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民生财富再现人事纠纷,因削减奖金被前高管告上法庭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民生财富再现人事纠纷,因削减奖金被前高管告上法庭

泛海控股集团旗下的百亿私募民生财富被公司前高管周某告上了法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穆玥

又有百亿私募因为人事纠纷闹上法庭了!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披露的一则民事判决书,由于只发放了2020年度60%的绩效奖金以及未发放2021年度部分绩效奖金等,泛海控股集团旗下的百亿私募民生财富被公司前高管周某告上了法庭,究竟发生了什么?

判决书显示,周某于2020年4月10日入职民生财富,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民生财富可以根据工作需要以及周某的身体状况、工作能力、工作表现、知识结构、情绪状况和绩效考核,调整周某的职务、工作岗位并随之将薪酬调整到新工作岗位的薪酬标准。

经民生财富研究决定,周某的岗位为财务总监(高管),月薪标准为10万元,其中基本工资2万元(占比20%)、岗位工资3万元(占比30%),绩效奖金基数5万元(占比50%),此标准自2020年4月10日开始执行。后双方多次协商调整月薪构成比例,其中绩效奖金基数占比2021年2月调整为30%,2021年4月1日调整为40%,2021年9月1日调整为30%。

2020年度周某的年终考核结果为称职,但是民生财富仅向其发放了60%的绩效奖金365454.55元,剩余40%未予发放,同时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未向周某发放绩效奖金,周某于2021年11月8日与民生财富解除劳动关系,后申请仲裁。

周某要求判令民生财富支付其2020年4月10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拖欠的绩效奖金175632元、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的绩效奖金513793.1元以及期间未休年假工资110344.82元。

对此,民生财富解释称,2020年度剩余40%的绩效奖金根据当年风险业务处置及应急维稳情况择机发放,因公司风险等级增高、经营状况不佳,故全员不予发放剩余40%的部分。周某的绩效奖金自2021年2月1日起调整为3万,4月起调整为4万,9月起调整为3万,与其主张的5万不符,公司并未批准周某的辞职申请,一直向其支付基本生活费,周某自2021年11月8日不出勤,其未提供劳动但仍享受工资,该期间已超过15天,故不应享受2021年的年假。

最终法院判决民生财富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周某支付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未休年假工资69517.2元,并向周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并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已履行),驳回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民生财富成立于2014年3月,管理规模为100亿元以上,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信息,目前公司存在信息报送异常、经营异常专项法律意见书、注册地与办公地不在同一辖区、投资者定向披露账户开立率低、存在逾期未清算基金、存在长期处于清算状态基金等多条异常信息提示。

值得一提的是,民生财富的控股股东泛海控股集团目前的处境也不乐观,旗下A股上市公司泛海控股( 000046.SZ)今年5月因为2022年末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2020年度、2021年度及2022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公司2022年度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等,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此后公司又多次公告存在可能因股价低于面值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泛海控股

52
  • 泛海控股及卢志强被执行49.3亿余元
  • 泛海控股换帅完成工商变更,刘国升任董事长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民生财富再现人事纠纷,因削减奖金被前高管告上法庭

泛海控股集团旗下的百亿私募民生财富被公司前高管周某告上了法庭。

图片来源:图虫创意

界面新闻记者 | 穆玥

又有百亿私募因为人事纠纷闹上法庭了!

据中国裁判文书网近日披露的一则民事判决书,由于只发放了2020年度60%的绩效奖金以及未发放2021年度部分绩效奖金等,泛海控股集团旗下的百亿私募民生财富被公司前高管周某告上了法庭,究竟发生了什么?

判决书显示,周某于2020年4月10日入职民生财富,双方签订《劳动合同书》,约定民生财富可以根据工作需要以及周某的身体状况、工作能力、工作表现、知识结构、情绪状况和绩效考核,调整周某的职务、工作岗位并随之将薪酬调整到新工作岗位的薪酬标准。

经民生财富研究决定,周某的岗位为财务总监(高管),月薪标准为10万元,其中基本工资2万元(占比20%)、岗位工资3万元(占比30%),绩效奖金基数5万元(占比50%),此标准自2020年4月10日开始执行。后双方多次协商调整月薪构成比例,其中绩效奖金基数占比2021年2月调整为30%,2021年4月1日调整为40%,2021年9月1日调整为30%。

2020年度周某的年终考核结果为称职,但是民生财富仅向其发放了60%的绩效奖金365454.55元,剩余40%未予发放,同时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未向周某发放绩效奖金,周某于2021年11月8日与民生财富解除劳动关系,后申请仲裁。

周某要求判令民生财富支付其2020年4月10日至2020年12月31日期间拖欠的绩效奖金175632元、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的绩效奖金513793.1元以及期间未休年假工资110344.82元。

对此,民生财富解释称,2020年度剩余40%的绩效奖金根据当年风险业务处置及应急维稳情况择机发放,因公司风险等级增高、经营状况不佳,故全员不予发放剩余40%的部分。周某的绩效奖金自2021年2月1日起调整为3万,4月起调整为4万,9月起调整为3万,与其主张的5万不符,公司并未批准周某的辞职申请,一直向其支付基本生活费,周某自2021年11月8日不出勤,其未提供劳动但仍享受工资,该期间已超过15天,故不应享受2021年的年假。

最终法院判决民生财富于判决生效后七日内向周某支付2021年1月1日至2021年11月8日期间未休年假工资69517.2元,并向周某出具解除劳动合同证明并办理社会保险转移手续(已履行),驳回周某的其他诉讼请求。

民生财富成立于2014年3月,管理规模为100亿元以上,据中国基金业协会披露的信息,目前公司存在信息报送异常、经营异常专项法律意见书、注册地与办公地不在同一辖区、投资者定向披露账户开立率低、存在逾期未清算基金、存在长期处于清算状态基金等多条异常信息提示。

值得一提的是,民生财富的控股股东泛海控股集团目前的处境也不乐观,旗下A股上市公司泛海控股( 000046.SZ)今年5月因为2022年末经审计的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值,2020年度、2021年度及2022年度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前后净利润孰低者均为负值,且公司2022年度审计报告显示公司持续经营能力存在不确定性等,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及其他风险警示,此后公司又多次公告存在可能因股价低于面值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