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业绩下滑营销高管担责,家居企业离职潮仍在继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业绩下滑营销高管担责,家居企业离职潮仍在继续

业绩不好,负责营销相关业务的高管离职率大增。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摄

记者 | 蓝丽琦

岁末年初,家居企业高管变动颇为频繁。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2022年12月以来,在已上市及待上市家居企业中,已有11名高管人员离职,其中有4名高管在元旦后离职。

今年1月初,定企头部企业索菲亚(002572.SZ)率先公布高层离职信息,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黄毅杰离职。次日,软体家居头部公司敏华控股(001999.HK)的惠州子公司——敏华家具制造(惠州)有限公司发生人事变更,曾文礼退出副董事长职务,新增副董事长曾文省。

到了1月中旬,离春节剩下不到一周时间。正冲击上市的门窗头部企业皇派家居宣布,营销中心总经理邱文胜离职。

与此同时,地板企业德尔未来(002631.SZ)全资子公司百得胜(全称“苏州百得胜智能家居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总经理杨冬也正式离职。

2016年,德尔未来以3.65亿元收购了百得胜100%的股权,由此布局定制家居业务。2019年以来,百得胜贡献的业务收入占比超过四成。

2020年,德尔未来聘任杨冬为百得胜的总经理,随后任百得胜执行总裁。2021年,百得胜实现营收9.12亿元,实现净利润约4235万元,营收规模即将突破10亿大关。

但去年受多重因素影响,百得胜出现亏损。2022年上半年,百得胜实现营收3.66亿元,净亏损715.56万元。截止2022年6月,总资产为11.67亿元,注册资本4.55亿元。

在核心业务任职两年半便匆匆离去,杨冬的离职原因不排除与与百得胜的亏损有关。

事实上,从去年底开始,就有多名家居企业高管选择离职,行业人事变动发生的颇为频繁。

2022年12月,地板企业梦天家居(603216.SH)副总经理屈凡军、董事长秘书余静滨相继离职;12月30日,定企龙头欧派家居的天津控股子公司天津欧派(全称“天津欧派集成家具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刘海旺离职。同日,建材企业扬子新材(002652.SZ)董事张天赫、顾骁涵一同离职。

与此同时,业内消息流传,欧派家居橱柜事业部总经理刘军已离职。该消息界面新闻已向欧派家居董秘杨耀兴证实。

杨耀兴表示,每年都有组织架构调整,是企业正常变动,从过去的情况来看,不会对公司的经营和各个事业部的业务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并表示该高管离职也在“公司计划之中”。

2022年最后一天,彼时还在冲击上市的广州定制家居企业诗尼曼被传执行总裁黄伟国离职,界面新闻随后从接触诗尼曼的业内人士处获得证实。

作为公司的“元老级”员工,诗尼曼的招股书表示,黄伟国于2013年6月加入公司,负责公司全屋定制业务管理工作,2017年8月开始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诗尼曼的成立时间也是2013年6月。在可追溯的资料中,2017年诗尼曼的注册成本也仅有1000万元,在业内属于中小型企业。

也就是说,黄伟国从成立之初就进入公司,任职近十年,见证公司的规模逐步壮大。2021年,黄伟国领薪75.17万元,在公司合计15名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中排名第二。

根据乐居财经对过去一年的统计,2022全年共有277位家居企业高管离职,而2021年仅统计到64位家居高管变动,增长接近三倍。

“2022年的离职率比2021年高很多,主要原因就是2022年的销售业绩不好,负责营销相关业务的高管受到比较大影响。”红树林创始人、家装届专家许瑞告诉界面新闻。

许瑞表示,因为行业大环境的原因,企业压力比较大,整个建材家居行业能正常发展、提升的企业很少,职业经理人受到更多波及。

有业内人士透露,现在辞职的高管主要是和董事的想法不合,经营思路出现分歧:“现在辞职的大多都是这类问题。”

中国家居/设计产业互联网战略专家王建国则表示,正在走资本化的公司,高管的责权力相对更清晰,如果回报完成得不太好,不管是市场的原因,还是说企业自身的原因,总是要有人去担责得。

一大批离职的高管,他们的下一站会是哪里?是选择跳槽去更好的平台,还是自行创业,抑或是直接转行?

许瑞表示,按照以往的规律,每年都会有高层离职,大部分家具行业的这些高管还会留在家具行业,这个比例占比还是蛮高的。

广东定制家居协会秘书长曾勇同样表示,“基本上还是会在业内的现在创业太难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欧派家居

2.6k
  • 家具家居板块震荡走弱,三柏硕跌停
  • 核心资产备受资金关注,沪深300ETF南方(159925)、中国A50ETF(159602)成交额双双大幅放量,冲击3连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业绩下滑营销高管担责,家居企业离职潮仍在继续

业绩不好,负责营销相关业务的高管离职率大增。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范剑磊 摄

记者 | 蓝丽琦

岁末年初,家居企业高管变动颇为频繁。

据界面新闻不完全统计,2022年12月以来,在已上市及待上市家居企业中,已有11名高管人员离职,其中有4名高管在元旦后离职。

今年1月初,定企头部企业索菲亚(002572.SZ)率先公布高层离职信息,财务总监、董事会秘书黄毅杰离职。次日,软体家居头部公司敏华控股(001999.HK)的惠州子公司——敏华家具制造(惠州)有限公司发生人事变更,曾文礼退出副董事长职务,新增副董事长曾文省。

到了1月中旬,离春节剩下不到一周时间。正冲击上市的门窗头部企业皇派家居宣布,营销中心总经理邱文胜离职。

与此同时,地板企业德尔未来(002631.SZ)全资子公司百得胜(全称“苏州百得胜智能家居有限公司”)执行总裁、总经理杨冬也正式离职。

2016年,德尔未来以3.65亿元收购了百得胜100%的股权,由此布局定制家居业务。2019年以来,百得胜贡献的业务收入占比超过四成。

2020年,德尔未来聘任杨冬为百得胜的总经理,随后任百得胜执行总裁。2021年,百得胜实现营收9.12亿元,实现净利润约4235万元,营收规模即将突破10亿大关。

但去年受多重因素影响,百得胜出现亏损。2022年上半年,百得胜实现营收3.66亿元,净亏损715.56万元。截止2022年6月,总资产为11.67亿元,注册资本4.55亿元。

在核心业务任职两年半便匆匆离去,杨冬的离职原因不排除与与百得胜的亏损有关。

事实上,从去年底开始,就有多名家居企业高管选择离职,行业人事变动发生的颇为频繁。

2022年12月,地板企业梦天家居(603216.SH)副总经理屈凡军、董事长秘书余静滨相继离职;12月30日,定企龙头欧派家居的天津控股子公司天津欧派(全称“天津欧派集成家具有限公司”),其法定代表人、执行董事兼经理刘海旺离职。同日,建材企业扬子新材(002652.SZ)董事张天赫、顾骁涵一同离职。

与此同时,业内消息流传,欧派家居橱柜事业部总经理刘军已离职。该消息界面新闻已向欧派家居董秘杨耀兴证实。

杨耀兴表示,每年都有组织架构调整,是企业正常变动,从过去的情况来看,不会对公司的经营和各个事业部的业务造成比较大的影响,并表示该高管离职也在“公司计划之中”。

2022年最后一天,彼时还在冲击上市的广州定制家居企业诗尼曼被传执行总裁黄伟国离职,界面新闻随后从接触诗尼曼的业内人士处获得证实。

作为公司的“元老级”员工,诗尼曼的招股书表示,黄伟国于2013年6月加入公司,负责公司全屋定制业务管理工作,2017年8月开始担任公司副总经理。

诗尼曼的成立时间也是2013年6月。在可追溯的资料中,2017年诗尼曼的注册成本也仅有1000万元,在业内属于中小型企业。

也就是说,黄伟国从成立之初就进入公司,任职近十年,见证公司的规模逐步壮大。2021年,黄伟国领薪75.17万元,在公司合计15名董监高及核心技术人员中排名第二。

根据乐居财经对过去一年的统计,2022全年共有277位家居企业高管离职,而2021年仅统计到64位家居高管变动,增长接近三倍。

“2022年的离职率比2021年高很多,主要原因就是2022年的销售业绩不好,负责营销相关业务的高管受到比较大影响。”红树林创始人、家装届专家许瑞告诉界面新闻。

许瑞表示,因为行业大环境的原因,企业压力比较大,整个建材家居行业能正常发展、提升的企业很少,职业经理人受到更多波及。

有业内人士透露,现在辞职的高管主要是和董事的想法不合,经营思路出现分歧:“现在辞职的大多都是这类问题。”

中国家居/设计产业互联网战略专家王建国则表示,正在走资本化的公司,高管的责权力相对更清晰,如果回报完成得不太好,不管是市场的原因,还是说企业自身的原因,总是要有人去担责得。

一大批离职的高管,他们的下一站会是哪里?是选择跳槽去更好的平台,还是自行创业,抑或是直接转行?

许瑞表示,按照以往的规律,每年都会有高层离职,大部分家具行业的这些高管还会留在家具行业,这个比例占比还是蛮高的。

广东定制家居协会秘书长曾勇同样表示,“基本上还是会在业内的现在创业太难了。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