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阿里改革:放手,箭才能射得又高又远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阿里改革:放手,箭才能射得又高又远

另一只靴子落地的速度超过想象。

摄影:界面新闻 匡达

文|智谷趋势

01

另一只靴子落地的速度超过想象。

阿里巴巴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拥抱变革,亦如从前。

5月18日,阿里巴巴借助发布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机会,公布了源于3月28日组织变革的一系列进展,包括:六大业务集正式成立董事会;云智能集团从阿里巴巴集团彻底分拆独立上市;启动探索菜鸟集团上市;启动执行盒马上市流程;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将启动外部融资。

这距离3月28日阿里董事长兼CEO张勇发布全员公开信,宣布启动阿里成立以来最大的“1+6+N”的组织变革,仅过去了51天。

两次宣布的内容大体不差,但细节差别中有实质进展。比如云智能集团的“独立”,在时间线上会令人稍感意外——它注定会发生,只是阿里又提前了一步。多次出现的“上市”,也部分验证了之前市场关于阿里分拆解决价值被低估的猜测。

要分拆一家年营业额8686.87亿,净利润725.09亿,员工总数超过23.5万人的超级公司,当然是一件很困难、麻烦、复杂的事情。但记住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革自己的命。阿里的24年,一直在不断地主动求变,不断展示各种的意料之外。

02

企业的存续取决于两件事:能否成功应对产品的升级换代与组织的升级换代。

对于大多数技术基因厚重的企业来说,激发创新是本能,技术的演进是必然,相对容易。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像阿里这样把自己作为一件“产品”不断迭代升级的,不多。人很难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而企业最难的是摆脱路径依赖,不断在新平台上起跳。

从网购起家,阿里不是简单地把商品买卖搬到线上,而是一次又一次通过新技术实现彻底的“物种进化”的过程。

比如支付宝这种担保交易模式、商户评价体系、双11购物节、直播电商、页面个性化推荐……每一项背后都关联着那个时代一些最先进技术的商业应用。

从电商最后一路溯源干到自研服务器芯片、自己开发云计算,阿里也算是电商平台企业的大另类。

而且,居然被它还干成了。

简单举一个例子,当年曾经困扰了无数国内外科技企业的12306春运抢票宕机难题,就是依靠阿里云才第一次得到圆满解决的。

直至今天,中国说到底只有两朵云,一朵是基于拿来主义的云,一朵是能实现自主可控的云。而阿里云就属于后者,它就是发轫于电商。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在电商赛道上,阿里能够后来居上超过亚马逊,在云赛道上,阿里能跑赢诸多科技公司,都绝非偶然。

03

相对而言,能恰好抓住历史机遇之窗的组织变革更难。

阿里巴巴的24年历史中进行了不少于企业堪称重大的组织变革,说每一次都恰到好处那是夸张,但足够幸运的是,阿里努力做到了不错过每一个时间窗口。

比如,2011年,阿里巴巴做了一件商业史上都罕见的事情,在淘宝如日中天一只脚已经踏进一万亿的时候,把淘宝整个拆成了三家子公司——淘宝、天猫和一淘。

这次变革,更像是一次大型商业实验,意思是通过组织变革来帮助企业找到未来突进的战略方向。

当年电商存在着三个方向的巨大争议,即究竟是C2C、B2C,还是搜索引擎指向无数个B2C,阿里的做法就是干脆把淘宝一拆为三,让它们相互竞争,最好能把对方干掉。

阿里当年的这个实验,在国内一举促成了“天猫”,而在国际上,还预言了谷歌与亚马逊在电商赛道上竞争的结果。

还有2015年到2020年,“大中台”的存废之争。阿里最早在 2015 年提出了中台的概念,当年阿里卖出一件商品需要经过发布、交易、营销、店铺、支付、售后等几十个业务系统,而当年阿里用户数超过4亿,导致业务响应越来越慢。于是,大中台出现了,它抽象出了一批可以被共享的基础技术和通用能力。

但仅仅三年后,随着集团业务越来越多元,这套体系不再能解决所有问题。典型如盒马鲜生这类新零售业务,因为它的打折方式、逻辑与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不同,调用中台能力后还要做很多适配性改造,这会降低其交易效率。于是“去中台”化渐渐成为共识。到2021年,多元化治理取代了“大中台、小前台”。

市场的变化永不停息,组织的变化也必须应时而变。

04

回顾过往,几乎每一次重大变革,都引领了阿里的一次业务大爆发。

回到此次变革上,一拆六至少让商业想象的空间变得更大,无论是云计算、新零售、电商出海,还是物流供应链,未来的“小阿里”也都颇具优势。淘宝天猫就不用说了,尽管遭受到了后来者的不断冲击,迄今依然稳稳掌握着中国电商的小半壁江山。阿里云业务,是目前国内唯一实现盈利的云。55%的收入来自金融、汽车、零售等非互联网客户,展示阿里云业务的逻辑是健康的。分拆之后,它将可以更加专注,彻底变成一家集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

从阿里的财报来看,国际数字商业、菜鸟连续多季度保持较高增长,其收入按财年增速分别为13%、21%,领跑其他业务。国际数字商业中,以Lazada、速卖通、Trendyol和Daraz为主的海外电商增速更为明显。此外,盒马CEO侯毅此前也曾表示,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盒马已实现全面盈利。

相信曾经困扰阿里的市值问题,将不会再是问题。

拆分,也符合当下的国际潮流。

2015年8月谷歌的分拆,新成立母公司Ahphabet,然后旗下各个领域的业务分离开来独立成立公司,“谷歌”由此降格为一个子品牌。2019年11月,强生,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企业之一,分成两家上市公司,一家负责利润率高的处方药和医疗器械业务,另一家负责增长缓慢的消费者业务。最近的,最具标志性的还有2021年百年老店通用的一拆三。

人的成熟的标志是分离,看子女能否离开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庭,独立在社会中生存。纪伯伦说:父母是弓,孩子是从弦上射出去的生命之箭。

毫无疑问,放手,箭才能射得又高又远。对企业,何尝不是如此。

企业的形态有很多种,但不断地自我变革、创新是一家企业面向未来的最佳方式。不断用明天更好的自己去迭代昨天已经挺好的自己,是持续高质量增长的唯一路径。

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一场阿里给自家孩子们的成人礼,如张勇所说,孩子大了,还是要走出去,去独立面对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阿里巴巴

5k
  • 淘宝举刀砍向自己,取消“预售制度”后哪些商家受影响?
  • 阿里巴巴杭州全球总部正式启用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阿里改革:放手,箭才能射得又高又远

另一只靴子落地的速度超过想象。

摄影:界面新闻 匡达

文|智谷趋势

01

另一只靴子落地的速度超过想象。

阿里巴巴迫不及待地想要再次拥抱变革,亦如从前。

5月18日,阿里巴巴借助发布2023财年第四季度及全年业绩的机会,公布了源于3月28日组织变革的一系列进展,包括:六大业务集正式成立董事会;云智能集团从阿里巴巴集团彻底分拆独立上市;启动探索菜鸟集团上市;启动执行盒马上市流程;阿里国际数字商业集团将启动外部融资。

这距离3月28日阿里董事长兼CEO张勇发布全员公开信,宣布启动阿里成立以来最大的“1+6+N”的组织变革,仅过去了51天。

两次宣布的内容大体不差,但细节差别中有实质进展。比如云智能集团的“独立”,在时间线上会令人稍感意外——它注定会发生,只是阿里又提前了一步。多次出现的“上市”,也部分验证了之前市场关于阿里分拆解决价值被低估的猜测。

要分拆一家年营业额8686.87亿,净利润725.09亿,员工总数超过23.5万人的超级公司,当然是一件很困难、麻烦、复杂的事情。但记住这么一句话:世界上最难的事情就是革自己的命。阿里的24年,一直在不断地主动求变,不断展示各种的意料之外。

02

企业的存续取决于两件事:能否成功应对产品的升级换代与组织的升级换代。

对于大多数技术基因厚重的企业来说,激发创新是本能,技术的演进是必然,相对容易。

作为一家互联网企业,像阿里这样把自己作为一件“产品”不断迭代升级的,不多。人很难抓住自己的头发离开地面,而企业最难的是摆脱路径依赖,不断在新平台上起跳。

从网购起家,阿里不是简单地把商品买卖搬到线上,而是一次又一次通过新技术实现彻底的“物种进化”的过程。

比如支付宝这种担保交易模式、商户评价体系、双11购物节、直播电商、页面个性化推荐……每一项背后都关联着那个时代一些最先进技术的商业应用。

从电商最后一路溯源干到自研服务器芯片、自己开发云计算,阿里也算是电商平台企业的大另类。

而且,居然被它还干成了。

简单举一个例子,当年曾经困扰了无数国内外科技企业的12306春运抢票宕机难题,就是依靠阿里云才第一次得到圆满解决的。

直至今天,中国说到底只有两朵云,一朵是基于拿来主义的云,一朵是能实现自主可控的云。而阿里云就属于后者,它就是发轫于电商。

没有人可以随随便便成功,在电商赛道上,阿里能够后来居上超过亚马逊,在云赛道上,阿里能跑赢诸多科技公司,都绝非偶然。

03

相对而言,能恰好抓住历史机遇之窗的组织变革更难。

阿里巴巴的24年历史中进行了不少于企业堪称重大的组织变革,说每一次都恰到好处那是夸张,但足够幸运的是,阿里努力做到了不错过每一个时间窗口。

比如,2011年,阿里巴巴做了一件商业史上都罕见的事情,在淘宝如日中天一只脚已经踏进一万亿的时候,把淘宝整个拆成了三家子公司——淘宝、天猫和一淘。

这次变革,更像是一次大型商业实验,意思是通过组织变革来帮助企业找到未来突进的战略方向。

当年电商存在着三个方向的巨大争议,即究竟是C2C、B2C,还是搜索引擎指向无数个B2C,阿里的做法就是干脆把淘宝一拆为三,让它们相互竞争,最好能把对方干掉。

阿里当年的这个实验,在国内一举促成了“天猫”,而在国际上,还预言了谷歌与亚马逊在电商赛道上竞争的结果。

还有2015年到2020年,“大中台”的存废之争。阿里最早在 2015 年提出了中台的概念,当年阿里卖出一件商品需要经过发布、交易、营销、店铺、支付、售后等几十个业务系统,而当年阿里用户数超过4亿,导致业务响应越来越慢。于是,大中台出现了,它抽象出了一批可以被共享的基础技术和通用能力。

但仅仅三年后,随着集团业务越来越多元,这套体系不再能解决所有问题。典型如盒马鲜生这类新零售业务,因为它的打折方式、逻辑与淘宝天猫等电商平台不同,调用中台能力后还要做很多适配性改造,这会降低其交易效率。于是“去中台”化渐渐成为共识。到2021年,多元化治理取代了“大中台、小前台”。

市场的变化永不停息,组织的变化也必须应时而变。

04

回顾过往,几乎每一次重大变革,都引领了阿里的一次业务大爆发。

回到此次变革上,一拆六至少让商业想象的空间变得更大,无论是云计算、新零售、电商出海,还是物流供应链,未来的“小阿里”也都颇具优势。淘宝天猫就不用说了,尽管遭受到了后来者的不断冲击,迄今依然稳稳掌握着中国电商的小半壁江山。阿里云业务,是目前国内唯一实现盈利的云。55%的收入来自金融、汽车、零售等非互联网客户,展示阿里云业务的逻辑是健康的。分拆之后,它将可以更加专注,彻底变成一家集人工智能、云计算、大数据为一体的高科技公司。

从阿里的财报来看,国际数字商业、菜鸟连续多季度保持较高增长,其收入按财年增速分别为13%、21%,领跑其他业务。国际数字商业中,以Lazada、速卖通、Trendyol和Daraz为主的海外电商增速更为明显。此外,盒马CEO侯毅此前也曾表示,去年四季度和今年一季度,盒马已实现全面盈利。

相信曾经困扰阿里的市值问题,将不会再是问题。

拆分,也符合当下的国际潮流。

2015年8月谷歌的分拆,新成立母公司Ahphabet,然后旗下各个领域的业务分离开来独立成立公司,“谷歌”由此降格为一个子品牌。2019年11月,强生,全球最大的医疗健康企业之一,分成两家上市公司,一家负责利润率高的处方药和医疗器械业务,另一家负责增长缓慢的消费者业务。最近的,最具标志性的还有2021年百年老店通用的一拆三。

人的成熟的标志是分离,看子女能否离开自己出生、成长的家庭,独立在社会中生存。纪伯伦说:父母是弓,孩子是从弦上射出去的生命之箭。

毫无疑问,放手,箭才能射得又高又远。对企业,何尝不是如此。

企业的形态有很多种,但不断地自我变革、创新是一家企业面向未来的最佳方式。不断用明天更好的自己去迭代昨天已经挺好的自己,是持续高质量增长的唯一路径。

所以,无论怎么看这都像是一场阿里给自家孩子们的成人礼,如张勇所说,孩子大了,还是要走出去,去独立面对市场。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