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对话隆基绿能创始人:在找到光伏终极路线前,将谨慎布局产能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对话隆基绿能创始人:在找到光伏终极路线前,将谨慎布局产能

隆基认为,下一代光伏技术,极有可能是现有技术特点融合的复合技术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马悦然

“当前经济环境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光伏是有着高度确定发展前景的行业。”

在日前举行的SNEC第十六届(2023)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上海)大会暨展览会上,隆基绿能(601012.SH)董事长钟宝申作出上述表述。

5月26日,SNEC光伏展在人声鼎沸中落幕,无论是整体规模还是参展人数,都创下历年之最。

在展会上,隆基绿能、晶澳科技(002459.SZ)、晶科能源(688223.SH)、通威股份(600438.SH)等多家龙头上市公司,都推出了自身新一代技术研发成果和产品。界面新闻记者也借机与多家龙头企业高管进行了对话。

5月23日和24日,界面新闻分别采访了隆基绿能创始人钟宝申和李振国,就光伏行业发展热点问题、行业困境、光伏出海等话题进行了探讨。钟宝申目前担任隆基绿能董事长,李振国为该公司总裁。

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 图片来源:隆基绿能
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 图片来源:隆基绿能

复合型电池技术将在未来占优

本届SNEC光伏展上,N型产品成为亮点之一。TOPCon成为明显主流技术,且其他多种技术路线产品也多有亮相。

“光伏技术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这对光伏企业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也对工厂建设提出了较高要求。”钟宝申在接受界面新闻等记者采访时表示。

“未来光伏技术会至少分成两个方向。”钟宝申表示,地面电站将完全以度电成本来衡量技术的领先性;分布式光伏考虑因素更多,包括度电成本、安全性、和建筑的融合度、和场景结合后维护的便利性等。

他认为,未来两三年内,地面项目会以TOPCon作为主要技术方向;在分布式光伏领域,背接触电池即BC类电池会占据主导地位。

钟宝申称,隆基开发的HPBC技术,高效、和场景融合完美、安全性高,是该公司眼前在更新的技术。

“下一代技术,极有可能是现有技术特点融合的复合技术产品。”钟宝申认为。

隆基绿能已在电池技术上多有布局,但在大规模量产上相对谨慎。去年,隆基推出HPBC以及基于该技术的Hi-MO 6组件。今年底,该公司HPBC产能将达35 GW。

隆基还拥有1.2 GW异质结生产线。钟宝申称,未来隆基会根据中试生产线情况决定后期是否大规模推广。

今年2月,隆基绿能明确鄂尔多斯电池项目将采取N型技术中的TOPCon技术。当时隆基绿能对界面新闻称,其选择了在适当的时机推出TOPCon产品。

“TOPCon的选择是出于满足客户的需要。虽然隆基并不算满意TOPCon技术。在更优技术成熟之前,隆基不能完全停下来什么也不做。”李振国在SNEC光伏展期间对界面新闻等媒体称。

李振国也表达了对下一代电池技术的看法。他认为,对各种路线的研究深度和本质认识上看,隆基是行业中技术路线最清晰的公司。

“隆基一直在做技术创新和产能扩张间的平衡。”李振国表示,在找到相对终极路线前,隆基将谨慎布局自身产能。

在此次SNEC光伏展上,隆基绿能发布了两项电池技术成果。该公司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实现了31.8%的转换效率,创造了全球前三、中国第一的纪录。同时,隆基绿能也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硅异质结概念产品2681,该产品基于实现26.81%晶硅电池效率纪录的技术。

当日,隆基绿能还面向全球发布了STAR创新生态协作平台,旨在全球范围内发掘在前沿技术及相关领域较突出的创新技术人才等。

李振国称,2681产品证明了隆基在其中一个技术路线上形成的突破,代表隆基对这条技术路线的认知。隆基构建的技术平台,可以面对不同的场景,进行不同技术的组合。

“单层晶硅电池的理论效率是29%,但量产的效率的极限是26%-27%。”李振国称,目前HPBC是单面技术量产效率最好的产品,叠层电池的工程化和量产化则需要走的路子更长,五年内很难真正量产化,但不排除存在技术突破。

光伏制造需要走出中国

目前,全球能源转型已经逐渐成为共识,光伏是摆脱化石燃料最为重要的清洁能源之一。

李振国表示,很多国家在能源转型的同时,希望制造业落在本地,这背后有多种诉求和目的,比如迎合能源转型大势、带动就业等,也可能有能源独立、能源安全等担忧。

“制造业走出中国,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李振国称。

在国内光伏企业中,隆基的海外产能规模最大。据李振国介绍,隆基正在积极前往全球其他区域进行调研、考察,包括当地生产要素、政策等,寻求落地的可能性。

“海外市场较为复杂,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会十分谨慎,这涉及到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隆基自身的能力边界。”李振国称。

钟宝申也谈到,面对全球出现的各种贸易规则,包括有些不同国家对发展本土制造业的愿望,国内光伏企业要去理解和适应。

钟宝申提出三点应对措施:一是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二是开展多元合作,通过不同的形式,与生态伙伴共同协作,例如合资建厂等;三是和当地的产业协会、客户做更多的沟通,使其意识到贸易是双方互惠的。

“气候问题是全球面临的最重大环境问题,这需要光伏等再生能源。光伏具有很强的经济性,且能解决有些国家关于能源自主的诉求,因此仍然会持续成长。”钟宝申表示,在不确定的时代,光伏拥有相对确定性的增长机会。

据钟宝申判断,中国、印度、美国,以及欧洲、中东非地区,是目前全球五个最为重要的光伏市场。

警惕过剩风险

此次SNEC大会上,“竞争”、“过剩”,成为被提及最多的词语。

钟宝申在第十六届全球绿色能源领袖对话上提到,过去18年,光伏行业建设了约380 GW的全产业链产能;现在,18个月就能建成超过380 GW的产能。此时,产业必然会出现供需之间的不平衡,这都会成为行业的巨大挑战。

李振国在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前两年市场保持了50%-60%的增长,不可能每年都有这样的增速。

过去几年的行业,有点类似于2005年-2008年,几乎任何冲进来的人都能赚钱,越激进赚的钱越多。”李振国称,这一定会导致过剩的出现。

2012年,光伏市场规模约为30 GW,但全行业产能达50 GW,曾出现了阶段性过剩问题。李振国称,今年底全行业将形成超过700 GW的产能,且仍有产能在规划,若不停止,明年底行业产能规模将达1000 GW。

能源转型共识已经形成,行业规模还会增长,但阶段性过剩的局面,随时都可能会发生,也可能是下个月、下个季度,也可能是下半年或是明年。”李振国表示,发生的越晚,过剩的程度会越强。

他认为,在过剩环境中,最先受到伤害的是整体没有做好准备的企业,如财务脆弱、技术不够领先、早期品牌通道不够完善的企业,对它们能否在洗牌过程中活下来持存疑态度。

他表示,隆基绿能对此做好了准备。一方面是现金储备较为充足,近期还在资本市场进行GDR增发;另一方面是依靠隆基拥有的技术和运营能力。

隆基绿能也想打造除制造外的另一个核心竞争力,即科技服务。李振国表示,当交付不再困难时,公司需要投入资源,满足客户其他需求,构建相关体系。

近两年来,隆基绿能净利增速不及其他龙头,这也引发二级市场对于隆基经营相对保守的一些争议。

钟宝申对此表示,隆基从来就不是一个抓机会的公司,一直坚守可持续,所以一直坚持不领先、不扩产。

李振国也回应称,近年来光伏市场成长速度一直超预期,隆基的成长是在大势下形成的结果。过去两年,隆基显得和同行相比慢了一点,“但这是我们长期策略和风格的一种表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隆基股份

4.2k
  • 北向资金今日净买入33.99亿元,格力电器净卖出2.52亿元居首
  • A股今日24只个股获主力资金净流入超1亿元,隆基绿能净流入5.37亿元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对话隆基绿能创始人:在找到光伏终极路线前,将谨慎布局产能

隆基认为,下一代光伏技术,极有可能是现有技术特点融合的复合技术产品。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界面新闻记者|马悦然

“当前经济环境存在很多不确定性,但光伏是有着高度确定发展前景的行业。”

在日前举行的SNEC第十六届(2023)国际太阳能光伏与智慧能源(上海)大会暨展览会上,隆基绿能(601012.SH)董事长钟宝申作出上述表述。

5月26日,SNEC光伏展在人声鼎沸中落幕,无论是整体规模还是参展人数,都创下历年之最。

在展会上,隆基绿能、晶澳科技(002459.SZ)、晶科能源(688223.SH)、通威股份(600438.SH)等多家龙头上市公司,都推出了自身新一代技术研发成果和产品。界面新闻记者也借机与多家龙头企业高管进行了对话。

5月23日和24日,界面新闻分别采访了隆基绿能创始人钟宝申和李振国,就光伏行业发展热点问题、行业困境、光伏出海等话题进行了探讨。钟宝申目前担任隆基绿能董事长,李振国为该公司总裁。

隆基绿能董事长钟宝申 图片来源:隆基绿能
隆基绿能总裁李振国 图片来源:隆基绿能

复合型电池技术将在未来占优

本届SNEC光伏展上,N型产品成为亮点之一。TOPCon成为明显主流技术,且其他多种技术路线产品也多有亮相。

“光伏技术的迭代速度越来越快。这对光伏企业带来了非常大的挑战,也对工厂建设提出了较高要求。”钟宝申在接受界面新闻等记者采访时表示。

“未来光伏技术会至少分成两个方向。”钟宝申表示,地面电站将完全以度电成本来衡量技术的领先性;分布式光伏考虑因素更多,包括度电成本、安全性、和建筑的融合度、和场景结合后维护的便利性等。

他认为,未来两三年内,地面项目会以TOPCon作为主要技术方向;在分布式光伏领域,背接触电池即BC类电池会占据主导地位。

钟宝申称,隆基开发的HPBC技术,高效、和场景融合完美、安全性高,是该公司眼前在更新的技术。

“下一代技术,极有可能是现有技术特点融合的复合技术产品。”钟宝申认为。

隆基绿能已在电池技术上多有布局,但在大规模量产上相对谨慎。去年,隆基推出HPBC以及基于该技术的Hi-MO 6组件。今年底,该公司HPBC产能将达35 GW。

隆基还拥有1.2 GW异质结生产线。钟宝申称,未来隆基会根据中试生产线情况决定后期是否大规模推广。

今年2月,隆基绿能明确鄂尔多斯电池项目将采取N型技术中的TOPCon技术。当时隆基绿能对界面新闻称,其选择了在适当的时机推出TOPCon产品。

“TOPCon的选择是出于满足客户的需要。虽然隆基并不算满意TOPCon技术。在更优技术成熟之前,隆基不能完全停下来什么也不做。”李振国在SNEC光伏展期间对界面新闻等媒体称。

李振国也表达了对下一代电池技术的看法。他认为,对各种路线的研究深度和本质认识上看,隆基是行业中技术路线最清晰的公司。

“隆基一直在做技术创新和产能扩张间的平衡。”李振国表示,在找到相对终极路线前,隆基将谨慎布局自身产能。

在此次SNEC光伏展上,隆基绿能发布了两项电池技术成果。该公司晶硅-钙钛矿叠层电池实现了31.8%的转换效率,创造了全球前三、中国第一的纪录。同时,隆基绿能也发布了自主研发的硅异质结概念产品2681,该产品基于实现26.81%晶硅电池效率纪录的技术。

当日,隆基绿能还面向全球发布了STAR创新生态协作平台,旨在全球范围内发掘在前沿技术及相关领域较突出的创新技术人才等。

李振国称,2681产品证明了隆基在其中一个技术路线上形成的突破,代表隆基对这条技术路线的认知。隆基构建的技术平台,可以面对不同的场景,进行不同技术的组合。

“单层晶硅电池的理论效率是29%,但量产的效率的极限是26%-27%。”李振国称,目前HPBC是单面技术量产效率最好的产品,叠层电池的工程化和量产化则需要走的路子更长,五年内很难真正量产化,但不排除存在技术突破。

光伏制造需要走出中国

目前,全球能源转型已经逐渐成为共识,光伏是摆脱化石燃料最为重要的清洁能源之一。

李振国表示,很多国家在能源转型的同时,希望制造业落在本地,这背后有多种诉求和目的,比如迎合能源转型大势、带动就业等,也可能有能源独立、能源安全等担忧。

“制造业走出中国,是必须要做的一件事。”李振国称。

在国内光伏企业中,隆基的海外产能规模最大。据李振国介绍,隆基正在积极前往全球其他区域进行调研、考察,包括当地生产要素、政策等,寻求落地的可能性。

“海外市场较为复杂,公司在这个过程中会十分谨慎,这涉及到政策的不确定性以及隆基自身的能力边界。”李振国称。

钟宝申也谈到,面对全球出现的各种贸易规则,包括有些不同国家对发展本土制造业的愿望,国内光伏企业要去理解和适应。

钟宝申提出三点应对措施:一是严格遵守当地的法律法规;二是开展多元合作,通过不同的形式,与生态伙伴共同协作,例如合资建厂等;三是和当地的产业协会、客户做更多的沟通,使其意识到贸易是双方互惠的。

“气候问题是全球面临的最重大环境问题,这需要光伏等再生能源。光伏具有很强的经济性,且能解决有些国家关于能源自主的诉求,因此仍然会持续成长。”钟宝申表示,在不确定的时代,光伏拥有相对确定性的增长机会。

据钟宝申判断,中国、印度、美国,以及欧洲、中东非地区,是目前全球五个最为重要的光伏市场。

警惕过剩风险

此次SNEC大会上,“竞争”、“过剩”,成为被提及最多的词语。

钟宝申在第十六届全球绿色能源领袖对话上提到,过去18年,光伏行业建设了约380 GW的全产业链产能;现在,18个月就能建成超过380 GW的产能。此时,产业必然会出现供需之间的不平衡,这都会成为行业的巨大挑战。

李振国在接受界面新闻等媒体采访时表示,前两年市场保持了50%-60%的增长,不可能每年都有这样的增速。

过去几年的行业,有点类似于2005年-2008年,几乎任何冲进来的人都能赚钱,越激进赚的钱越多。”李振国称,这一定会导致过剩的出现。

2012年,光伏市场规模约为30 GW,但全行业产能达50 GW,曾出现了阶段性过剩问题。李振国称,今年底全行业将形成超过700 GW的产能,且仍有产能在规划,若不停止,明年底行业产能规模将达1000 GW。

能源转型共识已经形成,行业规模还会增长,但阶段性过剩的局面,随时都可能会发生,也可能是下个月、下个季度,也可能是下半年或是明年。”李振国表示,发生的越晚,过剩的程度会越强。

他认为,在过剩环境中,最先受到伤害的是整体没有做好准备的企业,如财务脆弱、技术不够领先、早期品牌通道不够完善的企业,对它们能否在洗牌过程中活下来持存疑态度。

他表示,隆基绿能对此做好了准备。一方面是现金储备较为充足,近期还在资本市场进行GDR增发;另一方面是依靠隆基拥有的技术和运营能力。

隆基绿能也想打造除制造外的另一个核心竞争力,即科技服务。李振国表示,当交付不再困难时,公司需要投入资源,满足客户其他需求,构建相关体系。

近两年来,隆基绿能净利增速不及其他龙头,这也引发二级市场对于隆基经营相对保守的一些争议。

钟宝申对此表示,隆基从来就不是一个抓机会的公司,一直坚守可持续,所以一直坚持不领先、不扩产。

李振国也回应称,近年来光伏市场成长速度一直超预期,隆基的成长是在大势下形成的结果。过去两年,隆基显得和同行相比慢了一点,“但这是我们长期策略和风格的一种表现。”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