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南玻A七名高管集体辞职 大股东前海人寿声明未干涉日常经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南玻A七名高管集体辞职 大股东前海人寿声明未干涉日常经营

管理层集体辞职的原因出现了两个版本。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这是“宝能系”成为南玻A(000012.SZ)第一大股东后,规模最大的一次人事变动。

11月15日晚,南玻A发布风险提示公告,2016年11月15日,公司董事会收到董事长曾南、董事兼CEO吴国斌、财务总监罗友明、副总裁柯汉奇、副总裁张凡、副总裁张柏忠、副总裁胡勇辞去其在南玻集团担任职务的辞职报告。以上相关人员职务将发生重大变动。

公告中未披露辞职的具体原因,但此前已稍有迹象。在南玻A11月14日召开的第七届董事会临时会议上,董事长曾南因健康原因未出席,委托董事吴国斌表决,会议现场提出了临时提案《关于由董事陈琳代为履行董事长职权的议案》,并获得审议通过。

陈琳和王健、叶伟青、程细宝是2016年1月新晋被补选成为的董事,除了王健,包括陈琳在内的其余三人此前均在前海人寿或钜盛华任职。于是,上述人事变动的矛头顿时指向“宝能系”。

11月16日上午,前海人寿紧急发表声明,“自成为南玻股东以来,本公司对南玻管理团队给予充分信任和期望,从未干涉南玻的日常经营。本公司获悉相关高管辞任后,积极与其他股东方进行沟通,并与其他股东方共同向相关南玻高管表达了多次诚挚的善意挽留。对于上述高管团队最终做出的辞职决定,本公司深表遗憾。”

随后,《证券时报》报道,一位此次辞职高管的爆料指出了更加明确的原因:前海人寿对股权激励计划大幅修改,业绩增长要求达100%,时间上故意拖延导致今年无法实施,对全体员工造成打击。对于前述董事会的情况,其说法为:“董事长(曾南)在国外,董事会我就在现场,前海人寿是步步相逼,更多的是一种强制性的行为,这没什么好说的。”

不过,亦有知情人士爆出,这批高管出走投奔的对象恰恰是南玻竞争对手旗滨集团,“南玻员工曾向南玻的股东方举报公司管理层,称其通过非法集资、利益捆绑核心团队,有组织地带领核心团队和核心技术出走新公司,并将核心团队和核心技术作为出走新公司的条件。”

界面新闻记者就上述说法向宝能方面核实,但截至发稿尚未获得答复。

事实上,在“宝能系”不断增持成为南玻A大股东的过程中,已经伴随着管理层成员的陆续离开。2014年12月起,前海人寿、钜盛华通过二级市场买入,逐渐成为原先股权分散的南玻A第一大股东,截至2016年三季度,“宝能系”合计持股比例为24.39%。

2015年3月,公司副总裁丁九如被解聘,原因是“鉴于公司业务发展需要,对部分管理人员进行调整”。2015年11月至12月,公司董事郭永春、李景奇、陈潮、严纲纲相继辞职,南玻董事会只剩下曾南、吴国斌两位非独立董事。眼下,二人的辞职意味着南玻A的原班人马将全部换血。

南玻A是中国玻璃行业最早上市的大型企业,从经营状况看,公司近年的财务数据一度出现负增长,但盈利能力保持在较高水平。2013年至2015年,公司营业总收入分别为77.3亿元、70.4亿元、74.3亿元,实现归属净利润15.4亿元、8.74亿元、6.25亿元。2016年前三季度,南玻营业总收入65.2亿元,同比增长21.29%;归属净利润7.15亿元,同比增长81.41%。

“宝能系”初期以“野蛮人”的姿态敲门时,南玻管理层十分戒备,公司于2015年3月的董事会会议上通过了修改公司章程等多项议案,增加了反恶意并购条款。但前海人寿随即表示反对,提请审议《关于提请股东大会否决公司董事会提出的公司章程及相关制度修订案的议案》。股东大会只得延期。

但令人意外的是,2015年4月,南玻A发布非公开发行股票预案,公司拟以8.89元/股的价格向前海人寿和北方工业合计发行不超过1.8亿股,募集资金总额不超过16亿元。其中,前海人寿将以现金10亿元认购1.12亿股,北方工业将以现金6亿元认购6749.16万股。定增完成后,前海人寿持股比例将增至8.84%。

此举被视为双方和解的证据。上述定增方案随后未在截止时间内获得证监会批文,因此自动失效,但“宝能系”还是通过二级市场增持一步步巩固了控制权。眼下,管理层集体辞职的原因出现两个版本,但无论如何,一场大股东与管理者的合作还是以失败告终。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表情
您至少需输入5个字

评论 0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为你推荐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