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1首歌拍出1.5万元,音乐人如何提前版权变现?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1首歌拍出1.5万元,音乐人如何提前版权变现?

普通人真的能从音乐版权中赚到钱吗?

图片来源:pexels-Elviss Railijs Bitāns

文|音乐先声 万翛         

编辑|范志辉

去年底,网易云音乐低调上线了一个名为“音乐收藏家”的新功能。 

据网易云音乐官方介绍,音乐收藏家是一个歌曲收益交易平台,用户可以通过竞拍的方式,获得目标歌曲在网易云音乐的特定期限内的部分或全部版税收益。版权所有者在发起竞拍时可以设定所拍卖的版权期限、范围和比例,以及最低竞拍价格;在缴纳保证金后,用户可查看该歌曲收益数据和该音乐人收益前三名的歌曲近一年的收益数据作为竞价的参考。 

如今过去两个多月,“音乐收藏家”已经产生了不少拍卖。从交易排行来看,目前成交价格在100元到1.5万元间不等,成交价超过5千的有12首,其中过1万元的有5首,类型涵盖嘻哈、流行、民谣、纯音乐等。

那么,这个旨在帮助音乐人版权变现的新功能有什么特别之处,又将在音乐市场溅起多大的水花? 

一首歌拍出1.5万元,有什么稀奇的?

“这真的太离谱了,明明是很随意的一个举动,我怎么可能相信,我的歌居然真的被拍到了一万五的高价。” 

12月31日,来自云南个旧的00后音乐人马彦昭在小红书上发了一条相关笔记,记录自己使用“音乐收藏家”并成为目前成交价最高歌曲的过程。马彦昭自己作词作曲、AI小夜演唱的歌曲《洒脱(女生版)》,以出让3年期内歌曲特定版税收益的70%为标的,提前获得了1.5万元的收益。

在竞拍自己音乐的两天后,马彦昭在午睡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歌成为平台上成交价格最高。这让马彦昭睡意全无,裤子都没穿就跳到客厅,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在沙发上的父亲也立刻清醒,连忙转发给几个家庭群。当晚,马彦昭就给爸爸买了一个iPhone 12 Pro Max,也让爸爸高兴了好几天。 

在马彦昭的这条笔记获得1.2万点赞,接近500条评论。还有不少人因此到网易云音乐平台收听这首歌,评论中不少人提到“这就是1w5的歌嘛”、“专门来听这首卖了一万五的歌”。

如果是一首歌卖到1.5万,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毕竟歌曲制作从几千到上万都是合理价格。但通常这样一笔钱都是买断制,意味着创作者在获得这样一笔预付之后,便不再拥有后续版税收入。 

而“音乐收藏家”这样的收益交易平台,则让音乐人在通过歌曲获得一笔收入的同时,还能选择保有歌曲的版权,以及对歌曲的话语权。不会有音乐公司来向音乐人要求创作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时候发布,付钱的只是被动投资者,音乐人则掌握着创作主动权。在相对短的时间内,音乐人就能获得收益,可以用于歌曲的宣推或是新歌曲的创作。 

除了保留歌曲版权和主动权之外,歌曲收益交易平台还意味着让歌曲面向更大的、不同规模的买家,通过竞拍模式让买家间形成竞争,从而让音乐人得到最佳的市场报价。 

对于独立音乐人而言,这也不仅仅是一笔金钱,更是来自于陌生人的肯定。马彦昭也在留言中提到,“被肯定的感觉,比一万五还重要”。 

网易云能帮音乐人提前变现吗?

让普通人通过歌曲收益交易平台参与音乐版权投资,这在国外已经有成功先例。 

比如Royalty Exchange,该平台支持音乐人或版权拥有者通过发起竞拍、出价转让歌曲或曲库的部分或全部版税。在购买前,平台会向投资者提供歌曲在过去一年的收益情况等信息,帮助投资者做决定。

交易达成时,平台收取交易额1%(至少500美元)的一次性手续费,所以平台也会尽力促成更多数量且大额的交易。据其官网信息,平台上交易额现超过1.29亿美元,交易完成数量超过1600起,2020年上半年的年化资产平均投资回报率超过10%。目前,Royalty Exchange最新一轮风投轮获得340万美元的融资,融资总额达到1370万美元。 

对比Royalty Exchange等同类型的在线版税交易平台,目前网易云音乐“音乐收藏家”落地的功能相对简化。 

一是将版权收益限制在了网易云音乐产品内。

拍卖权益只包括上架歌曲在网易云音乐产品内基于播放、售卖产生的版税收益,而不包括其在Beat交易平台产生的收益,以及网易公司转授权或其他商业化运营活动产生的收益。 

也就是说,平台所指的版权收益基本等同于歌曲在网易云音乐平台内的播放量收益和下载购买收益。这样可以大大简化版权收益的分配结算,也避免了其他场景下版权收入拆分等问题,降低了管理和解释成本,降低了规则参与的繁琐程度,但与此同时,也意味着版权收益的想象空间大大减小。 

据B站Up主“王大文——音乐制作人”在2023年1月发布的视频中介绍,达到10万播放量的可提现税前收益在网易云音乐为35.97元。也就是说,每千次播放的收益约为0.3597元。

那么,仅从播放收入计算,要想在一年内回本的话,一首成交价为100元的歌播放量得超过27.8万次,一首成交价为1000元的歌播放量得超过278万次;成交价为1万的歌曲,则意味着播放量要超过2780万次。 

要知道,现在颇受好评的鲸鱼马戏团从2016年入驻网易云音乐到2020年,发布了189首歌曲,才积累了3000万次播放量。如果没有商业化的运作,单首歌达到百万乃至千万的播放量难度并不小。 

二是没有二级市场,使得歌曲收益无法像NFT那样具有超高的炒作空间。

2022年上半年,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之疯狂令人印象深刻,部分平台的藏品几乎达到了即发即售罄的现象。之所以能够形成这样的市场热度,除了数字藏品在概念上的新潮、几十到几百的价格范围,使得参与门槛低之外,正是二级市场为数字藏品带来巨大的炒作空间,从几十块卖出几万块的造福神话,让中学生和中年人都为之疯狂。 

三是版税数据的公开程度。 虽然Royalty Exchange和网易云音乐都会为投资者提供之前的详细版税数据供投资者报价作为参考,但Royalty Exchange对这些数据是向所有人公开的,而音乐收藏家则需要在缴纳保证金之后才能看到上架歌曲收益的月度收益。 

四是缺乏更高知名度的艺人参与,歌曲份量有限。

Royalty Exchange并非只面向腰尾部音乐人,给投资者沙里淘金的机会,也通过名为“Private Syndicate”的功能,也为投资者提供顶级曲库的投资机会,并且该功能下的曲库不是价高者得,而是让多位投资人都能以自己合适的资金参与到其中。 

比如,格莱美得主Cage The Elephant乐队四张专辑的版税,估值规模超过345万美元,又或者是“饶舌之神”阿姆(Eminem)从1999年到2013年所有专辑的版税。而目前,网易云音乐收藏家或许还在试水阶段,尚未有知名音乐人的参与。 

对于投资者而言,音乐版权虽然有较大的想象空间,但也要理性参与。 

平时谨慎消费的网友“袄利袄鸡蛋仔”自称“头脑一热”,带着赌徒心态相信新出的玩法,平台一定会给红利,于是花2000元买下一首歌曲一年内版权收益的70%后,才惊觉歌曲单月预估收益才17.79,直呼“新年就把裤衩都赔惨了”。 

而且,他担心买下歌曲之后,可能还得自己推广,但推广费和本金可能就都收不回来了。现在“袄利袄鸡蛋仔”听日推歌曲都开始有些烦躁了。 

音乐版权投资还有什么空间?

音乐版权投资,可以说是这几年的香饽饽。 

据MBW统计,2021年的60多笔全球音乐行业大型交易中,至少有50亿美元是用于曲库和音乐版权收购,下场的资本不乏KKR、Black Rock这样的投资巨头。2022年,虽然热潮有所减退,但David Bowie、Sting、Neil Diamond的曲库也都卖出了九位数,成为资本们抵抗风险的另类资产。 

图源:Penny Fraction,注:2022年数据只统计到6月

随着Web3浪潮的来临,现在,Royalty Exchange还推出了NFT服务,音乐人可以将自己的音乐铸成NFT,面向区块链玩家。而以Royal为代表的音乐NFT平台做的事情也非常相似。 

由于NFT可以碎片的形式存在,也就是多人共享同一NFT的部分所有权,可以进一步降低版权的投资门槛,还能提高市场流动性。但由于NFT市场尚不成熟,目前的表现波动非常大,现在入场可能更像是一种投机的行为。 

总体而言,音乐NFT由于其透明性,被很多人看作是未来的音乐版权交易解决方案。一批音乐NFT平台都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比如Royal在一年中获得包括a16z领投的7100万美元投资,TuneGo最新一轮融资获得770万美元,Opulous也获得一轮150万美元的融资。

在国内,周杰伦的曲库则是三年独家授权卖出5.7亿的天价。像这样知名度高、流传度广的曲库经过时间的考验,具有长尾效应,可以说一笔稳健的资产。让普通人能够参与音乐版权的投资,理论上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想象空间的事情,更不用说风险投资、版税基金的玩法。 

或许是为了促进平台的良性发展,网易云音乐收藏家目前的功能相对简单,除了押中爆款,炒作升值空间不大。相信在更多优质的中腰部音乐人加入之后,会有更多可圈可点的案例。 

目前来看,这个新功能对于音乐人而言似乎是百利无害,可以自行设定符合心理预期的价格,出让几年的版税分成就快速换到一笔收入,还能保留版权。并且如果拍出了高价,或也能成为歌曲的卖点之一,像马彦昭一样在不同社交平台进行宣传,进一步增加歌曲和音乐人的曝光度。 

对于跃跃欲试的普通乐迷而言,则要谨慎考虑合理的投资价格范围以及自己能承担的风险。没有二级市场,意味着投资者应当具有沙里淘金的鉴别力和对音乐行业的一定知识,才能从良莠不齐的歌曲中找到可能值钱的好歌。 

就如同巴菲特所说,“风险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普通人真的能从音乐版权中赚到钱吗?不如先问问自己,我到底有多了解音乐版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网易云音乐

2.6k
  • 网易云音乐三季度净营收同比降16.3%
  • 网易云音乐在海南成立新公司,注册资本500万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1首歌拍出1.5万元,音乐人如何提前版权变现?

普通人真的能从音乐版权中赚到钱吗?

图片来源:pexels-Elviss Railijs Bitāns

文|音乐先声 万翛         

编辑|范志辉

去年底,网易云音乐低调上线了一个名为“音乐收藏家”的新功能。 

据网易云音乐官方介绍,音乐收藏家是一个歌曲收益交易平台,用户可以通过竞拍的方式,获得目标歌曲在网易云音乐的特定期限内的部分或全部版税收益。版权所有者在发起竞拍时可以设定所拍卖的版权期限、范围和比例,以及最低竞拍价格;在缴纳保证金后,用户可查看该歌曲收益数据和该音乐人收益前三名的歌曲近一年的收益数据作为竞价的参考。 

如今过去两个多月,“音乐收藏家”已经产生了不少拍卖。从交易排行来看,目前成交价格在100元到1.5万元间不等,成交价超过5千的有12首,其中过1万元的有5首,类型涵盖嘻哈、流行、民谣、纯音乐等。

那么,这个旨在帮助音乐人版权变现的新功能有什么特别之处,又将在音乐市场溅起多大的水花? 

一首歌拍出1.5万元,有什么稀奇的?

“这真的太离谱了,明明是很随意的一个举动,我怎么可能相信,我的歌居然真的被拍到了一万五的高价。” 

12月31日,来自云南个旧的00后音乐人马彦昭在小红书上发了一条相关笔记,记录自己使用“音乐收藏家”并成为目前成交价最高歌曲的过程。马彦昭自己作词作曲、AI小夜演唱的歌曲《洒脱(女生版)》,以出让3年期内歌曲特定版税收益的70%为标的,提前获得了1.5万元的收益。

在竞拍自己音乐的两天后,马彦昭在午睡前惊喜地发现自己的歌成为平台上成交价格最高。这让马彦昭睡意全无,裤子都没穿就跳到客厅,告诉父母这个好消息。在沙发上的父亲也立刻清醒,连忙转发给几个家庭群。当晚,马彦昭就给爸爸买了一个iPhone 12 Pro Max,也让爸爸高兴了好几天。 

在马彦昭的这条笔记获得1.2万点赞,接近500条评论。还有不少人因此到网易云音乐平台收听这首歌,评论中不少人提到“这就是1w5的歌嘛”、“专门来听这首卖了一万五的歌”。

如果是一首歌卖到1.5万,似乎并没有什么稀奇的,毕竟歌曲制作从几千到上万都是合理价格。但通常这样一笔钱都是买断制,意味着创作者在获得这样一笔预付之后,便不再拥有后续版税收入。 

而“音乐收藏家”这样的收益交易平台,则让音乐人在通过歌曲获得一笔收入的同时,还能选择保有歌曲的版权,以及对歌曲的话语权。不会有音乐公司来向音乐人要求创作什么样的音乐、什么时候发布,付钱的只是被动投资者,音乐人则掌握着创作主动权。在相对短的时间内,音乐人就能获得收益,可以用于歌曲的宣推或是新歌曲的创作。 

除了保留歌曲版权和主动权之外,歌曲收益交易平台还意味着让歌曲面向更大的、不同规模的买家,通过竞拍模式让买家间形成竞争,从而让音乐人得到最佳的市场报价。 

对于独立音乐人而言,这也不仅仅是一笔金钱,更是来自于陌生人的肯定。马彦昭也在留言中提到,“被肯定的感觉,比一万五还重要”。 

网易云能帮音乐人提前变现吗?

让普通人通过歌曲收益交易平台参与音乐版权投资,这在国外已经有成功先例。 

比如Royalty Exchange,该平台支持音乐人或版权拥有者通过发起竞拍、出价转让歌曲或曲库的部分或全部版税。在购买前,平台会向投资者提供歌曲在过去一年的收益情况等信息,帮助投资者做决定。

交易达成时,平台收取交易额1%(至少500美元)的一次性手续费,所以平台也会尽力促成更多数量且大额的交易。据其官网信息,平台上交易额现超过1.29亿美元,交易完成数量超过1600起,2020年上半年的年化资产平均投资回报率超过10%。目前,Royalty Exchange最新一轮风投轮获得340万美元的融资,融资总额达到1370万美元。 

对比Royalty Exchange等同类型的在线版税交易平台,目前网易云音乐“音乐收藏家”落地的功能相对简化。 

一是将版权收益限制在了网易云音乐产品内。

拍卖权益只包括上架歌曲在网易云音乐产品内基于播放、售卖产生的版税收益,而不包括其在Beat交易平台产生的收益,以及网易公司转授权或其他商业化运营活动产生的收益。 

也就是说,平台所指的版权收益基本等同于歌曲在网易云音乐平台内的播放量收益和下载购买收益。这样可以大大简化版权收益的分配结算,也避免了其他场景下版权收入拆分等问题,降低了管理和解释成本,降低了规则参与的繁琐程度,但与此同时,也意味着版权收益的想象空间大大减小。 

据B站Up主“王大文——音乐制作人”在2023年1月发布的视频中介绍,达到10万播放量的可提现税前收益在网易云音乐为35.97元。也就是说,每千次播放的收益约为0.3597元。

那么,仅从播放收入计算,要想在一年内回本的话,一首成交价为100元的歌播放量得超过27.8万次,一首成交价为1000元的歌播放量得超过278万次;成交价为1万的歌曲,则意味着播放量要超过2780万次。 

要知道,现在颇受好评的鲸鱼马戏团从2016年入驻网易云音乐到2020年,发布了189首歌曲,才积累了3000万次播放量。如果没有商业化的运作,单首歌达到百万乃至千万的播放量难度并不小。 

二是没有二级市场,使得歌曲收益无法像NFT那样具有超高的炒作空间。

2022年上半年,国内的数字藏品市场之疯狂令人印象深刻,部分平台的藏品几乎达到了即发即售罄的现象。之所以能够形成这样的市场热度,除了数字藏品在概念上的新潮、几十到几百的价格范围,使得参与门槛低之外,正是二级市场为数字藏品带来巨大的炒作空间,从几十块卖出几万块的造福神话,让中学生和中年人都为之疯狂。 

三是版税数据的公开程度。 虽然Royalty Exchange和网易云音乐都会为投资者提供之前的详细版税数据供投资者报价作为参考,但Royalty Exchange对这些数据是向所有人公开的,而音乐收藏家则需要在缴纳保证金之后才能看到上架歌曲收益的月度收益。 

四是缺乏更高知名度的艺人参与,歌曲份量有限。

Royalty Exchange并非只面向腰尾部音乐人,给投资者沙里淘金的机会,也通过名为“Private Syndicate”的功能,也为投资者提供顶级曲库的投资机会,并且该功能下的曲库不是价高者得,而是让多位投资人都能以自己合适的资金参与到其中。 

比如,格莱美得主Cage The Elephant乐队四张专辑的版税,估值规模超过345万美元,又或者是“饶舌之神”阿姆(Eminem)从1999年到2013年所有专辑的版税。而目前,网易云音乐收藏家或许还在试水阶段,尚未有知名音乐人的参与。 

对于投资者而言,音乐版权虽然有较大的想象空间,但也要理性参与。 

平时谨慎消费的网友“袄利袄鸡蛋仔”自称“头脑一热”,带着赌徒心态相信新出的玩法,平台一定会给红利,于是花2000元买下一首歌曲一年内版权收益的70%后,才惊觉歌曲单月预估收益才17.79,直呼“新年就把裤衩都赔惨了”。 

而且,他担心买下歌曲之后,可能还得自己推广,但推广费和本金可能就都收不回来了。现在“袄利袄鸡蛋仔”听日推歌曲都开始有些烦躁了。 

音乐版权投资还有什么空间?

音乐版权投资,可以说是这几年的香饽饽。 

据MBW统计,2021年的60多笔全球音乐行业大型交易中,至少有50亿美元是用于曲库和音乐版权收购,下场的资本不乏KKR、Black Rock这样的投资巨头。2022年,虽然热潮有所减退,但David Bowie、Sting、Neil Diamond的曲库也都卖出了九位数,成为资本们抵抗风险的另类资产。 

图源:Penny Fraction,注:2022年数据只统计到6月

随着Web3浪潮的来临,现在,Royalty Exchange还推出了NFT服务,音乐人可以将自己的音乐铸成NFT,面向区块链玩家。而以Royal为代表的音乐NFT平台做的事情也非常相似。 

由于NFT可以碎片的形式存在,也就是多人共享同一NFT的部分所有权,可以进一步降低版权的投资门槛,还能提高市场流动性。但由于NFT市场尚不成熟,目前的表现波动非常大,现在入场可能更像是一种投机的行为。 

总体而言,音乐NFT由于其透明性,被很多人看作是未来的音乐版权交易解决方案。一批音乐NFT平台都得到了资本市场的认可,比如Royal在一年中获得包括a16z领投的7100万美元投资,TuneGo最新一轮融资获得770万美元,Opulous也获得一轮150万美元的融资。

在国内,周杰伦的曲库则是三年独家授权卖出5.7亿的天价。像这样知名度高、流传度广的曲库经过时间的考验,具有长尾效应,可以说一笔稳健的资产。让普通人能够参与音乐版权的投资,理论上来说是一个非常具有想象空间的事情,更不用说风险投资、版税基金的玩法。 

或许是为了促进平台的良性发展,网易云音乐收藏家目前的功能相对简单,除了押中爆款,炒作升值空间不大。相信在更多优质的中腰部音乐人加入之后,会有更多可圈可点的案例。 

目前来看,这个新功能对于音乐人而言似乎是百利无害,可以自行设定符合心理预期的价格,出让几年的版税分成就快速换到一笔收入,还能保留版权。并且如果拍出了高价,或也能成为歌曲的卖点之一,像马彦昭一样在不同社交平台进行宣传,进一步增加歌曲和音乐人的曝光度。 

对于跃跃欲试的普通乐迷而言,则要谨慎考虑合理的投资价格范围以及自己能承担的风险。没有二级市场,意味着投资者应当具有沙里淘金的鉴别力和对音乐行业的一定知识,才能从良莠不齐的歌曲中找到可能值钱的好歌。 

就如同巴菲特所说,“风险来自于你不知道自己在做什么”,普通人真的能从音乐版权中赚到钱吗?不如先问问自己,我到底有多了解音乐版权。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