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Q1财报观察:网易云音乐、TME的“面子”和“里子”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Q1财报观察:网易云音乐、TME的“面子”和“里子”

面对AIGC这块蛋糕,网易云音乐和TME都绝不会轻易退缩。

图片来源:pexels-RF._.studio

文|文娱商业观察 德黑兰

5月25日,网易发布了2023年Q1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整体营收超预期,净利同比增长49%,其中网易云音乐的毛利率更在同比和环比上迎来大幅提升,分别从12.2%、17.8%上涨到22.4%。

同时,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月活用户稳步增长,会员付费率在20%左右,付费用户数量持续增长。

看似欣欣向荣,实则压力与慌乱并存。故事的另一侧,老对家腾讯音乐音乐集团(下文简称TME)的日子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

最直观的佐证在于,网易财报发布当天,云音乐收盘下跌3%,总市值从上市时的425.90亿港元跌至179.21亿港元,蒸发近六成。TME在美股市场的股价也于一季度财报发布后下跌 3.64%,收盘每股报价 7.67 美元。

难兄难敌

资本市场为什么不买账?

其一,TME虽在今年Q1终结了季度营收同比五连降的颓势,但其营收曲线并没有因此真正迈回上探阶段。

本季度营收相对2022年Q4季度环比下滑5.67%,而TME在2021年Q2的季度营收更冲破了80亿。

无独有偶,网易云音乐2022年Q1营收21亿元,同比增长38.6%,环比增长24%;而今年Q1却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双降,同比下滑5.2%,环比下滑16.7%。受此影响,网易云音乐实现盈利的时间点或将被再次推迟。

其二,在线音乐业务的吸金能力与社交娱乐业务并不在同一水平线。

TME该季度的社交娱乐服务ARPPU为164.5元,是在线音乐的18倍。同样的,2022年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该年度的每月社交娱乐服务ARPPU为326元,在线音乐服务ARPPU为6.6元,二者相差49倍。

但是,尽管网易云音乐2022年的社交娱乐服务 ARPPU 较21年同比大降27.3%,却几乎仍为TME的2倍。而在今年Q1,TME社交娱乐服务的月度ARPPU虽同比增长1.7%,可较上一季度环比下滑3%。

同时,TME社交娱乐服务的营收已连续七季度同比下滑,移动月活用户规模同比下降16%,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14.5%。另一边,TME的在线音乐月活也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同比下滑,而网易云音乐仍在增长,并且在线音乐的会员付费率相对TME仍保有近5%的领先优势。

所以,在线音乐营收首次追平社交娱乐服务,并不能唤起资本对TME的信任。

其三,TME净利润的暴涨和网易云音乐毛利率的迅升,都得益于大力度的“降本”而非“增效”。财报显示,2023年Q1,TME的收入成本同比下降2.0%至46.9亿元,总运营费用同比下降8.4%至12.3亿元,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下降35.8%至2.12亿元。

同样的,网易云音乐毛利率环比和同比改善主要也得益于成本管控的持续改善。

打擂容易守擂难

焦虑来源于自身,也得归咎于彼此和强势冲击的后浪。

众所周知,拥有优质的原创音乐人及内容生态一直是网易云音乐的差异竞争优势。据电话会议透露,截至今年3月底,平台注册独立音乐人已突破63万,持续领先行业。

网易云音乐仍是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但这份领先优势正在被加速拉小。

《2022腾讯音乐人年度报告》显示,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总入驻音乐人数超38万人,同比增长26%;音乐作品总量超230万首,达千亿次播放。

而今年4月,在网易云音乐发布音乐人扶持项目“云梯计划”最新一期的同天,TME宣布“新势力计划2023”启动报名,表示将从乐队、说唱、流行三个赛道出发进一步加大原创音乐扶持力度。

更显严峻的是,分羹者不仅TME一家。

2022年抖音音乐生态报告显示,2022年,抖音注册音乐人环比增幅达31.3%,抖音注册音乐人中30岁以下的占比达67.3%;截至2022年7月份,1156位音乐人的抖音粉丝超过100万。

独木难支。于是乎2022年底网易云音乐与快手上演了一场大张旗鼓的拥抱,双方宣布将在版权合作、歌曲推广、音乐人共建等领域深度联动。

这又触及到了一个新问题:为什么是快手而非抖音。毕竟据易观千帆数据,今年2月,抖音月活用户数已达到7.55亿,而快手仅5.1亿。

一方面,快手在音乐领域的布局一直以音乐人的培育和扶持为重点,并取得了可观的回报。《2022快手音乐年度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显示,2022年,快手音乐创作者整体规模同比增长21%,17岁以下创作者占25.48%,31岁至40岁创作者占20.39%。

另一方面,透过《白皮书》对2022年音乐短视频观看人数、播放量的浓墨分享能清楚感受到,快手音乐的关注焦点并未跃出短视频流媒体本身。

但抖音不同。

伴随着汽水音乐和番茄畅听音乐版两款独立音乐APP的推出,字节跳动不仅在音乐流媒体赛道与网易云音乐、TME展开了直接竞争,甚至表露了强烈的颠覆野心。

所以我们看到,在加紧冲击网易云音乐长板的同时,抖音也在竭力向TME的优势赛道发起冲击。

据2023抖音演出行业大会,2022年,抖音演艺类直播超过3200万场,同比上涨95%;抖音演出和100多家品牌达成合作,演出直播营销收入同比增长80%。

再接再厉,抖音演出在会上推出了全新IP“抖音美好现场”,计划在2023年出品100场大型演出、服务1000家演出机构、为用户带来超过10000场专业演出。

何以解忧?

赚钱难、增长难,网易云音乐和TME的日子都过得不太顺心,而在如何提高资本市场认可度上,双方都不约而同选择赶潮AIGC。

在2023年第一季度业绩会上,腾讯音乐CEO梁柱表示,本季度,腾讯音乐探索了大语言模型在AIGC领域落地的多元应用,推出了“TME Studio音乐创作助手”与“音色制作人”两款产品,协助音乐人在作词、作曲、音乐内容分析与剪辑等制作环节的效率提升。

网易CEO丁磊在2022年财报电话会上表示,2023年,网易云音乐将继续重金投入原创音乐,并将通过AI与音乐结合的方式,探索创新增值服务。

可就双方已交出的实际成绩看,AIGC对扭转颓势的帮助还是有限的。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截止发稿前,网易云音乐在2022年初推出的一站式AI音乐创作平台“网易天音”官方微博号累计粉丝仅67人,B站官方账号累计粉丝512人。

而且,自2022年8月29日以来,两个账号再无更新,同名微信公众号的内容更新也从2022年9月26日开始陷入停滞。

偏重从虚拟偶像切入AIGC的TME在去年年底高调签约了超写实虚拟偶像鹿晓希LUCY,尽管鹿晓希LUCY在出道当天即收到近20家顶尖品牌支持及合作邀约,甚至登上了美国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但截止发稿前,其首张单曲《叠加态少女》在QQ音乐上的评论数仍未突破999。

事实上,伴随着互联网大厂与娱乐巨头的接连涌入,虚拟偶像的赛道已渐成红海竞争之势。另一边,据不完全统计,出圈的虚拟人中90%以上是女性形象。

显然,TME想在这轮内卷中走出自己的存在感和独特价值还需要更多付出和探索。

再看酷狗音乐在2022年6月推出的自研AI黑科技“凌音引擎”。

虽然该产品目前仍保持较高活跃度,在4月推出国内首 个AI说唱歌手柒月后,又于近日宣布和央视网达成AI声库战略合作,但从柒月目前的官方微博粉丝数和首支单曲的播放数据看,其成长之路同样任重道远。

即便如此,面对这款蛋糕,网易云音乐和TME都绝不会轻易退缩。

毕竟AIGC大潮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据 Gartner 预计,到 2025 年,生成式人工智能将占所有生成数据的 10%,同时据ACreative New World 的分析,AIGC 有潜力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网易云音乐

2.5k
  • 云音乐(09899):扭亏为盈,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8.19亿元
  • 云音乐:2023年经调整净利润8.19亿元,同比扭亏为盈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Q1财报观察:网易云音乐、TME的“面子”和“里子”

面对AIGC这块蛋糕,网易云音乐和TME都绝不会轻易退缩。

图片来源:pexels-RF._.studio

文|文娱商业观察 德黑兰

5月25日,网易发布了2023年Q1季度财报。

财报显示,一季度公司整体营收超预期,净利同比增长49%,其中网易云音乐的毛利率更在同比和环比上迎来大幅提升,分别从12.2%、17.8%上涨到22.4%。

同时,网易云音乐的在线音乐月活用户稳步增长,会员付费率在20%左右,付费用户数量持续增长。

看似欣欣向荣,实则压力与慌乱并存。故事的另一侧,老对家腾讯音乐音乐集团(下文简称TME)的日子也没有看起来那么光鲜。

最直观的佐证在于,网易财报发布当天,云音乐收盘下跌3%,总市值从上市时的425.90亿港元跌至179.21亿港元,蒸发近六成。TME在美股市场的股价也于一季度财报发布后下跌 3.64%,收盘每股报价 7.67 美元。

难兄难敌

资本市场为什么不买账?

其一,TME虽在今年Q1终结了季度营收同比五连降的颓势,但其营收曲线并没有因此真正迈回上探阶段。

本季度营收相对2022年Q4季度环比下滑5.67%,而TME在2021年Q2的季度营收更冲破了80亿。

无独有偶,网易云音乐2022年Q1营收21亿元,同比增长38.6%,环比增长24%;而今年Q1却迎来了上市以来的首个季度双降,同比下滑5.2%,环比下滑16.7%。受此影响,网易云音乐实现盈利的时间点或将被再次推迟。

其二,在线音乐业务的吸金能力与社交娱乐业务并不在同一水平线。

TME该季度的社交娱乐服务ARPPU为164.5元,是在线音乐的18倍。同样的,2022年财报显示,网易云音乐该年度的每月社交娱乐服务ARPPU为326元,在线音乐服务ARPPU为6.6元,二者相差49倍。

但是,尽管网易云音乐2022年的社交娱乐服务 ARPPU 较21年同比大降27.3%,却几乎仍为TME的2倍。而在今年Q1,TME社交娱乐服务的月度ARPPU虽同比增长1.7%,可较上一季度环比下滑3%。

同时,TME社交娱乐服务的营收已连续七季度同比下滑,移动月活用户规模同比下降16%,付费用户数同比下降14.5%。另一边,TME的在线音乐月活也已经连续六个季度同比下滑,而网易云音乐仍在增长,并且在线音乐的会员付费率相对TME仍保有近5%的领先优势。

所以,在线音乐营收首次追平社交娱乐服务,并不能唤起资本对TME的信任。

其三,TME净利润的暴涨和网易云音乐毛利率的迅升,都得益于大力度的“降本”而非“增效”。财报显示,2023年Q1,TME的收入成本同比下降2.0%至46.9亿元,总运营费用同比下降8.4%至12.3亿元,销售和营销费用同比下降35.8%至2.12亿元。

同样的,网易云音乐毛利率环比和同比改善主要也得益于成本管控的持续改善。

打擂容易守擂难

焦虑来源于自身,也得归咎于彼此和强势冲击的后浪。

众所周知,拥有优质的原创音乐人及内容生态一直是网易云音乐的差异竞争优势。据电话会议透露,截至今年3月底,平台注册独立音乐人已突破63万,持续领先行业。

网易云音乐仍是中国最大的原创音乐平台,但这份领先优势正在被加速拉小。

《2022腾讯音乐人年度报告》显示,腾讯音乐人开放平台总入驻音乐人数超38万人,同比增长26%;音乐作品总量超230万首,达千亿次播放。

而今年4月,在网易云音乐发布音乐人扶持项目“云梯计划”最新一期的同天,TME宣布“新势力计划2023”启动报名,表示将从乐队、说唱、流行三个赛道出发进一步加大原创音乐扶持力度。

更显严峻的是,分羹者不仅TME一家。

2022年抖音音乐生态报告显示,2022年,抖音注册音乐人环比增幅达31.3%,抖音注册音乐人中30岁以下的占比达67.3%;截至2022年7月份,1156位音乐人的抖音粉丝超过100万。

独木难支。于是乎2022年底网易云音乐与快手上演了一场大张旗鼓的拥抱,双方宣布将在版权合作、歌曲推广、音乐人共建等领域深度联动。

这又触及到了一个新问题:为什么是快手而非抖音。毕竟据易观千帆数据,今年2月,抖音月活用户数已达到7.55亿,而快手仅5.1亿。

一方面,快手在音乐领域的布局一直以音乐人的培育和扶持为重点,并取得了可观的回报。《2022快手音乐年度白皮书》(下文简称《白皮书》)显示,2022年,快手音乐创作者整体规模同比增长21%,17岁以下创作者占25.48%,31岁至40岁创作者占20.39%。

另一方面,透过《白皮书》对2022年音乐短视频观看人数、播放量的浓墨分享能清楚感受到,快手音乐的关注焦点并未跃出短视频流媒体本身。

但抖音不同。

伴随着汽水音乐和番茄畅听音乐版两款独立音乐APP的推出,字节跳动不仅在音乐流媒体赛道与网易云音乐、TME展开了直接竞争,甚至表露了强烈的颠覆野心。

所以我们看到,在加紧冲击网易云音乐长板的同时,抖音也在竭力向TME的优势赛道发起冲击。

据2023抖音演出行业大会,2022年,抖音演艺类直播超过3200万场,同比上涨95%;抖音演出和100多家品牌达成合作,演出直播营销收入同比增长80%。

再接再厉,抖音演出在会上推出了全新IP“抖音美好现场”,计划在2023年出品100场大型演出、服务1000家演出机构、为用户带来超过10000场专业演出。

何以解忧?

赚钱难、增长难,网易云音乐和TME的日子都过得不太顺心,而在如何提高资本市场认可度上,双方都不约而同选择赶潮AIGC。

在2023年第一季度业绩会上,腾讯音乐CEO梁柱表示,本季度,腾讯音乐探索了大语言模型在AIGC领域落地的多元应用,推出了“TME Studio音乐创作助手”与“音色制作人”两款产品,协助音乐人在作词、作曲、音乐内容分析与剪辑等制作环节的效率提升。

网易CEO丁磊在2022年财报电话会上表示,2023年,网易云音乐将继续重金投入原创音乐,并将通过AI与音乐结合的方式,探索创新增值服务。

可就双方已交出的实际成绩看,AIGC对扭转颓势的帮助还是有限的。

一个残酷的事实是,截止发稿前,网易云音乐在2022年初推出的一站式AI音乐创作平台“网易天音”官方微博号累计粉丝仅67人,B站官方账号累计粉丝512人。

而且,自2022年8月29日以来,两个账号再无更新,同名微信公众号的内容更新也从2022年9月26日开始陷入停滞。

偏重从虚拟偶像切入AIGC的TME在去年年底高调签约了超写实虚拟偶像鹿晓希LUCY,尽管鹿晓希LUCY在出道当天即收到近20家顶尖品牌支持及合作邀约,甚至登上了美国时代广场纳斯达克大屏,但截止发稿前,其首张单曲《叠加态少女》在QQ音乐上的评论数仍未突破999。

事实上,伴随着互联网大厂与娱乐巨头的接连涌入,虚拟偶像的赛道已渐成红海竞争之势。另一边,据不完全统计,出圈的虚拟人中90%以上是女性形象。

显然,TME想在这轮内卷中走出自己的存在感和独特价值还需要更多付出和探索。

再看酷狗音乐在2022年6月推出的自研AI黑科技“凌音引擎”。

虽然该产品目前仍保持较高活跃度,在4月推出国内首 个AI说唱歌手柒月后,又于近日宣布和央视网达成AI声库战略合作,但从柒月目前的官方微博粉丝数和首支单曲的播放数据看,其成长之路同样任重道远。

即便如此,面对这款蛋糕,网易云音乐和TME都绝不会轻易退缩。

毕竟AIGC大潮确实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据 Gartner 预计,到 2025 年,生成式人工智能将占所有生成数据的 10%,同时据ACreative New World 的分析,AIGC 有潜力产生数万亿美元的经济价值。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