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裁员和重组,麦当劳又一次作出了艰难的决定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裁员和重组,麦当劳又一次作出了艰难的决定

麦当劳裁员的“本意”有些不一样?

文|旗帜财经 芳华

“全球经济的下行,不仅给中小企业带来巨大影响,行业巨头们也在瑟瑟发抖。于是,缩减开支以及调整员工结构,已是一些企业不得不面临的决定。”

近日,麦当劳执行长坎普斯基在发送给全球员工的内部信件中提到,公司将会迎来一次大规模的重组,其中包含组织变动与裁员。

重组和裁员的目的,是帮助麦当劳更快速地行动,降低全球成本、释放资源、投资于公司、获得成长。重组和裁员的日期,定在了今年4月前。

从科技巨头到金融巨头,全球都弥漫着裁员“寒气”

裁员这种事在2022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从2022年年初开始,就有不少公司开始了裁员行动,有的公司甚至从年初裁到了年尾,其中不乏一些曾让人艳羡的大公司。

全球首富马斯克释放了规模空前的裁员计划,裁员比例高达50%,裁员人数接近3700人;

脸书母公司Meta开启史上最大规模裁员,计划裁员1.1万人,约为团队规模的13%;

亚马逊也证实,对集团和技术团队的裁员人数将达到18000名以上,占公司员工总数的5%,为亚马逊28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人员削减;

苹果公司也作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变动——为了削减成本,冻结研发以外的众多岗位招聘,最长可能持续到明年9月份的2023财年结束。

不仅是硅谷的科技巨头们,华尔街金融巨头们的风向也开始变了。

高盛宣布2023年将全面精简人员,人数多达4000人;

欧洲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汇丰银行表示将裁员3.5万人,员工总数由23.5万人下调到20万人,比例也是十分惊人;

深陷困顿的富国银行,几乎所有的业务条线和大部分地区业务都需要经过重整和人员裁减。甚至裁减比例高达25%……

国外裁员潮寒气逼人,国内自然也没能独好。2022年,中国各大巨头也开始了不断地“人员优化”,包括但不限于腾讯、华为、阿里、抖音集团,还有不久前沸沸扬扬的国美裁员风波、字节跳动裁员风波。

巨头们裁员主要源自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当前全球经济的衰退,另一方面是为未来的转型做准备。

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最富有的500人财富蒸发了近1.4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万亿元)。除了财富接近“腰斩”的马斯克外,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亏损8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00亿元),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亏损7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00亿元),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各亏损4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0亿元)。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还有他们背后的公司。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2022年第三季度销售额为572.7亿美元,不及分析师预期的581.8亿美元,为剔除新冠疫情初期影响后2013年来最低增速;

脸书母公司META第三季度营收下降4%至277.14亿美元,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每股净收益1.64美元,同比下降49%;

微软公布的截至9月30日的2023财年一季度业绩显示,第一财季微软经营利润为215亿美元,营收增速五年最慢。净利润降13%,创两年多最大降幅;

谷歌2022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第三季度,Alphabet营收690.92亿美元,净利润139.1亿美元,同比下滑26.5%。

再来看看一地鸡毛的华尔街。高盛净利润同比下滑43%;摩根士丹利净利润同比下滑29%;摩根大通净利润同比下滑17%;美国银行净利润同比下滑8%。

麦当劳裁员的“本意”有些不一样?

然而,麦当劳的情况却不一样。

在通胀、疫情、供应链等一系列问题的综合考验下,作为全球连锁快餐品牌龙头,虽然其股价在2022年仅上涨3.35%,但已显著跑赢大盘。甚至在美股上市公司业绩分化严重的第三季度,麦当劳也仍然交出了一份超预期的答卷。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8.7亿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57亿美元;实现经营利润27.6亿美元,超出预估的27.2亿美元。在扣除汇率影响后,麦当劳在2022年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全球可比销售额同比增长9.5%,所有细分市场均实现增长。

不仅在2022年三季度,2022年以来,麦当劳单个季度业绩均普遍超出市场预期。一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6.66亿美元,同比增长11%,超出市场预计的55.7亿美元;二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7.18亿美元,虽然不及市场预期的58.2亿美元,但调整后每股盈余达到2.55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2.47美元。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在全球寒气逼人的大背景下,麦当劳业绩的表现仍然稳健、持续。

事实上,此次并非麦当劳第一次提出重组和裁员。早在2015年,麦当劳就曾为了推动其业务实现增长,进行过业务进行重组。

当时的背景是财务状况表现欠佳。

重组后的麦当劳拥有四个业务部门,分别是:美国市场,这是该公司的最大市场,在其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为40%;国际领先市场,由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和英国组成,这些市场在该公司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之和为40%;高增长市场,包括中国、意大利、波兰、俄罗斯、韩国、西班牙、瑞士和荷兰,在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之和为10%;基础市场,包含大约100个国家。

而重组措施则包括,在2018年以前将全球特许经营餐厅在总数中所占比例从目前的81%提高至90%,具体做法是将3500家餐厅转为特许经营店,并每年净节省3亿美元的行政支出。

伴随着重组,麦当劳还同时表示要在26亿美元成本基础上削减5亿美元的销售、管理和其他方面成本。

削减成本,自然也离不开裁员。于是,麦当劳计划将从区域顾问到CEOSteveEasterbrook之间的层级从以前的八个减少到六个,同时削减数量未知的工作岗位。

三年后的2018年,麦当劳又作了一个决定,进行新一轮裁员,削减两个层级,简化公司结构。随之又进行了一轮“具体减员数量不明”的裁员计划。

而今,相隔了四年,麦当劳再次作出了“大规模的重组,其中包含组织变动与裁员决定”。同样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坎普斯基并没说明此次裁员范围的相关细节,也没明确指出哪些项目可能会受到影响,甚至对裁员人数也没给出个固定的目标数字。

而更值得琢磨的是:他强调,作为公司新战略的一部分,麦当劳希望拓展更多门市,以充分满足过去需求。

走在时代前沿的巨头们,总能最先嗅到宏观经济最细微的变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麦当劳

3.8k
  • 日本几乎所有麦当劳门店已恢复运营,前日发生系统故障
  • 麦当劳遭遇大范围系统故障,涉中日澳新等亚太地区多个市场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裁员和重组,麦当劳又一次作出了艰难的决定

麦当劳裁员的“本意”有些不一样?

文|旗帜财经 芳华

“全球经济的下行,不仅给中小企业带来巨大影响,行业巨头们也在瑟瑟发抖。于是,缩减开支以及调整员工结构,已是一些企业不得不面临的决定。”

近日,麦当劳执行长坎普斯基在发送给全球员工的内部信件中提到,公司将会迎来一次大规模的重组,其中包含组织变动与裁员。

重组和裁员的目的,是帮助麦当劳更快速地行动,降低全球成本、释放资源、投资于公司、获得成长。重组和裁员的日期,定在了今年4月前。

从科技巨头到金融巨头,全球都弥漫着裁员“寒气”

裁员这种事在2022年已不是什么新鲜事。从2022年年初开始,就有不少公司开始了裁员行动,有的公司甚至从年初裁到了年尾,其中不乏一些曾让人艳羡的大公司。

全球首富马斯克释放了规模空前的裁员计划,裁员比例高达50%,裁员人数接近3700人;

脸书母公司Meta开启史上最大规模裁员,计划裁员1.1万人,约为团队规模的13%;

亚马逊也证实,对集团和技术团队的裁员人数将达到18000名以上,占公司员工总数的5%,为亚马逊28年历史上最大规模的一次人员削减;

苹果公司也作出了一个耐人寻味的变动——为了削减成本,冻结研发以外的众多岗位招聘,最长可能持续到明年9月份的2023财年结束。

不仅是硅谷的科技巨头们,华尔街金融巨头们的风向也开始变了。

高盛宣布2023年将全面精简人员,人数多达4000人;

欧洲资产规模最大的银行——汇丰银行表示将裁员3.5万人,员工总数由23.5万人下调到20万人,比例也是十分惊人;

深陷困顿的富国银行,几乎所有的业务条线和大部分地区业务都需要经过重整和人员裁减。甚至裁减比例高达25%……

国外裁员潮寒气逼人,国内自然也没能独好。2022年,中国各大巨头也开始了不断地“人员优化”,包括但不限于腾讯、华为、阿里、抖音集团,还有不久前沸沸扬扬的国美裁员风波、字节跳动裁员风波。

巨头们裁员主要源自两方面原因。一方面是因为当前全球经济的衰退,另一方面是为未来的转型做准备。

数据显示,2022年,全球最富有的500人财富蒸发了近1.4万亿美元(约合人民币9.5万亿元)。除了财富接近“腰斩”的马斯克外,亚马逊创始人杰夫·贝佐斯亏损8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700亿元),脸书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亏损77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5200亿元),谷歌联合创始人拉里·佩奇和谢尔盖·布林各亏损45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3000亿元)。

一荣俱荣,一损俱损的,还有他们背后的公司。数据显示,谷歌母公司Alphabet2022年第三季度销售额为572.7亿美元,不及分析师预期的581.8亿美元,为剔除新冠疫情初期影响后2013年来最低增速;

脸书母公司META第三季度营收下降4%至277.14亿美元,连续两个季度出现营收同比下滑,每股净收益1.64美元,同比下降49%;

微软公布的截至9月30日的2023财年一季度业绩显示,第一财季微软经营利润为215亿美元,营收增速五年最慢。净利润降13%,创两年多最大降幅;

谷歌2022财年第三季度业绩报告显示,第三季度,Alphabet营收690.92亿美元,净利润139.1亿美元,同比下滑26.5%。

再来看看一地鸡毛的华尔街。高盛净利润同比下滑43%;摩根士丹利净利润同比下滑29%;摩根大通净利润同比下滑17%;美国银行净利润同比下滑8%。

麦当劳裁员的“本意”有些不一样?

然而,麦当劳的情况却不一样。

在通胀、疫情、供应链等一系列问题的综合考验下,作为全球连锁快餐品牌龙头,虽然其股价在2022年仅上涨3.35%,但已显著跑赢大盘。甚至在美股上市公司业绩分化严重的第三季度,麦当劳也仍然交出了一份超预期的答卷。数据显示,2022年第三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8.7亿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57亿美元;实现经营利润27.6亿美元,超出预估的27.2亿美元。在扣除汇率影响后,麦当劳在2022年三季度营收同比增长2%,全球可比销售额同比增长9.5%,所有细分市场均实现增长。

不仅在2022年三季度,2022年以来,麦当劳单个季度业绩均普遍超出市场预期。一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6.66亿美元,同比增长11%,超出市场预计的55.7亿美元;二季度,麦当劳实现营收57.18亿美元,虽然不及市场预期的58.2亿美元,但调整后每股盈余达到2.55美元,超出市场预期的2.47美元。

从以上数据不难看出,在全球寒气逼人的大背景下,麦当劳业绩的表现仍然稳健、持续。

事实上,此次并非麦当劳第一次提出重组和裁员。早在2015年,麦当劳就曾为了推动其业务实现增长,进行过业务进行重组。

当时的背景是财务状况表现欠佳。

重组后的麦当劳拥有四个业务部门,分别是:美国市场,这是该公司的最大市场,在其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为40%;国际领先市场,由澳大利亚、加拿大、法国、德国和英国组成,这些市场在该公司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之和为40%;高增长市场,包括中国、意大利、波兰、俄罗斯、韩国、西班牙、瑞士和荷兰,在2014年运营利润中所占比例之和为10%;基础市场,包含大约100个国家。

而重组措施则包括,在2018年以前将全球特许经营餐厅在总数中所占比例从目前的81%提高至90%,具体做法是将3500家餐厅转为特许经营店,并每年净节省3亿美元的行政支出。

伴随着重组,麦当劳还同时表示要在26亿美元成本基础上削减5亿美元的销售、管理和其他方面成本。

削减成本,自然也离不开裁员。于是,麦当劳计划将从区域顾问到CEOSteveEasterbrook之间的层级从以前的八个减少到六个,同时削减数量未知的工作岗位。

三年后的2018年,麦当劳又作了一个决定,进行新一轮裁员,削减两个层级,简化公司结构。随之又进行了一轮“具体减员数量不明”的裁员计划。

而今,相隔了四年,麦当劳再次作出了“大规模的重组,其中包含组织变动与裁员决定”。同样值得关注的是,截至目前,坎普斯基并没说明此次裁员范围的相关细节,也没明确指出哪些项目可能会受到影响,甚至对裁员人数也没给出个固定的目标数字。

而更值得琢磨的是:他强调,作为公司新战略的一部分,麦当劳希望拓展更多门市,以充分满足过去需求。

走在时代前沿的巨头们,总能最先嗅到宏观经济最细微的变化。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