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FTC重新定义“反垄断”,安进280亿美金并购遇阻背后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FTC重新定义“反垄断”,安进280亿美金并购遇阻背后

在经历了相对平静的2022年之后,医药行业的并购交易正在逐渐升温。

图片来源:pexels-Anna Shvets

文|氨基观察 

过去,“买买买”一直是大药企们巩固自身地位、获得新产品的有利武器。但如今,这一模式的操作难度,不断上升。

核心原因之一在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不断提出新挑战。5月16日,FTC表示已提起诉讼,阻止安进278亿美元收购Horizon的交易。

药企之间的并购交易,遭到FTC的阻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FTC的目的是“反垄断”,所以一般只要并购方出清与被并购方重合的管线即可。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安进遭遇的问题无法通过老办法解决。

FTC叫停安进并购交易的原因,是因为后者此前有过垄断市场抬高药物价格的行为。此次并购虽然不涉及垄断行为,但FTC担心安进会捆绑销售,达到类似目的。

也就是说,FTC重新定义的“反垄断”调查。看来,安进这次遇到麻烦了。

不过,在为防止美国药价上涨操碎了心的面前,需要忧虑的只有安进吗?

01 被叫停的2022年最大并购案

把时间拉回到半年前。

2022年12月13日,安进宣布将斥资278亿美元收购Horizon。这是2022年全球生物制药领域最大的一笔交易。

若交易最终完成,安进将获得重磅炸弹Tepezza,一款用于治疗甲状腺眼病的药物。

2020年1月,获得FDA批准上市的Tepezza迅速放量。2022年,其为Horizon带来了19.7亿美元的收入。有分析师预计,这款药物的销售峰值将达到40亿美元。

此外,Horizon已经实现商业化产品还有,治疗慢性痛风的Krystexxa、治疗视神经和脊髓炎症的Uplizna、治疗罕见遗传疾病尿素循环紊乱的Ravicti。

安进豪掷万金也能理解。

因为银屑病治疗药物Otezla和关节炎治疗药物Enbrel等关键产品,开始遭遇来自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的竞争,安进面临着收入下降的可能。

在安进的盘算中,如果这笔交易能够成功,安进将成功获得新的业绩增长引擎。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笔交易能不能成,如今却要画上一个问号。

02 FTC重新定义反垄断

在美国,药企之间的并购需要经过FTC的反垄断调查。安进的这笔并购,就被卡在了FTC这里。

5月16日,FTC表示将起诉该交易,以阻止安进并购Horizon 交易的完成。

在FTC看来,这笔并购可能会使安进利用其强势的药品组合,通过折扣向保险公司和药店施压,从而巩固Krystexxa和Tepezza的垄断地位,肆意对药物加价。

当然,FTC做出这样的推测也不是没有原因。

一方面,安进公司已经获批的药物,在2022年销售额高达248亿美元的销售额。凭借着巨额药物收入,安进有足够的实力与保险公司谈判。

另一方面,安进有着控制药价的黑历史。此前,再生元就曾起诉安进,声称其将药物Otezla 和Enbrel 的回扣与降胆固醇治疗PCKS9药物Repatha挂钩。所以FTC也担心在这次并购完成后,安进会故技重施。

对于FTC的质疑,安进表示这种说法“完全是推测”,并且承诺未来不会捆绑销售Horizon的产品。即便如此,FTC仍然表示会采取行动阻止这笔交易。

对于一众大药企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FTC对于药企并购交易的审查越发严格。

在过去,FTC对药企并购交易的审查,只在于交易双方是否有药物的重叠。但这是第一次,FTC在审查中不仅关注重叠的药物,还会关注公司过去围绕药品的定价行为。

FTC 也毫不掩饰这样做的意图:“我们现在不仅要关注已批准的产品,还计划扩大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审查范围,包括考虑潜在的收购是否会对正在开发的药物产生反竞争影响,收购是不是为了消除潜在的竞争威胁等”

同时,FTC局长也表示“今天的行动,是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制药公司并购的一次挑战,这向市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联邦贸易委员会将毫不犹豫地挑战那些,通过牺牲消费者利益和公平竞争,来巩固药企垄断地位的合并案例。”

03 巨轮的转向

在经历了相对平静的2022年之后,医药行业的并购交易正在逐渐升温。

2023年上半年,生物制药领域的并购案例已经呈现出火热的迹象,辉瑞斥资 430 亿美元收购 Seagen、默沙东以108亿美元收购普罗米修斯,葛兰素史克表示将以 20 亿美元收购Bellus。

根据投资银行Torreya 曾预计,到年底2023并购交易总额将达到 3000 亿美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但如今,随着FTC的一盆冷水浇下来,药企的并购是否会经历降温还不得而知。但市场更担忧的点还在于,FTC的监管趋严或许会扰乱美国的创新药生态。

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在海外创新药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生态系统,由小药企主攻药物研发,大药企通过不断并购小药企更新自身的管线。而小药企又能够通过被并购获得的资金,开启下一轮的创新药研发。

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完美的利用大药企与小药企各自的优势。

对于小药企来说,小巧的体量决定了,其在药物研发方面的灵活性。假如当前临床实验失败,可以马上舍弃这一款产品,开始新产品的研发,其试错的成本要比大药企低太多。

同时由于视野的不同,小药企往往会避开热门靶点,发现一些并不为大药企所注意的小众区域,并获得一些令人惊艳的效果。因此新的药物和技术也更可能诞生于小药企。这是,小药企的优势。

大药企的优势在于,其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强大的资金、商业化人才队伍。所以,一款80分的药物,在小药企手里或许只能卖出70分的效果,但在大药企手里或许能卖出90分的效果。

基于此,大药企乐于引进小药企的潜力项目,后者也更倾向于在时机成熟后被大药厂并购。

大药企并购、小药企退出的模式,为美国生物制药发展带来了强大的动力。不少美国药企忧虑,如今随着FTC对这一模式的审查趋严,是否意味着这一飞轮将会降速。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对于药企并购不加以审查,又的的确确会出现药企垄断药市场,不断抬高药物价格的情况。这不仅使得美国的医药不断上升,也降低了患者对药物的可及性。

看来,政策动的手如何平衡,创新药行业的发展与药物的可及性,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个没找到答案的难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安进

97
  •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控股有限公司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安进接受安徽省纪委监委纪律审查和监察调查
  • 安徽江淮汽车集团原董事长安进接受审查调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FTC重新定义“反垄断”,安进280亿美金并购遇阻背后

在经历了相对平静的2022年之后,医药行业的并购交易正在逐渐升温。

图片来源:pexels-Anna Shvets

文|氨基观察 

过去,“买买买”一直是大药企们巩固自身地位、获得新产品的有利武器。但如今,这一模式的操作难度,不断上升。

核心原因之一在于,美国联邦贸易委员会(FTC)不断提出新挑战。5月16日,FTC表示已提起诉讼,阻止安进278亿美元收购Horizon的交易。

药企之间的并购交易,遭到FTC的阻拦并不是什么新鲜事。FTC的目的是“反垄断”,所以一般只要并购方出清与被并购方重合的管线即可。

但问题的关键在于,安进遭遇的问题无法通过老办法解决。

FTC叫停安进并购交易的原因,是因为后者此前有过垄断市场抬高药物价格的行为。此次并购虽然不涉及垄断行为,但FTC担心安进会捆绑销售,达到类似目的。

也就是说,FTC重新定义的“反垄断”调查。看来,安进这次遇到麻烦了。

不过,在为防止美国药价上涨操碎了心的面前,需要忧虑的只有安进吗?

01 被叫停的2022年最大并购案

把时间拉回到半年前。

2022年12月13日,安进宣布将斥资278亿美元收购Horizon。这是2022年全球生物制药领域最大的一笔交易。

若交易最终完成,安进将获得重磅炸弹Tepezza,一款用于治疗甲状腺眼病的药物。

2020年1月,获得FDA批准上市的Tepezza迅速放量。2022年,其为Horizon带来了19.7亿美元的收入。有分析师预计,这款药物的销售峰值将达到40亿美元。

此外,Horizon已经实现商业化产品还有,治疗慢性痛风的Krystexxa、治疗视神经和脊髓炎症的Uplizna、治疗罕见遗传疾病尿素循环紊乱的Ravicti。

安进豪掷万金也能理解。

因为银屑病治疗药物Otezla和关节炎治疗药物Enbrel等关键产品,开始遭遇来自仿制药和生物仿制药的竞争,安进面临着收入下降的可能。

在安进的盘算中,如果这笔交易能够成功,安进将成功获得新的业绩增长引擎。但是,人算不如天算,这笔交易能不能成,如今却要画上一个问号。

02 FTC重新定义反垄断

在美国,药企之间的并购需要经过FTC的反垄断调查。安进的这笔并购,就被卡在了FTC这里。

5月16日,FTC表示将起诉该交易,以阻止安进并购Horizon 交易的完成。

在FTC看来,这笔并购可能会使安进利用其强势的药品组合,通过折扣向保险公司和药店施压,从而巩固Krystexxa和Tepezza的垄断地位,肆意对药物加价。

当然,FTC做出这样的推测也不是没有原因。

一方面,安进公司已经获批的药物,在2022年销售额高达248亿美元的销售额。凭借着巨额药物收入,安进有足够的实力与保险公司谈判。

另一方面,安进有着控制药价的黑历史。此前,再生元就曾起诉安进,声称其将药物Otezla 和Enbrel 的回扣与降胆固醇治疗PCKS9药物Repatha挂钩。所以FTC也担心在这次并购完成后,安进会故技重施。

对于FTC的质疑,安进表示这种说法“完全是推测”,并且承诺未来不会捆绑销售Horizon的产品。即便如此,FTC仍然表示会采取行动阻止这笔交易。

对于一众大药企来说,这显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意味着,FTC对于药企并购交易的审查越发严格。

在过去,FTC对药企并购交易的审查,只在于交易双方是否有药物的重叠。但这是第一次,FTC在审查中不仅关注重叠的药物,还会关注公司过去围绕药品的定价行为。

FTC 也毫不掩饰这样做的意图:“我们现在不仅要关注已批准的产品,还计划扩大联邦贸易委员会的审查范围,包括考虑潜在的收购是否会对正在开发的药物产生反竞争影响,收购是不是为了消除潜在的竞争威胁等”

同时,FTC局长也表示“今天的行动,是联邦贸易委员会对制药公司并购的一次挑战,这向市场发出了一个明确的信号:联邦贸易委员会将毫不犹豫地挑战那些,通过牺牲消费者利益和公平竞争,来巩固药企垄断地位的合并案例。”

03 巨轮的转向

在经历了相对平静的2022年之后,医药行业的并购交易正在逐渐升温。

2023年上半年,生物制药领域的并购案例已经呈现出火热的迹象,辉瑞斥资 430 亿美元收购 Seagen、默沙东以108亿美元收购普罗米修斯,葛兰素史克表示将以 20 亿美元收购Bellus。

根据投资银行Torreya 曾预计,到年底2023并购交易总额将达到 3000 亿美元,这是一个“惊人”的数字。

但如今,随着FTC的一盆冷水浇下来,药企的并购是否会经历降温还不得而知。但市场更担忧的点还在于,FTC的监管趋严或许会扰乱美国的创新药生态。

在过去的几十年时间里,在海外创新药已经形成了一套成熟的生态系统,由小药企主攻药物研发,大药企通过不断并购小药企更新自身的管线。而小药企又能够通过被并购获得的资金,开启下一轮的创新药研发。

这种模式的好处在于,完美的利用大药企与小药企各自的优势。

对于小药企来说,小巧的体量决定了,其在药物研发方面的灵活性。假如当前临床实验失败,可以马上舍弃这一款产品,开始新产品的研发,其试错的成本要比大药企低太多。

同时由于视野的不同,小药企往往会避开热门靶点,发现一些并不为大药企所注意的小众区域,并获得一些令人惊艳的效果。因此新的药物和技术也更可能诞生于小药企。这是,小药企的优势。

大药企的优势在于,其拥有丰富的临床经验、强大的资金、商业化人才队伍。所以,一款80分的药物,在小药企手里或许只能卖出70分的效果,但在大药企手里或许能卖出90分的效果。

基于此,大药企乐于引进小药企的潜力项目,后者也更倾向于在时机成熟后被大药厂并购。

大药企并购、小药企退出的模式,为美国生物制药发展带来了强大的动力。不少美国药企忧虑,如今随着FTC对这一模式的审查趋严,是否意味着这一飞轮将会降速。

但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如果对于药企并购不加以审查,又的的确确会出现药企垄断药市场,不断抬高药物价格的情况。这不仅使得美国的医药不断上升,也降低了患者对药物的可及性。

看来,政策动的手如何平衡,创新药行业的发展与药物的可及性,对于美国来说也是个没找到答案的难题。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