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进军外卖、线上开超市,抖音的野心没有边界吗?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进军外卖、线上开超市,抖音的野心没有边界吗?

对于多元化扩张并不陌生的抖音而言,如今再进入到巨头盘踞的外卖、超市等新赛道,结果会不一样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短视频巨头抖音,或又有新业务上线。

2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抖音将于3月1日上线全国外卖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进行内测。对此抖音内部人士向财联社回应称,没有“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计划,目前“团购配送”项目仍在北京、上海、成都试点当中,近期已开放该三城的商家自助入驻。

在业内看来,抖音的多元化布局并不令人意外。从其自身角度来看,手握流量的抖音不甘心做流量嫁衣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因此与其为他人做导流,不如自己亲自下场掘金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回顾抖音近些年的布局,除了依然稳坐短视频江湖头把交椅,至今尚未在之外的另一个领域掀起风浪。之前大举投入的教育、游戏和电商等业务,经过数年的培育发展,现阶段距离头部企业仍有较大差距。

对于多元化扩张并不陌生的抖音而言,如今再进入到巨头盘踞的外卖、超市等新赛道,结果会不一样吗?

多次尝试入局外卖业务

第三方数据显示,当前的短视频江湖中,尽管后来者视频号发展凶猛,但抖音依然在这一领域称王。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22年6月,微信视频号月活超过8亿、抖音6.8亿、快手3.9亿;且视频号中抖音、快手用户的活跃渗透率分别为59.2%和30.8%,也就是说视频号用户中同时使用抖音的用户已经过半。

但在日活数据上,抖音保持了领先地位。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22年视频号的日活大于4亿,抖音、快手日活分别是4.21亿、3.47亿。如果将抖音火山版包括在内,抖音的日活已超过7亿。

作为短视频领域的超级App,抖音的高用户质量加上优秀的推荐算法及商业化能力,让其对进入多个上游领域表现出极大兴趣。

就外卖业务而言,天眼查显示,早在2021年7月份,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了多个“抖音心动外卖”商标,在一年后状态变为已注册。

之后,抖音大力吸引本地生活领域商家入驻,鼓励商家通过发布短视频、直播卖团购优惠券等方式引流。但在当时,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尚缺配送一环。

2022年上半年,疫情背景下部分城市暂停了堂食,大量餐饮商家在抖音尝试“直播+自配送”,这一过程中抖音平台的配送短板逐渐凸显。

于是去年8月,抖音宣布和饿了么合作,双方表示将通过优质的内容、丰富的商品和高效的物流配送,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场景升级。

12月份,抖音官方宣布,抖音生活服务联合优质生态伙伴,面向商家推出“团购配送”等方式,助力商家为用户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这些合作伙伴包括顺丰同城、闪送、达达快送等。

这里抖音虽未用“外卖”一词,但其服务实质和外卖业务类似。据悉,用户在短视频或直播间中被“种草”后,便可立即通过短视频或直播间的货架来购买商品,实现“全城平均1小时达”。

而除“团购配送”外,平台也提供“饿了么抖音小程序”“品牌小程序”等外卖经营方式。

今年1月份,抖音“团购配送”宣布进一步拓宽商家开放范围,面向餐饮商家(非果蔬生鲜),在北京、上海、成都三个城市开放自助入驻。

最近两日,有关抖音将在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消息,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抖音内部人士回应称,“团购配送”项目目前仍在北京、上海、成都试点当中,后续将视试点情况,考虑逐步拓展试点城市,目前无具体时间表。

尽管目前来看,抖音距离全面进入外卖业务已经不远,但站在它面前的对手们并不弱。

资料显示,外卖市场处于“双雄鼎立”的格局。根据去年8月美团发布的《2022年美团及其产业链研究报告》,美团市场份额逼近70%,营收是饿了么3倍。

另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2021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1万亿元。面对这块大蛋糕,除了美团、饿了么和抖音,京东和快手也跃跃欲试。

2022年年初,快手曾和顺丰同城合作,由后者提供即时配送服务;同年6月,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京东正在研究进军外卖领域的可能性。

除了市场竞争激烈,抖音外卖的挑战还在于,其目前试点的团购配送客单价远高于美团,而外卖行业的用户对价格比较敏感。

未来,抖音或将建立起自己的配送团队来降低配送成本,进而在价格上具有优势支配能力,这样才能赢得用户。

抖音超市引发关注

抖音近期另一项引人注目的举动,便是在App内部上线了“抖音超市”。用户在App内搜索栏或购物入口内搜索“抖音超市”,即可进入到抖音超市频道购物。

进入之后,抖音超市的布局与天猫超市、京东超市的布局大同小异,不过没有后两者品类和功能齐全。

具体来看,目前上线的商品主要有纸品洗衣、家庭清洁、乳品饮料、粮油速食等方面,基本覆盖传统超市的主要经营品类。电器方面以戴森吹风机、苹果手机系列商品为主,消费频次更高的生鲜还暂未上线。

有媒体通过比较发现,在消费者最为关心的价格方面,抖音超市与天猫超市、京东超市相比,并没有更多优势。

配送方面,在深圳市区,抖音超市提供次日达、小时达服务。其中,小时达承诺最快1小时送达,商品品类包括鲜花、蔬菜、水果、肉禽蛋、药品等。

据了解,这是由于去年10月抖音率先在广州、深圳、惠州和东莞四个城市试点超市业务,并与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合作,由其提供仓库和送货上门服务。

将收货地址改为北京某小区,便没有了小时达服务,下单后显示次日发货,支持7日无理由退货,但并没有明确的送达时间。这也说明与京东和天猫超市已实现的“次日达”相比,抖音超市的物流时效性也没有优势。

截至目前,抖音超市提供的SKU数量相对较少,细分品类商品选择性较少,除了一些快消品销量较高,像酒水、粮油和电器等销量偏低。

雷达财经注意到,和其他业务不一样,这次抖音超市开业颇为低调,入口也不明显,显示仍在“投石问路”。

实际上,从去年起抖音便布局和谋划线上超市业务。2022年6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抖音当时已启动类似京东超市的自营业务“抖音送货上门”,把京东作为参照物,只是当时还没有形成“抖音超市”的概念。

10月份,抖音超市率先在广州、深圳、惠州和东莞四个城市进行试点,不过当时的超市频道还没有独立出来,这些城市的消费者可以在抖音商城中找到“超市”入口。

从试营业半年到正式上线,显然抖音超市有备而来。那么,抖音超市能迎来爆发式增长吗?

业内普遍认为,抖音做超市业务的优势于它拥有大量的用户,能带来大量流量;另外抖音的内容生态和算法推荐,也能为用户粘性和购买体验提供一定的保障。

而短板,则同样明显,那就是在没有价格优势和配送速度优势的情况下,消费者需要一个去抖音超市购物的理由。反过来,抖音超市除了需要和天猫京东在价格、物流供应链等方面比拼,也需要找到其自身的特色,从而在消费者心中形成差异化形象。

目前来看,抖音超市的运营经验尚浅,缺乏成熟稳健的供应链和物流配送系统,未来能否在竞争激烈的超市领域生存下去,尚需时间的检验。

字节跳动的多元化战略

很长一段时间时间里,字节跳动凭借其不断输出App的能力,快速成长为仅次于腾讯的流量巨头。

在成功孵化出抖音这一超级流量入口之后,字节系开始在在线教育、游戏、金融、电商甚至出行等领域尝试流量商业化。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抖音最大的优势就是流量优势,类似早年间腾讯做各项业务的逻辑,携流量优势来引领诸侯,将大的流量注入到某一个市场,然后快速进行市场扩围。

江瀚认为,抖音希望在多个市场尝试,找出适合自己的赛道,来弥补单纯靠短视频变现盈利不足的问题。

但遗憾的是,这些年字节跳动的多元化生态布局,并没有帮其在短视频之外的领域占据优势地位。以其十分重视、也最具想象力的电商业务为例,以电商交易总额(GMV)来衡量,抖音电商面前还有“三座大山”。

此前,抖音电商制定的2022年目标是成交额要达到1.5万亿元。今年1月10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抖音GMV去年达到2080亿美元(约合1.41万亿元人民币),较2021年增长76%。

对比来看,抖音电商的增速已大幅放缓。去年5月31日,抖音电商生态大会披露2021年抖音GMV是2020年的3.2倍,统计区间为2021年5月至2022年4月与2020年5月至2021年4月的GMV对比。

放眼电商同行,即便用阿里、京东和拼多多在2021年的数据来对比,抖音电商的GWV也仅排在第四位。阿里巴巴2022年财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全年GMV为8.3万亿元;京东2021年全年的GMV为3.29万亿元;拼多多2021年全年GMV为2.44万亿元。

面对差距,抖音电商想要拓展业务规模并不容易。有报道指出,抖音结合流量比例、用户购买行为等数据,抖音认为其主打的兴趣电商GMV天花板约在2万- 3万亿元。

电商之外,业绩增长压力之下留给字节多元化尝试的空间也不多了。去年8月份,字节跳动CEO梁汝波提到,愿景不明确、价值不突出的项目都要被砍掉。这次讲话2个月之前,字节刚启动了教育和游戏业务。

去年底,梁汝波在公司全员会议上表示,公司2022年业绩低于预期,营收增速减慢,公司将持续进行“去肥增瘦”。

行业人士认为,这也不难理解,习惯了踩油门的字节跳动,面对放缓的大环境,也不得不作出调整,适当把控成长的节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1k
  • 捷途汽车直播拍到女主播裙底,涉事门店抖音账号被无限期封禁
  • 618前夕淘宝抖音互联互通,共同加码内容营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进军外卖、线上开超市,抖音的野心没有边界吗?

对于多元化扩张并不陌生的抖音而言,如今再进入到巨头盘踞的外卖、超市等新赛道,结果会不一样吗?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雷达财经 李亦辉

编辑|深海

短视频巨头抖音,或又有新业务上线。

2月7日,有媒体报道称,抖音将于3月1日上线全国外卖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进行内测。对此抖音内部人士向财联社回应称,没有“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计划,目前“团购配送”项目仍在北京、上海、成都试点当中,近期已开放该三城的商家自助入驻。

在业内看来,抖音的多元化布局并不令人意外。从其自身角度来看,手握流量的抖音不甘心做流量嫁衣的趋势越来越明显,因此与其为他人做导流,不如自己亲自下场掘金也是在情理之中。

但回顾抖音近些年的布局,除了依然稳坐短视频江湖头把交椅,至今尚未在之外的另一个领域掀起风浪。之前大举投入的教育、游戏和电商等业务,经过数年的培育发展,现阶段距离头部企业仍有较大差距。

对于多元化扩张并不陌生的抖音而言,如今再进入到巨头盘踞的外卖、超市等新赛道,结果会不一样吗?

多次尝试入局外卖业务

第三方数据显示,当前的短视频江湖中,尽管后来者视频号发展凶猛,但抖音依然在这一领域称王。

根据QuestMobile数据,截至2022年6月,微信视频号月活超过8亿、抖音6.8亿、快手3.9亿;且视频号中抖音、快手用户的活跃渗透率分别为59.2%和30.8%,也就是说视频号用户中同时使用抖音的用户已经过半。

但在日活数据上,抖音保持了领先地位。前瞻产业研究院报告显示,2022年视频号的日活大于4亿,抖音、快手日活分别是4.21亿、3.47亿。如果将抖音火山版包括在内,抖音的日活已超过7亿。

作为短视频领域的超级App,抖音的高用户质量加上优秀的推荐算法及商业化能力,让其对进入多个上游领域表现出极大兴趣。

就外卖业务而言,天眼查显示,早在2021年7月份,北京字跳网络技术有限公司申请了多个“抖音心动外卖”商标,在一年后状态变为已注册。

之后,抖音大力吸引本地生活领域商家入驻,鼓励商家通过发布短视频、直播卖团购优惠券等方式引流。但在当时,抖音本地生活服务尚缺配送一环。

2022年上半年,疫情背景下部分城市暂停了堂食,大量餐饮商家在抖音尝试“直播+自配送”,这一过程中抖音平台的配送短板逐渐凸显。

于是去年8月,抖音宣布和饿了么合作,双方表示将通过优质的内容、丰富的商品和高效的物流配送,携手探索本地生活服务的新场景升级。

12月份,抖音官方宣布,抖音生活服务联合优质生态伙伴,面向商家推出“团购配送”等方式,助力商家为用户提供餐饮外卖配送服务。这些合作伙伴包括顺丰同城、闪送、达达快送等。

这里抖音虽未用“外卖”一词,但其服务实质和外卖业务类似。据悉,用户在短视频或直播间中被“种草”后,便可立即通过短视频或直播间的货架来购买商品,实现“全城平均1小时达”。

而除“团购配送”外,平台也提供“饿了么抖音小程序”“品牌小程序”等外卖经营方式。

今年1月份,抖音“团购配送”宣布进一步拓宽商家开放范围,面向餐饮商家(非果蔬生鲜),在北京、上海、成都三个城市开放自助入驻。

最近两日,有关抖音将在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消息,引发了市场的高度关注。抖音内部人士回应称,“团购配送”项目目前仍在北京、上海、成都试点当中,后续将视试点情况,考虑逐步拓展试点城市,目前无具体时间表。

尽管目前来看,抖音距离全面进入外卖业务已经不远,但站在它面前的对手们并不弱。

资料显示,外卖市场处于“双雄鼎立”的格局。根据去年8月美团发布的《2022年美团及其产业链研究报告》,美团市场份额逼近70%,营收是饿了么3倍。

另据国家信息中心数据,2021年中国在线外卖市场规模达1万亿元。面对这块大蛋糕,除了美团、饿了么和抖音,京东和快手也跃跃欲试。

2022年年初,快手曾和顺丰同城合作,由后者提供即时配送服务;同年6月,京东零售首席执行官辛利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透露,京东正在研究进军外卖领域的可能性。

除了市场竞争激烈,抖音外卖的挑战还在于,其目前试点的团购配送客单价远高于美团,而外卖行业的用户对价格比较敏感。

未来,抖音或将建立起自己的配送团队来降低配送成本,进而在价格上具有优势支配能力,这样才能赢得用户。

抖音超市引发关注

抖音近期另一项引人注目的举动,便是在App内部上线了“抖音超市”。用户在App内搜索栏或购物入口内搜索“抖音超市”,即可进入到抖音超市频道购物。

进入之后,抖音超市的布局与天猫超市、京东超市的布局大同小异,不过没有后两者品类和功能齐全。

具体来看,目前上线的商品主要有纸品洗衣、家庭清洁、乳品饮料、粮油速食等方面,基本覆盖传统超市的主要经营品类。电器方面以戴森吹风机、苹果手机系列商品为主,消费频次更高的生鲜还暂未上线。

有媒体通过比较发现,在消费者最为关心的价格方面,抖音超市与天猫超市、京东超市相比,并没有更多优势。

配送方面,在深圳市区,抖音超市提供次日达、小时达服务。其中,小时达承诺最快1小时送达,商品品类包括鲜花、蔬菜、水果、肉禽蛋、药品等。

据了解,这是由于去年10月抖音率先在广州、深圳、惠州和东莞四个城市试点超市业务,并与本地生活服务商家合作,由其提供仓库和送货上门服务。

将收货地址改为北京某小区,便没有了小时达服务,下单后显示次日发货,支持7日无理由退货,但并没有明确的送达时间。这也说明与京东和天猫超市已实现的“次日达”相比,抖音超市的物流时效性也没有优势。

截至目前,抖音超市提供的SKU数量相对较少,细分品类商品选择性较少,除了一些快消品销量较高,像酒水、粮油和电器等销量偏低。

雷达财经注意到,和其他业务不一样,这次抖音超市开业颇为低调,入口也不明显,显示仍在“投石问路”。

实际上,从去年起抖音便布局和谋划线上超市业务。2022年6月,据《晚点LatePost》报道,抖音当时已启动类似京东超市的自营业务“抖音送货上门”,把京东作为参照物,只是当时还没有形成“抖音超市”的概念。

10月份,抖音超市率先在广州、深圳、惠州和东莞四个城市进行试点,不过当时的超市频道还没有独立出来,这些城市的消费者可以在抖音商城中找到“超市”入口。

从试营业半年到正式上线,显然抖音超市有备而来。那么,抖音超市能迎来爆发式增长吗?

业内普遍认为,抖音做超市业务的优势于它拥有大量的用户,能带来大量流量;另外抖音的内容生态和算法推荐,也能为用户粘性和购买体验提供一定的保障。

而短板,则同样明显,那就是在没有价格优势和配送速度优势的情况下,消费者需要一个去抖音超市购物的理由。反过来,抖音超市除了需要和天猫京东在价格、物流供应链等方面比拼,也需要找到其自身的特色,从而在消费者心中形成差异化形象。

目前来看,抖音超市的运营经验尚浅,缺乏成熟稳健的供应链和物流配送系统,未来能否在竞争激烈的超市领域生存下去,尚需时间的检验。

字节跳动的多元化战略

很长一段时间时间里,字节跳动凭借其不断输出App的能力,快速成长为仅次于腾讯的流量巨头。

在成功孵化出抖音这一超级流量入口之后,字节系开始在在线教育、游戏、金融、电商甚至出行等领域尝试流量商业化。

盘古智库高级研究员江瀚认为,抖音最大的优势就是流量优势,类似早年间腾讯做各项业务的逻辑,携流量优势来引领诸侯,将大的流量注入到某一个市场,然后快速进行市场扩围。

江瀚认为,抖音希望在多个市场尝试,找出适合自己的赛道,来弥补单纯靠短视频变现盈利不足的问题。

但遗憾的是,这些年字节跳动的多元化生态布局,并没有帮其在短视频之外的领域占据优势地位。以其十分重视、也最具想象力的电商业务为例,以电商交易总额(GMV)来衡量,抖音电商面前还有“三座大山”。

此前,抖音电商制定的2022年目标是成交额要达到1.5万亿元。今年1月10日,美国科技媒体The Information援引知情人士消息,抖音GMV去年达到2080亿美元(约合1.41万亿元人民币),较2021年增长76%。

对比来看,抖音电商的增速已大幅放缓。去年5月31日,抖音电商生态大会披露2021年抖音GMV是2020年的3.2倍,统计区间为2021年5月至2022年4月与2020年5月至2021年4月的GMV对比。

放眼电商同行,即便用阿里、京东和拼多多在2021年的数据来对比,抖音电商的GWV也仅排在第四位。阿里巴巴2022年财年年报数据显示,公司全年GMV为8.3万亿元;京东2021年全年的GMV为3.29万亿元;拼多多2021年全年GMV为2.44万亿元。

面对差距,抖音电商想要拓展业务规模并不容易。有报道指出,抖音结合流量比例、用户购买行为等数据,抖音认为其主打的兴趣电商GMV天花板约在2万- 3万亿元。

电商之外,业绩增长压力之下留给字节多元化尝试的空间也不多了。去年8月份,字节跳动CEO梁汝波提到,愿景不明确、价值不突出的项目都要被砍掉。这次讲话2个月之前,字节刚启动了教育和游戏业务。

去年底,梁汝波在公司全员会议上表示,公司2022年业绩低于预期,营收增速减慢,公司将持续进行“去肥增瘦”。

行业人士认为,这也不难理解,习惯了踩油门的字节跳动,面对放缓的大环境,也不得不作出调整,适当把控成长的节奏。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