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曾与沃尔玛掰手腕,人人乐没落了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曾与沃尔玛掰手腕,人人乐没落了

业绩新低,曲江文投是否能盘活人人乐。

文 | 时代财经App 张雪梅

编辑 | 黎倩

营收持续下滑10年,“华南超市三巨头”之一的人人乐2022年再次录得上市以来业绩新低。

2022年,人人乐(2336.SZ)实现营业收入39.71亿元,同比下滑22.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07亿元,同比上年有所收窄。公司总资产48.54亿元,较期初下降1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1.11亿元,较期初下降82.09%。

与此同时,其门店数量持续缩水。截至2022年底,人人乐门店数量113家,较2020年的149家减少36家,全年未开新店。

一位在人人乐工作十多年的店长告诉时代财经,2021年上半年开始,门店就出现较为严重的供货问题,供应商反馈未收到货款。时代财经走访了人人乐深圳数家门店,发现不少货架只有第一排陈列商品,且重复率很高,货架下方摆放的箱子不少为空箱。

作为早期的本土传统大卖场超市,人人乐在2008年凭借着105亿元的销售额位列中国连锁百强第31位,和新一佳、华润万家并称为“华南超市三巨头”。即便在和家乐福、沃尔玛等外来巨头对抗时,也能占据一席之地。2010年,人人乐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发行价为26.98元/股,首日收盘价27.44元/股。

不过,随着高管相继离职、大卖场式微,人人乐逐渐陷入困境,有相关方更是对时代财经直指人人乐高管有不正当交易行为。截至2023年4月24日收盘,人人乐录得13.59元/股,较发行价跌去近半。

营收10年连降,关联交易频繁

在交出2022年“惨淡”的业绩报告之前,人人乐的营收已经连续多年下降。时代财经翻阅人人乐财报发现,自2012年至2022年,人人乐年营收每年都在下滑,从129.13亿元下降至39.71亿元。

除了卖场业态式微等大环境影响,人人乐自身运营能力也存疑。其中,较低的存货周转率就暴露了公司的短板。

根据雪球数据,2022年人人乐存货周转率为3.02次,2021年为2.98次,同年,永辉超市、家家悦、步步高、中百集团则分别为6.83次、5.95次、5.10次和5.26次,均高于人人乐。

陈强从2018年开始与人人乐合作,在他看来,人人乐存货周转率低与关联公司供货有较大关系。他告诉时代财经,其公司主要在人人乐采购酒水饮料等商品,其中包括飞天茅台。由于茅台供不应求,市场价格往往高于出厂价1499元,而其在人人乐采购茅台的价格在2800元-3500元/瓶浮动。

为此,人人乐给出两种茅台采购方案,其一,按飞天茅台原价1499元/瓶将货款打入上市公司人人乐账户,差价则以现金或者分批小额转账的方式转入人人乐某高管账户;其二,飞天茅台按1499元/瓶销售,同时需搭售3支459元/瓶其他品牌红酒,搭售商品总价与所购茅台价格相当。

时代财经联系到相关高管,其回应称上述情况子虚乌有,并给出公司律师的联系方式,但时代财经数次拨打律师,均无法接听,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采购方从人人乐购买飞天茅台的搭售清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采购方与人人乐及人人乐高管部分转账记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据陈强透露,搭售红酒品牌的供货商为深圳市中澳美通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中澳美通”)与深圳市浩明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浩明酒业)。天眼查显示,两家公司均由人人乐创始人何金明与高管宋琦持有,前者持股98%,后者2%,属于人人乐关联公司。

时代财经走访几家人人乐门店发现,红酒区至少4款红酒供应商为中澳美通,且占据多个货架。上述搭售款红酒目前以打折价199元/瓶出售,该红酒此前在门店销售价格为499元。

雅拉有机赤震珠干红葡萄酒750ml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中澳美通供应红酒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据悉,中澳美通于2015年开始为人人乐供货,根据财报披露,当年供货额为638.70万元,次年,这一金额达到2345.33万元,并逐年增加。2020年-2021年,关联公司中澳美通与浩明酒业(曾用名“人人乐投资”)累计为人人乐供货1.24亿元和1.01亿元,均在获批的交易额度内,2020年-2021年,两家公司合计获批交易额度为1.6亿元和1.54亿元。

人人乐西安一位酒类客户向时代财经透露,自己未遇见过购买茅台一搭三的情况,“我们是与人人乐合作购货,金额比较大的时候会获得茅台抽签资格,抽中茅台再去店里买,但是有听别人说过这种情况(即搭售情况)”。

人人乐方面则回应时代财经称:“该情况是否属实我们不清楚。但公司有严格的廉政内控制度,且有专职的监察部门负责处理,并始终保持零容忍高压态势,一旦投诉查实,绝不姑息.”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曲江文投与人人乐达成要约收购协议,中澳美通等关联公司供货额也出现大幅下降。根据人人乐财报显示,两家公司2022年为人人乐供货额累计672.49万元。

年营收曾过百亿,与沃尔玛硬刚

站在大卖场风口上起家的人人乐,曾一时风光无两。

1996年,从体制内下海的何金明,靠着百万贷款,在深圳南山区开出了第一家人人乐超市,彼时正值中国大卖场业态的黄金发展期,知名零售商家乐福、沃尔玛均在此时相继进入中国市场,站在风口的人人乐日销售额很快到达6万多元。

同年,家乐福与沃尔玛均在深圳开出首店,与人人乐“贴身肉搏”。其中,家乐福门店与人人乐相距仅2.5公里,但人人乐很快从中突围,一年多后,其门店的日销售额攀升至60多万元。沃尔玛前营运总监李成杰亦无奈表示:“在中国能与沃尔玛面对面竞争,还能保持发展的公司,只有人人乐。”此后,人人乐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在惠州、江门、西安、成都、天津等多城市扩张,并于2010年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不过,2011年开始,人人乐多位高管离职。当年,公司董事、副总裁、首席营运官李彦峰和连锁超市事业部采购中心执行总经理王牛崽离职;次年,人人乐事业部副总裁李宽森辞职。此外,据媒体报道,人人乐多个总监级别、区域招聘经理和店长级别的人员也相继离职。据坊间传闻,高管离职系何金明未兑现上市前分配股份的承诺。

2012年,人人乐营收到达129.13亿元,为上市以来的最高峰,但也首次出现亏损,净亏损1.87亿元。这一年之后,人人乐走上了一条向下的道路。2016年和2019年,其两次被深交所实施退市ST风险警示;2017年,人人乐第一家店关闭,公司营收也持续缩水,至2022年不足40亿元。

2019年7月,低谷期的人人乐引入西安国资曲江文投,其控股股东深圳市浩明投资有限公司与曲江文投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将其所持约20%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后者,并将约22.86%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后者行使。2019年11月完成过户手续后,曲江文投成为人人乐新的控股股东。

2023年2月,曲江文投关联方永乐商管继续收购人人乐1.07亿股股份,收购完成后,永乐商管将持有人人乐63.67%的股份,人人乐实控权易主曲江文投,此前大股东深圳浩明系只剩何金明所持15.19%股份,退居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2022年财报显示,人人乐营收前十门店有6家在西安,1家在咸阳,大本营深圳仅前海店、桃源居店2家门店上榜,这或许也是曲江文投收购人人乐的原因之一。

不过,最近山姆深圳前海旗舰店正在进行招人等开业前筹备工作,门店面积高达30000平。高德地图显示,该店与人人乐前海店门店仅距离1.3公里,可以预见,一场激烈的“战役”将在不久后打响。

门店缺货、客流下降,总部多工位空置

与山姆等超市的面对面竞争并非人人乐眼下的近忧,拖欠供应商货款、门店缺货才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时代财经近日走访了人人乐深圳宝安区桃源居店、龙华区书香门第店两个卖场,及宝安区人人乐会员折扣店,其中桃源居店多年为销售额前十门店,但三家门店均存在供货问题。

时代财经发现,虽然卖场内基本无空置货架,但无论是米面粮油、日化等日常生活用品,还是饮料副食等休闲零食品类,货架几乎只有第一排有货,而且商品重复率很高。此外,货架下方摆放的箱子也有不少为空箱。门店亦出现不少临期产品,如某知名品牌饮料仅余一种口味,保质期9个月,距离过期还剩2个多月,某知名品牌薯片也出现该种情况,正在打折促销。

人人乐深圳门店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目前,店内存在员工人数较少的情况。时代财经在人人乐书香门第店红酒、副食等区域徘徊许久,仅见到一名员工,向该工作人员询问商品情况,她表示,自己不太清楚,因为是临时被抽调过来帮忙归类商品的,这两天才刚到店。

此外,门店内几乎不见消费者,其中,会员折扣店作为人人乐新业态,仅一个收银台处于工作状态,超市外租区门店基本撤场。

王明是一位在人人乐工作十多年的店长,他告诉时代财经,人人乐每年都在裁员,包括今年也是,“我所在门店去年一整年都停止招聘,到年底才开始启动,招人也是临时工。”

4月21日,时代财经来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人人乐石岩总部,办公楼内大部分区域处于未开灯的空置状态,主要办公区域也有许多空置工位,与人人乐打交道多年的客户陈强表示,此前空置工位均有员工落座。人人乐财报显示,2022年底,人人乐在职员工数量为6085人,而2020年底这一数量为10634人。

人人乐深圳总部,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同时,王明透露,门店缺货的情况从前年(2021年)上半年开始出现,“有些供应商半年或者一年都没有收到款,缺货对门店影响较大。”进入2023年后,这个情况更加严重,王明直言,门店基本没货了,卖的很多都是中澳美通、深圳市美乐美优贸易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供应的货。

天眼查显示,深圳市美乐美优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由人人乐投资、何金明、宋琦和曲江文投间接持股,其中何金明为公司实控人,人人乐董事长何浩为公司高管。

王明对时代财经表示:“人人乐门店生意一直在下滑,特别是这6年感受明显”,至于出现该情况的原因,他认为,一方面是大环境影响,但更重要是人人乐内部管理混乱,“例如通过调岗、降职、降薪等手段对老员工进行清退,被迫离职的人有很多,可能是因为家族企业的原因,公司的规章制度执行起来很难。”王明表示。

另一位同样在职10多年的人人乐店长向时代财经证实了缺货情况:“现在门店确实有些品牌缺货,供应商反馈说是对账不及时。”他同时告诉时代财经,能感受到人人乐生意越来越差。

作为曾经的华南超市巨头之一,人人乐有其过人之处,但经历同行竞争、卖场式微、管理混乱、供应商撤出等一系列重创后,早已不复当年,至于曲江文投是否能盘活人人乐,还有待时间验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强、王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沃尔玛

2.7k
  • 沃尔玛与Unity就游戏与应用中的沉浸式商务合作
  • 印度电商公司Flipkart将获沃尔玛6亿美元新投资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曾与沃尔玛掰手腕,人人乐没落了

业绩新低,曲江文投是否能盘活人人乐。

文 | 时代财经App 张雪梅

编辑 | 黎倩

营收持续下滑10年,“华南超市三巨头”之一的人人乐2022年再次录得上市以来业绩新低。

2022年,人人乐(2336.SZ)实现营业收入39.71亿元,同比下滑22.08%;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07亿元,同比上年有所收窄。公司总资产48.54亿元,较期初下降17.04%;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1.11亿元,较期初下降82.09%。

与此同时,其门店数量持续缩水。截至2022年底,人人乐门店数量113家,较2020年的149家减少36家,全年未开新店。

一位在人人乐工作十多年的店长告诉时代财经,2021年上半年开始,门店就出现较为严重的供货问题,供应商反馈未收到货款。时代财经走访了人人乐深圳数家门店,发现不少货架只有第一排陈列商品,且重复率很高,货架下方摆放的箱子不少为空箱。

作为早期的本土传统大卖场超市,人人乐在2008年凭借着105亿元的销售额位列中国连锁百强第31位,和新一佳、华润万家并称为“华南超市三巨头”。即便在和家乐福、沃尔玛等外来巨头对抗时,也能占据一席之地。2010年,人人乐在深交所上市,彼时发行价为26.98元/股,首日收盘价27.44元/股。

不过,随着高管相继离职、大卖场式微,人人乐逐渐陷入困境,有相关方更是对时代财经直指人人乐高管有不正当交易行为。截至2023年4月24日收盘,人人乐录得13.59元/股,较发行价跌去近半。

营收10年连降,关联交易频繁

在交出2022年“惨淡”的业绩报告之前,人人乐的营收已经连续多年下降。时代财经翻阅人人乐财报发现,自2012年至2022年,人人乐年营收每年都在下滑,从129.13亿元下降至39.71亿元。

除了卖场业态式微等大环境影响,人人乐自身运营能力也存疑。其中,较低的存货周转率就暴露了公司的短板。

根据雪球数据,2022年人人乐存货周转率为3.02次,2021年为2.98次,同年,永辉超市、家家悦、步步高、中百集团则分别为6.83次、5.95次、5.10次和5.26次,均高于人人乐。

陈强从2018年开始与人人乐合作,在他看来,人人乐存货周转率低与关联公司供货有较大关系。他告诉时代财经,其公司主要在人人乐采购酒水饮料等商品,其中包括飞天茅台。由于茅台供不应求,市场价格往往高于出厂价1499元,而其在人人乐采购茅台的价格在2800元-3500元/瓶浮动。

为此,人人乐给出两种茅台采购方案,其一,按飞天茅台原价1499元/瓶将货款打入上市公司人人乐账户,差价则以现金或者分批小额转账的方式转入人人乐某高管账户;其二,飞天茅台按1499元/瓶销售,同时需搭售3支459元/瓶其他品牌红酒,搭售商品总价与所购茅台价格相当。

时代财经联系到相关高管,其回应称上述情况子虚乌有,并给出公司律师的联系方式,但时代财经数次拨打律师,均无法接听,短信也未收到回复。

采购方从人人乐购买飞天茅台的搭售清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采购方与人人乐及人人乐高管部分转账记录,图片来源:受访者提供

据陈强透露,搭售红酒品牌的供货商为深圳市中澳美通供应链有限公司(下称“中澳美通”)与深圳市浩明酒业有限公司(下称:浩明酒业)。天眼查显示,两家公司均由人人乐创始人何金明与高管宋琦持有,前者持股98%,后者2%,属于人人乐关联公司。

时代财经走访几家人人乐门店发现,红酒区至少4款红酒供应商为中澳美通,且占据多个货架。上述搭售款红酒目前以打折价199元/瓶出售,该红酒此前在门店销售价格为499元。

雅拉有机赤震珠干红葡萄酒750ml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中澳美通供应红酒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据悉,中澳美通于2015年开始为人人乐供货,根据财报披露,当年供货额为638.70万元,次年,这一金额达到2345.33万元,并逐年增加。2020年-2021年,关联公司中澳美通与浩明酒业(曾用名“人人乐投资”)累计为人人乐供货1.24亿元和1.01亿元,均在获批的交易额度内,2020年-2021年,两家公司合计获批交易额度为1.6亿元和1.54亿元。

人人乐西安一位酒类客户向时代财经透露,自己未遇见过购买茅台一搭三的情况,“我们是与人人乐合作购货,金额比较大的时候会获得茅台抽签资格,抽中茅台再去店里买,但是有听别人说过这种情况(即搭售情况)”。

人人乐方面则回应时代财经称:“该情况是否属实我们不清楚。但公司有严格的廉政内控制度,且有专职的监察部门负责处理,并始终保持零容忍高压态势,一旦投诉查实,绝不姑息.”

值得注意的是,2022年曲江文投与人人乐达成要约收购协议,中澳美通等关联公司供货额也出现大幅下降。根据人人乐财报显示,两家公司2022年为人人乐供货额累计672.49万元。

年营收曾过百亿,与沃尔玛硬刚

站在大卖场风口上起家的人人乐,曾一时风光无两。

1996年,从体制内下海的何金明,靠着百万贷款,在深圳南山区开出了第一家人人乐超市,彼时正值中国大卖场业态的黄金发展期,知名零售商家乐福、沃尔玛均在此时相继进入中国市场,站在风口的人人乐日销售额很快到达6万多元。

同年,家乐福与沃尔玛均在深圳开出首店,与人人乐“贴身肉搏”。其中,家乐福门店与人人乐相距仅2.5公里,但人人乐很快从中突围,一年多后,其门店的日销售额攀升至60多万元。沃尔玛前营运总监李成杰亦无奈表示:“在中国能与沃尔玛面对面竞争,还能保持发展的公司,只有人人乐。”此后,人人乐迎来自己的高光时刻,在惠州、江门、西安、成都、天津等多城市扩张,并于2010年成功在深交所上市。

不过,2011年开始,人人乐多位高管离职。当年,公司董事、副总裁、首席营运官李彦峰和连锁超市事业部采购中心执行总经理王牛崽离职;次年,人人乐事业部副总裁李宽森辞职。此外,据媒体报道,人人乐多个总监级别、区域招聘经理和店长级别的人员也相继离职。据坊间传闻,高管离职系何金明未兑现上市前分配股份的承诺。

2012年,人人乐营收到达129.13亿元,为上市以来的最高峰,但也首次出现亏损,净亏损1.87亿元。这一年之后,人人乐走上了一条向下的道路。2016年和2019年,其两次被深交所实施退市ST风险警示;2017年,人人乐第一家店关闭,公司营收也持续缩水,至2022年不足40亿元。

2019年7月,低谷期的人人乐引入西安国资曲江文投,其控股股东深圳市浩明投资有限公司与曲江文投签订《股份转让协议》《表决权委托协议》,约定将其所持约20%上市公司股份转让给后者,并将约22.86%股份对应的表决权委托后者行使。2019年11月完成过户手续后,曲江文投成为人人乐新的控股股东。

2023年2月,曲江文投关联方永乐商管继续收购人人乐1.07亿股股份,收购完成后,永乐商管将持有人人乐63.67%的股份,人人乐实控权易主曲江文投,此前大股东深圳浩明系只剩何金明所持15.19%股份,退居第二大股东的位置。

2022年财报显示,人人乐营收前十门店有6家在西安,1家在咸阳,大本营深圳仅前海店、桃源居店2家门店上榜,这或许也是曲江文投收购人人乐的原因之一。

不过,最近山姆深圳前海旗舰店正在进行招人等开业前筹备工作,门店面积高达30000平。高德地图显示,该店与人人乐前海店门店仅距离1.3公里,可以预见,一场激烈的“战役”将在不久后打响。

门店缺货、客流下降,总部多工位空置

与山姆等超市的面对面竞争并非人人乐眼下的近忧,拖欠供应商货款、门店缺货才是亟待解决的难题。

时代财经近日走访了人人乐深圳宝安区桃源居店、龙华区书香门第店两个卖场,及宝安区人人乐会员折扣店,其中桃源居店多年为销售额前十门店,但三家门店均存在供货问题。

时代财经发现,虽然卖场内基本无空置货架,但无论是米面粮油、日化等日常生活用品,还是饮料副食等休闲零食品类,货架几乎只有第一排有货,而且商品重复率很高。此外,货架下方摆放的箱子也有不少为空箱。门店亦出现不少临期产品,如某知名品牌饮料仅余一种口味,保质期9个月,距离过期还剩2个多月,某知名品牌薯片也出现该种情况,正在打折促销。

人人乐深圳门店 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目前,店内存在员工人数较少的情况。时代财经在人人乐书香门第店红酒、副食等区域徘徊许久,仅见到一名员工,向该工作人员询问商品情况,她表示,自己不太清楚,因为是临时被抽调过来帮忙归类商品的,这两天才刚到店。

此外,门店内几乎不见消费者,其中,会员折扣店作为人人乐新业态,仅一个收银台处于工作状态,超市外租区门店基本撤场。

王明是一位在人人乐工作十多年的店长,他告诉时代财经,人人乐每年都在裁员,包括今年也是,“我所在门店去年一整年都停止招聘,到年底才开始启动,招人也是临时工。”

4月21日,时代财经来到位于深圳市宝安区的人人乐石岩总部,办公楼内大部分区域处于未开灯的空置状态,主要办公区域也有许多空置工位,与人人乐打交道多年的客户陈强表示,此前空置工位均有员工落座。人人乐财报显示,2022年底,人人乐在职员工数量为6085人,而2020年底这一数量为10634人。

人人乐深圳总部,图片来源:时代财经/摄

同时,王明透露,门店缺货的情况从前年(2021年)上半年开始出现,“有些供应商半年或者一年都没有收到款,缺货对门店影响较大。”进入2023年后,这个情况更加严重,王明直言,门店基本没货了,卖的很多都是中澳美通、深圳市美乐美优贸易有限公司等关联公司供应的货。

天眼查显示,深圳市美乐美优贸易有限责任公司由人人乐投资、何金明、宋琦和曲江文投间接持股,其中何金明为公司实控人,人人乐董事长何浩为公司高管。

王明对时代财经表示:“人人乐门店生意一直在下滑,特别是这6年感受明显”,至于出现该情况的原因,他认为,一方面是大环境影响,但更重要是人人乐内部管理混乱,“例如通过调岗、降职、降薪等手段对老员工进行清退,被迫离职的人有很多,可能是因为家族企业的原因,公司的规章制度执行起来很难。”王明表示。

另一位同样在职10多年的人人乐店长向时代财经证实了缺货情况:“现在门店确实有些品牌缺货,供应商反馈说是对账不及时。”他同时告诉时代财经,能感受到人人乐生意越来越差。

作为曾经的华南超市巨头之一,人人乐有其过人之处,但经历同行竞争、卖场式微、管理混乱、供应商撤出等一系列重创后,早已不复当年,至于曲江文投是否能盘活人人乐,还有待时间验证。

(应受访者要求,文中陈强、王明为化名)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