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虎牙斗鱼夹缝求生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虎牙斗鱼夹缝求生

游戏直播,没有新故事。

文 | 光子星球 文烨豪

编辑 | 吴先之

近日,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国家队正式公布名单,31名运动员将参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刀塔等六大项目。

不同于过去的表演赛,本届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已然升格为正式比赛项目。因此,消息一出,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舆论既为入选的运动员感到兴奋,亦为部分明星选手的落选感到遗憾。

显然,今年的亚运会,势必将掀起电竞领域的狂欢。而这,也使沉寂已久的游戏直播玩家们嗅到了机会。

在经历过“千播大战”繁荣的泡沫后,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玩家们不得不被残酷的现实所束缚,开始降本求生。而过去一年间,二者均试图通过压缩开支,试图在愈发不确定的局面下寻找更多生存的可能。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虎牙、斗鱼的降本的策略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面对当下群雄环伺的竞争语境,纵使有着亚运会支撑,但对这两位苦苦端不出新故事的“幸存者”而言,前路似乎并不像他们希望的那样乐观。

降本猛药与后遗症

今年以来,斗鱼、虎牙两大游戏直播巨头,似乎都在恢复着“元气”——尽管营收数据仍然不尽如人意,但净利润却相较过去有了回升。

财报显示,2023年第一季度,虎牙实现净利润4480万元,相较于2022年同期330万元的净亏损有了明显的改善;同样,在2023年第一季度,斗鱼的净利润也达到1450万元,相比2022年同期8690万元的净亏损,亦显进步。

表面上看,两位老牌直播玩家的降本增效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可实际上,净利润的改善以及降本本身,都是建立在无数艰难的调整和无尽的牺牲之上,譬如虎牙去年的大规模裁员,亦或是近年斗鱼放弃多项核心赛事版权。

换言之,斗鱼、虎牙这剂为了活下去而注入的猛药,亦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副作用。对于虎牙来说,其收入结构的问题日渐突出。2023年第一季度,虎牙广告和其他业务营收同比大幅下降,从2022年同期的3.128亿元滑落至8930万元。

这意味着虎牙营收越来越依赖直播业务,往好了说,虎牙重拾了直播的“初心”,只是这种“往回看”将使之失去自身的盈利多元性。

与虎牙的情况截然相反的是斗鱼,尽管斗鱼在广告和其他业务上实现了66.6%的增长,然而作为基本盘的直播板块,数据几乎全方面下滑。

在用户付费变得更为理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虎牙愈发单一的收入来源,可能使其盈利模式变得愈发脆弱,而多项核心指标均呈下滑态势的斗鱼,疲态更是暴露无遗。已经熬过了洗牌阶段,但游戏直播玩家所面临的这场硬仗远没有结束。

另一方面,对游戏直播平台来说,营收多少固然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用户数据,才是其命脉所系。

游戏直播现阶段虽积累了大量观众,但真心愿意为内容买单的用户却寥寥可数,毕竟游戏直播赛道尚未演化出成熟的内容消费逻辑,以“打赏”为代表的付费业务仅是“可选项”而非“必选项”。

而直播的即时性和易复制性,则使得绝大多数用户在无需付费的情况下,便可获得满意的观看体验。对于游戏直播平台来说,大部分的用户其实更像是游走于各个平台之间的流水过客,很难扎根。

因此,即使虎牙第一季度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数难得有所增长,考虑到广告业务衰退的局面下,其带来的积极意义相当有限。而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付费用户数的减少都有如一记警钟,为他们“复兴”前路蒙下了浓重的阴影。

归根结底,仅仅是通过削减成本等手段来实现所谓的“健康”,恐怕治标难治本,若玩家们未能把握好度的问题,那降本所带来的“后遗症”,或许比玩家们此前预想的还要严重。

内容竞争加剧

游戏直播平台间的内容战争,往往充斥着喧嚣和戏剧性。曾几何时,直播玩家们为争夺赛事版权和主播大打出手,不惜重金,将各种天价签约的新闻送上了娱乐头条。

殊不知,这场狂欢,其实更像是病态的内耗。当下,随着行业步入寒冬,玩家们亦陷入了挣扎:一方面,为了满足观众的多元化需求,必须提供丰富多样的内容;另一方面,却不得不背负版权费用和主播薪酬日渐增长的压力。这种矛盾,一点点割裂着行业的生存空间。

为了生存,玩家们只能停止激进的圈地扩张,而这,也使得斗鱼和虎牙内容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不断削弱。

以斗鱼为例,为了让自身更加“健康”,不得不削减对赛事版权的投入。而这,无疑降低内容侧的吸引力,进而放大了用户流失的问题——过去一年间,斗鱼平均移动MAU流失了近500万。为此,斗鱼不得不回归赛事版权市场,再度拿下LPL等赛事版权,在生存压力与核心竞争力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而坚守赛事版权的虎牙,局面亦难言乐观,毕竟在抖音快手乃至B站的围剿下,当下赛事版权的说服力,已没有双雄争霸时代那般明显。

目前,游戏直播领域可谓群雄环伺:从拿下赛事版权,到收购电竞俱乐部,再到快手太湖国际电竞场馆,一路闯关斩将的快手,正在电竞领域不断加码;B站亦曾在2019年豪掷8亿元拍得《英雄联盟》S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做起了虎牙、斗鱼的上游。

一直同电竞领域略显疏离的抖音,似乎亦想分食这块蛋糕。近日,据媒体报道,抖音已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达成了合作,加入了杭州亚运会的直播阵营,从而曲线拿到赛事版权。

或许是由于国内最热的英雄联盟S赛、LPL、KPL等电竞赛事版权皆为腾讯所握的原因,抖音此前很少趟电竞的浑水,而当下,随着腾讯与字节在长短视频领域的握手言和,“冷战”亦落下帷幕,这无疑为“抖音电竞”留出了想象空间。

可以预见,若抖音将来真入局电竞领域,那在这位曾重注世界杯版权的巨头面前,斗鱼与虎牙势必将让出更多地盘。

而赛事版权,只是游戏直播玩家们内容竞争的冰山一角。

游戏直播的线性内容,并不满足现代观众的碎片化观看习惯。一场持续数小时的直播,其绝大部分时间缺乏"高光"时刻。这就解释了为何直播回放数据总是差强人意,而直播切片却能收获良好反响。

对于斗鱼和虎牙来说,尽管它们都尝试过进军中视频领域,但由于缺乏相应的基因,其流量远不及抖音、快手和B站。因此,纵使斗鱼、虎牙等老玩家在主播资源方面仍占据优势,但却很难完成从内容生产上游到下游的过渡,最终不得不为抖音、快手、B站做嫁衣。

商业世界里,一时陷入困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苦苦挣扎,却找不到解法。而斗鱼与虎牙,正深陷迷雾之中,寻找突围之路似乎变得越来越艰难。

这些年来,从自制综艺到打造游戏社区,游戏直播玩家们一直在试图创造新的波澜,这些尝试并未能掀起预期的巨浪。当下,随着寒冬愈发严峻,斗鱼、虎牙不得不另寻出路,以至于走上了“歪门邪道”。

光子星球曾在《虎牙乱啃元宇宙》中提到,业务层面讲不出新故事的虎牙,曾一度陷入自嗨式创新,将期望寄托给元宇宙这样的新兴概念。而今年上半年斗鱼被监管盯上,背后或许亦同其此前对平台敏感内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

显然,面对多方围剿,玩家们总想着逆天改命,事实是翻盘的机会少之又少,斗鱼和虎牙只能被动防御。

而今年以来,随着游戏版号逐渐复苏,玩家们亦依托新语境,讲起了新故事——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都试图强化与游戏厂商的合作,抓住新游发行的机遇,挤出更多生存空间。

殊不知,这条大腿并没有那么好抱。一方面,能切实盘活直播语境的,只有极少数爆款游戏,而爆款游戏本身便需一定的运气成分,依托爆款游戏撬动增长无疑是靠天吃饭。

另一方面,强化与游戏厂商的联动,虽然能带来短期流量,但亦使直播平台渐渐沦为“工具人”的角色。

以腾讯《无畏契约》的国服内测为例,用户可通过观看相关直播或许内测资格,这无疑为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带来大量流量。只是,大量用户在资格掉落后便迅速离开,而非驻留。显然,这类合作更像是同游戏厂商的单笔生意,玩家们很难从短期的流量提升中获取长期的价值。

归根结底,游戏直播玩家上空的阴云,并没有因为财务数据的暂时改善而消散。

找不到解法的玩家们,有如被诅咒的西西弗斯,不断推动巨石攀升山巅,就在山巅触手可及之际,巨石却又滚落深谷,令努力化为水中月、镜中花。希望,对斗鱼、虎牙而言,可能正逐渐成为一种奢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虎牙

2.6k
  • 虎牙2023年总净营收69.9亿元,上年同期为92.6亿元
  • 虎牙、斗鱼、B站、快手等达成合作,23日起举办直播电竞全明星新春赛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虎牙斗鱼夹缝求生

游戏直播,没有新故事。

文 | 光子星球 文烨豪

编辑 | 吴先之

近日,杭州亚运会电子竞技项目国家队正式公布名单,31名运动员将参与英雄联盟、王者荣耀亚运版本刀塔等六大项目。

不同于过去的表演赛,本届亚运会上,电子竞技已然升格为正式比赛项目。因此,消息一出,迅速冲上了微博热搜,舆论既为入选的运动员感到兴奋,亦为部分明星选手的落选感到遗憾。

显然,今年的亚运会,势必将掀起电竞领域的狂欢。而这,也使沉寂已久的游戏直播玩家们嗅到了机会。

在经历过“千播大战”繁荣的泡沫后,以斗鱼、虎牙为代表的玩家们不得不被残酷的现实所束缚,开始降本求生。而过去一年间,二者均试图通过压缩开支,试图在愈发不确定的局面下寻找更多生存的可能。

而经过一段时间的蛰伏,虎牙、斗鱼的降本的策略确实取得了一定的效果。然而,面对当下群雄环伺的竞争语境,纵使有着亚运会支撑,但对这两位苦苦端不出新故事的“幸存者”而言,前路似乎并不像他们希望的那样乐观。

降本猛药与后遗症

今年以来,斗鱼、虎牙两大游戏直播巨头,似乎都在恢复着“元气”——尽管营收数据仍然不尽如人意,但净利润却相较过去有了回升。

财报显示,2023年第一季度,虎牙实现净利润4480万元,相较于2022年同期330万元的净亏损有了明显的改善;同样,在2023年第一季度,斗鱼的净利润也达到1450万元,相比2022年同期8690万元的净亏损,亦显进步。

表面上看,两位老牌直播玩家的降本增效取得了不错的进展,可实际上,净利润的改善以及降本本身,都是建立在无数艰难的调整和无尽的牺牲之上,譬如虎牙去年的大规模裁员,亦或是近年斗鱼放弃多项核心赛事版权。

换言之,斗鱼、虎牙这剂为了活下去而注入的猛药,亦不可避免地引发了副作用。对于虎牙来说,其收入结构的问题日渐突出。2023年第一季度,虎牙广告和其他业务营收同比大幅下降,从2022年同期的3.128亿元滑落至8930万元。

这意味着虎牙营收越来越依赖直播业务,往好了说,虎牙重拾了直播的“初心”,只是这种“往回看”将使之失去自身的盈利多元性。

与虎牙的情况截然相反的是斗鱼,尽管斗鱼在广告和其他业务上实现了66.6%的增长,然而作为基本盘的直播板块,数据几乎全方面下滑。

在用户付费变得更为理智、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背景下,虎牙愈发单一的收入来源,可能使其盈利模式变得愈发脆弱,而多项核心指标均呈下滑态势的斗鱼,疲态更是暴露无遗。已经熬过了洗牌阶段,但游戏直播玩家所面临的这场硬仗远没有结束。

另一方面,对游戏直播平台来说,营收多少固然重要,真正重要的是用户数据,才是其命脉所系。

游戏直播现阶段虽积累了大量观众,但真心愿意为内容买单的用户却寥寥可数,毕竟游戏直播赛道尚未演化出成熟的内容消费逻辑,以“打赏”为代表的付费业务仅是“可选项”而非“必选项”。

而直播的即时性和易复制性,则使得绝大多数用户在无需付费的情况下,便可获得满意的观看体验。对于游戏直播平台来说,大部分的用户其实更像是游走于各个平台之间的流水过客,很难扎根。

因此,即使虎牙第一季度移动端月均活跃用户数难得有所增长,考虑到广告业务衰退的局面下,其带来的积极意义相当有限。而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付费用户数的减少都有如一记警钟,为他们“复兴”前路蒙下了浓重的阴影。

归根结底,仅仅是通过削减成本等手段来实现所谓的“健康”,恐怕治标难治本,若玩家们未能把握好度的问题,那降本所带来的“后遗症”,或许比玩家们此前预想的还要严重。

内容竞争加剧

游戏直播平台间的内容战争,往往充斥着喧嚣和戏剧性。曾几何时,直播玩家们为争夺赛事版权和主播大打出手,不惜重金,将各种天价签约的新闻送上了娱乐头条。

殊不知,这场狂欢,其实更像是病态的内耗。当下,随着行业步入寒冬,玩家们亦陷入了挣扎:一方面,为了满足观众的多元化需求,必须提供丰富多样的内容;另一方面,却不得不背负版权费用和主播薪酬日渐增长的压力。这种矛盾,一点点割裂着行业的生存空间。

为了生存,玩家们只能停止激进的圈地扩张,而这,也使得斗鱼和虎牙内容方面的核心竞争力不断削弱。

以斗鱼为例,为了让自身更加“健康”,不得不削减对赛事版权的投入。而这,无疑降低内容侧的吸引力,进而放大了用户流失的问题——过去一年间,斗鱼平均移动MAU流失了近500万。为此,斗鱼不得不回归赛事版权市场,再度拿下LPL等赛事版权,在生存压力与核心竞争力之间寻求一种平衡。

而坚守赛事版权的虎牙,局面亦难言乐观,毕竟在抖音快手乃至B站的围剿下,当下赛事版权的说服力,已没有双雄争霸时代那般明显。

目前,游戏直播领域可谓群雄环伺:从拿下赛事版权,到收购电竞俱乐部,再到快手太湖国际电竞场馆,一路闯关斩将的快手,正在电竞领域不断加码;B站亦曾在2019年豪掷8亿元拍得《英雄联盟》S赛三年独家直播版权,做起了虎牙、斗鱼的上游。

一直同电竞领域略显疏离的抖音,似乎亦想分食这块蛋糕。近日,据媒体报道,抖音已与中央广播电视总台达成了合作,加入了杭州亚运会的直播阵营,从而曲线拿到赛事版权。

或许是由于国内最热的英雄联盟S赛、LPL、KPL等电竞赛事版权皆为腾讯所握的原因,抖音此前很少趟电竞的浑水,而当下,随着腾讯与字节在长短视频领域的握手言和,“冷战”亦落下帷幕,这无疑为“抖音电竞”留出了想象空间。

可以预见,若抖音将来真入局电竞领域,那在这位曾重注世界杯版权的巨头面前,斗鱼与虎牙势必将让出更多地盘。

而赛事版权,只是游戏直播玩家们内容竞争的冰山一角。

游戏直播的线性内容,并不满足现代观众的碎片化观看习惯。一场持续数小时的直播,其绝大部分时间缺乏"高光"时刻。这就解释了为何直播回放数据总是差强人意,而直播切片却能收获良好反响。

对于斗鱼和虎牙来说,尽管它们都尝试过进军中视频领域,但由于缺乏相应的基因,其流量远不及抖音、快手和B站。因此,纵使斗鱼、虎牙等老玩家在主播资源方面仍占据优势,但却很难完成从内容生产上游到下游的过渡,最终不得不为抖音、快手、B站做嫁衣。

商业世界里,一时陷入困局并不可怕,可怕的是苦苦挣扎,却找不到解法。而斗鱼与虎牙,正深陷迷雾之中,寻找突围之路似乎变得越来越艰难。

这些年来,从自制综艺到打造游戏社区,游戏直播玩家们一直在试图创造新的波澜,这些尝试并未能掀起预期的巨浪。当下,随着寒冬愈发严峻,斗鱼、虎牙不得不另寻出路,以至于走上了“歪门邪道”。

光子星球曾在《虎牙乱啃元宇宙》中提到,业务层面讲不出新故事的虎牙,曾一度陷入自嗨式创新,将期望寄托给元宇宙这样的新兴概念。而今年上半年斗鱼被监管盯上,背后或许亦同其此前对平台敏感内容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有关。

显然,面对多方围剿,玩家们总想着逆天改命,事实是翻盘的机会少之又少,斗鱼和虎牙只能被动防御。

而今年以来,随着游戏版号逐渐复苏,玩家们亦依托新语境,讲起了新故事——无论是斗鱼还是虎牙,都试图强化与游戏厂商的合作,抓住新游发行的机遇,挤出更多生存空间。

殊不知,这条大腿并没有那么好抱。一方面,能切实盘活直播语境的,只有极少数爆款游戏,而爆款游戏本身便需一定的运气成分,依托爆款游戏撬动增长无疑是靠天吃饭。

另一方面,强化与游戏厂商的联动,虽然能带来短期流量,但亦使直播平台渐渐沦为“工具人”的角色。

以腾讯《无畏契约》的国服内测为例,用户可通过观看相关直播或许内测资格,这无疑为斗鱼、虎牙等直播平台带来大量流量。只是,大量用户在资格掉落后便迅速离开,而非驻留。显然,这类合作更像是同游戏厂商的单笔生意,玩家们很难从短期的流量提升中获取长期的价值。

归根结底,游戏直播玩家上空的阴云,并没有因为财务数据的暂时改善而消散。

找不到解法的玩家们,有如被诅咒的西西弗斯,不断推动巨石攀升山巅,就在山巅触手可及之际,巨石却又滚落深谷,令努力化为水中月、镜中花。希望,对斗鱼、虎牙而言,可能正逐渐成为一种奢侈。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