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村上春树结束赔率榜领跑,诺奖成为非洲与美国之争?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村上春树结束赔率榜领跑,诺奖成为非洲与美国之争?

Labrokes诺贝尔文学赔率表又有重要变化,村上不再领跑,旅美肯尼亚作家提安哥取而代之,美国作家唐·德里罗的名次也攀升至第五位。

日本作家村上春树。

国庆长假刚过,Labrokes诺贝尔文学赔率表又出现了重要变化——村上春树结束领跑,退居第二位(1/5),榜首取而代之的是旅美肯尼亚作家恩古齐·瓦·提安哥(赔率为1/4),村上之后仍然是叙利亚诗人阿多尼斯(1/7)、美国作家菲利普·罗斯(1/12)、挪威戏剧家约恩·福瑟(1/12)这几个我们熟悉的名字。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美国作家唐·德里罗的名次渐渐爬到西班牙作家哈维尔·马里亚斯和阿尔巴尼亚诗人伊斯梅尔·卡达莱之前,成为与韩国诗人高银并列的第五位(1/14)。根据近年来赔率表越临近诺奖公布、预测越精准的规律,提安哥和唐·德里罗二人赔率的骤然突升,是否意味着“非洲队”或“美国队”今年可以收获一枚诺奖文学勋章?

10月7日Ladbrokes赔率表

直至今天,瑞典学院并未针对诺贝尔文学奖的揭晓时间做出官方声明。只有瑞典学会成员Per Wästberg告诉瑞典媒体,10月13日会揭晓最终结果,并否定了此前因评委意见不合迟迟未作出决定的说法。

在最后揭晓前,瑞典皇家学院不会给出关于获奖作家的任何暗示。要到50年以后,人们才能看见半个世纪前的短名单,比如直到今年,我们才知道纳博科夫、聂鲁达、博尔赫斯曾经是1965年——肖洛霍夫得奖那年的竞争失利者。

揭晓时间的推迟让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更平添了几分神秘,且让我们结合赔率榜的新近变动,以及跻身榜首几位作家的写作背景和诺奖历史,猜想一二。

“非洲队”:

继索因卡之后,诺奖花落非洲?

肯尼亚作家恩古齐·瓦·提安哥。

肯尼亚流亡作家恩古齐·瓦·提安哥出生于1938年,被认为是继钦努阿·阿切贝(Chinua Achebe,尼日利亚小说家)后最后影响力的非洲作家,著有长篇小说《孩子你别哭》《大河之间》《一粒麦种》《血染的花瓣》等,他的作品政治性极强,曾经因为批评集权政府入狱。近年来,CNN、BBC、《纽约时报》、《观察者》杂志等国外媒体都将他看作诺奖有力竞争者。在2010年、2011年和2014年,提安哥均曾以最低赔率位于榜首,但并未获奖,有媒体为此深感惋惜。

早在2010年,《卫报》就曾经发表过一篇名为《为什么提安哥应该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文章,以虚拟语气哀悼提安哥未得诺奖,“只有一个恩古齐……若他能获奖,就是第一个以亚撒哈拉非洲语言写作的本土获奖者,便可以向人们提示他抗拒欧洲语言霸权所做的努力。”

提安哥《一粒麦种》《大河两岸》中文版

在诺奖历史上,并非没有为非洲写作的作家,只不过,自1986年尼日利亚作家沃莱·索因卡获奖后,就再没有黑皮肤的非洲作家获此殊荣(1988年的马尔福兹是埃及小说家,关心的是中东;2003年获奖的库切是南非作家,但是生活在澳大利亚)。正如《卫报》那篇文章所指出的:或许,猜想提安哥得奖的有利论据是,他和索因卡有很多相同点,他们都在殖民主义环境下长大,都曾因写作入狱数年之久,都为了信仰而写作;而不利论据是,提安哥用他的母语基库尤语写作,而非英语,这可能将他的影响局限在学界中。

对于中国读者来说,提安哥并非一个陌生的新名字。早在1982年,他的《大河之间》《一粒麦种》和《孩子你别哭》就曾译介到中国。提安哥中文译者之一、北京航天航空大学英文教授吴文忠对界面文化这样评价他的作品,“(中国出版的)这几本书都是六七十年代出版的,总体上,我觉得他更像英国十九世纪的风格,文学素养太好,情节跌宕起伏,悬念丛生,景色、风土人情以及性爱描写都独树一帜,写在40年前的书现在读仍然很有魅力。”

“美国队”:

23年未得奖,谁能终结这个局面?

美国作家唐·德里罗。

另一位名次攀升的作家是唐·德里罗,他的排名变动(以及仅次于提安哥的菲利普·罗斯,与赔率榜“常客”乔伊斯·欧茨)关系到2016年的诺奖是否会青睐美国,毕竟,距离上一次美国作家托尼·莫里森获得诺奖已经有23个年头了。

唐·德里罗,生于1936年,是一位意大利裔美国作家。美国当代著名文学理论家、哈佛大学教授哈罗德·布鲁姆曾将他与菲利普·罗斯、科马克·麦卡锡、托马斯·品钦并列为“美国四位当代最杰出的小说家之一”,1985年他曾凭借《白噪音》曾获美国国家图书奖,1999年又获得耶路撒冷国际文学奖。他的作品覆盖题材广泛,笔触天花乱坠,《地下世界》(1997)书写了半个世纪的美国历史,《坠落的人》(2007)则以“911事件”为背景进行创作,因此,美国文学杂志《新标准》称赞他有将美国社会的全息图像“复印”出来的能力。

译林出版社“唐·德里罗作品系列”(6卷本)

唐·德里罗和他的美国伙伴们几乎年年上榜,然而年年失落。这或与长久以来欧洲旧世界对于美国文学的悠久“成见”和猛烈批评有关。讽刺的是,1930年,第一位获诺奖的美国作家刘易斯就曾提出让欧洲世界非常熟悉的本国文学批评,他认为“美国还没能够产生出一种文明来满足人类的深层需求,小说家、画家、雕塑家都在非常孤独、充满困扰地工作”,美国文学是“一块未开垦的边缘地区”。

多年以后,美国“边缘地区”的文学形象情况依旧。从2014年起,布克奖的评选面向美国作家作品开放,这一新闻引发了评论家们的担心——“担心美国文学污染”。英国小说家菲利普·亨舍尔认为,美国小说总是向着全世界喊话,并非根植于地方性,在一篇名为《这是布克奖的终结》的文章中,他曾写道:“这些美国作家无法只书写一个异域,而不将这个异域放到美国这样令人舒适安心的语境中来,所以一个本地人一直在本地生活而不是晚年移居辛辛那提(美国的一个城市)的小说不再有了。”

今年的诺贝尔文学奖会为美国文学带来转机吗?我们姑且拭目以待。

瑞典学院官方统计数据:诺奖语言分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