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美国工厂很缺人:缺口达80万人,年薪90万元招不到建筑工

扫一扫下载界面新闻APP

美国工厂很缺人:缺口达80万人,年薪90万元招不到建筑工

工人们去哪了?

文|时代周报

台积电轰轰烈烈地赴美建厂项目,卡在了用人这一环节上。

据美国媒体报道,台积电在亚利桑纳州的工厂,自2021年4月就开始兴建,目前进入安装精密设备的关键阶段。然而,由于缺乏熟练工人,导致进度落后,投产时间不得不从2024年推迟到2025年。

对此,共和党政治顾问马库斯指出,“在亚利桑那州做生意的人,都遭遇缺工问题,台积电缺工当然也不意外。”

7月25日,美国半导体协会(SIA)已经发出预警称,到2040年,美国半导体行业用工缺口将达到67000人。

不仅是半导体行业,整个美国制造业都面临这样的困扰。

一方面是各地大兴土木,重建工厂。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就在2022年,全美与制造业相关的建筑支出达10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43亿元),是有史以来的年度最高值——超过了兴建学校、医疗中心或是办公楼的开支。

另一方面,到处都缺能进厂的工人。全美制造商协会指出,美国制造业存在着80万人的用人缺口。

作为“拜登经济学”的重要一部分,拜登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发放数十亿美元的补贴和税收减免,将制造业带回美国。

但现实是,就算工厂建好了,也没有人干活。

怎么没人了

关于美国缺工的问题,英特尔可能有话要说。

早在2022年初,英特尔就兴致勃勃地宣布,将斥资20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建造两座芯片工厂,预计2025年完工后,两座厂能雇佣3000多人,员工平均年薪达到1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7万元)。

据路透社报道,这是目前业内规模最大的芯片制造基地项目。为吸引英特尔在当地建设芯片工厂,俄亥俄州还提供总额约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3亿元)的激励措施,包括各项减税、补贴和基础设施投资。

英特尔的理想很丰满:加速先进制程研发,重振美国芯片制造。

但工厂还未建好,就被现实狠狠打脸。

英特尔的工厂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以东30分钟车程的地方,这里原来都是农地,在浇筑混凝土的过程中,至少需要7000名建筑工人。

令英特尔头疼的是,附近还有不少工程正在进行,包括希尔顿饭店、俄亥俄州大学医学中心扩建,药厂安进(Amgen)的工厂,谷歌和亚马逊数据中心……每个工程项目都在哄抢能干活的建筑工人。

英特尔位于俄亥俄州的芯片制造基地项目(图源:社交媒体)

哥伦布市建筑业委员会负责人表示,现在,当地技术纯熟的建筑工人年薪已经涨到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0万元),但还是招不够人。

英特尔的建筑承包商在苦苦找寻合适的工人,他们跑到去其他州挖人,甚至鼓励没读大学的高中生当学徒,进入建筑行业。

被“用工荒”困扰的还有汽车制造商们。福特、本田、丰田、大众,都在抱怨美国的工厂招不够工人。在极端情况下,某些汽车工厂甚至雇佣了童工。

2022年7月,阿拉巴马州警方就透露,韩国现代汽车位于该州的一家工厂存在使用童工现象,许多未成年人甚至为了轮班辍学,一些童工的年龄仅有12岁,最多可能有50名童工,从事金属处理的高危工作。当地警方调查后认为有违法之嫌。

尽管现代汽车否认知情,并表示将与使用童工的美国供应商“断绝关系”,但汽车制造业存在缺人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且未得到缓解。

松下是第一家在美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电池工厂的企业,该公司高层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美国推动本土电动汽车电池生产,最大的问题是存在严重的产业工人短缺。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同样指出,缺乏足够成熟的技工会给美国汽车产业带来很大的麻烦,前期产能会受到影响,后期汽车维护和道路救援都会出现人力短缺的情况。

工人们去哪了

“自2020年以来,招人一直是一个问题,”詹尼森感叹道,他是宾夕法尼亚州某工厂的生产经理,“非常困难,想找一个熟悉这个行业还能干活的人太难了。”

美国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杰伊说:“现在市面上,我们每放出100个职位空缺,仅有60个人想要。剩下的空缺填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为什么美国人不愿意当工人了?

大部分制造业从业人员表示,首先是时代变了,年轻人的观念也早就变了。

“我们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一代工人,去一家伟大的公司工作而带来的荣誉感,已不再吸引他们。而且他们也不再认为,自己会在一家公司一直工作下去。”丰田北美公司首席行政官克里斯·雷诺兹表示。

同时,很多人对制造业工作存在偏见。

“不少人想象中的制造业场景是,在又脏又暗的环境中做电焊工,但是今天制造业工作大体看来是高科技的。“埃里克表示,他主要为美国中小厂家提供技工培训服务。

对制造业有偏见的年轻人,要么就是带着高学历闯荡硅谷,要么宁愿选择低强度和时间灵活的服务业,也不想选择进看上去“更苦更累”的工厂。

年纪轻的不想进厂,年纪大的也不想回去。《经济学人》分析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人也在变老。

相较2019年,2022年以后美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由16%增加至17%,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具有熟练技能的中高龄劳工,他们当中不少人选择在疫情后直接告别就业市场,宁愿退休也不回去上班。

根据美国商会的调查,超过四分之一(28%)的受访失业者表示,新冠后,健康比卖力工作更重要。

还有一个因素加剧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那就是新冠疫情冲击叠加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导致2020-2021年美国净移民人口下降。

美国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麦可·罗感叹道:“美国现在拥有空前的机会,但人们热情却如此之低。”

结构性短缺

美国人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政府到企业都在试图做出改变。

各大公司开始关注制造业员工的就业障碍,比如儿童保育、住房负担、交通负担、轮班时间。

“疫情改变了一切,现在每个汽车厂商都试图留住现有员工。与疫情前相比,今天的工人有一点不同,他们要求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提供更好的工资、更好的福利和更灵活的倒班工作。”汽车专家贝里曼说。

美国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杰伊表示,制造业平均薪酬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5%,他预计随着制造商抢夺工人,这一数字将继续上升。

不过,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点工资涨幅,抵不过通胀。英国《卫报》认为,涨幅还不够,如果美国雇主想要更多的工人,他们应该支付更多。

对美国制造商来说,招人的难度很大,而且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大。

丰田北美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警告道:“我们现在还能应对工厂层面的人员流失,未来如果想增长、想扩产,就不好说了。”

“现在的美国劳动力短缺,是结构性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了这一看法,并表示了担忧。

受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影响,即便硅谷与华尔街持续大裁员,但流出的人才,也不大可能搬到俄亥俄州或者亚利桑纳州去当蓝领工人。那些光鲜亮丽的程序员和金融从业者们,宁愿失业,也未必会接下台积电抛出的橄榄枝。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

英特尔

4.6k
  • 英特尔数据中心业务高管将出任Cornelis首席执行官
  • 日本芯片相关股票下跌,此前美国科技股大跌

评论

暂无评论哦,快来评价一下吧!

下载界面新闻

微信公众号

微博

美国工厂很缺人:缺口达80万人,年薪90万元招不到建筑工

工人们去哪了?

文|时代周报

台积电轰轰烈烈地赴美建厂项目,卡在了用人这一环节上。

据美国媒体报道,台积电在亚利桑纳州的工厂,自2021年4月就开始兴建,目前进入安装精密设备的关键阶段。然而,由于缺乏熟练工人,导致进度落后,投产时间不得不从2024年推迟到2025年。

对此,共和党政治顾问马库斯指出,“在亚利桑那州做生意的人,都遭遇缺工问题,台积电缺工当然也不意外。”

7月25日,美国半导体协会(SIA)已经发出预警称,到2040年,美国半导体行业用工缺口将达到67000人。

不仅是半导体行业,整个美国制造业都面临这样的困扰。

一方面是各地大兴土木,重建工厂。美国人口普查局的数据显示,就在2022年,全美与制造业相关的建筑支出达108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7743亿元),是有史以来的年度最高值——超过了兴建学校、医疗中心或是办公楼的开支。

另一方面,到处都缺能进厂的工人。全美制造商协会指出,美国制造业存在着80万人的用人缺口。

作为“拜登经济学”的重要一部分,拜登政府一直试图通过发放数十亿美元的补贴和税收减免,将制造业带回美国。

但现实是,就算工厂建好了,也没有人干活。

怎么没人了

关于美国缺工的问题,英特尔可能有话要说。

早在2022年初,英特尔就兴致勃勃地宣布,将斥资200亿美元,在俄亥俄州建造两座芯片工厂,预计2025年完工后,两座厂能雇佣3000多人,员工平均年薪达到13.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7万元)。

据路透社报道,这是目前业内规模最大的芯片制造基地项目。为吸引英特尔在当地建设芯片工厂,俄亥俄州还提供总额约20亿美元(约合人民币143亿元)的激励措施,包括各项减税、补贴和基础设施投资。

英特尔的理想很丰满:加速先进制程研发,重振美国芯片制造。

但工厂还未建好,就被现实狠狠打脸。

英特尔的工厂位于俄亥俄州哥伦布市以东30分钟车程的地方,这里原来都是农地,在浇筑混凝土的过程中,至少需要7000名建筑工人。

令英特尔头疼的是,附近还有不少工程正在进行,包括希尔顿饭店、俄亥俄州大学医学中心扩建,药厂安进(Amgen)的工厂,谷歌和亚马逊数据中心……每个工程项目都在哄抢能干活的建筑工人。

英特尔位于俄亥俄州的芯片制造基地项目(图源:社交媒体)

哥伦布市建筑业委员会负责人表示,现在,当地技术纯熟的建筑工人年薪已经涨到12.5万美元(约合人民币90万元),但还是招不够人。

英特尔的建筑承包商在苦苦找寻合适的工人,他们跑到去其他州挖人,甚至鼓励没读大学的高中生当学徒,进入建筑行业。

被“用工荒”困扰的还有汽车制造商们。福特、本田、丰田、大众,都在抱怨美国的工厂招不够工人。在极端情况下,某些汽车工厂甚至雇佣了童工。

2022年7月,阿拉巴马州警方就透露,韩国现代汽车位于该州的一家工厂存在使用童工现象,许多未成年人甚至为了轮班辍学,一些童工的年龄仅有12岁,最多可能有50名童工,从事金属处理的高危工作。当地警方调查后认为有违法之嫌。

尽管现代汽车否认知情,并表示将与使用童工的美国供应商“断绝关系”,但汽车制造业存在缺人问题却是不争的事实,且未得到缓解。

松下是第一家在美国建立大型电动汽车电池工厂的企业,该公司高层今年接受媒体采访时也表示,美国推动本土电动汽车电池生产,最大的问题是存在严重的产业工人短缺。

美国消费者新闻与商业频道(CNBC)同样指出,缺乏足够成熟的技工会给美国汽车产业带来很大的麻烦,前期产能会受到影响,后期汽车维护和道路救援都会出现人力短缺的情况。

工人们去哪了

“自2020年以来,招人一直是一个问题,”詹尼森感叹道,他是宾夕法尼亚州某工厂的生产经理,“非常困难,想找一个熟悉这个行业还能干活的人太难了。”

美国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杰伊说:“现在市面上,我们每放出100个职位空缺,仅有60个人想要。剩下的空缺填补,需要相当长的时间。”

为什么美国人不愿意当工人了?

大部分制造业从业人员表示,首先是时代变了,年轻人的观念也早就变了。

“我们面对的是完全不同的一代工人,去一家伟大的公司工作而带来的荣誉感,已不再吸引他们。而且他们也不再认为,自己会在一家公司一直工作下去。”丰田北美公司首席行政官克里斯·雷诺兹表示。

同时,很多人对制造业工作存在偏见。

“不少人想象中的制造业场景是,在又脏又暗的环境中做电焊工,但是今天制造业工作大体看来是高科技的。“埃里克表示,他主要为美国中小厂家提供技工培训服务。

对制造业有偏见的年轻人,要么就是带着高学历闯荡硅谷,要么宁愿选择低强度和时间灵活的服务业,也不想选择进看上去“更苦更累”的工厂。

年纪轻的不想进厂,年纪大的也不想回去。《经济学人》分析认为,其中一个原因是美国人也在变老。

相较2019年,2022年以后美国65岁以上人口占比由16%增加至17%,这些人当中,很多都是具有熟练技能的中高龄劳工,他们当中不少人选择在疫情后直接告别就业市场,宁愿退休也不回去上班。

根据美国商会的调查,超过四分之一(28%)的受访失业者表示,新冠后,健康比卖力工作更重要。

还有一个因素加剧了美国劳动力市场的紧张,那就是新冠疫情冲击叠加特朗普的移民政策,导致2020-2021年美国净移民人口下降。

美国知名电视节目主持人麦可·罗感叹道:“美国现在拥有空前的机会,但人们热情却如此之低。”

结构性短缺

美国人已经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从政府到企业都在试图做出改变。

各大公司开始关注制造业员工的就业障碍,比如儿童保育、住房负担、交通负担、轮班时间。

“疫情改变了一切,现在每个汽车厂商都试图留住现有员工。与疫情前相比,今天的工人有一点不同,他们要求汽车制造商和供应商提供更好的工资、更好的福利和更灵活的倒班工作。”汽车专家贝里曼说。

美国制造商协会首席执行官杰伊表示,制造业平均薪酬在过去一年中增长了5%,他预计随着制造商抢夺工人,这一数字将继续上升。

不过,对于大多数美国人来说,这点工资涨幅,抵不过通胀。英国《卫报》认为,涨幅还不够,如果美国雇主想要更多的工人,他们应该支付更多。

对美国制造商来说,招人的难度很大,而且未来可能会越来越大。

丰田北美公司的一位负责人警告道:“我们现在还能应对工厂层面的人员流失,未来如果想增长、想扩产,就不好说了。”

“现在的美国劳动力短缺,是结构性的。”美联储主席鲍威尔发表了这一看法,并表示了担忧。

受劳动力结构性短缺的影响,即便硅谷与华尔街持续大裁员,但流出的人才,也不大可能搬到俄亥俄州或者亚利桑纳州去当蓝领工人。那些光鲜亮丽的程序员和金融从业者们,宁愿失业,也未必会接下台积电抛出的橄榄枝。

本文为转载内容,授权事宜请联系原著作权人。