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网络电影只能赌黑马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网络电影只能赌黑马

艰难自救中。

文|银杏财经

电影市场又热闹起来了,但这份热闹,与网络电影无关。

衡量年度网络爆款电影的票房标准,从2020年的5000万降到了2023年的2000万,标准的下降除了网络电影市场自身的泡沫破裂,还有院线电影市场复苏带来的冲击。

网络电影起初只是作为平台内容生态的一个补充,疫情期间院线电影线下放映无望,手持流媒体播放入口的爱优腾成了部分院线电影的新选择,《囧妈》之后,《肥龙过江》、《我们永不言弃》、《春潮》也选择了网络上映。

这一时期,院转网的电影在某种意义上抬高了网络电影的整体质量水平,影院放映的受限又为网络电影输送了大批观众。

眼下院线电影和观众回归影院,网络电影也积极降本增效,提升整体影片质量。在国产电影逐渐盖过好莱坞电影热度的当下,网络电影的成长速度,似乎有些慢了。

网络院线两重天

院线电影复苏了,且复苏程度比预期更为乐观。截止到7月25日,暑期档总票房已突破110亿,比行业原本的预估还多出10亿。

从《消失的她》开始,国内电影票房一路狂奔。作为一部艺术含量在大众可接受范围内且爽点密集的商业片,虽是在端午档上映,但其口碑发酵迎来的二次热度一直延续到了暑期。

进入七月后,影院给到《消失的她》的排片并未减少,舆论热度带来的观众热情也让电影票房一路飙升到了影史悬疑片的票房第四。

单凭一部《消失的她》并不能撑起漫长的暑期档,接档的《八角笼中》承接起了这份热度。这是王宝强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前作扑街的黑历史在前,《八角笼中》早期并不被投资人市场看好。

但从后续的市场反应来看,充分宣发成效明显,在一系列荧幕内外话题的带动下,观众对影片整体的认可度高,口碑发酵后票房表现不俗。

院线电影生机勃勃,网络电影却显得有些孤芳自赏。

近期热度较高的网络电影《东北警察故事2》上线10天,点播期票房破1000万。PVOD模式(即单片付费电影)下,一个月点播期结束后还有三个月的会员分账周期。按照前作《东北警察故事》1300万+的票房估计,《东北警察故事2》最终票房预估在2000万+,尚能够覆盖掉1000万的制作成本。

网络电影体量小,投资金额大多在几百万上下,上千万的投入已经可以算是大制作,整个网络电影史上票房中最高的《鬼吹灯之湘西密藏》《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三部电影也仅是突破5000万门槛,并且这5000万的票房还是2020年市场泡沫哄抬下的结果。

对比目前票房靠前的《天龙八部之乔峰传》、《金爆行动》、《东北恋哥2对你爱不完》三部电影,票房仅突破了2000万大关。

网络电影的票房正在集体缩水。

泡沫破灭之时

网络电影整体票房收益的下滑并不是因为粗制滥造,相反,近年的网络电影在拍摄场景、故事叙述、演员演技咖位相比以往都有了实质性的提升。

甄子丹自导自演的《乔峰传》以海外登陆院线、内地网络付费点播的模式发行,为行业提供新的宣发思路;占网络电影主流的悬疑题材也有了《三线轮洄》和《纸人回魂》的内容创新;《勇士连》《狙击英雄》《浴血无名川》《特级英雄黄继光》《排爆手》《幸存者1937》这几部网络主旋律电影还进入了卫视晚间黄金时段进行了展播,算是在质量上得到了官方认证。

比起网络电影此前的浮夸雷人,现在的网络电影至少称得上是“电影”了,但是内容的进步并没有挡住网络电影集体的票房缩水。

过去三年的特殊原因刺激了人们线上娱乐需求,《囧妈》由院线改为网络上映也在一定程度上让行业将目光转向了线上放映,网络电影也因此沾到光,得到了资金和观众,网络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前三部电影就是诞生于这一年。

但这一时期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线下受限催生的线上观影需求,以及爱优腾为扶持网络电影进行了各项平台补贴。这样的热度很难维持,一是平台不可能长期不考虑投入产出比,二是外部环境变化后,线上不再是唯一选择。

网络电影要想自力更生,必须断奶。

在爱优腾集体降本增效的大趋势下,网络电影也背上了更高的KPI要求。2022年4月,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模式,从按前六分钟有效观看时长改为按观看时长分账,这就对网络电影的整体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往虎头蛇尾式的电影套路无法再薅到平台的羊毛。

与此同时,爱奇艺取消平台定级,并将普通分账单价降为为独家1.5元/小时和非独家1.05元/小时,转而提高了PVOD模式的片方分账比例。

很明显,爱奇艺此举意在淘汰腰尾部,扶持头部精品,网络电影也踏上了提质增效的道路。

行业自身在在去泡沫化的同时,政策方针也在对其进行规范。2023年5月,国家广电总局发新的管理规定。2023年6月1日以后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等必须在同时拿到上线号及发行许可证的才能多平台播出,只拿到备案号的作品仅允许平台独播。

平台降本增效减少了网络电影普通分账的单价,尚且留了一丝喘息空间;广电新规的发布则是让粗制烂造的网络电影直接胎死腹中。

短期来看,泡沫褪去和行业监管使得网络电影的作品数量大幅减少,很难在院线电影和网剧的热闹中找到存在感;长期而言,行业规范后,投机者离场,留下专业做内容的团队,网络电影反倒有可能以质取胜。

VR做不了救命良药

作为视频流媒体PGC内容的一个分支,长视频平台对网络电影还有丰富平台内容生态,提升用户活跃度方面的期待。

在院线电影市场,爱优腾长期以来扮演的是一个线上渠道分销商的角色,不甘于此的爱优腾早已将内容自制纳入规划,网络电影自然也是方向之一。

院线电影的投资太大,且玩法规则与视频流媒体的一套略有区别,并不是爱优腾擅长的领域,因此更多是以投资的方式联合参与的院线电影的制作之中,在其中所占的话语权有限。

体量小、账期短、风险更可控的网络电影入局更容易。

这类电影投资低,即便扑街造成的亏损也有限,适合年轻导演拍摄各类前卫或小众电影题材。这样既可以避免与院线电影正面竞争,也可以靠着填补电影市场题材空位的优势以小博大,《纸人回魂》《东北警察故事》《目中无人》皆是恐怖、悬疑成功以小博大的典型。

题材优势或能捡漏,消费体验却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线下影院的沉浸式观影效果依旧是网络电影无法撼动的优势。基于此,视频网站也在试图从体验的角度寻找差异化优势。

线上沉浸式观影的概念被推到前台。以爱奇艺为例,平台本身有丰富的影视内容资源,在此基础上,围绕视听作延伸,杜比音效、VR视觉成了爱奇艺云影院的基础配置。

为了提供更好的观影体验,爱奇艺还开发了独立的“爱奇艺VR”APP,该软件支持多品牌的VR眼镜设备接入,站内既提供常规的3D电影,也包含专门的VR视频。相应地,搭载VR体验的星钻会员单月价格也要比最普通的黄金会员高出20。

把自制内容与独家体验捆绑销售,显然意在提升ARPU值,但问题在于二者在质量上都没有保证。网络电影尚且处于提质增效的阶段,爱奇艺的VR之路走得也并不轻松。

行业技术水平限制下,VR眼镜用户很难突破小众圈层。一是门槛偏高,入门级的VR眼镜售价也在千元以上,十几块的会员付费尚且肉疼的用户,很难轻易为上千元的硬件买单。二是能供给的VR专属内容有限,如果VR眼镜仅仅是帮助网络电影复刻院线电影的沉浸感,显然不能形成差异化竞争,而开发VR专属内容的成本和难度又太高。

为了培育市场,爱奇艺持股49.62%梦想绽放公司旗下的奇遇VR一体机在去年6月推出了“打卡300天返现价值3000元京东e卡”的活动,以此刺激用户对虚拟现实的依赖。

然而今年活动到期后,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不少消费者陷入了返现无门的境地。

品牌的原计划或许是通过打卡返现的方式培养爱奇艺VR内容的受众,然后通过后期观众在VR内容上的付费来弥补自身需要支付的返现成本,后续品牌方在返现上的拖延似乎暗示计划的开展并不顺利。

短期内,网络电影很难借助虚拟现实达成视听体验革命,继而与院线电影竞争。多重压力下,有的出品方尝试通过提高自己的影片质量转到院线上映,有的则国内外同步发行,而更多的选择是转战院线或是入局微短剧。

网剧逆袭靠得是能够上星进入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剧集质量,而最后不少网剧确实也走向了卫视与流媒体同步播出的现状。

电影与网剧的不同在于院线电影在线下放映后影院也会参与分账,这对于受众面不广、票房有限的网络电影而言并不是最佳选择。

虚拟现实技术没有取得突破进展之前,网络电影也只能停留在PVOD模式,以期用影片质量,博出几匹黑马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爱奇艺

4.1k
  • 爱奇艺运营利润创新高,广告主开始用AI生成素材了
  • 热门中概股普涨,纳斯达克中国金龙指数涨超2%

腾讯

5.6k
  • 腾讯控股:今日耗资约4.15亿港元回购105万股公司股份
  • 腾讯将“产业实用”作为大模型核心战略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网络电影只能赌黑马

艰难自救中。

文|银杏财经

电影市场又热闹起来了,但这份热闹,与网络电影无关。

衡量年度网络爆款电影的票房标准,从2020年的5000万降到了2023年的2000万,标准的下降除了网络电影市场自身的泡沫破裂,还有院线电影市场复苏带来的冲击。

网络电影起初只是作为平台内容生态的一个补充,疫情期间院线电影线下放映无望,手持流媒体播放入口的爱优腾成了部分院线电影的新选择,《囧妈》之后,《肥龙过江》、《我们永不言弃》、《春潮》也选择了网络上映。

这一时期,院转网的电影在某种意义上抬高了网络电影的整体质量水平,影院放映的受限又为网络电影输送了大批观众。

眼下院线电影和观众回归影院,网络电影也积极降本增效,提升整体影片质量。在国产电影逐渐盖过好莱坞电影热度的当下,网络电影的成长速度,似乎有些慢了。

网络院线两重天

院线电影复苏了,且复苏程度比预期更为乐观。截止到7月25日,暑期档总票房已突破110亿,比行业原本的预估还多出10亿。

从《消失的她》开始,国内电影票房一路狂奔。作为一部艺术含量在大众可接受范围内且爽点密集的商业片,虽是在端午档上映,但其口碑发酵迎来的二次热度一直延续到了暑期。

进入七月后,影院给到《消失的她》的排片并未减少,舆论热度带来的观众热情也让电影票房一路飙升到了影史悬疑片的票房第四。

单凭一部《消失的她》并不能撑起漫长的暑期档,接档的《八角笼中》承接起了这份热度。这是王宝强导演的第二部电影,前作扑街的黑历史在前,《八角笼中》早期并不被投资人市场看好。

但从后续的市场反应来看,充分宣发成效明显,在一系列荧幕内外话题的带动下,观众对影片整体的认可度高,口碑发酵后票房表现不俗。

院线电影生机勃勃,网络电影却显得有些孤芳自赏。

近期热度较高的网络电影《东北警察故事2》上线10天,点播期票房破1000万。PVOD模式(即单片付费电影)下,一个月点播期结束后还有三个月的会员分账周期。按照前作《东北警察故事》1300万+的票房估计,《东北警察故事2》最终票房预估在2000万+,尚能够覆盖掉1000万的制作成本。

网络电影体量小,投资金额大多在几百万上下,上千万的投入已经可以算是大制作,整个网络电影史上票房中最高的《鬼吹灯之湘西密藏》《奇门遁甲》《倩女幽魂:人间情》三部电影也仅是突破5000万门槛,并且这5000万的票房还是2020年市场泡沫哄抬下的结果。

对比目前票房靠前的《天龙八部之乔峰传》、《金爆行动》、《东北恋哥2对你爱不完》三部电影,票房仅突破了2000万大关。

网络电影的票房正在集体缩水。

泡沫破灭之时

网络电影整体票房收益的下滑并不是因为粗制滥造,相反,近年的网络电影在拍摄场景、故事叙述、演员演技咖位相比以往都有了实质性的提升。

甄子丹自导自演的《乔峰传》以海外登陆院线、内地网络付费点播的模式发行,为行业提供新的宣发思路;占网络电影主流的悬疑题材也有了《三线轮洄》和《纸人回魂》的内容创新;《勇士连》《狙击英雄》《浴血无名川》《特级英雄黄继光》《排爆手》《幸存者1937》这几部网络主旋律电影还进入了卫视晚间黄金时段进行了展播,算是在质量上得到了官方认证。

比起网络电影此前的浮夸雷人,现在的网络电影至少称得上是“电影”了,但是内容的进步并没有挡住网络电影集体的票房缩水。

过去三年的特殊原因刺激了人们线上娱乐需求,《囧妈》由院线改为网络上映也在一定程度上让行业将目光转向了线上放映,网络电影也因此沾到光,得到了资金和观众,网络电影史上票房最高的前三部电影就是诞生于这一年。

但这一时期的繁荣很大程度上是线下受限催生的线上观影需求,以及爱优腾为扶持网络电影进行了各项平台补贴。这样的热度很难维持,一是平台不可能长期不考虑投入产出比,二是外部环境变化后,线上不再是唯一选择。

网络电影要想自力更生,必须断奶。

在爱优腾集体降本增效的大趋势下,网络电影也背上了更高的KPI要求。2022年4月,爱奇艺网络电影分账模式,从按前六分钟有效观看时长改为按观看时长分账,这就对网络电影的整体质量提出了更高的要求,以往虎头蛇尾式的电影套路无法再薅到平台的羊毛。

与此同时,爱奇艺取消平台定级,并将普通分账单价降为为独家1.5元/小时和非独家1.05元/小时,转而提高了PVOD模式的片方分账比例。

很明显,爱奇艺此举意在淘汰腰尾部,扶持头部精品,网络电影也踏上了提质增效的道路。

行业自身在在去泡沫化的同时,政策方针也在对其进行规范。2023年5月,国家广电总局发新的管理规定。2023年6月1日以后网络电影、网络动画等必须在同时拿到上线号及发行许可证的才能多平台播出,只拿到备案号的作品仅允许平台独播。

平台降本增效减少了网络电影普通分账的单价,尚且留了一丝喘息空间;广电新规的发布则是让粗制烂造的网络电影直接胎死腹中。

短期来看,泡沫褪去和行业监管使得网络电影的作品数量大幅减少,很难在院线电影和网剧的热闹中找到存在感;长期而言,行业规范后,投机者离场,留下专业做内容的团队,网络电影反倒有可能以质取胜。

VR做不了救命良药

作为视频流媒体PGC内容的一个分支,长视频平台对网络电影还有丰富平台内容生态,提升用户活跃度方面的期待。

在院线电影市场,爱优腾长期以来扮演的是一个线上渠道分销商的角色,不甘于此的爱优腾早已将内容自制纳入规划,网络电影自然也是方向之一。

院线电影的投资太大,且玩法规则与视频流媒体的一套略有区别,并不是爱优腾擅长的领域,因此更多是以投资的方式联合参与的院线电影的制作之中,在其中所占的话语权有限。

体量小、账期短、风险更可控的网络电影入局更容易。

这类电影投资低,即便扑街造成的亏损也有限,适合年轻导演拍摄各类前卫或小众电影题材。这样既可以避免与院线电影正面竞争,也可以靠着填补电影市场题材空位的优势以小博大,《纸人回魂》《东北警察故事》《目中无人》皆是恐怖、悬疑成功以小博大的典型。

题材优势或能捡漏,消费体验却存在难以逾越的鸿沟,线下影院的沉浸式观影效果依旧是网络电影无法撼动的优势。基于此,视频网站也在试图从体验的角度寻找差异化优势。

线上沉浸式观影的概念被推到前台。以爱奇艺为例,平台本身有丰富的影视内容资源,在此基础上,围绕视听作延伸,杜比音效、VR视觉成了爱奇艺云影院的基础配置。

为了提供更好的观影体验,爱奇艺还开发了独立的“爱奇艺VR”APP,该软件支持多品牌的VR眼镜设备接入,站内既提供常规的3D电影,也包含专门的VR视频。相应地,搭载VR体验的星钻会员单月价格也要比最普通的黄金会员高出20。

把自制内容与独家体验捆绑销售,显然意在提升ARPU值,但问题在于二者在质量上都没有保证。网络电影尚且处于提质增效的阶段,爱奇艺的VR之路走得也并不轻松。

行业技术水平限制下,VR眼镜用户很难突破小众圈层。一是门槛偏高,入门级的VR眼镜售价也在千元以上,十几块的会员付费尚且肉疼的用户,很难轻易为上千元的硬件买单。二是能供给的VR专属内容有限,如果VR眼镜仅仅是帮助网络电影复刻院线电影的沉浸感,显然不能形成差异化竞争,而开发VR专属内容的成本和难度又太高。

为了培育市场,爱奇艺持股49.62%梦想绽放公司旗下的奇遇VR一体机在去年6月推出了“打卡300天返现价值3000元京东e卡”的活动,以此刺激用户对虚拟现实的依赖。

然而今年活动到期后,据《南方都市报》报道,不少消费者陷入了返现无门的境地。

品牌的原计划或许是通过打卡返现的方式培养爱奇艺VR内容的受众,然后通过后期观众在VR内容上的付费来弥补自身需要支付的返现成本,后续品牌方在返现上的拖延似乎暗示计划的开展并不顺利。

短期内,网络电影很难借助虚拟现实达成视听体验革命,继而与院线电影竞争。多重压力下,有的出品方尝试通过提高自己的影片质量转到院线上映,有的则国内外同步发行,而更多的选择是转战院线或是入局微短剧。

网剧逆袭靠得是能够上星进入卫视黄金档播出的剧集质量,而最后不少网剧确实也走向了卫视与流媒体同步播出的现状。

电影与网剧的不同在于院线电影在线下放映后影院也会参与分账,这对于受众面不广、票房有限的网络电影而言并不是最佳选择。

虚拟现实技术没有取得突破进展之前,网络电影也只能停留在PVOD模式,以期用影片质量,博出几匹黑马了。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