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李彦宏,不能输的一战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李彦宏,不能输的一战

站在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竞争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 | 巨潮 荆玉

最近一段时间,生成式AI赛道受关注的程度,用“烈火烹油”来形容都不过分。

2022年11月ChatGPT诞生。凭借背后强大的技术,ChatGPT可以完成流畅对答、写脚本、写方案、写代码等各项功能,更展现出了此前AI无法实现的“创造”能力,让C端用户都惊喜不已。因此其仅用了两个月用户数便已突破1亿,成为史上蹿红最快的应用。

随后谷歌、Meta、亚马逊等巨头企业也迅速跟进,探索生成式AI技术与自身业务的结合;小型的AI初创公司也由此迎来了新一轮的投资热潮。生成式AI的热度之高,让人恍惚有回到移动互联网创业热潮中的感觉。

AIGC(即AI Generated Content,国内对于生成式AI的另一个称呼)已彻底成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新风口。过去一个月内,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厂商先后宣布了自身在AIGC方面的技术布局和未来计划。

国内AIGC玩家中,最被给予厚望的还是百度。在“All in AI”战略下,百度在过去10年的研发投入超过1100亿元,在大模型领域有一定积累。其也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是“最有可能做出中国版ChatGPT的企业”。

3月10日,百度正式官宣了旗下的类ChatGPT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的消息。据其官方微博消息,百度计划于3月16日14时在北京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主题围绕“文心一言”。

然而,截至目前全球还没有能与ChatGPT抗衡的大模型,业内的普遍共识是差距在两年以上。因此百度“匆忙”发布一款ChatGPT的竞品,也被不少行业观察者质疑——届时百度会不会拿出一款不够智能和有创造力的平庸产品?

这个问题上,百度曾经的对标谷歌已经吃了亏。后者的类ChatGPT产品Bard在首秀发布会上出现了明显错误,这导致谷歌当日股价重挫7%,市值下跌1000亿美元,也给用户留下了技不如人的印象。

而百度新产品的情况似乎也并不比谷歌乐观多少。据外媒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文心一言的发布准备工作极为仓促和匆忙,数百名员工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截至发布会一周前,“这款聊天机器人的一些基本功能仍未完成。”一些研发员工对文心一言也缺乏信心,“他们已经在其推出之前卖掉了该公司部分股票。”

01 百度的关键一战

ChatGPT甚至能够产出“有创造力”的内容,这确实是之前AI从未展现出的能力。

在2015年之前,人工智能基本是小模型的天下。此前苹果Siri、微软小冰、百度小度,以及各个平台的客服机器人背后都是小模型,其系统中包含多个具体程序单元,一个专门负责负责聊对话聊天、一个专门负责诗词生成、一个专门负责代码生成等。

如果需要增加新功能,只需要训练一个新的程序单元。如果用户的问题超出了既有程序的范围,那么语音助手就会从人工智能变为人工智障。

但ChatGPT采取了不同的“大模型+Prompting(提示词)”的模式,其背后是一个经过海量数据喂养的大的程序单元来解决用户的所有问题。因而其表现更智能更有创造性,更加接近科幻电影中无所不知的通用型人工智能。

因此,ChatGPT的诞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正在逐渐临近。

前微软CEO比尔·盖茨对ChatGPT评价为“不亚于互联网诞生”,现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将其盛赞为“堪比工业革命”。就连埃隆·马斯克都评价道:“ChatGPT好得惊人,我们离危险的强人工智能不远了。”

一个具备如此颠覆性和革命性的技术,自然也具备着巨大的商业价值。知名机构红杉资本在一篇名为《生成式AI:一个充满创造力的新世界》的报告中表示,生成式AI让机器开始大规模涉足知识类和创造性工作,这涉及数十亿人的工作,未来预计能够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面对ChatGPT,国内的AI专业人士却普遍感受到了与国外技术发展的巨大差距,内心五味杂陈、感慨万千。在社交网络上,就此事引发的关于中美科技发展的对比讨论,也充满了对中国AI企业短视的批评,以及对中国自主大模型的殷切期待之情。

在此背景下,在AI领域布局较深的百度无疑就成为了那个“全村的希望”。机构IDC 2月发布的《2022中国大模型发展白皮书》显示,在国内9家主流厂商的大模型当中,百度文心大模型位于第一梯队,产品能力、生态能力、应用能力全面领先。

对于百度来说,AI大模型也是一个逆袭的绝佳机会。

此前,由于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被甩出“BAT”阵营,在收入、市值上也已掉队多年。而在即将到来的“堪比互联网诞生和工业革命”的新时代,百度如能掌握先机,快人一步,自然也就有了逆袭的机会。

由于AI算力的高投入和高技术门槛,中国能做语言类大模型的团队非常有限。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认为,加上大厂、一些科研机构和创业公司,总体数量可能不超过十个团队。而百度无疑将是其中极具竞争力的玩家之一。

且AI大模型关系到未来的信息分发方式和数亿人的工作,关系到未来公民信息和国家数据的安全,因此中国必须要有自主的“大模型”,甚至必须被建设和运行在国产化的存储、算力、操作系统等基础平台上——这意味着,百度也许并不需要和ChatGPT正面竞争,只要在技术和应用上领先国内同行一个身位,就能够最大化享受中国市场的红利,就如同当初的搜索业务一样。

不夸张地说,如果百度能够在AIGC领域占据中国市场的先机,“追赶腾讯阿里,重回BAT阵营”就并不遥远。

这或许也是李彦宏为何如此着急推出文心一言的原因——据媒体36氪报道,多位百度员工向其证实,高层下了死命令,要在一个月时间内看到产品。

02 “有目的的赌博”

为抓紧时间赶在最后期限前推出产品,百度一直在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李彦宏这种“急就章”的决策被外媒评价为“有目的的赌博”。

据悉,2020年的时候,百度就已经开发出了有16亿个参数的、类似ChatGPT的通用对话生成模型PLATO-2——与当时的GPT-2的参数量(15亿)基本处于同一个级别。

但在ChatGPT蹿红之前,百度并没有将人工智能的研发重点放在类似ChatGPT的大型语言模型开发上。如今ChatGPT的参数量已经达到了1750亿,数据量高达45TB。如前文所言,百度能否在短时间内快速训练模型实现追赶,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国内舆论场上,从百度内部员工、到行业观察者、新闻评论区,都不乏对百度过早推出类ChatGPT产品的看空的声音。

有百度NLP(自然语言处理)部门的员工在接受媒体华尔街见闻采访时表示,ChatGPT背后框架庞大复杂,现有技术单模型解决起来有一定难度,公司以前没做出来过,现在突然说几个月之内就能搞定,很担心新项目会步“希壤”后尘。

谷歌的失败也打击了部分行业观察者对于百度的信心。如上文所言,就连谷歌推出的类ChatGPT产品也翻了车。而谷歌是Transformer/T5/PaLM模型的提出者,旗下的Deepmind也被普遍认为是最有可能挑战OpenAI的公司。如果谷歌不能在短时间内复现ChatGPT的能力,那么其他AI公司也很难做到。

今年二月,有网友爆料,其在试用百度AI文生图产品“文心一格”时发现,百度的文心一格AI对于语义的理解存在问题。

巨潮记者尝试着分别在文心一格和OpenAI旗下的DALLE网站上分别输出“皮卡丘大战犬夜叉”,得到的图片结果显示,文心一格生成的图片中并未包含犬夜叉的影像。显然其对于中文语义的理解仍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尽管存在以上看空和担忧的声音,实际运行效果仍未完全明朗,但百度的公关宣传却十分高调。

有媒体统计,截至2月末,已有上百家媒体、多家汽车品牌、营销机构、企业服务商、金融服务商以及互联网公司宣布“接入文心一言”,成为首批生态合作伙伴,连少林寺都来了,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圈,吊足了外界的胃口。

选择官宣与文心一言的合作,不同类型的公司需求各异,如媒体和营销公司要用文心一言帮助生产内容,汽车厂商想借助其提升人车交互;但据媒体报道,文心一言的可用程度如何,能达到怎样的效果,这些官宣合作的厂商目前实际上也并不清楚。

从品牌营销的角度来看,部分行业观察者也担忧,百度在前期如此高调的宣传,给予投资者和C端用户太高的预期,如果实际产品与ChatGPT存在太大差距,有可能遭遇反噬,反而伤害了品牌和口碑。

03 风物长宜放眼量

从中短期来看,文心一言的发布其实很难给百度带来收益的改善。

 AI大模型实在太烧钱了。正如此前海通证券科技行业首席分析师郑宏达对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的呛声所言,大模型训练一次就花5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只够训练10次。此外,还得面临高昂的硬件采购成本和日常运营成本。

《财经十一人》分析指出,生成式AI的投资规模高达百亿元,但ChatGPT只是对话机器人,商业应用场景展示暂时有限。因此,其中短期内不仅无法盈利,还要亏更多钱。

对于百度而言,另一方面的因素则是原搜索业务可能遭遇的冲击——搜索广告的本质是给用户展现更多的结果页面,可ChatGPT则是更精准、更有逻辑地推送答案,两者结合之后自然会影响到广告的投放。

ChatGPT的智能化和创造力对于搜索市占率不到5%的微软必应来说,是抢占用户和市场的利器;但对于国内搜索市占率超过70%的百度来说,则可能是一种不小的冲击。

对于生成式AI的持续投入的效果,最终将作用于未来。如前文红杉资本的报道所言,生成式AI让机器开始大规模涉足知识类和创造性工作,未来预计能够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以通用的大模型为基础,AIGC可细分为文本生成、音频生成、图像生成、视频生成、跨模态生成等技术场景,可以应用到文案、营销、设计、行业研究等文化传媒领域,还有医疗+AI,教育+AI,数字人,游戏等各行各业中。

因此,仅仅训练出高质量的大模型是不够的,还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应用生态。这或许也是李彦宏冒着“可能远不及ChatGPT”的风险也要争分夺秒发布文心一言的原因之一。

一旦能够抢占先机,形成围绕大模型的应用生态,建立起在to B领域的先发优势,百度也就真正坐稳了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头把交易,并成为未来社会不可替代的基础设施。

只不过在国内AI大模型上落后美国两年左右的整体背景下,即使要抢占国内市场的先机,百度也实在不必如此操之过急——竞争对手即使已经在做大模型的研发,一时间也很难拿出可落地的产品。

而百度更需要做的是稳扎稳打,将文心一言的效果打磨到最好。否则一旦产品不行,当下官宣合作的厂商,最后大概率都都会逃跑。

风物长宜放眼量。考虑到国内AI大模型的整体发展阶段,几天后百度发布的文心一言将只是一场摸底考,让外界得以知悉百度AI大模型的实力几何。

站在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竞争实际上才刚刚开始。未来谁能在最短时间内复现ChatGPT的能力,才是赛道的第一个转折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百度

5.8k
  • 港股优必选涨超10%,人形机器人亮相百度AI开发者大会
  • 百度推出文心智能体平台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李彦宏,不能输的一战

站在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竞争实际上才刚刚开始。

界面新闻|范剑磊

文 | 巨潮 荆玉

最近一段时间,生成式AI赛道受关注的程度,用“烈火烹油”来形容都不过分。

2022年11月ChatGPT诞生。凭借背后强大的技术,ChatGPT可以完成流畅对答、写脚本、写方案、写代码等各项功能,更展现出了此前AI无法实现的“创造”能力,让C端用户都惊喜不已。因此其仅用了两个月用户数便已突破1亿,成为史上蹿红最快的应用。

随后谷歌、Meta、亚马逊等巨头企业也迅速跟进,探索生成式AI技术与自身业务的结合;小型的AI初创公司也由此迎来了新一轮的投资热潮。生成式AI的热度之高,让人恍惚有回到移动互联网创业热潮中的感觉。

AIGC(即AI Generated Content,国内对于生成式AI的另一个称呼)已彻底成了中国互联网领域的新风口。过去一个月内,百度、阿里、腾讯、京东等厂商先后宣布了自身在AIGC方面的技术布局和未来计划。

国内AIGC玩家中,最被给予厚望的还是百度。在“All in AI”战略下,百度在过去10年的研发投入超过1100亿元,在大模型领域有一定积累。其也被一些业内人士认为是“最有可能做出中国版ChatGPT的企业”。

3月10日,百度正式官宣了旗下的类ChatGPT聊天机器人——“文心一言”的消息。据其官方微博消息,百度计划于3月16日14时在北京总部召开新闻发布会,主题围绕“文心一言”。

然而,截至目前全球还没有能与ChatGPT抗衡的大模型,业内的普遍共识是差距在两年以上。因此百度“匆忙”发布一款ChatGPT的竞品,也被不少行业观察者质疑——届时百度会不会拿出一款不够智能和有创造力的平庸产品?

这个问题上,百度曾经的对标谷歌已经吃了亏。后者的类ChatGPT产品Bard在首秀发布会上出现了明显错误,这导致谷歌当日股价重挫7%,市值下跌1000亿美元,也给用户留下了技不如人的印象。

而百度新产品的情况似乎也并不比谷歌乐观多少。据外媒华尔街日报近日报道,文心一言的发布准备工作极为仓促和匆忙,数百名员工一直在夜以继日地工作。截至发布会一周前,“这款聊天机器人的一些基本功能仍未完成。”一些研发员工对文心一言也缺乏信心,“他们已经在其推出之前卖掉了该公司部分股票。”

01 百度的关键一战

ChatGPT甚至能够产出“有创造力”的内容,这确实是之前AI从未展现出的能力。

在2015年之前,人工智能基本是小模型的天下。此前苹果Siri、微软小冰、百度小度,以及各个平台的客服机器人背后都是小模型,其系统中包含多个具体程序单元,一个专门负责负责聊对话聊天、一个专门负责诗词生成、一个专门负责代码生成等。

如果需要增加新功能,只需要训练一个新的程序单元。如果用户的问题超出了既有程序的范围,那么语音助手就会从人工智能变为人工智障。

但ChatGPT采取了不同的“大模型+Prompting(提示词)”的模式,其背后是一个经过海量数据喂养的大的程序单元来解决用户的所有问题。因而其表现更智能更有创造性,更加接近科幻电影中无所不知的通用型人工智能。

因此,ChatGPT的诞生是一个标志性的事件,标志着人工智能的“技术奇点”正在逐渐临近。

前微软CEO比尔·盖茨对ChatGPT评价为“不亚于互联网诞生”,现微软CEO萨提亚·纳德拉将其盛赞为“堪比工业革命”。就连埃隆·马斯克都评价道:“ChatGPT好得惊人,我们离危险的强人工智能不远了。”

一个具备如此颠覆性和革命性的技术,自然也具备着巨大的商业价值。知名机构红杉资本在一篇名为《生成式AI:一个充满创造力的新世界》的报告中表示,生成式AI让机器开始大规模涉足知识类和创造性工作,这涉及数十亿人的工作,未来预计能够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面对ChatGPT,国内的AI专业人士却普遍感受到了与国外技术发展的巨大差距,内心五味杂陈、感慨万千。在社交网络上,就此事引发的关于中美科技发展的对比讨论,也充满了对中国AI企业短视的批评,以及对中国自主大模型的殷切期待之情。

在此背景下,在AI领域布局较深的百度无疑就成为了那个“全村的希望”。机构IDC 2月发布的《2022中国大模型发展白皮书》显示,在国内9家主流厂商的大模型当中,百度文心大模型位于第一梯队,产品能力、生态能力、应用能力全面领先。

对于百度来说,AI大模型也是一个逆袭的绝佳机会。

此前,由于错过了移动互联网时代,百度被甩出“BAT”阵营,在收入、市值上也已掉队多年。而在即将到来的“堪比互联网诞生和工业革命”的新时代,百度如能掌握先机,快人一步,自然也就有了逆袭的机会。

由于AI算力的高投入和高技术门槛,中国能做语言类大模型的团队非常有限。英诺天使基金合伙人王晟认为,加上大厂、一些科研机构和创业公司,总体数量可能不超过十个团队。而百度无疑将是其中极具竞争力的玩家之一。

且AI大模型关系到未来的信息分发方式和数亿人的工作,关系到未来公民信息和国家数据的安全,因此中国必须要有自主的“大模型”,甚至必须被建设和运行在国产化的存储、算力、操作系统等基础平台上——这意味着,百度也许并不需要和ChatGPT正面竞争,只要在技术和应用上领先国内同行一个身位,就能够最大化享受中国市场的红利,就如同当初的搜索业务一样。

不夸张地说,如果百度能够在AIGC领域占据中国市场的先机,“追赶腾讯阿里,重回BAT阵营”就并不遥远。

这或许也是李彦宏为何如此着急推出文心一言的原因——据媒体36氪报道,多位百度员工向其证实,高层下了死命令,要在一个月时间内看到产品。

02 “有目的的赌博”

为抓紧时间赶在最后期限前推出产品,百度一直在争分夺秒,与时间赛跑。李彦宏这种“急就章”的决策被外媒评价为“有目的的赌博”。

据悉,2020年的时候,百度就已经开发出了有16亿个参数的、类似ChatGPT的通用对话生成模型PLATO-2——与当时的GPT-2的参数量(15亿)基本处于同一个级别。

但在ChatGPT蹿红之前,百度并没有将人工智能的研发重点放在类似ChatGPT的大型语言模型开发上。如今ChatGPT的参数量已经达到了1750亿,数据量高达45TB。如前文所言,百度能否在短时间内快速训练模型实现追赶,存在着很大的不确定性。

国内舆论场上,从百度内部员工、到行业观察者、新闻评论区,都不乏对百度过早推出类ChatGPT产品的看空的声音。

有百度NLP(自然语言处理)部门的员工在接受媒体华尔街见闻采访时表示,ChatGPT背后框架庞大复杂,现有技术单模型解决起来有一定难度,公司以前没做出来过,现在突然说几个月之内就能搞定,很担心新项目会步“希壤”后尘。

谷歌的失败也打击了部分行业观察者对于百度的信心。如上文所言,就连谷歌推出的类ChatGPT产品也翻了车。而谷歌是Transformer/T5/PaLM模型的提出者,旗下的Deepmind也被普遍认为是最有可能挑战OpenAI的公司。如果谷歌不能在短时间内复现ChatGPT的能力,那么其他AI公司也很难做到。

今年二月,有网友爆料,其在试用百度AI文生图产品“文心一格”时发现,百度的文心一格AI对于语义的理解存在问题。

巨潮记者尝试着分别在文心一格和OpenAI旗下的DALLE网站上分别输出“皮卡丘大战犬夜叉”,得到的图片结果显示,文心一格生成的图片中并未包含犬夜叉的影像。显然其对于中文语义的理解仍然存在着一定的问题。

尽管存在以上看空和担忧的声音,实际运行效果仍未完全明朗,但百度的公关宣传却十分高调。

有媒体统计,截至2月末,已有上百家媒体、多家汽车品牌、营销机构、企业服务商、金融服务商以及互联网公司宣布“接入文心一言”,成为首批生态合作伙伴,连少林寺都来了,俨然已经形成了一个生态圈,吊足了外界的胃口。

选择官宣与文心一言的合作,不同类型的公司需求各异,如媒体和营销公司要用文心一言帮助生产内容,汽车厂商想借助其提升人车交互;但据媒体报道,文心一言的可用程度如何,能达到怎样的效果,这些官宣合作的厂商目前实际上也并不清楚。

从品牌营销的角度来看,部分行业观察者也担忧,百度在前期如此高调的宣传,给予投资者和C端用户太高的预期,如果实际产品与ChatGPT存在太大差距,有可能遭遇反噬,反而伤害了品牌和口碑。

03 风物长宜放眼量

从中短期来看,文心一言的发布其实很难给百度带来收益的改善。

 AI大模型实在太烧钱了。正如此前海通证券科技行业首席分析师郑宏达对美团联合创始人王慧文的呛声所言,大模型训练一次就花500万美元,5000万美元只够训练10次。此外,还得面临高昂的硬件采购成本和日常运营成本。

《财经十一人》分析指出,生成式AI的投资规模高达百亿元,但ChatGPT只是对话机器人,商业应用场景展示暂时有限。因此,其中短期内不仅无法盈利,还要亏更多钱。

对于百度而言,另一方面的因素则是原搜索业务可能遭遇的冲击——搜索广告的本质是给用户展现更多的结果页面,可ChatGPT则是更精准、更有逻辑地推送答案,两者结合之后自然会影响到广告的投放。

ChatGPT的智能化和创造力对于搜索市占率不到5%的微软必应来说,是抢占用户和市场的利器;但对于国内搜索市占率超过70%的百度来说,则可能是一种不小的冲击。

对于生成式AI的持续投入的效果,最终将作用于未来。如前文红杉资本的报道所言,生成式AI让机器开始大规模涉足知识类和创造性工作,未来预计能够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以通用的大模型为基础,AIGC可细分为文本生成、音频生成、图像生成、视频生成、跨模态生成等技术场景,可以应用到文案、营销、设计、行业研究等文化传媒领域,还有医疗+AI,教育+AI,数字人,游戏等各行各业中。

因此,仅仅训练出高质量的大模型是不够的,还要建立起一个完整的应用生态。这或许也是李彦宏冒着“可能远不及ChatGPT”的风险也要争分夺秒发布文心一言的原因之一。

一旦能够抢占先机,形成围绕大模型的应用生态,建立起在to B领域的先发优势,百度也就真正坐稳了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头把交易,并成为未来社会不可替代的基础设施。

只不过在国内AI大模型上落后美国两年左右的整体背景下,即使要抢占国内市场的先机,百度也实在不必如此操之过急——竞争对手即使已经在做大模型的研发,一时间也很难拿出可落地的产品。

而百度更需要做的是稳扎稳打,将文心一言的效果打磨到最好。否则一旦产品不行,当下官宣合作的厂商,最后大概率都都会逃跑。

风物长宜放眼量。考虑到国内AI大模型的整体发展阶段,几天后百度发布的文心一言将只是一场摸底考,让外界得以知悉百度AI大模型的实力几何。

站在长期主义的视角来看,国内生成式AI赛道的竞争实际上才刚刚开始。未来谁能在最短时间内复现ChatGPT的能力,才是赛道的第一个转折点。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