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可口可乐要把在中国的装瓶厂都卖掉 但员工不买账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可口可乐要把在中国的装瓶厂都卖掉 但员工不买账

目前,无论是可口可乐还是太古或者是中粮都没有公布交易完成之后的处理细节,也没有关于员工调整或者裁员的消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可口可乐出售中国瓶装业务的交易正在遭遇麻烦。这个在可口可乐看来很满意的交易,员工们却并不买账。 

11月18日,可口可乐公司宣布将中国自有的装瓶业务出售给中粮和太古,其中部分资产的股权以30.14亿元卖给太古,其他部分资产的股权卖给中粮,作价29亿元。同时,在太古与中粮的装瓶业务重整计划中,太古将一家装瓶厂以4.87亿元卖给中粮,中粮则将10家装瓶厂以21.22亿元卖给太古。

交易前,可口可乐在中国直接运营10家装瓶厂,占据约1/3市场,其余装瓶厂则分别掌握在可口可乐与太古、中粮合资的公司手里。重组完成后,在中国内地市场,中粮将拥有并运营18家装瓶厂,太古将拥有并运营17家装瓶厂。

这桩交易完成标志着可口可乐正式出售了其在中国的瓶装业务。在11月19日的签约仪式上,出席人士包括可口可乐总裁穆泰康,中粮集团董事长赵双连和太古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史乐山。

可口可乐似乎满意这桩交易,穆泰康称,可口可乐将重新聚焦公司的核心优势,即建设品牌以及领导全球特许经营系统。简单说,可口可乐的核心是它的浓缩原浆业务以及可口可乐这个金子招牌。

可口可乐此前估计,在处置好北美、中国、德国及南非的资产后,员工人数将从原来的12.3万人大幅下降到3.9万人,净收入从443亿美元下降到285亿美元,但是资本开支也将减半至13亿美元。

瓶装厂的员工自然不买账。在可口可乐中国正式宣布消息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四川、重庆、吉林三个省市的工厂员工向总部发出了诉求书。员工们的需求非常具体,他们要求可口可乐召开员工大会,邀请重组与并购管理层见面,与可口可乐相关瓶装厂工会及员工作正面沟通,同时提出2N+4(N为员工平均工资)的赔偿标准,以及相关福利待遇在一定期限内不变等要求。

可口可乐中国称正在向员工解释此次交易带来的变化。“简单来说,重组带来的是瓶装厂股东层面发生股权变化,瓶装厂法律实体继续存在,包括客户合同、供应商合同、瓶装厂员工的劳动合同都不会有变化。”

瓶装厂的员工认为,自己没有在出售公布前获得相关消息。他们所担心的是,在出售业务完成之后自己的薪酬福利会发生变化甚至是遭到裁员,自己此前在可口可乐公司的工作时间能否在新公司的主体下存在,而部分老员工认为可以通过买断工龄的方式解决。

目前,无论是可口可乐还是太古或者是中粮都没有公布交易完成之后的处理细节,也没有关于员工调整或者裁员的消息。

可口可乐在中国遭遇的情况曾经也发生在百事可乐身上,而员工们寻求的解决方案几乎相同。2011年,百事可乐将其在中国内地的瓶装厂出售给康师傅,原百事可乐员工认为百事的结盟是“单方决意”。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协商,百事最后给出了三种等级的解决方案,员工可以自己选择是否重新计算工龄以换取此前的补偿金,或者是继续履行合同累计工龄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可口可乐

4k
  • 万凯新材:公司主要客户包括农夫山泉、可口可乐、达能等国内外知名企业
  • 雪碧不碧,包装色彩会如何影响消费者的购买选择?

中粮集团

2.4k
  • 科大国创:已为多家大型货主单位和第三方物流公司等提供物流供应链服务
  • 中粮家佳康:8月生猪出栏26.2万头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可口可乐要把在中国的装瓶厂都卖掉 但员工不买账

目前,无论是可口可乐还是太古或者是中粮都没有公布交易完成之后的处理细节,也没有关于员工调整或者裁员的消息。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可口可乐出售中国瓶装业务的交易正在遭遇麻烦。这个在可口可乐看来很满意的交易,员工们却并不买账。 

11月18日,可口可乐公司宣布将中国自有的装瓶业务出售给中粮和太古,其中部分资产的股权以30.14亿元卖给太古,其他部分资产的股权卖给中粮,作价29亿元。同时,在太古与中粮的装瓶业务重整计划中,太古将一家装瓶厂以4.87亿元卖给中粮,中粮则将10家装瓶厂以21.22亿元卖给太古。

交易前,可口可乐在中国直接运营10家装瓶厂,占据约1/3市场,其余装瓶厂则分别掌握在可口可乐与太古、中粮合资的公司手里。重组完成后,在中国内地市场,中粮将拥有并运营18家装瓶厂,太古将拥有并运营17家装瓶厂。

这桩交易完成标志着可口可乐正式出售了其在中国的瓶装业务。在11月19日的签约仪式上,出席人士包括可口可乐总裁穆泰康,中粮集团董事长赵双连和太古股份有限公司主席史乐山。

可口可乐似乎满意这桩交易,穆泰康称,可口可乐将重新聚焦公司的核心优势,即建设品牌以及领导全球特许经营系统。简单说,可口可乐的核心是它的浓缩原浆业务以及可口可乐这个金子招牌。

可口可乐此前估计,在处置好北美、中国、德国及南非的资产后,员工人数将从原来的12.3万人大幅下降到3.9万人,净收入从443亿美元下降到285亿美元,但是资本开支也将减半至13亿美元。

瓶装厂的员工自然不买账。在可口可乐中国正式宣布消息之后的几天时间里,四川、重庆、吉林三个省市的工厂员工向总部发出了诉求书。员工们的需求非常具体,他们要求可口可乐召开员工大会,邀请重组与并购管理层见面,与可口可乐相关瓶装厂工会及员工作正面沟通,同时提出2N+4(N为员工平均工资)的赔偿标准,以及相关福利待遇在一定期限内不变等要求。

可口可乐中国称正在向员工解释此次交易带来的变化。“简单来说,重组带来的是瓶装厂股东层面发生股权变化,瓶装厂法律实体继续存在,包括客户合同、供应商合同、瓶装厂员工的劳动合同都不会有变化。”

瓶装厂的员工认为,自己没有在出售公布前获得相关消息。他们所担心的是,在出售业务完成之后自己的薪酬福利会发生变化甚至是遭到裁员,自己此前在可口可乐公司的工作时间能否在新公司的主体下存在,而部分老员工认为可以通过买断工龄的方式解决。

目前,无论是可口可乐还是太古或者是中粮都没有公布交易完成之后的处理细节,也没有关于员工调整或者裁员的消息。

可口可乐在中国遭遇的情况曾经也发生在百事可乐身上,而员工们寻求的解决方案几乎相同。2011年,百事可乐将其在中国内地的瓶装厂出售给康师傅,原百事可乐员工认为百事的结盟是“单方决意”。经过了将近一个月协商,百事最后给出了三种等级的解决方案,员工可以自己选择是否重新计算工龄以换取此前的补偿金,或者是继续履行合同累计工龄等。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