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成为下一批BAT,游戏界投资家,寄希望于“创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成为下一批BAT,游戏界投资家,寄希望于“创作”

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如果仅靠投资、再赚钱也不会成为BAT。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张书乐

为了成为下一批BAT,“游戏界”投资家周亚辉和他创始的昆仑万维最近的资本腾挪多了起来。

1月9日晚间,昆仑万维披露公告称,公司拟将乐云小贷100%股权以5.1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锋泰科技。

不过,乐云小贷只是从昆仑万维出表,转入了昆仑万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亚辉持股66.7%的岱坤科技旗下子公司锋泰科技。

而在2022年12月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宁波点金及昆诺天勤分别以自有资金2.2亿元和8000万元作为出资,对绿钒新能源增资,获得绿钒新能源 60%的股。

虽然是游戏起家,但昆仑万维早已撕掉了“游戏”标签,通过投资从最初的游戏公司变为互联网公司,并积极拥抱元宇宙,通过AI等技术手段,实现了Opera由传统浏览器到信息分发与元宇宙平台的转型。

资料显示,昆仑万维成立于2008年,以游戏起家的昆仑万维自2015年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

与此同时,从趣店、映客再到快看漫画和电商公司如涵,周亚辉和昆仑万维在投资游戏中赚得盆满钵满,公司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投资收益4.93亿元、4.44亿元、6.84亿元。

由此开始的投资大戏之下,昆仑万维业务遍布全球5大洲、70多个国家和地区,构建了用户遍布全球的信息分发、元宇宙、文娱、社交多元业务版图。目前,昆仑万维全球平均月活跃用户近4亿,海外收入占比达75%。

昆仑万维CEO方汉在“2023财经中国V峰会”上演讲时依然强调,多年来,昆仑万维的出海路径,流量是主线,社交+游戏是大方向。

但显然,投资,成为了昆仑万维的底色,而不是游戏。

对于昆仑万维这样的公司,怎么看?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于玉金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如果仅靠投资、再赚钱也不会成为BAT。

尽管,昆仑万维总在话里话外提及会有新的BAT诞生。

方汉就在上述峰会上演讲时提到,在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和时代红利加持下,大航海时代序幕已经拉开,未来10年,越早布局机会越大;未来20年,出海市场也极有可能诞生下一批BAT。

不可否认,在游戏领域并不出众的昆仑万维,确实有自己的特色。

昆仑万维是在端游时代的二线游戏公司,有过好作品,但在移动游戏时代已经不再侧重于游戏,而是在全球互联网行业里寻找独角兽进行投资,并获得了不小的成功。

因此,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游戏也只是它的一个起家业务和根据地,作为一个战略纵深存在,不离不弃但也不是重点。

事实上,昆仑万维自己也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些更为新颖的赛道,如AIGC。

所谓AIGC,是指人工智能代替人去创作文字、图像、代码等内容的技术。

昆仑万维从2020年开始启动布局,组建了二百余人的研发团队进行AIGG研发,并于12月15日发布“昆仑天工”AIGC全系列算法与模型。

据悉,昆仑万维基于自研的AIGC模型,已经可以满足很多自身业务的基础外包需求。

方汉就举例称包美术的成本可能会占据游戏成本超过60%,有了AIGC相关模型,成本大约可下降一半。

未来昆仑天工将全面激活昆仑万维内部多元业务的“神经系统”,提升元宇宙、文娱、社交等业务板块的内容生成能力,助推内部业务的动能切换。

换言之,作为有游戏界“投资家”,昆仑万维已经把成为新一代BAT的任务,交给了自营的创新业务上。

只不过,这样的业务要成熟,还需要时间,而这个期间的输血工作,依然要“拜托”昆仑万维自己的投资业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昆仑万维

3.1k
  • 昆仑万维:旗下Opera与谷歌云深度合作,Aira接入Gemini大模型
  • 昆仑万维成为中国移动咪咕音乐AI+产品及行业应用生态合作伙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成为下一批BAT,游戏界投资家,寄希望于“创作”

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如果仅靠投资、再赚钱也不会成为BAT。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匡达

文|张书乐

为了成为下一批BAT,“游戏界”投资家周亚辉和他创始的昆仑万维最近的资本腾挪多了起来。

1月9日晚间,昆仑万维披露公告称,公司拟将乐云小贷100%股权以5.15亿元的对价转让给锋泰科技。

不过,乐云小贷只是从昆仑万维出表,转入了昆仑万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周亚辉持股66.7%的岱坤科技旗下子公司锋泰科技。

而在2022年12月昆仑万维全资子公司宁波点金及昆诺天勤分别以自有资金2.2亿元和8000万元作为出资,对绿钒新能源增资,获得绿钒新能源 60%的股。

虽然是游戏起家,但昆仑万维早已撕掉了“游戏”标签,通过投资从最初的游戏公司变为互联网公司,并积极拥抱元宇宙,通过AI等技术手段,实现了Opera由传统浏览器到信息分发与元宇宙平台的转型。

资料显示,昆仑万维成立于2008年,以游戏起家的昆仑万维自2015年上市以来一直保持着不错的发展势头。

与此同时,从趣店、映客再到快看漫画和电商公司如涵,周亚辉和昆仑万维在投资游戏中赚得盆满钵满,公司2016年至2018年分别实现投资收益4.93亿元、4.44亿元、6.84亿元。

由此开始的投资大戏之下,昆仑万维业务遍布全球5大洲、70多个国家和地区,构建了用户遍布全球的信息分发、元宇宙、文娱、社交多元业务版图。目前,昆仑万维全球平均月活跃用户近4亿,海外收入占比达75%。

昆仑万维CEO方汉在“2023财经中国V峰会”上演讲时依然强调,多年来,昆仑万维的出海路径,流量是主线,社交+游戏是大方向。

但显然,投资,成为了昆仑万维的底色,而不是游戏。

对于昆仑万维这样的公司,怎么看?

对此,华夏时报记者于玉金和书乐进行了一番交流,贫道以为:

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如果仅靠投资、再赚钱也不会成为BAT。

尽管,昆仑万维总在话里话外提及会有新的BAT诞生。

方汉就在上述峰会上演讲时提到,在人口红利、流量红利和时代红利加持下,大航海时代序幕已经拉开,未来10年,越早布局机会越大;未来20年,出海市场也极有可能诞生下一批BAT。

不可否认,在游戏领域并不出众的昆仑万维,确实有自己的特色。

昆仑万维是在端游时代的二线游戏公司,有过好作品,但在移动游戏时代已经不再侧重于游戏,而是在全球互联网行业里寻找独角兽进行投资,并获得了不小的成功。

因此,昆仑万维已经不再是一个游戏公司,游戏也只是它的一个起家业务和根据地,作为一个战略纵深存在,不离不弃但也不是重点。

事实上,昆仑万维自己也把目光锁定在了一些更为新颖的赛道,如AIGC。

所谓AIGC,是指人工智能代替人去创作文字、图像、代码等内容的技术。

昆仑万维从2020年开始启动布局,组建了二百余人的研发团队进行AIGG研发,并于12月15日发布“昆仑天工”AIGC全系列算法与模型。

据悉,昆仑万维基于自研的AIGC模型,已经可以满足很多自身业务的基础外包需求。

方汉就举例称包美术的成本可能会占据游戏成本超过60%,有了AIGC相关模型,成本大约可下降一半。

未来昆仑天工将全面激活昆仑万维内部多元业务的“神经系统”,提升元宇宙、文娱、社交等业务板块的内容生成能力,助推内部业务的动能切换。

换言之,作为有游戏界“投资家”,昆仑万维已经把成为新一代BAT的任务,交给了自营的创新业务上。

只不过,这样的业务要成熟,还需要时间,而这个期间的输血工作,依然要“拜托”昆仑万维自己的投资业务。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