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新品扎堆,买量见底,三七互娱2023开“盲盒”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新品扎堆,买量见底,三七互娱2023开“盲盒”

逆版本而行的中国游戏第三极,三七互娱高管平均45+。

文|奇偶派

游戏产业2023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

年前游戏大厂版号颗粒无收,网易大肆复活停运端游接收“暴雪难民”,紧接着就曝出国内两家头部游戏厂商米哈游与三七互娱,对簿公堂闹得满城风雨。

法院认定的侵权行为主要体现在广告宣传的不正当竞争上,剑指三七互娱最重要的买量业务。

据Data.ai公布的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榜单,2022年10月三七互娱位居榜首;但时隔一月后,其排名再次回落至第三名。

来源:Data.ai

痴迷买量的三七互娱,为了坐上一哥的位置,近年来可以说是荷包“大出血”。

2022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销售费用录得61.58亿元,为同期净利润的2.7倍。2017年至2021年五年间,三七互娱销售费用累计支出约303亿元,与2020年、2021年营收之和相当。

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严重挤压了三七互娱的利润空间。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1年,三七互娱的毛利率由68.52%升至84.79%;但截至2022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的毛利率下滑至82.50%,同期下降了2.32个百分点。

根据热云数据联合SensorTower发布的《2022全球手游买量白皮书》,除去5月激活率略高于去年同期,其余11个月激活率均低于去年同期,手游产品买量总数出现负增长。

各大游戏厂商都意识到,如果难以实现用户转化,买量将不再是划算的买卖。

眼下整个行业都被“游戏版号限制”和“海外市场的收紧”两块乌云笼罩。三七互娱如今面临营销收益递减、新老游戏迭代的局面,该如何突围?

01 买量不长久但好用

2022年以来,三七互娱在海外收入排名大幅提升。data.ai数据显示,三七互娱2022年海外收入排名从10名开外一路攀升,9、10、11三个月排名一度位列榜单Top3。

目前,三七海外收入主要仰仗两款SLG产品《Puzzles &Survival》和《Puzzles &Conquest》。

根据易娱官网披露的数据,今年1-11月,《Puzzles &Survival》总流水达34亿,上线以来累计流水近60亿,《Puzzles &Conquest》最高单月流水超5500万,累计流水达14亿。

除了两大拳头产品,三七今年发行的蚂蚁题材SLG产品《Ant Legion》热度也十分客观,截至2022年11月,最高单月流水超3700万,累计流水已达3亿。

目前来看,三七在海外已经找准了自己的节奏。面对国内收入不断下降的趋势,海外市场成为三七互娱最重要的业绩增长点。

更关键的是三七互娱抓住微信小游戏风口,其对公司营收的拉动作用显而易见。根据三七互娱此前发布的公告,截至2022年4月,《叫我大掌柜》来自小程序用户贡献的流水占比30%以上。

《2022年微信小游戏白皮书》显示,微信小游戏开发者数量已达到10万+,月流水千万级游戏款数同比+50%。

《叫我大掌柜》小游戏负责人许少鹏,在第十一季微信公开课小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表示,《叫我大掌柜》的流水与用户活跃数一直都是呈正向增长趋势,小游戏的长线留存率优于APP端。

该游戏于2021年下半年上线微信小程序,截至2023年1月10号,《叫我大掌柜》依旧位列微信小游戏畅销榜第7名。

来源:微信截图

根据AppGrowing数据显示,2022年11月买量投放第一名便是《叫我大掌柜》。三七互娱在微信小游戏端实行了长期、大手笔的导流买量策略,先是输出大量“美女求救”“逆袭打脸”等通俗广告,通过戳中爽点来达成转化。

等游戏在线人数攀升后,跟葫芦娃、厨神小当家、仙剑三、斗罗大陆等各类IP做联名,甚至还请来开心麻花团队和《武林外传》原版人马,专门拍摄一系列广告短剧。

来源:《叫我大掌柜》官方海报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模拟经营市场,《叫我大掌柜》利用宋朝文化做包装,在这一年里稳定处于模拟经营品类的头部。

一名游戏市场部的员工告诉奇偶派:“游戏厂商为了在头部渠道获得用户,一般会与专门的广告商合作,对方很可能都不清楚游戏的具体内容,但是为了达到有效用户注册数会尽可能低成本去试错,买量时主要会采取两种战略”。

一是复制市面上热门素材,在广告中融合网络热点,借用话题本身的高讨论度和市场偏好给产品引流;二是盗用热门游戏的美术素材,或者直接换皮宣传,放大游戏中比较吸睛的非核心玩法,广告内容与游戏货不对板。

大部分产品会先上线东南亚试水,由于地域文化相近,审美和喜好上有更多共同点,对于中国开发者来说是更加保险的选择。

国内游戏小广告中直接套用其他游戏的CG的现象一直屡见不鲜,这种行为已经成为行业常规操作,买量素材的同质化非常严重。

在买量发行这条路快走到尽头之时,一些厂商自然会觉醒,开始补上研发的短板。

不过对三七互娱来说,成熟的商业模式已跑通。从最早病毒式营销,到现在随着产品和市场量体裁衣,买量既是三七互娱的暗疾,也是其安身立命的法宝。

02 “盲盒”游戏厂,赚钱全靠抢

“三七互娱要做一个长远的公司,就不是短期赚一些快钱,我希望三七的项目无论是游戏项目,还是未来做的动漫项目等,都要花时间沉淀下来,做成一个真正长线运营的东西,这其实跟跑马拉松很像。”

三七互娱董事长李逸飞2018年接受采访时,把创业比喻为跑马拉松。然而从财报上看,这几年公司短期快钱没少赚,项目积累确实也有所沉淀。

2022年以来,三七互娱在海外发布了6款产品,涵盖SLG、MMORPG、卡牌、模拟经营等多个品类,公司产品结构进一步趋于多元化。

虽然三七版号储备充裕,但产品多为投资中小游戏公司开发的代理游戏,竞争力不佳。这导致三七发行的游戏产品缺少品控,能否出爆款就好比抽盲盒一样难以预测。

根据七麦数据,蒸汽朋克跑酷卡牌手游《空之要塞:启航》表现尚可,上线半个月,全平台下载量400多万次,iOS收入约250万美元。

另一款模拟经营游戏《明日大亨》表现略显拉跨。上线一周,全平台下载量80多万,iOS收入约 6800美元。

低调上线的暗黑风卡牌放置手游《光明冒险》,一周便跌到谷歌应用商店游戏排行榜100名后。

从买量来看,三七对这三款产品一改往日大手笔宣发的风格,整体营销力度较弱。

根据DataEye数据,《空之要塞:启航》截至目前累计投放了7700多组素材,上线当天仅投放了1600多组素材,《明日大亨》累计投放素材不到100组,《光明冒险》截至目前投放了400多组素材。

题材小众,产品品质一般,公司对非重点产品投入资源少,这些原因共同导致三七互娱新游表现欠佳。

比起“精品化”研发,三七互娱更看重“精细化”运营。

在发布上半年财报时,三七互娱的出海营收表现就已极为突出——同比增长48.33%,在三七互娱总营收的占比接近37.5%。

今年最亮眼的产品要属和星合互娱推出的《小小蚁国》,据Sensor Tower统计,游戏上线4个月后累计流水已突破2亿美元。

来源:《小小蚁国》日版海报

不俗的成绩让国内同行意识到,“蚂蚁+SLG”是一个流量处女地,纷纷跟进产品线。

星合自己便在今年9月推出新作《蚂蚁:兴盛之地》在海外测试,君海网络则先后拿出《蚁族奇兵》《蚁族崛起:神树之战》等作品。

三七互娱参股的易娱网络,快马加鞭推出了同题材SLG产品《Ant Legion》,但后者的海外市场表现远不及《小小蚁国》。

一时之间无人问津的蚂蚁,成了SLG厂商之间激烈竞争的战场,海外卷流量争夺,国内拼产品迭代。但从目前来看,取得成功暂时只有《小小蚁国》。

蚂蚁这种小众题材的爆火,主要要归功于三七互娱的精准投放。

三七互娱会为每个游戏组建一支负责本土化团队。这些员工来自不同国家,根据本国用户的喜好、流行文化、宗教信仰,针对不同区域进行本地化的市场营销以及内容调整。

游戏在北美大放异彩,一是受美式庭院文化影响,中产之家的孩子经常接触昆虫,有许多蚂蚁题材影游作品维持热度,二是昆虫科普视频在海外兴起,人们对新奇事物保持新鲜感。

三七互娱把握住大众对于蚂蚁生态的体验需求,游戏投放素材突出“一比一还原”“蚂蚁养成”“排兵布阵”等要素,给玩家强烈的代入感,吸引点击下载。

三七互娱的逻辑很简单,一旦挖掘到某一题材的受众,在社交平台、门户网站上展开铺天盖地的投放,用撒网的方式寻找高净值用户覆盖获客成本。

由于这类游戏生命周期短,收入非常依赖单个用户的高频付费,整个游戏的逻辑都是围绕头部付费用户的体验来设计。

通过高频率版本更新,不断优化游戏内美术资源、数值设计和充值反馈,能够不断让氪金用户产生“变强”的快感,促进其不断消费,三七互娱将这一套游戏“心理学”玩得炉火纯青。

03 认真做游戏是个“伪命题”?

2021年财报显示,三七互娱研发费用为12.50亿元,研发费用率为7.7%,研发人员1900人,同比下降约19%。

从研发人员数量来看,三七互娱仅仅是完美世界的一半,研发费用率是完美的五分之一。

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三七不舍得砸钱,短平快的打法显然已不适应国内年轻人的口味。

2022上半年三七互娱国内收入50.59亿元,同比下降7.91%。国内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降至60%左右。

究其原因,上半年三七互娱在国内市场推出的新品平平无奇,国内收入增长主要依靠2021年上线的《斗罗大陆》系列、《谜题大陆》和《荣耀大天使》,以及更早的《叫我大掌柜》、《云上城之歌》等老游戏。

虽然上半年新品寥寥,但三七互娱抓住效果型达人直播、微信小游戏两大风口。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三七互娱国内营收压力。

被米哈游控告侵权的《云上城之歌》在2021年2月入驻抖音,通过游戏官号通过发布短视频、游戏直播等形式,缩短与玩家互动的链路,培育并吸引核心用户,达到长线运营的目的。

来源:《云上城之歌》海报

据2022抖音游戏投放半年榜数据,在2-7月的半年内,《云上城之歌》投放了6631场直播和49个短视频,投放量遥遥领先其他游戏。通过达人直播每个月能为三七互娱贡献约1亿流水。

目前三七互娱储备游戏近30款,其中自研游戏只占8席。这意味着未来的2-3年内,三七互娱收入主要依托老游戏以及代理游戏。要想稳定营收,三七互娱显然要谋求买量之外的新玩法。

而跳出游戏圈,三七互娱过去十年撒币近百亿,野性投资倒帮助公司赚了不少“外快”。

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总额达到3.43亿元,这一数字较2020全年增加了约40%。

此前多家参股企业成功上市也带来不菲的回报,像禅游科技、心动网络先后于香港上市;SNK则在韩国上市,成为科斯达克最大的中国游戏企业。

截至2022年底,三七互娱投资的文娱领域,包括影视(宸铭影视、优映文化、中汇影视、华策影视)、动漫(艺画开天、触影文化)、社交(奇妙能力科技、蓝莓时节)、音乐(风华秋实)、艺人经纪(好好文化、原际画)、IP孵化(金海拾艺)等细分领域。投资指向的市场规模约为2000亿到30000亿。

引人注意的是,三七互娱在近几年间也在新兴的元宇宙赛道开始布局,主要包括元宇宙所需的底层材料、技术服务、C端设备等三个部分。

涉及光舟半导体、晶湛半导体等材料研发商;在XR、VR和AR交互等领域技术有建树的宸境科技、燧光科技、WaveOptics等;C端设备方面,三七互娱则投资了影目科技和研发LED显示技术的Raxium。

三七互娱渐渐从一个游戏发行商扩展为泛文娱巨头,始终没能掏出一个引领时代的明星单品,旗下游戏水准匹配不上自身名气,未免有些可惜。

04 写在最后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是大师齐白石面对自己关门弟子许麟庐说出的警世恒言。

游戏产业每一轮周期过后,护城河浅的企业会倒下,竞争力强的则会赢者通吃。

近两年,凡是能爆红的游戏,游戏本身内容都十分“能打”,如《原神》、《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幻塔》等。

集中企业70%以上资源做一款王牌单品或许才是手游时代的“版本答案”,不过这显然不适用于三七互娱。

改革决心不大,很可能是由于三七互娱高管平均年龄45+,而新兴的游戏公司大多是85后创办起家。

也正是凭着这份老辣,三七互娱成为了中国游戏企业的第三极,至于逆版本而行的下场,市场自会做出回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三七互娱

2.9k
  • 三七互娱(002555.SZ):2024年前一季度实现净利润6.16亿元,同比下降20.45%
  • 三七互娱2024Q1归母净利润环比增长32.15%,季度股利分配率约75%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新品扎堆,买量见底,三七互娱2023开“盲盒”

逆版本而行的中国游戏第三极,三七互娱高管平均45+。

文|奇偶派

游戏产业2023的第一场雪,比以往时候来得更晚一些。

年前游戏大厂版号颗粒无收,网易大肆复活停运端游接收“暴雪难民”,紧接着就曝出国内两家头部游戏厂商米哈游与三七互娱,对簿公堂闹得满城风雨。

法院认定的侵权行为主要体现在广告宣传的不正当竞争上,剑指三七互娱最重要的买量业务。

据Data.ai公布的中国游戏厂商出海榜单,2022年10月三七互娱位居榜首;但时隔一月后,其排名再次回落至第三名。

来源:Data.ai

痴迷买量的三七互娱,为了坐上一哥的位置,近年来可以说是荷包“大出血”。

2022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销售费用录得61.58亿元,为同期净利润的2.7倍。2017年至2021年五年间,三七互娱销售费用累计支出约303亿元,与2020年、2021年营收之和相当。

居高不下的销售费用,严重挤压了三七互娱的利润空间。财报显示,2017年至2021年,三七互娱的毛利率由68.52%升至84.79%;但截至2022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的毛利率下滑至82.50%,同期下降了2.32个百分点。

根据热云数据联合SensorTower发布的《2022全球手游买量白皮书》,除去5月激活率略高于去年同期,其余11个月激活率均低于去年同期,手游产品买量总数出现负增长。

各大游戏厂商都意识到,如果难以实现用户转化,买量将不再是划算的买卖。

眼下整个行业都被“游戏版号限制”和“海外市场的收紧”两块乌云笼罩。三七互娱如今面临营销收益递减、新老游戏迭代的局面,该如何突围?

01 买量不长久但好用

2022年以来,三七互娱在海外收入排名大幅提升。data.ai数据显示,三七互娱2022年海外收入排名从10名开外一路攀升,9、10、11三个月排名一度位列榜单Top3。

目前,三七海外收入主要仰仗两款SLG产品《Puzzles &Survival》和《Puzzles &Conquest》。

根据易娱官网披露的数据,今年1-11月,《Puzzles &Survival》总流水达34亿,上线以来累计流水近60亿,《Puzzles &Conquest》最高单月流水超5500万,累计流水达14亿。

除了两大拳头产品,三七今年发行的蚂蚁题材SLG产品《Ant Legion》热度也十分客观,截至2022年11月,最高单月流水超3700万,累计流水已达3亿。

目前来看,三七在海外已经找准了自己的节奏。面对国内收入不断下降的趋势,海外市场成为三七互娱最重要的业绩增长点。

更关键的是三七互娱抓住微信小游戏风口,其对公司营收的拉动作用显而易见。根据三七互娱此前发布的公告,截至2022年4月,《叫我大掌柜》来自小程序用户贡献的流水占比30%以上。

《2022年微信小游戏白皮书》显示,微信小游戏开发者数量已达到10万+,月流水千万级游戏款数同比+50%。

《叫我大掌柜》小游戏负责人许少鹏,在第十一季微信公开课小游戏开发者大会上表示,《叫我大掌柜》的流水与用户活跃数一直都是呈正向增长趋势,小游戏的长线留存率优于APP端。

该游戏于2021年下半年上线微信小程序,截至2023年1月10号,《叫我大掌柜》依旧位列微信小游戏畅销榜第7名。

来源:微信截图

根据AppGrowing数据显示,2022年11月买量投放第一名便是《叫我大掌柜》。三七互娱在微信小游戏端实行了长期、大手笔的导流买量策略,先是输出大量“美女求救”“逆袭打脸”等通俗广告,通过戳中爽点来达成转化。

等游戏在线人数攀升后,跟葫芦娃、厨神小当家、仙剑三、斗罗大陆等各类IP做联名,甚至还请来开心麻花团队和《武林外传》原版人马,专门拍摄一系列广告短剧。

来源:《叫我大掌柜》官方海报

在竞争如此激烈的模拟经营市场,《叫我大掌柜》利用宋朝文化做包装,在这一年里稳定处于模拟经营品类的头部。

一名游戏市场部的员工告诉奇偶派:“游戏厂商为了在头部渠道获得用户,一般会与专门的广告商合作,对方很可能都不清楚游戏的具体内容,但是为了达到有效用户注册数会尽可能低成本去试错,买量时主要会采取两种战略”。

一是复制市面上热门素材,在广告中融合网络热点,借用话题本身的高讨论度和市场偏好给产品引流;二是盗用热门游戏的美术素材,或者直接换皮宣传,放大游戏中比较吸睛的非核心玩法,广告内容与游戏货不对板。

大部分产品会先上线东南亚试水,由于地域文化相近,审美和喜好上有更多共同点,对于中国开发者来说是更加保险的选择。

国内游戏小广告中直接套用其他游戏的CG的现象一直屡见不鲜,这种行为已经成为行业常规操作,买量素材的同质化非常严重。

在买量发行这条路快走到尽头之时,一些厂商自然会觉醒,开始补上研发的短板。

不过对三七互娱来说,成熟的商业模式已跑通。从最早病毒式营销,到现在随着产品和市场量体裁衣,买量既是三七互娱的暗疾,也是其安身立命的法宝。

02 “盲盒”游戏厂,赚钱全靠抢

“三七互娱要做一个长远的公司,就不是短期赚一些快钱,我希望三七的项目无论是游戏项目,还是未来做的动漫项目等,都要花时间沉淀下来,做成一个真正长线运营的东西,这其实跟跑马拉松很像。”

三七互娱董事长李逸飞2018年接受采访时,把创业比喻为跑马拉松。然而从财报上看,这几年公司短期快钱没少赚,项目积累确实也有所沉淀。

2022年以来,三七互娱在海外发布了6款产品,涵盖SLG、MMORPG、卡牌、模拟经营等多个品类,公司产品结构进一步趋于多元化。

虽然三七版号储备充裕,但产品多为投资中小游戏公司开发的代理游戏,竞争力不佳。这导致三七发行的游戏产品缺少品控,能否出爆款就好比抽盲盒一样难以预测。

根据七麦数据,蒸汽朋克跑酷卡牌手游《空之要塞:启航》表现尚可,上线半个月,全平台下载量400多万次,iOS收入约250万美元。

另一款模拟经营游戏《明日大亨》表现略显拉跨。上线一周,全平台下载量80多万,iOS收入约 6800美元。

低调上线的暗黑风卡牌放置手游《光明冒险》,一周便跌到谷歌应用商店游戏排行榜100名后。

从买量来看,三七对这三款产品一改往日大手笔宣发的风格,整体营销力度较弱。

根据DataEye数据,《空之要塞:启航》截至目前累计投放了7700多组素材,上线当天仅投放了1600多组素材,《明日大亨》累计投放素材不到100组,《光明冒险》截至目前投放了400多组素材。

题材小众,产品品质一般,公司对非重点产品投入资源少,这些原因共同导致三七互娱新游表现欠佳。

比起“精品化”研发,三七互娱更看重“精细化”运营。

在发布上半年财报时,三七互娱的出海营收表现就已极为突出——同比增长48.33%,在三七互娱总营收的占比接近37.5%。

今年最亮眼的产品要属和星合互娱推出的《小小蚁国》,据Sensor Tower统计,游戏上线4个月后累计流水已突破2亿美元。

来源:《小小蚁国》日版海报

不俗的成绩让国内同行意识到,“蚂蚁+SLG”是一个流量处女地,纷纷跟进产品线。

星合自己便在今年9月推出新作《蚂蚁:兴盛之地》在海外测试,君海网络则先后拿出《蚁族奇兵》《蚁族崛起:神树之战》等作品。

三七互娱参股的易娱网络,快马加鞭推出了同题材SLG产品《Ant Legion》,但后者的海外市场表现远不及《小小蚁国》。

一时之间无人问津的蚂蚁,成了SLG厂商之间激烈竞争的战场,海外卷流量争夺,国内拼产品迭代。但从目前来看,取得成功暂时只有《小小蚁国》。

蚂蚁这种小众题材的爆火,主要要归功于三七互娱的精准投放。

三七互娱会为每个游戏组建一支负责本土化团队。这些员工来自不同国家,根据本国用户的喜好、流行文化、宗教信仰,针对不同区域进行本地化的市场营销以及内容调整。

游戏在北美大放异彩,一是受美式庭院文化影响,中产之家的孩子经常接触昆虫,有许多蚂蚁题材影游作品维持热度,二是昆虫科普视频在海外兴起,人们对新奇事物保持新鲜感。

三七互娱把握住大众对于蚂蚁生态的体验需求,游戏投放素材突出“一比一还原”“蚂蚁养成”“排兵布阵”等要素,给玩家强烈的代入感,吸引点击下载。

三七互娱的逻辑很简单,一旦挖掘到某一题材的受众,在社交平台、门户网站上展开铺天盖地的投放,用撒网的方式寻找高净值用户覆盖获客成本。

由于这类游戏生命周期短,收入非常依赖单个用户的高频付费,整个游戏的逻辑都是围绕头部付费用户的体验来设计。

通过高频率版本更新,不断优化游戏内美术资源、数值设计和充值反馈,能够不断让氪金用户产生“变强”的快感,促进其不断消费,三七互娱将这一套游戏“心理学”玩得炉火纯青。

03 认真做游戏是个“伪命题”?

2021年财报显示,三七互娱研发费用为12.50亿元,研发费用率为7.7%,研发人员1900人,同比下降约19%。

从研发人员数量来看,三七互娱仅仅是完美世界的一半,研发费用率是完美的五分之一。

既想马儿跑,又想马儿不吃草,三七不舍得砸钱,短平快的打法显然已不适应国内年轻人的口味。

2022上半年三七互娱国内收入50.59亿元,同比下降7.91%。国内收入占总营收的比重降至60%左右。

究其原因,上半年三七互娱在国内市场推出的新品平平无奇,国内收入增长主要依靠2021年上线的《斗罗大陆》系列、《谜题大陆》和《荣耀大天使》,以及更早的《叫我大掌柜》、《云上城之歌》等老游戏。

虽然上半年新品寥寥,但三七互娱抓住效果型达人直播、微信小游戏两大风口。在一定程度上缓解了三七互娱国内营收压力。

被米哈游控告侵权的《云上城之歌》在2021年2月入驻抖音,通过游戏官号通过发布短视频、游戏直播等形式,缩短与玩家互动的链路,培育并吸引核心用户,达到长线运营的目的。

来源:《云上城之歌》海报

据2022抖音游戏投放半年榜数据,在2-7月的半年内,《云上城之歌》投放了6631场直播和49个短视频,投放量遥遥领先其他游戏。通过达人直播每个月能为三七互娱贡献约1亿流水。

目前三七互娱储备游戏近30款,其中自研游戏只占8席。这意味着未来的2-3年内,三七互娱收入主要依托老游戏以及代理游戏。要想稳定营收,三七互娱显然要谋求买量之外的新玩法。

而跳出游戏圈,三七互娱过去十年撒币近百亿,野性投资倒帮助公司赚了不少“外快”。

财报显示,2021年前三季度,三七互娱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总额达到3.43亿元,这一数字较2020全年增加了约40%。

此前多家参股企业成功上市也带来不菲的回报,像禅游科技、心动网络先后于香港上市;SNK则在韩国上市,成为科斯达克最大的中国游戏企业。

截至2022年底,三七互娱投资的文娱领域,包括影视(宸铭影视、优映文化、中汇影视、华策影视)、动漫(艺画开天、触影文化)、社交(奇妙能力科技、蓝莓时节)、音乐(风华秋实)、艺人经纪(好好文化、原际画)、IP孵化(金海拾艺)等细分领域。投资指向的市场规模约为2000亿到30000亿。

引人注意的是,三七互娱在近几年间也在新兴的元宇宙赛道开始布局,主要包括元宇宙所需的底层材料、技术服务、C端设备等三个部分。

涉及光舟半导体、晶湛半导体等材料研发商;在XR、VR和AR交互等领域技术有建树的宸境科技、燧光科技、WaveOptics等;C端设备方面,三七互娱则投资了影目科技和研发LED显示技术的Raxium。

三七互娱渐渐从一个游戏发行商扩展为泛文娱巨头,始终没能掏出一个引领时代的明星单品,旗下游戏水准匹配不上自身名气,未免有些可惜。

04 写在最后

“学我者生,似我者死。”这是大师齐白石面对自己关门弟子许麟庐说出的警世恒言。

游戏产业每一轮周期过后,护城河浅的企业会倒下,竞争力强的则会赢者通吃。

近两年,凡是能爆红的游戏,游戏本身内容都十分“能打”,如《原神》、《哈利波特:魔法觉醒》、《幻塔》等。

集中企业70%以上资源做一款王牌单品或许才是手游时代的“版本答案”,不过这显然不适用于三七互娱。

改革决心不大,很可能是由于三七互娱高管平均年龄45+,而新兴的游戏公司大多是85后创办起家。

也正是凭着这份老辣,三七互娱成为了中国游戏企业的第三极,至于逆版本而行的下场,市场自会做出回应。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