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罗森便利店加速冲刺万店目标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罗森便利店加速冲刺万店目标

罗森如果实现了万店目标,它也将成为中国市场第一个达到该规模的外资零售品牌。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界面新闻实习记者|李烨

界面新闻编辑|牙韩翔

根据日经中文网报道,罗森(LAWSON)便利店进一步下沉。6月14日,它进驻辽宁省丹东市,并且13家罗森便利店在丹东同时开业。同时,罗森提及到2025年,罗森将使中国门店总数比现在增加7成,达到1万家。

事实上,这并不是罗森第一次向外界透露这个目标。早在2020年,罗森公司社长竹增贞信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就透露称,计划到2025年把在中国的店铺数量增至1万家。

而当下再次提及或许是由于罗森对于实现该目标有了更多的确定性。

根据CCFA《2022中国便利店Top100公示》,2022年,在中国便利店数排名前5的品牌中,除了登顶的美宜佳与三家石油系列的便利店外,罗森成了唯一一家进入中国便利店数前5的外资品牌,它在2022年拥有5641家门店。

同时,根据CCFA数据,2022年在日系便利店中,罗森是门店增速最快的品牌,一年净增1175家,7-Eleven一年增加426家门店,全家FamliyMart则减少了134家门店。

从2020年首次门店数超过全家成为日系三大便利店之首后,这已经是罗森中国连续第三年成为在华外资便利店门店数量最多的品牌。截止2023年4月,罗森已经遍布在国内12个省与直辖市,共90座城市。

上海徐家汇地铁站内的罗森便利店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与其他外资便利店品牌相比,罗森快跑离不开它灵活轻快的加盟模式。

罗森的加盟模式包括区域授权、紧密型加盟、与大加盟等,这类加盟逻辑的共性在于,区域加盟商负责线下门店的正常运转,罗森中国总部负责商品、供应链与技术。

其中,“大加盟商模式”是罗森确保实现门店数量快速增长的关键。2015年,时任罗森上海公司总经理的张晟全面推行了“区域大加盟商计划”,即罗森在向其他地区扩张时会选择在当地市场具有优势的龙头零售品牌进行合作,该区域加盟合作者作为区域的总加盟来扩展当地罗森的门店。

2015年,罗森就发展了3个大加盟商;2016年,罗森与中百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中百超市正式成为日本便利店巨头罗森在湖北区域的独家、特许区域加盟商。2017年,上海罗森与南京中央商场合作,后者也一度成为了罗森在南京区域指定的唯一“大加盟商”。

借助这一独特的加盟模式,罗森在2020年全国门店数达到3256家,实现首次盈利;2019-2021年每年门店增速达37%、20%,2022年开出了第5000家店,在外资便利店品牌中占据领先地位。

这类轻快的加盟模式具有的优势是,在进入一个新区域时,来自当地的龙头企业所拥有的零售经验与人脉关系,可以帮助罗森在门店选址、供应链及商品本地化上快速给出反应,一定程度上缩短了前期筹备时间,降低了便利店企业自身承担的成本。

相比较而言,全家采用的主要是个人加盟的方式,大致分为外部加盟与内部加盟。内部加盟主要针对的是内部员工,成本相对较低,但是主要针对外部人员的外部加盟,加盟费首先就是一个门槛,可高达60万元,且全家对外部加盟店铺有一定要求,对于普通的加盟者来说,门槛有点高。

7-Eleven在加盟方面则分为投资管理型与委托管理型,加盟费大概在33-43万不等,但是阻碍加盟者们的,是7-11总部相对僵化的管理模式,加盟者们往往成本高,且收益不明朗。2020年时就有业内人士称,总部过于集中把控,使得加盟商们无法合理有效利用资源,成本巨高不下。

此外,差异化竞争也是罗森的一个优势所在。

罗森善于通过产品的创新抓住年轻消费者的注意力。例如通过IP联名的方式推出月亮蛋糕、恶魔饭团等广受年轻消费者喜爱的产品,或是推出号称具有“一整根人参”的熬夜水。再有就是凭借供应链的优势推出具有本地特色的食品,如罗森的广州门店上线的广式菠萝包,还有开店时的广州限定“雷猴”零食福袋。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与毕马威联合发布的《2022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中表示,后疫情时代,便利店行业发展的核心利润来源依旧在于线下场景的经营,而在日益紧张的竞争中,行业内部出现马太效应,头部便利店企业利用已有资源加速新门店的开启,这也加剧了市场竞争分化的态势。

而罗森如果实现了万店目标,它也将成为中国市场第一个达到该规模的外资零售品牌,对本土便利店形成也竞争压力的同时,也加速了几大头部外资品牌的“内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罗森

233
  • 日本罗森退市会否影响门店?罗森中国最新回应:不影响在华正常经营
  • 日本罗森:公司将于7月24日退市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罗森便利店加速冲刺万店目标

罗森如果实现了万店目标,它也将成为中国市场第一个达到该规模的外资零售品牌。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界面新闻实习记者|李烨

界面新闻编辑|牙韩翔

根据日经中文网报道,罗森(LAWSON)便利店进一步下沉。6月14日,它进驻辽宁省丹东市,并且13家罗森便利店在丹东同时开业。同时,罗森提及到2025年,罗森将使中国门店总数比现在增加7成,达到1万家。

事实上,这并不是罗森第一次向外界透露这个目标。早在2020年,罗森公司社长竹增贞信在接受日本共同社采访时就透露称,计划到2025年把在中国的店铺数量增至1万家。

而当下再次提及或许是由于罗森对于实现该目标有了更多的确定性。

根据CCFA《2022中国便利店Top100公示》,2022年,在中国便利店数排名前5的品牌中,除了登顶的美宜佳与三家石油系列的便利店外,罗森成了唯一一家进入中国便利店数前5的外资品牌,它在2022年拥有5641家门店。

同时,根据CCFA数据,2022年在日系便利店中,罗森是门店增速最快的品牌,一年净增1175家,7-Eleven一年增加426家门店,全家FamliyMart则减少了134家门店。

从2020年首次门店数超过全家成为日系三大便利店之首后,这已经是罗森中国连续第三年成为在华外资便利店门店数量最多的品牌。截止2023年4月,罗森已经遍布在国内12个省与直辖市,共90座城市。

上海徐家汇地铁站内的罗森便利店 (图片拍摄:界面新闻 范剑磊)

与其他外资便利店品牌相比,罗森快跑离不开它灵活轻快的加盟模式。

罗森的加盟模式包括区域授权、紧密型加盟、与大加盟等,这类加盟逻辑的共性在于,区域加盟商负责线下门店的正常运转,罗森中国总部负责商品、供应链与技术。

其中,“大加盟商模式”是罗森确保实现门店数量快速增长的关键。2015年,时任罗森上海公司总经理的张晟全面推行了“区域大加盟商计划”,即罗森在向其他地区扩张时会选择在当地市场具有优势的龙头零售品牌进行合作,该区域加盟合作者作为区域的总加盟来扩展当地罗森的门店。

2015年,罗森就发展了3个大加盟商;2016年,罗森与中百集团签署合作协议,中百超市正式成为日本便利店巨头罗森在湖北区域的独家、特许区域加盟商。2017年,上海罗森与南京中央商场合作,后者也一度成为了罗森在南京区域指定的唯一“大加盟商”。

借助这一独特的加盟模式,罗森在2020年全国门店数达到3256家,实现首次盈利;2019-2021年每年门店增速达37%、20%,2022年开出了第5000家店,在外资便利店品牌中占据领先地位。

这类轻快的加盟模式具有的优势是,在进入一个新区域时,来自当地的龙头企业所拥有的零售经验与人脉关系,可以帮助罗森在门店选址、供应链及商品本地化上快速给出反应,一定程度上缩短了前期筹备时间,降低了便利店企业自身承担的成本。

相比较而言,全家采用的主要是个人加盟的方式,大致分为外部加盟与内部加盟。内部加盟主要针对的是内部员工,成本相对较低,但是主要针对外部人员的外部加盟,加盟费首先就是一个门槛,可高达60万元,且全家对外部加盟店铺有一定要求,对于普通的加盟者来说,门槛有点高。

7-Eleven在加盟方面则分为投资管理型与委托管理型,加盟费大概在33-43万不等,但是阻碍加盟者们的,是7-11总部相对僵化的管理模式,加盟者们往往成本高,且收益不明朗。2020年时就有业内人士称,总部过于集中把控,使得加盟商们无法合理有效利用资源,成本巨高不下。

此外,差异化竞争也是罗森的一个优势所在。

罗森善于通过产品的创新抓住年轻消费者的注意力。例如通过IP联名的方式推出月亮蛋糕、恶魔饭团等广受年轻消费者喜爱的产品,或是推出号称具有“一整根人参”的熬夜水。再有就是凭借供应链的优势推出具有本地特色的食品,如罗森的广州门店上线的广式菠萝包,还有开店时的广州限定“雷猴”零食福袋。

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与毕马威联合发布的《2022中国便利店发展报告》中表示,后疫情时代,便利店行业发展的核心利润来源依旧在于线下场景的经营,而在日益紧张的竞争中,行业内部出现马太效应,头部便利店企业利用已有资源加速新门店的开启,这也加剧了市场竞争分化的态势。

而罗森如果实现了万店目标,它也将成为中国市场第一个达到该规模的外资零售品牌,对本土便利店形成也竞争压力的同时,也加速了几大头部外资品牌的“内卷”。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