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未来产量可能不升反降|大腕说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未来产量可能不升反降|大腕说

朗格将生产越来越多复杂功能腕表,这会让制表大师在每块腕表上投入更多时间。

等比例放大50倍的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巨型装置 图片来源:朗格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姗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在被大集团收编的专业制表品牌中,德国高级制表品牌朗格(A. Lange & Sohne)是一个颇为特立独行的存在。

比如在制表业每年最受瞩目的日内瓦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期间(前身为SIHH高级钟表展),大品牌们通常会推出少则十数款,多则上百款的新品,但朗格推出的新品数量通常连5个指头都数不完。

在2023年日内瓦钟表与奇迹展期间,朗格更是把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为来自全世界的参访者准备了有且仅有一支新作: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精钢款。

朗格全新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精钢款,限量100枚发售

朗格为这款新品可谓是投注了所有心力。在上百平方米的展厅内,朗格安装了一个50倍等比例放大的同款腕表巨型装置,高度为5米,表盘直径为2.15米,机芯直径长达1.5米,重量达到700-900公斤。

为了让参观者能肉眼看清这款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的创新和复杂工艺,这一巨型装置的制作过程据说严格遵循瑞士高级制表的所有原则,每个等比例放大的巨型零部件都经过抛光和修饰,甚至跟品牌所有腕表一样也进行了二次组装,制作耗时长达9个月。

等比例放大50倍的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巨型装置

事实上在每年的表展上,朗格都会选择一枚新款腕表制作巨型装置。选择的标准很统一,即在特定年份最能代表品牌复杂功能造诣巅峰的新作。

而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之所以成为2023年的焦点,是因为它带领朗格踏入了一个新的领域——自动上链计时。作为高级制表领域的代表品牌之一,朗格此前一直在手动上链计时领域有着出色造诣,却从未推出过自动上链腕表。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在专访中告诉界面新闻,不管你信不信,今年日内瓦表展我们就只有这一款新作。原因很简单,它是我们打造的第一块自动上链计时码表,本身便充满了挑战性。

朗格自主研发的全新L156.1 DATOMATIC型自动上链计时机芯

朗格为这款新表搭载了一枚自主研发的全新L156.1 DATOMATIC型自动上链计时机芯,这也是品牌首个自动上链计时机芯。这一机芯允许两枚计时指针设于表盘中央,如此一来,传统计时腕表上设于3时和9时位置的计时盘被大型日历和星期显示的局部替代。

这款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可以进行60分钟的计时测量,配备了可将计时指针归零的全新装置:当计时分针以传统方式跳回起始位置时,红色计时秒针能在几分之一秒内跨越此前行进的距离,并以旋转圈数体现测量过的分钟数——尽管速度快到肉眼实在很难辨清。在按下表盘4时位置的归零按钮后,如果计时分针还没到达30分钟,两根指针将从逆时针方向归零。如果计时分针超过30分钟,两根指针会顺时针走至归零。

业内总体上对朗格推出这样一枚新作并不意外。普遍的认识是——在传统高级制表领域,朗格与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等相似,都是传统高级制表工艺的集大成者。不过,早就具备开发自动计时码表能力的朗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却没有像同行那样主动完成这项制表行业的命题作文

对于发展较为成熟的专业制表品牌而言(成熟的生产体系和深入人心的品牌形象),突破一项新的技术或者打造一款全新的复杂功能腕表,往往是自证其高级制表工艺水平和创造力持续性的方式。

而相比于其他复杂功能——也包括手动上链计时,自动上链计时也不过是最近50多年才出现的技术。1969年,真力时,泰格豪雅和百年灵,以及日本精工先后推出了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和码表。其中又以真力时El Primero机芯最具代表性。

此后,自动上链计时功能被制表品牌广泛采用,而这项技术也进入航空航天计时、运输业、医疗界等不同场景。由于自动上链计时是一件非常复杂的技术,这因此也考验着各个品牌的开发和制造能力。

朗格ODYSSEUS奥德修斯系列腕表

如今走到这一步也并非一蹴而就,朗格实际上已经事先铺垫了几年。

2019年,朗格推出首枚ODYSSEUS奥德修斯系列腕表精钢款,同时也宣告了朗格第六个系列产品线的问世。2020年和2022年,朗格又相继推出搭载皮表带和橡胶表带的18K白金款奥德修斯系列腕表,以及钛金属款腕表。

朗格产品开发总监Anthony De Haas提到,大概在2016年至2017年间品牌内部就开始讨论打造一款既优雅,有运动的”腕表的可行性与方案。六七年过去,随着奥德修斯系列逐渐扩大,市场对其反馈也颇为正面,加入一枚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

Wilhelm Schmid告诉界面新闻,为了走出舒适区,给我们的工作增加点难度,(全新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它必须进入奥德修斯系列。而奥德修斯腕表有着非常清爽的盘面设计,在这样的设计中加入复杂功能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你必须要(为复杂功能机芯)腾出空间。

与同系列部分表款类似,全新奥德修斯系列精钢款自动上链计时码表产量也十分有限,仅限量100枚发售。2022年推出的冰蓝色表盘、钛金属款奥德修斯腕表当时仅限量发售250枚。

复杂功能腕表制作耗时长,要占用制表师相较制作普通腕表乘倍的时间。制作一枚双针腕表只要一个星期,而制造一个枚大复杂功能腕表要花上一年的时间。

这让产量本就十分有限的朗格在分配产能的时候要更有策略。这个隶属于瑞士历峰集团的品牌每年仅生产5500腕表,由550位制表师在位于德国格拉苏蒂的朗格制造工坊内进行生产。每一块朗格腕表都要进行二次组装以确保质量和稳定性,因此朗格表的平均制造时长已经远高于同行业水平。

我们今年生产的复杂功能腕表比去年多,未来还会继续生产越来越多复杂功能腕表。这也意味着单枚腕表所需的产能投入要更多。”Wilhelm Schmid向界面新闻进一步解释道,事实上,朗格已经启动了一项三年的制表师培训计划,计划每年为工厂输送1215位合格的制表新人,但这仍然无法在短期内大幅提升品牌产能。所以总体上看,未来朗格年产量可能会持平,甚至减少。

对于急于购买朗格制表的消费者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的确,你可能要多等一段时间,但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办法。”Wilhelm Schmid对界面新闻说。根据《金融时报》202111月的一篇报道,如今朗格每年的候补名单上已经有数百名买家在等候购买资格。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朗格的策略是优先满足追随品牌已久的老顾客。上述报道称,从2018年开始,朗格调整了产品分配策略,部分特定表款仅面向品牌老顾客销售,包括2019年问世的奥德修斯系列腕表。

事实上,藏家群体对奥德修斯系列诞生起到了重要作用。产品开发总监Anthony De Haas与生产制造总监Tino Bobe在公开视频中提到,在整个系列诞生之前,有一个藏家告诉我们,我有很多你们家的腕表,但唯独缺少一块能在假期佩戴的腕表(注:豪华运动腕表)。为我们打造一款吧。

完成一项命题作文的动力有时候的确也来自懂行的藏家。传统高级制表品牌与收藏圈子走得近,交流多。强调传承和工艺的品牌无法忽视粉丝更多的期待。我们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我们的顾客。”Wilhelm Schmid认为这是经历过中断后重启的朗格品牌如今再度受到市场认可的关键之一。

这套产品发售策略反过来进一步影响了朗格在市场中的表现。过去三年,朗格古董表在拍卖市场的受欢迎度显著提升,尤其是在亚洲市场,其拍品成交价也水涨船高。不断推陈出新且极具辨识度的腕表新作,极为有限的产品数量以及针对性的配售制度等一系列因素,让朗格越来越受到新兴市场藏家的关注。

朗格没有透露,2022年品牌关键的财务数据,以及亚洲市场的表现。但在2022年大中华区整体消费低迷的情况下,Wilhelm Schmid对界面新闻表示,基本上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候补名单,在情况持续数月后,我们对产品进行了重新分配…….所以,对我们而言(去年的情况)并没有构成真正的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历峰集团

356
  • 富艺斯钟表纽约春拍逾2336万美元收槌
  • 卡地亚将在南昌开店,但奢侈品牌在中国的下沉速度越来越慢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未来产量可能不升反降|大腕说

朗格将生产越来越多复杂功能腕表,这会让制表大师在每块腕表上投入更多时间。

等比例放大50倍的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巨型装置 图片来源:朗格

界面新闻记者 | 黄姗

界面新闻编辑 | 楼婍沁

在被大集团收编的专业制表品牌中,德国高级制表品牌朗格(A. Lange & Sohne)是一个颇为特立独行的存在。

比如在制表业每年最受瞩目的日内瓦钟表与奇迹高级钟表展期间(前身为SIHH高级钟表展),大品牌们通常会推出少则十数款,多则上百款的新品,但朗格推出的新品数量通常连5个指头都数不完。

在2023年日内瓦钟表与奇迹展期间,朗格更是把这种风格发挥到极致,为来自全世界的参访者准备了有且仅有一支新作: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精钢款。

朗格全新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精钢款,限量100枚发售

朗格为这款新品可谓是投注了所有心力。在上百平方米的展厅内,朗格安装了一个50倍等比例放大的同款腕表巨型装置,高度为5米,表盘直径为2.15米,机芯直径长达1.5米,重量达到700-900公斤。

为了让参观者能肉眼看清这款自动上链计时码表的创新和复杂工艺,这一巨型装置的制作过程据说严格遵循瑞士高级制表的所有原则,每个等比例放大的巨型零部件都经过抛光和修饰,甚至跟品牌所有腕表一样也进行了二次组装,制作耗时长达9个月。

等比例放大50倍的ODYSSEUS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巨型装置

事实上在每年的表展上,朗格都会选择一枚新款腕表制作巨型装置。选择的标准很统一,即在特定年份最能代表品牌复杂功能造诣巅峰的新作。

而奥德修斯自动上链计时码表之所以成为2023年的焦点,是因为它带领朗格踏入了一个新的领域——自动上链计时。作为高级制表领域的代表品牌之一,朗格此前一直在手动上链计时领域有着出色造诣,却从未推出过自动上链腕表。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在专访中告诉界面新闻,不管你信不信,今年日内瓦表展我们就只有这一款新作。原因很简单,它是我们打造的第一块自动上链计时码表,本身便充满了挑战性。

朗格自主研发的全新L156.1 DATOMATIC型自动上链计时机芯

朗格为这款新表搭载了一枚自主研发的全新L156.1 DATOMATIC型自动上链计时机芯,这也是品牌首个自动上链计时机芯。这一机芯允许两枚计时指针设于表盘中央,如此一来,传统计时腕表上设于3时和9时位置的计时盘被大型日历和星期显示的局部替代。

这款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可以进行60分钟的计时测量,配备了可将计时指针归零的全新装置:当计时分针以传统方式跳回起始位置时,红色计时秒针能在几分之一秒内跨越此前行进的距离,并以旋转圈数体现测量过的分钟数——尽管速度快到肉眼实在很难辨清。在按下表盘4时位置的归零按钮后,如果计时分针还没到达30分钟,两根指针将从逆时针方向归零。如果计时分针超过30分钟,两根指针会顺时针走至归零。

业内总体上对朗格推出这样一枚新作并不意外。普遍的认识是——在传统高级制表领域,朗格与百达翡丽、江诗丹顿等相似,都是传统高级制表工艺的集大成者。不过,早就具备开发自动计时码表能力的朗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却没有像同行那样主动完成这项制表行业的命题作文

对于发展较为成熟的专业制表品牌而言(成熟的生产体系和深入人心的品牌形象),突破一项新的技术或者打造一款全新的复杂功能腕表,往往是自证其高级制表工艺水平和创造力持续性的方式。

而相比于其他复杂功能——也包括手动上链计时,自动上链计时也不过是最近50多年才出现的技术。1969年,真力时,泰格豪雅和百年灵,以及日本精工先后推出了自动上链计时机芯和码表。其中又以真力时El Primero机芯最具代表性。

此后,自动上链计时功能被制表品牌广泛采用,而这项技术也进入航空航天计时、运输业、医疗界等不同场景。由于自动上链计时是一件非常复杂的技术,这因此也考验着各个品牌的开发和制造能力。

朗格ODYSSEUS奥德修斯系列腕表

如今走到这一步也并非一蹴而就,朗格实际上已经事先铺垫了几年。

2019年,朗格推出首枚ODYSSEUS奥德修斯系列腕表精钢款,同时也宣告了朗格第六个系列产品线的问世。2020年和2022年,朗格又相继推出搭载皮表带和橡胶表带的18K白金款奥德修斯系列腕表,以及钛金属款腕表。

朗格产品开发总监Anthony De Haas提到,大概在2016年至2017年间品牌内部就开始讨论打造一款既优雅,有运动的”腕表的可行性与方案。六七年过去,随着奥德修斯系列逐渐扩大,市场对其反馈也颇为正面,加入一枚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变得更加顺理成章。

朗格首席执行官Wilhelm Schmid

Wilhelm Schmid告诉界面新闻,为了走出舒适区,给我们的工作增加点难度,(全新自动上链计时码表)它必须进入奥德修斯系列。而奥德修斯腕表有着非常清爽的盘面设计,在这样的设计中加入复杂功能对任何人而言都是一个巨大的挑战,因为你必须要(为复杂功能机芯)腾出空间。

与同系列部分表款类似,全新奥德修斯系列精钢款自动上链计时码表产量也十分有限,仅限量100枚发售。2022年推出的冰蓝色表盘、钛金属款奥德修斯腕表当时仅限量发售250枚。

复杂功能腕表制作耗时长,要占用制表师相较制作普通腕表乘倍的时间。制作一枚双针腕表只要一个星期,而制造一个枚大复杂功能腕表要花上一年的时间。

这让产量本就十分有限的朗格在分配产能的时候要更有策略。这个隶属于瑞士历峰集团的品牌每年仅生产5500腕表,由550位制表师在位于德国格拉苏蒂的朗格制造工坊内进行生产。每一块朗格腕表都要进行二次组装以确保质量和稳定性,因此朗格表的平均制造时长已经远高于同行业水平。

我们今年生产的复杂功能腕表比去年多,未来还会继续生产越来越多复杂功能腕表。这也意味着单枚腕表所需的产能投入要更多。”Wilhelm Schmid向界面新闻进一步解释道,事实上,朗格已经启动了一项三年的制表师培训计划,计划每年为工厂输送1215位合格的制表新人,但这仍然无法在短期内大幅提升品牌产能。所以总体上看,未来朗格年产量可能会持平,甚至减少。

对于急于购买朗格制表的消费者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的确,你可能要多等一段时间,但这个问题没有解决办法。”Wilhelm Schmid对界面新闻说。根据《金融时报》202111月的一篇报道,如今朗格每年的候补名单上已经有数百名买家在等候购买资格。

在供不应求的情况下,朗格的策略是优先满足追随品牌已久的老顾客。上述报道称,从2018年开始,朗格调整了产品分配策略,部分特定表款仅面向品牌老顾客销售,包括2019年问世的奥德修斯系列腕表。

事实上,藏家群体对奥德修斯系列诞生起到了重要作用。产品开发总监Anthony De Haas与生产制造总监Tino Bobe在公开视频中提到,在整个系列诞生之前,有一个藏家告诉我们,我有很多你们家的腕表,但唯独缺少一块能在假期佩戴的腕表(注:豪华运动腕表)。为我们打造一款吧。

完成一项命题作文的动力有时候的确也来自懂行的藏家。传统高级制表品牌与收藏圈子走得近,交流多。强调传承和工艺的品牌无法忽视粉丝更多的期待。我们今天比以往任何时候都更了解我们的顾客。”Wilhelm Schmid认为这是经历过中断后重启的朗格品牌如今再度受到市场认可的关键之一。

这套产品发售策略反过来进一步影响了朗格在市场中的表现。过去三年,朗格古董表在拍卖市场的受欢迎度显著提升,尤其是在亚洲市场,其拍品成交价也水涨船高。不断推陈出新且极具辨识度的腕表新作,极为有限的产品数量以及针对性的配售制度等一系列因素,让朗格越来越受到新兴市场藏家的关注。

朗格没有透露,2022年品牌关键的财务数据,以及亚洲市场的表现。但在2022年大中华区整体消费低迷的情况下,Wilhelm Schmid对界面新闻表示,基本上我们在全球各地都有候补名单,在情况持续数月后,我们对产品进行了重新分配…….所以,对我们而言(去年的情况)并没有构成真正的挑战。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