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3年从1亿增至百亿的超级锂电黑马融通高科,靠中兴系成长起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3年从1亿增至百亿的超级锂电黑马融通高科,靠中兴系成长起来?

主动淡化双方关系。

文 | 财富质点 谢美浴

要主动对接、靠前服务,提供“全程式”“跟踪式”“保姆式”服务。

最近,湖北大冶召开了一个会议,主题是支持一家民企上市。这一名叫湖北融通高科先进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融通高科“)的锂电企业这几年狂奔崛起,收入每年十级跳,

“3年时间,从一亿到十亿再到百亿”,成为锂电江湖最大的神秘黑马之一。

这一神秘黑马的崛起奥秘,在千里之外另一上市公司的融资文件中得以一窥。

近日,派能科技定增方案透露,其近年来给融通高科提供了巨额订单,且融通高科公司部分资产,最初即是来自中兴系派能科技,甚至构成了融通高科的“前身”;其后,湖北大冶籍富商何中林实施收购,如今,经历了四轮融资的融通高科估值高达180亿元。

作为中兴系上市公司,派能科技属千亿巨头中兴通讯的关联方,而擅长投资的何中林早早就布局派能科技成为主要股东之一。

如今,随着融通高科在中兴系孵化之下崛起乃至谋求上市,何中林与中兴系的复杂利益关系,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01、“前身”来自中兴系

1968年,何中林出生在湖北黄石一个农村家庭。他在进入锂电材料领域之前,先后在机械制造、银行卡、智能仪表等工作和创业。

何中林此前的高光时刻,是2002年创立北京融通高科公司。此时,他还不到35岁。其后何中林却出资并主导制定了建设部IC卡水表、燃气表信息交换安全认证标准,并承担了建设部二代密钥系统的研发。

以此积累起财富的何中林,据称投资成果包括信威集团、松辽汽车、随锐科技、中兴派能、微影时代、蓝卫通、致远协创、六度人和、银河数娱、中酒网、360等一批上市公司。

其中,2020年底派能科技上市时,何中林通过其控制的黄石融科创新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融科创投”)和北京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融通高科资本”),分别持有派能科技18.83%和9.37%的股份,合计持有28.20%的股权。

派能科技背后为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简称“中兴新”),后者成立于1993年4月,已成长为资产逾千亿的大型投资控股集团,投资产业涵盖信息通信、智能制造、新能源储能、企业级服务、基金投资等领域,中兴通讯也属于中兴新旗下。

与中兴系的密切关系,在何中林日后事业中作用关键。

首先是资产来源上,据派能科技招股书,2016年12月15日,派能科技与融通高科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派能科技将其持有的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中兴新”)100%股权以1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融通高科。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成立于2010年10月11日,至 2016年该公司还处于发展期。而当时派能科技资源有限,无力继续投入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出于集中主要资源用于电芯、储能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考虑,派能科技拟将其出售。由于看好新能源行业的发展、认可中兴新先进材料的技术,公司董事何中林希望收购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

在一篇何中林的采访文章中,上海中兴新甚至被视作是融通高科的前身。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3月注销。

02、巨额订单

不仅部分资产来自于中兴系,融通高科的订单还自中兴系获得了大量订单。

据派能科技招股书,2017-2019年,派能科技的关联采购主要是向融通高科采购磷酸铁锂。

派能科技表示,2019 年以前,公司对融通高科采购的磷酸铁锂数量较少,主要以试样为主,用于合格供应商的评估认证,2018 年年底正式进入公司的合格供应商目录。随着2018年底融通高科开始大规模量产,公司向其采购数量及金额有所上升。

值得关注的是,融通高科自2020年后为派能科技第一大供应商。

2019年1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各期,派能科技向融通高科先进材料采购磷酸铁锂的金额分别为 1,387.38万元、5,370.20万元、16,404.32万元和47,178.78万元,采购金额持续增长,其中2021年和2022年1-9月增长较多。

要知道,根据融通高科公布的数据,其2019年的销售收入只有3600万元,到了2020年,销售收入增长至1.42亿元,2021年达到11亿元。

这意味着,中兴系的关联采购是融通高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为何对融通高科采购金额巨大?据派能科技的一份法律意见书显示,一方面,2021 年和2022年1-9月,受锂电池上游原材料供需失衡影响,磷酸铁锂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导致派能科技磷酸铁锂采购价格和金额大幅上升;另一方面,报告期内派能科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磷酸铁锂作为生产电芯的主要原材料,采购需求相应提升。

据悉,报告期内,派能科技持续拓展原材料采购渠道,向融通高科先进材料的采购金额占磷酸铁锂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3.51%、74.87%、62.57%和 51.47%,2020年至今呈下降趋势。当前国内磷酸铁锂供应商较多,多家大型厂商已先后公布扩产计划,随着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市场供给将得到大幅提升。

03、渐行渐远还是主动切割?

在中兴系派能科技的支持之下,融通高科成长迅速。

此前何中林预计,融通高科2022年的销售收入将突破120亿元,再往后估计就可以突破200亿元。

2021年9月,中国物理化学电源协会公布数据显示,融通高科占了这个行业8%的份额,排名第五。而到了年底,融通高科的排名上升至第四。产能进入前三强。 

据黄石市地方金融工作局消息,近日,湖北融通高科先进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融通高科”)向湖北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申请材料,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伴随着融通高科上市之路启动,何中林与中兴系的复杂利益关系走到了十字路口。

股权层面,今年以来,作为黄石融科创新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与北京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何中林对派能科技持续减持。

2022年6月,派能科技披露,融通高科资本管理在2022年1月24日至2022年6月22日期间累计减持公司股份786.00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08%。其与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由21.16%下降至16.08%,变动比例达到5.08%。

8月2日,派能科技发布公告,公司股东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作为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持股变动比例达到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未及时停止买卖。依据相关规则,上交所科创板公司管理部对融通高科资本予以监管警示。

派能科技三季报显示,融通高科资本管理对派能科技持股为1,372,125股,持有股份比例由1.62%变更为0.89%。

人事层面,何中林还卸任了长期担任的派能科技董事职务。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至迟2018年公司董事会成员中便已有何中林,其职务一直延续到2022年。2022年半年报中,何中林还位居派能科技董事。

而在2022年10月,派能科技选举产生了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何中林的名字并不在其中。公告显示,派能科技该轮换届选举完成后,何中林不再担任该公司非独立董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中兴通讯

897
  • 赛力斯、中兴通讯等股获融资净买入超1亿元
  • 港股收评:恒生科技指数涨0.14%,小米、锂电池概念领涨,中兴通讯涨超7%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3年从1亿增至百亿的超级锂电黑马融通高科,靠中兴系成长起来?

主动淡化双方关系。

文 | 财富质点 谢美浴

要主动对接、靠前服务,提供“全程式”“跟踪式”“保姆式”服务。

最近,湖北大冶召开了一个会议,主题是支持一家民企上市。这一名叫湖北融通高科先进材料有限公司(下称”融通高科“)的锂电企业这几年狂奔崛起,收入每年十级跳,

“3年时间,从一亿到十亿再到百亿”,成为锂电江湖最大的神秘黑马之一。

这一神秘黑马的崛起奥秘,在千里之外另一上市公司的融资文件中得以一窥。

近日,派能科技定增方案透露,其近年来给融通高科提供了巨额订单,且融通高科公司部分资产,最初即是来自中兴系派能科技,甚至构成了融通高科的“前身”;其后,湖北大冶籍富商何中林实施收购,如今,经历了四轮融资的融通高科估值高达180亿元。

作为中兴系上市公司,派能科技属千亿巨头中兴通讯的关联方,而擅长投资的何中林早早就布局派能科技成为主要股东之一。

如今,随着融通高科在中兴系孵化之下崛起乃至谋求上市,何中林与中兴系的复杂利益关系,也走到了十字路口。

01、“前身”来自中兴系

1968年,何中林出生在湖北黄石一个农村家庭。他在进入锂电材料领域之前,先后在机械制造、银行卡、智能仪表等工作和创业。

何中林此前的高光时刻,是2002年创立北京融通高科公司。此时,他还不到35岁。其后何中林却出资并主导制定了建设部IC卡水表、燃气表信息交换安全认证标准,并承担了建设部二代密钥系统的研发。

以此积累起财富的何中林,据称投资成果包括信威集团、松辽汽车、随锐科技、中兴派能、微影时代、蓝卫通、致远协创、六度人和、银河数娱、中酒网、360等一批上市公司。

其中,2020年底派能科技上市时,何中林通过其控制的黄石融科创新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融科创投”)和北京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简称“融通高科资本”),分别持有派能科技18.83%和9.37%的股份,合计持有28.20%的股权。

派能科技背后为中兴新通讯有限公司(简称“中兴新”),后者成立于1993年4月,已成长为资产逾千亿的大型投资控股集团,投资产业涵盖信息通信、智能制造、新能源储能、企业级服务、基金投资等领域,中兴通讯也属于中兴新旗下。

与中兴系的密切关系,在何中林日后事业中作用关键。

首先是资产来源上,据派能科技招股书,2016年12月15日,派能科技与融通高科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书》,派能科技将其持有的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有限公司(简称“上海中兴新”)100%股权以1500万元的价格转让给融通高科。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成立于2010年10月11日,至 2016年该公司还处于发展期。而当时派能科技资源有限,无力继续投入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出于集中主要资源用于电芯、储能的研发、生产和销售的考虑,派能科技拟将其出售。由于看好新能源行业的发展、认可中兴新先进材料的技术,公司董事何中林希望收购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

在一篇何中林的采访文章中,上海中兴新甚至被视作是融通高科的前身。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上海中兴新先进材料有限公司已于2019年3月注销。

02、巨额订单

不仅部分资产来自于中兴系,融通高科的订单还自中兴系获得了大量订单。

据派能科技招股书,2017-2019年,派能科技的关联采购主要是向融通高科采购磷酸铁锂。

派能科技表示,2019 年以前,公司对融通高科采购的磷酸铁锂数量较少,主要以试样为主,用于合格供应商的评估认证,2018 年年底正式进入公司的合格供应商目录。随着2018年底融通高科开始大规模量产,公司向其采购数量及金额有所上升。

值得关注的是,融通高科自2020年后为派能科技第一大供应商。

2019年1月1日至2022年9月30日各期,派能科技向融通高科先进材料采购磷酸铁锂的金额分别为 1,387.38万元、5,370.20万元、16,404.32万元和47,178.78万元,采购金额持续增长,其中2021年和2022年1-9月增长较多。

要知道,根据融通高科公布的数据,其2019年的销售收入只有3600万元,到了2020年,销售收入增长至1.42亿元,2021年达到11亿元。

这意味着,中兴系的关联采购是融通高科的主要收入来源之一。

为何对融通高科采购金额巨大?据派能科技的一份法律意见书显示,一方面,2021 年和2022年1-9月,受锂电池上游原材料供需失衡影响,磷酸铁锂价格出现大幅上涨,导致派能科技磷酸铁锂采购价格和金额大幅上升;另一方面,报告期内派能科技生产规模不断扩大,磷酸铁锂作为生产电芯的主要原材料,采购需求相应提升。

据悉,报告期内,派能科技持续拓展原材料采购渠道,向融通高科先进材料的采购金额占磷酸铁锂采购总额的比例分别为23.51%、74.87%、62.57%和 51.47%,2020年至今呈下降趋势。当前国内磷酸铁锂供应商较多,多家大型厂商已先后公布扩产计划,随着新增产能逐步释放,市场供给将得到大幅提升。

03、渐行渐远还是主动切割?

在中兴系派能科技的支持之下,融通高科成长迅速。

此前何中林预计,融通高科2022年的销售收入将突破120亿元,再往后估计就可以突破200亿元。

2021年9月,中国物理化学电源协会公布数据显示,融通高科占了这个行业8%的份额,排名第五。而到了年底,融通高科的排名上升至第四。产能进入前三强。 

据黄石市地方金融工作局消息,近日,湖北融通高科先进材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融通高科”)向湖北证监局提交了上市辅导备案申请材料,辅导机构为中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伴随着融通高科上市之路启动,何中林与中兴系的复杂利益关系走到了十字路口。

股权层面,今年以来,作为黄石融科创新投资基金中心(有限合伙)与北京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中心(有限合伙)的实际控制人,何中林对派能科技持续减持。

2022年6月,派能科技披露,融通高科资本管理在2022年1月24日至2022年6月22日期间累计减持公司股份786.0095万股,占公司总股本5.08%。其与一致行动人的持股比例由21.16%下降至16.08%,变动比例达到5.08%。

8月2日,派能科技发布公告,公司股东融通高科资本管理作为公司持股5%以上的股东,在持股变动比例达到公司已发行股份的5%时未及时停止买卖。依据相关规则,上交所科创板公司管理部对融通高科资本予以监管警示。

派能科技三季报显示,融通高科资本管理对派能科技持股为1,372,125股,持有股份比例由1.62%变更为0.89%。

人事层面,何中林还卸任了长期担任的派能科技董事职务。

派能科技招股书显示,至迟2018年公司董事会成员中便已有何中林,其职务一直延续到2022年。2022年半年报中,何中林还位居派能科技董事。

而在2022年10月,派能科技选举产生了第三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何中林的名字并不在其中。公告显示,派能科技该轮换届选举完成后,何中林不再担任该公司非独立董事。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