等品牌宣传费用,以及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推广费用等。报告期内,公司赞助了《向往的生活》《上新了故宫》《家有恶猫》等综艺节目,并聘请谢霆锋作为代言人。

中宠亦在综艺、代言等方面投入不少。

2022年前三季度,中宠股份营收2,442,251,280.10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4,627,559.63元;同期乖宝宠物的营收为248,774.49 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82.07万元。

前三季度,不管是营收还是净利润上,乖宝宠物均已赶超中宠股份。如今,境内已经成为乖宝的主要市场。2021年,中宠股份24%的营收来自境内。而乖宝宠物的境内营收占比近3年均保持在50%以上。

不过在招股书中,乖宝宠物也坦言,公司面临销售费用持续增长但收入增速放缓的风险。“根据公司的营销战略规划,公司未来将继续采取积极的营销策略,持续增强自有品牌的市场影响力。若未来发生行业增速放缓、市场规模萎缩等不利变化,如果公司的营销方案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公司可能会面临销售费用持续增长但收入增速放缓的风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宠股份

122
  • 中宠股份(002891.SZ):2024年前一季度净利润为5622万元,同比增长超2.59倍
  • 中宠股份(002891.SZ):股价连跌4天?副总裁陆敏吉辞职,不再担任公司任何职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侵犯专利权?乖宝上市遭中宠“发难”,宠食巨头明争暗斗闹上公堂

是正当维权还是“狙击”上市?

文|财富质点 卡樱

正在上市途中的乖宝宠物,被证监会问询了。

证监会要求,乖宝宠物对公司的两起诉讼进行补充披露。其中一个诉讼是乖宝宠物与爱丽丝中宠的诉讼纠纷。爱丽思中宠正是中宠旗下公司。

事实上,乖宝宠物去年底刚发布完招股书,爱丽丝中宠随后对其进行起诉,而该时间正值乖宝宠物上市阶段。即使乖宝宠物在后续发布的相关公告中多次对案件进行详述,但依旧引来相关部门不止一次的关注,更遑论市场。

同为宠物食品龙头企业,乖宝宠物直言与中宠为竞争关系。上市阶段起诉竞争对手,中宠、乖宝硝烟弥漫。是否狙击上市?截至发稿前,中宠股份尚未回复。

01 刚发招股书就起诉

时间回溯至2021年12月29日,乖宝宠物第一次披露招股书(申报稿)。不久,爱丽思中宠便以外观设计专利权侵权为由起诉乖宝宠物。

在2022年3月31日发布的招股书(申报稿)中,乖宝宠物详细披露了此事称:1月27日,发行人及其子公司山东鸿发收到山东省济南市中级人民法院(简称“济南中院”)于1月6日出具的《民事裁定书》,记载申请人爱丽丝中宠向济南中院申请就发行人、山东鸿发涉嫌侵害其拥有的名称为“宠物食品(肉串)”(专利号为 ZL201530150238.8)的外观设计专利的相关证据采取保全措施,济南中院据此裁定对发行人、山东鸿发采取以下保全措施:

向济南海关调取发行人、山东鸿发自2018年11月30日至2021年11月30 日期间,商品编码为23091090的肉串产品(以下简称“涉案产品”)出口数据(含货主单位、出口时间、出口数量、规格型号、金额及销往地区等信息),并对上述出口产品进行取样。

该《民事裁定书》一并载明,申请人在人民法院依法采取保全措施后30日内不依法提起诉讼的,济南中院将依法解除保全。

截至本招股说明书签署日,发行人、山东鸿发未收到济南中院关于解除以上证据保全的裁定,也未收到济南中院关于爱丽丝中宠起诉发行人或山东鸿发的起诉状或应诉通知书。

乖宝招股书进一步表示,公司目前已积极应诉。

2022年6月21日,乖宝宠物在其发布的招股说明书(申报稿)中披露了“专利侵权案件”的最新进展,爱丽思中宠作为原告起诉发行人及山东鸿发(以下简称“两被告”), 声称两被告未经许可生产、销售、许诺销售、出口侵犯原告涉案专利的产品的行为,侵犯了原告的外观设计专利权,提出诉讼请求,

判令两被告赔偿原告经济损失人民币500万元。

济南中院经审查认为,涉案外观设计专利权的效力处于不稳定状态,本案有必要中止诉讼,因此裁定本案中止诉讼。

乖宝在招股书中称,上述外观专利侵权纠纷并未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然而,尽管乖宝宠物对该案件进行了多次说明,但还是受到了相关部门的关注。7月15日,乖宝宠物发布《发行人及保荐机构关于审核中心意见落实函的回复》,相关部门要求发行人补充说明NPIC、爱丽思中宠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是否对发行人存在不利影响。

乖宝再次强调,公司对外观专利诉讼中的涉案专利不存在侵权行为。

2022年7月,乖宝发布招股书(上会稿)再次提及上述案件。11月18日,乖宝发布的招股书(注册稿)中亦提起上述案件,但也无最新进展。

11月30日,乖宝宠物收到证监会问询。证监会要求乖宝宠物补充披露:涉案专利无效申请及相关诉讼的进展情况,涉案专利涉及的产品及对发行人收入贡献情况,该专利侵权纠纷是否会对发行人生产经营产生重大不利影响。

02 乖宝VS中宠

虽然乖宝多次强调上述纠纷并未对其产生重大不利影响,但连带影响仍需谨慎看待。先例已不少。

多年前,拥有共享单车第一股美誉的永安行,因专利问题被同行起诉,导致其IPO发行计划暂停。

2017年5月,永安行发布公告称,因发行人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发行人与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协商,出于保护投资者权益的考虑,决定暂缓后续发行工作,保荐机构(主承销商)中国国际金融股份有限公司将认真核查媒体质疑所涉事项。

公告中的“媒体质疑事项”,正是同行起诉永安行侵权相关内容。

此次冲突双方的中宠和乖宝,同样为竞争对手。

中宠股份成立于2002年1月,早前主要从事海外宠物食品代加工,后通过收购、自建等方式拥有自主品牌“Wanpy”、“Zeal”、“Dr.Hao”、“Happy 100”、“King Kitty”、 “Jerky Time”等,产品线覆盖全面,涵盖干粮、湿粮、零食、洁齿骨、饼干等品类。

乖宝宠物成立于2006年,成立初期也为境外宠物食品代加工,后创建自有品牌“麦富迪”,持续布局高端宠物食品市场。

乖宝宠物就在其招股书中,直接将中宠股份列为竞争对手。

代工方面,乖宝在招股书中表示,相对于主要竞争对手,公司OEM/ODM 业务进入部分海外市场的时间较晚,市场占有率较低,面临市场开拓不利的风险。

2021年,中宠境外销售额为2,190,871,906.79元,乖宝为122,567.46万元。

近年来,两家公司都试图从OEM/ODM业务中转型,通过打造自主品牌的方式,发力国内市场。

中宠股份走的是多品牌策略,目前打造了以"Wanpy顽皮"、"Zeal真致"、"Toptrees领先"为主的品牌矩阵。乖宝宠物则一直专注于2013年推出的“麦富迪”品牌,即便后续推出了定位更高端的“弗列加特”系列,仍归属于同一品牌旗下。两者均定位于中高端市场。

两家的宠粮品牌,经常出现在同一个排行榜上。

今年7月,京东宠物发布《2022京东宠物十大狗粮排行榜》和《2022京东宠物十大猫粮排行榜》,其中在“狗粮排行榜”中麦富迪和顽皮亦在其中。

不久前,天猫发布了双11宠物品牌销售战报,麦富迪和顽皮名列成交总额位列前20位的宠物品牌。

网络上随处可见的宠粮测评,也经常将乖宝旗下品牌与中宠旗下品牌做对比。

03 谁更胜一筹?

互为竞品的中宠和乖宝,“厮杀”相当激烈。

在销售费用上的投入上,2021年,中宠与乖宝分别投放了243,294,256.97元、355,833,827.34元的销售费用,而同期佩蒂股份仅为54,683,516.59元。

2022年上半年,双方销售费用持续加大。中宠股份销售费用为126,002,959.89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29.73%。乖宝宠物更甚,销售费为30,460.25万元,较上年同期增长了11,622.40万元,增长率为61.70%。

乖宝宠物表示,主要原因是随着销售收入的增长,业务宣传费、销售服务费以及运费和快递费的金额有所增加。

《宠业光年》发现,乖宝宠物30%以上的销售费用是用于业务宣传。数据显示,2019年至2021年及2022年上半年,乖宝宠物业务宣传费分别为7,901.57万元、12,426.88万元、17,324.54万元及10,868.66万元,呈上升趋势。

乖宝宠物介绍,公司业务宣传费主要来源于国内业务拓展,包括综艺节目赞助费、电视剧广告费、明星代言费等品牌宣传费用,以及天猫、京东等电商平台线上推广费用等。报告期内,公司赞助了《向往的生活》《上新了故宫》《家有恶猫》等综艺节目,并聘请谢霆锋作为代言人。

中宠亦在综艺、代言等方面投入不少。

2022年前三季度,中宠股份营收2,442,251,280.10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14,627,559.63元;同期乖宝宠物的营收为248,774.49 万元,归属于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1,682.07万元。

前三季度,不管是营收还是净利润上,乖宝宠物均已赶超中宠股份。如今,境内已经成为乖宝的主要市场。2021年,中宠股份24%的营收来自境内。而乖宝宠物的境内营收占比近3年均保持在50%以上。

不过在招股书中,乖宝宠物也坦言,公司面临销售费用持续增长但收入增速放缓的风险。“根据公司的营销战略规划,公司未来将继续采取积极的营销策略,持续增强自有品牌的市场影响力。若未来发生行业增速放缓、市场规模萎缩等不利变化,如果公司的营销方案不能达到预期效果,公司可能会面临销售费用持续增长但收入增速放缓的风险。”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