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打响动力电池价格战,宁德时代或推行“锂矿返利”方案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打响动力电池价格战,宁德时代或推行“锂矿返利”方案

对赌碳酸锂价格下降,并与下游整车企业实现更高程度的产能绑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庄键 周姝祺

行业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打响动力电池价格战。

2月17日,36氪报道称,宁德时代近期正向部分车企推行“锂矿返利”计划,以实现动力电池降价。未来三年,宁德时代销售的部分动力电池,最终将在年底以20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结算,由此产生的差价将返还车企。与此同时,签署这项合作的车企,需要承诺将约80%的电池采购量提供给宁德时代。

碳酸锂是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过去两年,碳酸锂价格上涨了十倍左右,一度接近60万元/吨。直到去年末,碳酸锂价格出现回落。上海钢联数据显示,目前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下降至约44万元/吨,仍处于高位。

36氪的报道提及,宁德时代的上述电池销售计划面向理想汽车、蔚来汽车、华为(赛力斯)、极氪汽车等战略客户。

蔚来汽车和赛力斯并未向界面新闻正面否认此事,极氪汽车称对该消息不予置评,宁德时代和理想汽车暂未就此事向界面新闻作出回应。

真锂研究院创始人墨柯告诉界面新闻,就现阶段而言,宁德时代实际上提出了一个电池变相降价方案,长期来看是一种对赌,赌碳酸锂价格会降到多少。

一家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宁德时代此举,意图与下游整车企业实现更高程度的产能绑定。依靠这样的市场地位,它在与上游锂矿企业谈判时能获得更多话语权,以此商定更低廉的锂原料价格,从而获得较其他同行更大的利润空间。

此前,动力电池厂商让利整车企业的形式,通常是对采购量较大的战略客户直接给予电池价格打折,并未采用过约定固定锂原料价格,再向车厂返利的方式。

去年,由于碳酸锂价格攀升,导致动力电池价格大幅上涨,整车企业对宁德时代等电池生产商颇为不满。去年7月,广汽集团(601238.SH)董事长曾庆洪公开调侃称,“目前动力电池成本占汽车总成本的60%,我们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上述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整车企业是否会接受宁德时代的电池销售方案,需要根据各家车企对于未来锂矿价格走势的判断决定,比如碳酸锂价格是否会降低到每吨20万元或者更低水平。

墨柯分析称,宁德时代提出的方案今年具有吸引力,但放宽到三年则有一定不确定性。据其预测,明后两年碳酸锂价格大概率低于每吨20万。

在今日举办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论坛专家媒体交流会中,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预测,动力电池行业增速将在今年大幅放缓,相关原材料价格有望在下半年开始下降,预计碳酸锂价格将维持在30万-40万元/吨区间。

宁德时代是全球最大动力电池生产商。韩国研究机构SNE本月发布的统计显示,宁德时代去年动力电池装车量191.6 GWh,市占率达到37%。

在国内锂电池产业链中,宁德时代也是去年净利润最高的企业。去年,宁德时代的净利润预计291亿-315亿元,位居榜首。天齐锂业紧随其后,全年净利润在231亿元-256亿元间。

就盈利能力而言,坐拥锂矿资源的天齐锂业依然是锂电行业的最后赢家。相比宁德时代,天齐锂业的营收规模要小得多。就去年前三季度而言,天齐锂业的营收仅相当于宁德时代的八分之一。两家公司目前暂未公布2022年全年的营收数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宁德时代

6k
  • 调研早知道 | 市值突破8000亿,宁德时代大涨之后业内专家怎么看?
  • 公告快评| 年赚超420亿元,宁德时代面临更多挑战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打响动力电池价格战,宁德时代或推行“锂矿返利”方案

对赌碳酸锂价格下降,并与下游整车企业实现更高程度的产能绑定。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 | 庄键 周姝祺

行业龙头宁德时代(300750.SZ)打响动力电池价格战。

2月17日,36氪报道称,宁德时代近期正向部分车企推行“锂矿返利”计划,以实现动力电池降价。未来三年,宁德时代销售的部分动力电池,最终将在年底以20万元/吨的碳酸锂价格结算,由此产生的差价将返还车企。与此同时,签署这项合作的车企,需要承诺将约80%的电池采购量提供给宁德时代。

碳酸锂是动力电池的主要原材料,过去两年,碳酸锂价格上涨了十倍左右,一度接近60万元/吨。直到去年末,碳酸锂价格出现回落。上海钢联数据显示,目前电池级碳酸锂均价下降至约44万元/吨,仍处于高位。

36氪的报道提及,宁德时代的上述电池销售计划面向理想汽车、蔚来汽车、华为(赛力斯)、极氪汽车等战略客户。

蔚来汽车和赛力斯并未向界面新闻正面否认此事,极氪汽车称对该消息不予置评,宁德时代和理想汽车暂未就此事向界面新闻作出回应。

真锂研究院创始人墨柯告诉界面新闻,就现阶段而言,宁德时代实际上提出了一个电池变相降价方案,长期来看是一种对赌,赌碳酸锂价格会降到多少。

一家头部动力电池企业人士向界面新闻记者表示,宁德时代此举,意图与下游整车企业实现更高程度的产能绑定。依靠这样的市场地位,它在与上游锂矿企业谈判时能获得更多话语权,以此商定更低廉的锂原料价格,从而获得较其他同行更大的利润空间。

此前,动力电池厂商让利整车企业的形式,通常是对采购量较大的战略客户直接给予电池价格打折,并未采用过约定固定锂原料价格,再向车厂返利的方式。

去年,由于碳酸锂价格攀升,导致动力电池价格大幅上涨,整车企业对宁德时代等电池生产商颇为不满。去年7月,广汽集团(601238.SH)董事长曾庆洪公开调侃称,“目前动力电池成本占汽车总成本的60%,我们现在不是在给宁德时代打工吗?”

上述电池企业人士对界面新闻称,整车企业是否会接受宁德时代的电池销售方案,需要根据各家车企对于未来锂矿价格走势的判断决定,比如碳酸锂价格是否会降低到每吨20万元或者更低水平。

墨柯分析称,宁德时代提出的方案今年具有吸引力,但放宽到三年则有一定不确定性。据其预测,明后两年碳酸锂价格大概率低于每吨20万。

在今日举办的中国电动汽车百人论坛专家媒体交流会中,中国电动汽车百人会理事长、中国科学院院士欧阳明高预测,动力电池行业增速将在今年大幅放缓,相关原材料价格有望在下半年开始下降,预计碳酸锂价格将维持在30万-40万元/吨区间。

宁德时代是全球最大动力电池生产商。韩国研究机构SNE本月发布的统计显示,宁德时代去年动力电池装车量191.6 GWh,市占率达到37%。

在国内锂电池产业链中,宁德时代也是去年净利润最高的企业。去年,宁德时代的净利润预计291亿-315亿元,位居榜首。天齐锂业紧随其后,全年净利润在231亿元-256亿元间。

就盈利能力而言,坐拥锂矿资源的天齐锂业依然是锂电行业的最后赢家。相比宁德时代,天齐锂业的营收规模要小得多。就去年前三季度而言,天齐锂业的营收仅相当于宁德时代的八分之一。两家公司目前暂未公布2022年全年的营收数据。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