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抖音抢美团的外卖,张一鸣再插王兴一刀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抖音抢美团的外卖,张一鸣再插王兴一刀

美团双线作战能否成功?抖音能否实现挑战?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任建新

两个福建龙岩人,半部移动互联史。

2007年,将校内网卖给陈一舟之后,积累了丰富创业经验的王兴,推出了中国版Twitter的饭否网。次年,在酷讯工作的张一鸣被拉来入伙,担任饭否网和海内网的技术合伙人。两位龙岩青年,在北京的华清嘉园,正式汇合。

1979年出生的王兴,富二代,从小就是学霸,保送清华,毕业后赴美留学,走的是海归派的路线。尽管两人的老家相距不过十公里,但因为张一鸣出生于中产家庭,性格更为内敛的他,从南开大学毕业后按部就班,走的是相对传统的成长路径。

2009年饭否遭遇危机,团队分道扬镳。王兴在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的启发下,2010年创立美团。张一鸣通过房产搜索网站九间房练手,2012件推出今日头条。

移动互联网滚烫的黄金岁月开始了。美团以本地生活立足,今日头条以及随后推出的抖音,牢牢把持信息流市场。互联网势力,BAT之后,TMD接班,美团和头条,拿下了其中的两个名额。王兴与张一鸣,顶峰相见。

再后来,移动互联网竞赛进入下半场。之前,互联网巨头们在各自的领域内卷,大卷小、快卷慢;现在,则是大厂们之间互相挑战,抖音、快手做电商、团购和外卖,美团做即时电商,阿里巴巴做移动出行……

王兴与张一鸣再度相遇。只不过,角色从之前的战友与伙伴,现在变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当下,美团需要稳住到店与外卖的基本盘,谋求全面的零售化,抖音需要以海量用户为基础,寻找更广阔、价值更高的变现途径。美团双线作战能否成功?抖音能否实现挑战?

抖音做外卖

2月7日,市场传言,抖音将在3月1日上线全国外卖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进行内测。

同时,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招聘官网已经挂出外卖商品高级运营经理、外卖行业解决方案运营、餐饮直播达人运营高级经理等相关职位。

当晚,抖音对外回应称,抖音与饿了么基于抖音开放平台的外卖合作,以及抖音闭环开展的“团购配送”项目,仍在部分城市试点过程中,后续将视情况考虑逐步拓展试点城市,没有“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计划。

这一回应,至少证明了这个项目真实存在,只是全面上线的时间还不确定。

其实,对于外卖业务,抖音早已开始布局。早在2021年7月,字节跳动便已成功注册多枚“抖音心动外卖”商标;当年10月,该公司申请的"心动外卖小程序软件"获得登记批准。

2022年7月,抖音与饿了么达成合作,开展本地生活业务,其中就包含外卖服务;当年10月,又与达达达成战略合作,为抖音平台上的餐饮商家提供同城配送解决方案。

消息流传次日,美团-W(03690.HK)股价大跌6.48%,2月8日收盘价153.10港元/股,创今年以来新低。

事实上,自从抖音以团购业务为切入点,进军本地生活市场之后,推出外卖理所当然。

2022年,抖音大规模推广团购业务,凭借视频内容呈现的极致代入感和用户接近性,辅以经久不衰的烧钱补贴策略,成功挖到了美团的墙角。

2022年,抖音生活服务GMV约为770亿元,2023年目标为1500亿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过美团到店酒旅交易额的三分之一。

当然,面对抖音的战略压制,美团并未坐以待毙,而是与快手达成合作,将自己商场的本地生活服务复制到了短视频平台。

急需变现途径

抖音为什么要做团购和外卖业务?因为,它太需要变现途径了。

这几年,谁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用户规模最大、活跃度最高的应用?除了微信,应该就是以抖音为首的短视频APP了。

按照最新数据,三大短视频平台,抖音月活8.88亿,视频号8亿,快手月活6.26亿,这意味着绝大部分中国网民,已经成为短视频用户了。

早期,短视频平台们靠着简单粗暴的直播业务作为收入来源,但在市场竞争和行业监管的压制下,直播业务已然式微。

这几年,以抖音、快手为主的短视频平台,都是以广告业务作为主要的业绩来源。据传2021年抖音广告收入达到1500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快手广告收入为340亿元,它们已经成为最大的两个互联网广告平台。

对于内容平台而言,广告本身就是消耗性的变现模式。广告量,意味着背后要有足够的内容量来支撑,这就意味着成本的增高。

同时,一个内容平台的广告量,并非是无上限的,进入成熟期、特别是用户增量减少之后,增长的空间非常有限。实际上,2022年,快手-W(01024.HK)的广告收入增速,已经呈现出增长放缓的趋势。

于是,短视频平台们以广告业务为基本盘,纷纷将电商业务作为增长点。

别看抖音动辄培养出东方甄选这样的顶流带货IP,直播电商平台们GMV增速惊人,动辄数千万甚至万亿,但这项业务能给公司带来的收入和利润,非常有限。主要原因在于,直播电商的货币化率,整体低于传统电商。

另外,随着传统电商们深度布局直播电商,比如阿里系的淘宝直播,留给抖音和快手的电商增长空间,也不大了。

所以,短视频平台们不得不寻找更为广阔、价值更高的变现途径。

如果抖音的团购和外卖业务能够成功,将大幅减轻Tiktok在海外遭遇审查对公司业务造成的压力,为上市及之后的价值提升,增加一块厚重的砝码。

市场需要鲶鱼

理论上来说,只要拥有用户,然后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就能寻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抖音布局团购及外卖业务的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这并非张一鸣的创造,而是来自王兴的思考。他的“边界论”认为,只要坐拥海量用户,就可以不断地进行业务的多元化。“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美团从团购到外卖,再到“零售+科技”战略下的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和美团闪购,就是以用户为中心不断跨越服务范畴的过程。

此次引发行业震动的外卖业务,其实也是美团跨越边界的一次战略胜利。饿了么2008年成立后,在外卖市场苦心经营。当美团从2012年的“千团大战”中胜出后,马上在2013年上线美团外卖,以团购业务积累的用户为基础,最终成长为外卖老大。

所以,抖音如今进军外卖业务,包括前几天正式上线的抖音超市,其实都是以王兴之道,还施美团彼身。

而且,抖音团购业务站稳脚跟,也验证了视频内容带货的先天优势,无论它卖的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天下苦美团久矣”。商家们迫切需要团购和外卖市场来一条鲶鱼,激活市场的同时,破除美团一家独大带来的压迫感。

市场需要竞争,水大鱼大、水急鱼强,而不能成为一潭死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抖音

5.1k
  • 捷途汽车直播拍到女主播裙底,涉事门店抖音账号被无限期封禁
  • 618前夕淘宝抖音互联互通,共同加码内容营销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抖音抢美团的外卖,张一鸣再插王兴一刀

美团双线作战能否成功?抖音能否实现挑战?

图片来源:界面新闻 范剑磊

文|斑马消费 任建新

两个福建龙岩人,半部移动互联史。

2007年,将校内网卖给陈一舟之后,积累了丰富创业经验的王兴,推出了中国版Twitter的饭否网。次年,在酷讯工作的张一鸣被拉来入伙,担任饭否网和海内网的技术合伙人。两位龙岩青年,在北京的华清嘉园,正式汇合。

1979年出生的王兴,富二代,从小就是学霸,保送清华,毕业后赴美留学,走的是海归派的路线。尽管两人的老家相距不过十公里,但因为张一鸣出生于中产家庭,性格更为内敛的他,从南开大学毕业后按部就班,走的是相对传统的成长路径。

2009年饭否遭遇危机,团队分道扬镳。王兴在美国团购网站Groupon的启发下,2010年创立美团。张一鸣通过房产搜索网站九间房练手,2012件推出今日头条。

移动互联网滚烫的黄金岁月开始了。美团以本地生活立足,今日头条以及随后推出的抖音,牢牢把持信息流市场。互联网势力,BAT之后,TMD接班,美团和头条,拿下了其中的两个名额。王兴与张一鸣,顶峰相见。

再后来,移动互联网竞赛进入下半场。之前,互联网巨头们在各自的领域内卷,大卷小、快卷慢;现在,则是大厂们之间互相挑战,抖音、快手做电商、团购和外卖,美团做即时电商,阿里巴巴做移动出行……

王兴与张一鸣再度相遇。只不过,角色从之前的战友与伙伴,现在变成了最直接的竞争对手。

当下,美团需要稳住到店与外卖的基本盘,谋求全面的零售化,抖音需要以海量用户为基础,寻找更广阔、价值更高的变现途径。美团双线作战能否成功?抖音能否实现挑战?

抖音做外卖

2月7日,市场传言,抖音将在3月1日上线全国外卖服务,目前已在北京、上海、成都三地进行内测。

同时,抖音母公司字节跳动招聘官网已经挂出外卖商品高级运营经理、外卖行业解决方案运营、餐饮直播达人运营高级经理等相关职位。

当晚,抖音对外回应称,抖音与饿了么基于抖音开放平台的外卖合作,以及抖音闭环开展的“团购配送”项目,仍在部分城市试点过程中,后续将视情况考虑逐步拓展试点城市,没有“3月1日全国上线外卖服务”的计划。

这一回应,至少证明了这个项目真实存在,只是全面上线的时间还不确定。

其实,对于外卖业务,抖音早已开始布局。早在2021年7月,字节跳动便已成功注册多枚“抖音心动外卖”商标;当年10月,该公司申请的"心动外卖小程序软件"获得登记批准。

2022年7月,抖音与饿了么达成合作,开展本地生活业务,其中就包含外卖服务;当年10月,又与达达达成战略合作,为抖音平台上的餐饮商家提供同城配送解决方案。

消息流传次日,美团-W(03690.HK)股价大跌6.48%,2月8日收盘价153.10港元/股,创今年以来新低。

事实上,自从抖音以团购业务为切入点,进军本地生活市场之后,推出外卖理所当然。

2022年,抖音大规模推广团购业务,凭借视频内容呈现的极致代入感和用户接近性,辅以经久不衰的烧钱补贴策略,成功挖到了美团的墙角。

2022年,抖音生活服务GMV约为770亿元,2023年目标为1500亿元——这个数字已经超过美团到店酒旅交易额的三分之一。

当然,面对抖音的战略压制,美团并未坐以待毙,而是与快手达成合作,将自己商场的本地生活服务复制到了短视频平台。

急需变现途径

抖音为什么要做团购和外卖业务?因为,它太需要变现途径了。

这几年,谁是移动互联网领域用户规模最大、活跃度最高的应用?除了微信,应该就是以抖音为首的短视频APP了。

按照最新数据,三大短视频平台,抖音月活8.88亿,视频号8亿,快手月活6.26亿,这意味着绝大部分中国网民,已经成为短视频用户了。

早期,短视频平台们靠着简单粗暴的直播业务作为收入来源,但在市场竞争和行业监管的压制下,直播业务已然式微。

这几年,以抖音、快手为主的短视频平台,都是以广告业务作为主要的业绩来源。据传2021年抖音广告收入达到1500亿元,2022年前三季度,快手广告收入为340亿元,它们已经成为最大的两个互联网广告平台。

对于内容平台而言,广告本身就是消耗性的变现模式。广告量,意味着背后要有足够的内容量来支撑,这就意味着成本的增高。

同时,一个内容平台的广告量,并非是无上限的,进入成熟期、特别是用户增量减少之后,增长的空间非常有限。实际上,2022年,快手-W(01024.HK)的广告收入增速,已经呈现出增长放缓的趋势。

于是,短视频平台们以广告业务为基本盘,纷纷将电商业务作为增长点。

别看抖音动辄培养出东方甄选这样的顶流带货IP,直播电商平台们GMV增速惊人,动辄数千万甚至万亿,但这项业务能给公司带来的收入和利润,非常有限。主要原因在于,直播电商的货币化率,整体低于传统电商。

另外,随着传统电商们深度布局直播电商,比如阿里系的淘宝直播,留给抖音和快手的电商增长空间,也不大了。

所以,短视频平台们不得不寻找更为广阔、价值更高的变现途径。

如果抖音的团购和外卖业务能够成功,将大幅减轻Tiktok在海外遭遇审查对公司业务造成的压力,为上市及之后的价值提升,增加一块厚重的砝码。

市场需要鲶鱼

理论上来说,只要拥有用户,然后为用户提供有价值的服务,就能寻找到成功的商业模式。抖音布局团购及外卖业务的根本原因,即在于此。

这并非张一鸣的创造,而是来自王兴的思考。他的“边界论”认为,只要坐拥海量用户,就可以不断地进行业务的多元化。“万物其实是没有简单边界的,所以我不认为要给自己设限。只要核心是清晰的——我们到底服务什么人?给他们提供什么服务?我们就会不断尝试各种业务”。

美团从团购到外卖,再到“零售+科技”战略下的美团优选、美团买菜和美团闪购,就是以用户为中心不断跨越服务范畴的过程。

此次引发行业震动的外卖业务,其实也是美团跨越边界的一次战略胜利。饿了么2008年成立后,在外卖市场苦心经营。当美团从2012年的“千团大战”中胜出后,马上在2013年上线美团外卖,以团购业务积累的用户为基础,最终成长为外卖老大。

所以,抖音如今进军外卖业务,包括前几天正式上线的抖音超市,其实都是以王兴之道,还施美团彼身。

而且,抖音团购业务站稳脚跟,也验证了视频内容带货的先天优势,无论它卖的是什么。

更重要的是,“天下苦美团久矣”。商家们迫切需要团购和外卖市场来一条鲶鱼,激活市场的同时,破除美团一家独大带来的压迫感。

市场需要竞争,水大鱼大、水急鱼强,而不能成为一潭死水。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