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卖房获取投资收益近5000万元 海航创新指望这笔钱扭亏

摆脱了原实际控制人的阴影后,海航创新准备着手提振业绩,第一招是卖房。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此前一段时间,不少上市公司靠卖房改善业绩。海航创新(600555.SH)也不例外。

11月12日,海航创新公告披露,其已收到交易对方上海熠信信息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下称上海熠信)所支付的剩余30%的尾款(2460万元),并于11月10日在上海市浦东新区不动产登记事务中心完成不动产登记申请手续。

本次交易房产位于上海市浦东新区世纪大道1500号东方大厦,海航创新作价8200万元出售其所持有的401室与402室(4楼整层),总面积为3769.84平方米。

本次转让对价为人民币8200万元,预计税前投资收益人民币约4992万元,海航创新三季度净利润为亏损2298.08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本次交易的交易对方上海熠信,为匹凸匹(600696.SH)的全资子公司。该交易的交割完成意味着匹凸匹正式开始将商业物业资产注入今年7月份刚刚成立的上海熠信。

而海航创新也正试图通过出售其旗下“抵债房”来提振业绩,摆脱与原九龙山(海航创新曾用名)的实际控制人李勤夫在股权纠葛中对公司所带来的影响。

2011年3月7日,海航系旗下三家子公司——海航置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上海海航大新华置业有限公司、香港海航置业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以16.53亿元的价格收购了李勤夫及其关联公司所持有的九龙山。当时,李勤夫所持九龙山的A、B股合计股本为3.9亿股,占九龙山总股本的29.9%。并购完成后,海航系成为公司的第一大股东;九龙山原控制人李勤夫的持股比例则降至19.2%,但仍为公司第二大股东,同时继续担任九龙山的董事长。

彼时,九龙山表示,本次股权转让,主要是引入海航集团作为战略投资者,双方强强联手,优势互补,凭借海航集团的综合业务平台优势以及丰富的旅游产业管理经验,将九龙山建造成为华东地区乃至全国的高端旅游休闲度假基地,进一步做大做强上市公司。

而事情的发展没有如当初九龙山公告中所愿。自从海航系入主之后,李勤夫与大股东之间开始了长达5年之久的缠斗。

工商资料显示,2012年,九龙山的经营范围从房地产、商业房产综合开发、印刷、造纸、进出口业务,变更为旅游景点综合经营管理、酒店管理、游艇销售、展览、会展、会务服务。海航方面虽然一直想将上市公司改造成为以旅游产业为主,金融、地产行业为辅的旅游业综合上市平台,但李勤夫方面并不买账,以海航方尚未付清包括周边资产在内的全部股权的转让款为由,拒绝进行公司移交。而海航方面则宣称,该款项早已付清。

终于在2015年年底,海航系与李勤夫的矛盾因重组方案失败而激化。2015年11月16日,九龙山发布终止重大资产重组公告,宣告筹划了近5个月的资产重组流产。流产的原因不是别的,正是公司董事李勤夫及其子李梦强对重组的相关议案弃权,一名独立董事未参会,故相关议案并未获通过。这次重组失败,使得九龙山的股价大幅下跌。

海航方面也开始奋起反击,先是召开董事会,提出修改公司章程、增加独立董事的席位的议案,而后又免去李勤夫第六届董事会董事、副董事长职务及其子李梦强的董事职务。

2016年2月18日,九龙山正式变更为海航创新,打上了海航系的烙印。

9月6日,海航创新发布公告称,上海市第二中级人民法院终审判决,撤销上海市静安区人民法院(2016)沪0106民初831号、832号、1159号三项民事判决,并驳回被上诉人平湖九龙山海湾度假城休闲服务有限公司全部诉讼请求。至此,李勤夫与海航系的纠葛终于落下帷幕。

而在这5年来,因为大股东之间的纠葛,海航创新的业绩也一直处于极不稳定,甚至是萎靡不振的状态。自2012年至今,公司的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大部分处于亏损的状态。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报与2016年三季报显示,海航创新营业收入分别为1.31亿、6742.66万、3089.91万、1.30亿与2577.13万。

而其2012年、2013年、2014年、2015年(年报)与2016年三季报的净利润同样处于大幅下滑的状态,分别为286.42万元、-4507.04万元、1229.55万元、1353.50万元与-2298.08万元,至此海航创新处置不动产扭亏的动机已经十分明显。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相关文章

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