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减缓转型,这家石油巨头决定加大油气投资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减缓转型,这家石油巨头决定加大油气投资

能源转型浪潮之下,壳牌在上任CEO范·伯登的带领之下,迅速发展了可再生能源业务,并且还试图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

文|石油Link

双碳大愿景下,石油巨头都提出了自己的能源转型计划。今年以来,国际石油巨头们也都频频传出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声音。

在这种浪潮中,有一个国际石油巨头则选择暂缓转型。日前,壳牌选择取消每年石油1-2%减产目标,增加天然气等上游投资,并限制可再生能源投资。

壳牌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还表示:“削减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这样生活成本就会像我们去年看到的那样,开始再次飙升。”

01、壳牌:不能减产

能源转型浪潮之下,壳牌在上任CEO范·伯登的带领之下,迅速发展了可再生能源业务,并且还试图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

可是,最近一反其原先加速能源转型的势头,壳牌提出了将致力于扩大预计回报最高的石油、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业务规模。

按照壳牌的计划,今年对天然气的投资将增大约25%,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50亿美元。同时,壳牌还取消了每年1-2%的石油产量减少目标。

针对本次壳牌的举动,剑桥大学科学家艾米丽·沙克伯勒教授表示:“像壳牌这样的公司,应该专注于加速绿色转型。”

壳牌则回应称:“削减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这样生活成本就会像我们去年看到的那样,开始再次飙升。”

他认为世界仍然迫切需要石油和天然气,因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不够快,不足以取代油气。

萨万指出,去年发生的国际天然气竞标战,最终这些燃料大多被北欧国家买走,导致国际上一些国家无力负担液化天然气(LNG)。

“他们从这些国家夺走了液化天然气,一些国家的孩子们不得不在烛光下工作和学习。如果我们要进行转型,那么它就必须是公正的转型,而不是只对世界的一个地区有好处。”

bp的首席执行官早些时候也曾表示说:“今天我们需要投资的能源系统——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系统。正如去年发生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即使是世界上一小部分石油和天然气的突然减少,也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02、未来,壳牌仍需要很多油气

壳牌和bp一致认为削减石油、天然气产量会造成市场的波动,会对世界能源安全造成威胁。

但是,壳牌的此次取消石油减产计划和增加天然气产量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壳牌现任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于2023年1月1日上任。在接任壳牌CEO职务之前,瓦埃尔·萨万任命于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部门主管。

在其上任之初就提出了一个大计划。1月30日,壳牌提出将液化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业务进行拆分,液化天然气业务与石油天然气生产业务合并,可再生能源业务与油气下游业务合并。

针对部门调整,萨万表示更少的部门意味着更大的合作、纪律和速度,使我们能够专注于加强整个业务的绩效,并为我们的投资者带来强劲的回报。

萨万强调,“我们需要继续创造可盈利的商业模式,这些模式可以按一定速度扩大规模,真正影响全球能源系统的脱碳。我们将投资于有效的模式,即那些回报最高、能发挥我们优势的模式”。

在公告中,壳牌也指出壳牌的股东回报正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其总裁瓦埃尔·萨万面临着提高股东回报的压力。

刚刚上任的壳牌首席执行官还需要更多的油气提高公司利润。

03、新能源,有挑战

壳牌作为一个国际石油巨头,也是较早启动能源转型的石油巨头之一。

早在2017年,壳牌就收购了欧洲最大的电动车充电公司之一NewMotion,成为石油巨头中正式迈入EV充电市场“吃螃蟹”的第一家。

并且,壳牌在2019年还收购了英国一家大型能源销售公司,该公司可以提供电能等能源供应。

2022年,壳牌又与ABB电动交通、国内电动汽车龙头比亚迪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壳牌在风电、太阳能领域也都有相应的行动。壳牌曾经将自己定位为海上风电潜在的市场领导者,并通过在荷兰、英国和美国项目扩张进入海上风电领域。

大举进军新能源的壳牌在新能源领域并没有尝到太多“甜头”。

电力市场上,由于市场环境艰难以及回报不佳,壳牌现在正打算出售在英国的能源销售公司,并退出英国、德国和荷兰的零售能源市场。

在风电市场方面,由于海上风电行业成本上涨和供应链限制,导致回报率下降,壳牌一些风电项目也随之搁置。

壳牌自己也承认自己在海上风电方面受到了重大冲击。

今年6月份,壳牌提出,计划在2025年之前剥离某些电力资产,但会对可再生能源进行选择性投资。

7月份,壳牌还提出限制可再生能源和油气下游业务投资的计划。这也不难理解,毕竟上游油气项目的回报率为15%至20%,而大多数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回报率高达8%。

一边是高利润率且是主业的油气上游项目,一边是低利润率又不具有太多优势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国际石油巨头壳牌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在油气行业如鱼得水的国际石油巨头到了新能源领域频频受挫。兜兜转转20年之后,这家石油巨头好像已经弄清楚自己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扮演多大的角色。

04、增加油气成分

接下来,壳牌首先会将重点放在上游油气业务方面。

壳牌首席财务官希妮德·戈尔曼表示:“我们所做一切的核心是重新进行资本配置,并将专注于创造长期价值。我们将使每一美元都物有所值,重点是能提供良好的业绩,而不是承诺”。

对于将重点放在油气上,壳牌曾经表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致力于石油和天然气业务。同时,壳牌正在打算启动位于苏格兰附近海域的皮尔斯油田。

在其公告中,壳牌提出2030年前,综合天然气和上游业务将获得每年约13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在这项业务中,重点将放在LNG方面。

与石油相比,天然气有更低的碳排放,正在获得更多的青睐,尤其是欧洲。IEA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自突发地缘政治冲突以来,全球已批准了大约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新产能,几乎是过去10年的两倍。

壳牌公司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修订了公司战略,认为天然气在世界能源结构中具有长期作用,将在关键的增长市场扩张份额。

天然气一直是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等能源巨头的主要盈利驱动力。

为了增加天然气产量,壳牌还加入了埃克森美孚公司和康菲公司的行列,投资卡塔尔30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扩建项目,这是该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项目。

增加油气业务,其实也不止壳牌一个公司在做,更多的石油巨头在用实际行动增加油气成分。雪佛龙公司和埃克森美孚公司正在增加员工,以扩大在伦敦和新加坡的天然气交易活动。

今年6月份,道达尔推动了在美国建设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的计划,并同意购买该项目及其开发商的股份。同时,道达尔还在与沙特阿拉伯讨论投资大型天然气项目。

在bp发布的新一期2030前公司战略报告中,提出将把降低上游油气产量40%的削减计划修改为25%。

埃克森美孚计划2027年将油气产量增加50万桶油当量/日,2030年将油气产量增加100万桶油当量/日。雪佛龙计划,2027年前油气产量每年实现3%的增长。

看起来,在坚定不移执行能源转型计划的同时,越来越多的石油巨头选择增加油气业务而放缓转型的步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壳牌

3.8k
  • 双碳晚报|新版《绿色低碳转型产业指导目录》发布 壳牌美国太阳能部门启动资产出售
  • 嘉能可据悉正考虑收购壳牌在新加坡的炼油厂和石化业务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减缓转型,这家石油巨头决定加大油气投资

能源转型浪潮之下,壳牌在上任CEO范·伯登的带领之下,迅速发展了可再生能源业务,并且还试图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

文|石油Link

双碳大愿景下,石油巨头都提出了自己的能源转型计划。今年以来,国际石油巨头们也都频频传出发展可再生能源的声音。

在这种浪潮中,有一个国际石油巨头则选择暂缓转型。日前,壳牌选择取消每年石油1-2%减产目标,增加天然气等上游投资,并限制可再生能源投资。

壳牌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还表示:“削减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这样生活成本就会像我们去年看到的那样,开始再次飙升。”

01、壳牌:不能减产

能源转型浪潮之下,壳牌在上任CEO范·伯登的带领之下,迅速发展了可再生能源业务,并且还试图成为全球最大的电力生产商。

可是,最近一反其原先加速能源转型的势头,壳牌提出了将致力于扩大预计回报最高的石油、天然气和液化天然气业务规模。

按照壳牌的计划,今年对天然气的投资将增大约25%,达到历史最高水平的50亿美元。同时,壳牌还取消了每年1-2%的石油产量减少目标。

针对本次壳牌的举动,剑桥大学科学家艾米丽·沙克伯勒教授表示:“像壳牌这样的公司,应该专注于加速绿色转型。”

壳牌则回应称:“削减石油和天然气产量将是危险和不负责任的,这样生活成本就会像我们去年看到的那样,开始再次飙升。”

他认为世界仍然迫切需要石油和天然气,因为可再生能源的发展速度不够快,不足以取代油气。

萨万指出,去年发生的国际天然气竞标战,最终这些燃料大多被北欧国家买走,导致国际上一些国家无力负担液化天然气(LNG)。

“他们从这些国家夺走了液化天然气,一些国家的孩子们不得不在烛光下工作和学习。如果我们要进行转型,那么它就必须是公正的转型,而不是只对世界的一个地区有好处。”

bp的首席执行官早些时候也曾表示说:“今天我们需要投资的能源系统——主要是石油和天然气系统。正如去年发生的事件所表明的那样,即使是世界上一小部分石油和天然气的突然减少,也会造成严重的经济和社会成本。”

02、未来,壳牌仍需要很多油气

壳牌和bp一致认为削减石油、天然气产量会造成市场的波动,会对世界能源安全造成威胁。

但是,壳牌的此次取消石油减产计划和增加天然气产量却有着自己的打算。

壳牌现任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于2023年1月1日上任。在接任壳牌CEO职务之前,瓦埃尔·萨万任命于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部门主管。

在其上任之初就提出了一个大计划。1月30日,壳牌提出将液化天然气和可再生能源业务进行拆分,液化天然气业务与石油天然气生产业务合并,可再生能源业务与油气下游业务合并。

针对部门调整,萨万表示更少的部门意味着更大的合作、纪律和速度,使我们能够专注于加强整个业务的绩效,并为我们的投资者带来强劲的回报。

萨万强调,“我们需要继续创造可盈利的商业模式,这些模式可以按一定速度扩大规模,真正影响全球能源系统的脱碳。我们将投资于有效的模式,即那些回报最高、能发挥我们优势的模式”。

在公告中,壳牌也指出壳牌的股东回报正落后于主要竞争对手,其总裁瓦埃尔·萨万面临着提高股东回报的压力。

刚刚上任的壳牌首席执行官还需要更多的油气提高公司利润。

03、新能源,有挑战

壳牌作为一个国际石油巨头,也是较早启动能源转型的石油巨头之一。

早在2017年,壳牌就收购了欧洲最大的电动车充电公司之一NewMotion,成为石油巨头中正式迈入EV充电市场“吃螃蟹”的第一家。

并且,壳牌在2019年还收购了英国一家大型能源销售公司,该公司可以提供电能等能源供应。

2022年,壳牌又与ABB电动交通、国内电动汽车龙头比亚迪签署战略合作协议。

壳牌在风电、太阳能领域也都有相应的行动。壳牌曾经将自己定位为海上风电潜在的市场领导者,并通过在荷兰、英国和美国项目扩张进入海上风电领域。

大举进军新能源的壳牌在新能源领域并没有尝到太多“甜头”。

电力市场上,由于市场环境艰难以及回报不佳,壳牌现在正打算出售在英国的能源销售公司,并退出英国、德国和荷兰的零售能源市场。

在风电市场方面,由于海上风电行业成本上涨和供应链限制,导致回报率下降,壳牌一些风电项目也随之搁置。

壳牌自己也承认自己在海上风电方面受到了重大冲击。

今年6月份,壳牌提出,计划在2025年之前剥离某些电力资产,但会对可再生能源进行选择性投资。

7月份,壳牌还提出限制可再生能源和油气下游业务投资的计划。这也不难理解,毕竟上游油气项目的回报率为15%至20%,而大多数可再生能源项目的回报率高达8%。

一边是高利润率且是主业的油气上游项目,一边是低利润率又不具有太多优势的可再生能源项目,国际石油巨头壳牌已经有了自己的判断。

在油气行业如鱼得水的国际石油巨头到了新能源领域频频受挫。兜兜转转20年之后,这家石油巨头好像已经弄清楚自己在可再生能源领域扮演多大的角色。

04、增加油气成分

接下来,壳牌首先会将重点放在上游油气业务方面。

壳牌首席财务官希妮德·戈尔曼表示:“我们所做一切的核心是重新进行资本配置,并将专注于创造长期价值。我们将使每一美元都物有所值,重点是能提供良好的业绩,而不是承诺”。

对于将重点放在油气上,壳牌曾经表示在未来很长一段时间内将致力于石油和天然气业务。同时,壳牌正在打算启动位于苏格兰附近海域的皮尔斯油田。

在其公告中,壳牌提出2030年前,综合天然气和上游业务将获得每年约130亿美元的资本支出。在这项业务中,重点将放在LNG方面。

与石油相比,天然气有更低的碳排放,正在获得更多的青睐,尤其是欧洲。IEA公布的统计数据显示,自突发地缘政治冲突以来,全球已批准了大约600亿立方米的天然气新产能,几乎是过去10年的两倍。

壳牌公司首席执行官瓦埃尔·萨万修订了公司战略,认为天然气在世界能源结构中具有长期作用,将在关键的增长市场扩张份额。

天然气一直是壳牌公司和英国石油公司等能源巨头的主要盈利驱动力。

为了增加天然气产量,壳牌还加入了埃克森美孚公司和康菲公司的行列,投资卡塔尔300亿美元的液化天然气扩建项目,这是该行业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项目。

增加油气业务,其实也不止壳牌一个公司在做,更多的石油巨头在用实际行动增加油气成分。雪佛龙公司和埃克森美孚公司正在增加员工,以扩大在伦敦和新加坡的天然气交易活动。

今年6月份,道达尔推动了在美国建设一个液化天然气出口终端的计划,并同意购买该项目及其开发商的股份。同时,道达尔还在与沙特阿拉伯讨论投资大型天然气项目。

在bp发布的新一期2030前公司战略报告中,提出将把降低上游油气产量40%的削减计划修改为25%。

埃克森美孚计划2027年将油气产量增加50万桶油当量/日,2030年将油气产量增加100万桶油当量/日。雪佛龙计划,2027年前油气产量每年实现3%的增长。

看起来,在坚定不移执行能源转型计划的同时,越来越多的石油巨头选择增加油气业务而放缓转型的步伐。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