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实名举报谢文坚 称后者掏空了上海家化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实名举报谢文坚 称后者掏空了上海家化

葛文耀提出应限制谢文坚离境,并进行离职审计和调查。

图片来源:东方IC

11月28日早间,曾任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葛文耀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实名举报上海家化前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谢文坚,称应限制后者离境,并进行离职审计和调查。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前维达首席执行官张东方将继任。

在举报内容中,葛文耀直接指摘上海家化的业绩下滑与谢文坚有关。“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具有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随后,他列举了与此相关一些实例说明情况,包括以产定销、赊账塞货,使得上海家化库存激增;“用洪荒之力花钱”,领取高额工资,报销大量私人费用;私相授受,招关系户,破坏公司治理;弃原办公室不用,另租用新办公室,带来沉重投资负担等。

对于葛文耀的举报,上海家化表示对于个人言论公司不予置评。相关高管的交接工作按程序进行中。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谢文坚回复称,葛年纪大了,随他去说。至于葛提到的办公室问题出售天江股权问题等,他表示上海家化是一家公开透明的上市公司,这方面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11月28日,上海家化复牌,截至上午10点,股价较上一个交易日下滑1.2%。周五停牌前因为受到谢文坚辞职消息的影响,公司股价已经有所回升,周五停盘前价格为28.57元。

谢文坚于2013年加入上海家化。当时,葛文耀与公司大股东平安信托正在一些涉及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的事情上发生重大冲突和矛盾。最后,纷争平息的代价是葛文耀离开上海家化,而大股东平安信托则找来了谢文坚。

然而,在上海家化内部,新老管理层的交接和过度并不理想。在谢文坚上任之初,原葛文耀时期的几位管理人,包括研发、市场和电商等不同团队的员工先后离开,之后,上海家化还涉及一场与原总经理王茁的诉讼。

随着上海家化业绩一步步下滑,葛文耀不时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对上海家化的评论,他曾指责“平安聘用谢文坚是找错了人”,并表示公司原有的业务基础已被严重破坏,“内生性成长已不可能,整个内部系统都已搞乱,仅三年,这家有着优秀市场和财务基础的企业,被搞得败落了。”

从业绩表现看,谢文坚领导下的上海家化的确也不能让投资者满意。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2014年相比下滑了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到了2016年,上海家化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根据公告,上海家化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2亿元,同比下滑41.89%。

举报内容原文如下:

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具有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渠道上塞满了货,2014年下半年开始赊账塞货,他一句以产定销(强生是美国人拿产品让他推销,他至多是个销售总监)要到期的产品成本价几个亿。不计提坏账坏货,不做假账,年报估计也没什么利润。(他走了,业绩的洞也会暴露)。按理说业务下滑,财务也不会坏得这么快,员工说他用洪荒之力花钱,毎年出国10余次,头等舱不算,费用多报(当年就因他要报十几万旅行社发票,王茁按制度让他拿合同,他就罗织罪名开了王茁),他私相授受,他的人月薪十五万,涨了10倍,他招的关系户,月薪都10万以上,他带来的秘书工资可比家化总监高。他在家化上市公司拿五六百万工资,还在集团拿一份工资,报销大量私人费用(应该查一下,平安有没有知道和批准),带400人去台湾五天,花了2000万,造新工厂准备花15个亿,天潼路的家化大厦不用,江湾租办公室,每年租金6000万,装修家具都用进口,还乘机把保定路两个办公楼全部拆光,家具全扔。合同己全部订了。三个办公室花费四五亿,这些投资会给家化来沉重负担,他从强生带来的高某大权独揽,破坏了家化的公司治理,一个人三年管了40亿采购(20亿固定资产,三年广告18亿,还有物料以外所有采购包括咨询、出差、佰草集柜台、电脑等办公用品)谢的制度设计是让高某一人负责,还不许家化的审计部门审计,背后的用心昭然若揭!新来的张总要马上整理这些项目,否则后患无穷。他把天江卖掉,家化应有50多亿现金,现在已大部花掉,近10亿净利润的家化可能会亏损!这绝不是个人能力和管理问题,强烈要求对谢必须离任审计,三年就掏空原本这么优秀的国企,谢文坚不能离境。这几天许多员工和朋友让我呼吁:必须严查谢文坚!半夜醒来,就以此文向证监会、公安局、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以我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应立即限止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相关文章阅读>>

告别谢文坚时代 上海家化要如何走出业绩困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

上海家化

307
  • 首届世界设计之都大会有哪些宝藏好物?磁悬浮笔、冰书、不会飘走的云……
  • 上海家化:上半年归母净利润1.58亿元,同比下降44.84%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上海家化前董事长葛文耀实名举报谢文坚 称后者掏空了上海家化

葛文耀提出应限制谢文坚离境,并进行离职审计和调查。

图片来源:东方IC

11月28日早间,曾任上海家化(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上海家化联合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的葛文耀在社交媒体上发文,实名举报上海家化前董事长、首席执行官谢文坚,称应限制后者离境,并进行离职审计和调查。

11月25日晚间,上海家化发布公告称,谢文坚因个人原因申请辞去公司所有职务,前维达首席执行官张东方将继任。

在举报内容中,葛文耀直接指摘上海家化的业绩下滑与谢文坚有关。“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具有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随后,他列举了与此相关一些实例说明情况,包括以产定销、赊账塞货,使得上海家化库存激增;“用洪荒之力花钱”,领取高额工资,报销大量私人费用;私相授受,招关系户,破坏公司治理;弃原办公室不用,另租用新办公室,带来沉重投资负担等。

对于葛文耀的举报,上海家化表示对于个人言论公司不予置评。相关高管的交接工作按程序进行中。据21世纪经济报道的报道,谢文坚回复称,葛年纪大了,随他去说。至于葛提到的办公室问题出售天江股权问题等,他表示上海家化是一家公开透明的上市公司,这方面没有什么好质疑的。

11月28日,上海家化复牌,截至上午10点,股价较上一个交易日下滑1.2%。周五停牌前因为受到谢文坚辞职消息的影响,公司股价已经有所回升,周五停盘前价格为28.57元。

谢文坚于2013年加入上海家化。当时,葛文耀与公司大股东平安信托正在一些涉及公司治理和信息披露的事情上发生重大冲突和矛盾。最后,纷争平息的代价是葛文耀离开上海家化,而大股东平安信托则找来了谢文坚。

然而,在上海家化内部,新老管理层的交接和过度并不理想。在谢文坚上任之初,原葛文耀时期的几位管理人,包括研发、市场和电商等不同团队的员工先后离开,之后,上海家化还涉及一场与原总经理王茁的诉讼。

随着上海家化业绩一步步下滑,葛文耀不时会在社交媒体上发表对上海家化的评论,他曾指责“平安聘用谢文坚是找错了人”,并表示公司原有的业务基础已被严重破坏,“内生性成长已不可能,整个内部系统都已搞乱,仅三年,这家有着优秀市场和财务基础的企业,被搞得败落了。”

从业绩表现看,谢文坚领导下的上海家化的确也不能让投资者满意。2015年,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公司净利润仅为8.17亿元,与2014年相比下滑了6.38%——这是上海家化11年来首次出现净利润下滑。到了2016年,上海家化的情况仍然没有好转。根据公告,上海家化上半年归属母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3.72亿元,同比下滑41.89%。

举报内容原文如下:

谢文坚仅用三年时间掏空了家化这个具有极优秀的市场和财务的企业。渠道上塞满了货,2014年下半年开始赊账塞货,他一句以产定销(强生是美国人拿产品让他推销,他至多是个销售总监)要到期的产品成本价几个亿。不计提坏账坏货,不做假账,年报估计也没什么利润。(他走了,业绩的洞也会暴露)。按理说业务下滑,财务也不会坏得这么快,员工说他用洪荒之力花钱,毎年出国10余次,头等舱不算,费用多报(当年就因他要报十几万旅行社发票,王茁按制度让他拿合同,他就罗织罪名开了王茁),他私相授受,他的人月薪十五万,涨了10倍,他招的关系户,月薪都10万以上,他带来的秘书工资可比家化总监高。他在家化上市公司拿五六百万工资,还在集团拿一份工资,报销大量私人费用(应该查一下,平安有没有知道和批准),带400人去台湾五天,花了2000万,造新工厂准备花15个亿,天潼路的家化大厦不用,江湾租办公室,每年租金6000万,装修家具都用进口,还乘机把保定路两个办公楼全部拆光,家具全扔。合同己全部订了。三个办公室花费四五亿,这些投资会给家化来沉重负担,他从强生带来的高某大权独揽,破坏了家化的公司治理,一个人三年管了40亿采购(20亿固定资产,三年广告18亿,还有物料以外所有采购包括咨询、出差、佰草集柜台、电脑等办公用品)谢的制度设计是让高某一人负责,还不许家化的审计部门审计,背后的用心昭然若揭!新来的张总要马上整理这些项目,否则后患无穷。他把天江卖掉,家化应有50多亿现金,现在已大部花掉,近10亿净利润的家化可能会亏损!这绝不是个人能力和管理问题,强烈要求对谢必须离任审计,三年就掏空原本这么优秀的国企,谢文坚不能离境。这几天许多员工和朋友让我呼吁:必须严查谢文坚!半夜醒来,就以此文向证监会、公安局、家化董事会、平安集团,以我个人名义,举报谢文坚,应立即限止谢文坚出境,对他进行离任审计和调查!

相关文章阅读>>

告别谢文坚时代 上海家化要如何走出业绩困境?

未经正式授权严禁转载本文,侵权必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